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二十七章 我只求你!
    “宫主?!”

    在听见陆晟纶惊呼声的第一秒,林小胖就立即转身去看浮云宫宫主,结果正好看见她被强弩之末的戾魔狂笑着自爆震开,吐着血往这边飞!林小胖大惊之下立即伸手接住了浮云宫宫主,但是强大的惯性让她忍不住后退几步,脸一白,从口中吐出大量的鲜血来,但好在还是接住了。

    在带着浮云宫宫主与陆晟纶反身逃走的一刹那,林小胖看见了戾魔最后一刻对着她做出的口型,不由得眯起了眼。那句话是,“你看……”

    “轰——”

    巨大的轰鸣之声传来,林小胖三人被那些细小却又杀伤力极大的血沫碎屑给打的步步后退,周身那层防护罩也渐渐的没了用处。

    “再快些!”

    吃力的拖着浮云宫宫主二人,林小胖着急万分的对自己说道,只是好不容易顶过了那些血肉碎屑的攻击,林小胖一回头就看见一个黑漆漆的魔婴正在用一种不合常理的速度朝自己飞来,她几乎已经看见那魔婴阴恻恻的笑容!以这个速度,林小胖自己倒是能避开,但是带着浮云宫宫主与陆晟纶两个,根本避不开!

    咬了咬牙,林小胖转身挥剑,戾魔魔婴的自爆虽然厉害,但她要是想档,也不是没有办法!

    千钧一发之际,林小胖猛然感觉到身边传来一股巨力,猝不及防之下身子往后退了两步,再抬起头来时,第一眼看见的,就是浮云宫宫主纤细的背影,和扑面而来的满目血光!

    “娘——”

    陆晟纶凄厉的呼喊响彻了这片虚空。

    ***

    罗山宗山脚。

    “快快快!小师叔说不定现在还在外面,赶紧出去找!就是挖地三尺,也要把她找回来!”

    “是!”

    一群罗山宗弟子浩浩荡荡的蜂蛹而下,小师叔让他们将浮云宫弟子带回来,他们也都已经照做了,那么接下来,他们再做什么事情,可就是自己的选择了,想来小师叔也说不得什么。

    他们要把小师叔,带回来!

    一行人正在面色严肃的狂奔,跑在最前面的那一个罗山宗弟子突然看见前方明朗的天空处裂开一个漆黑的大口子,从越来越大的口子里还走出了几个人,定睛一看,顿时一脸喜色,“小师叔!”

    一群人瞬间包围了上去,将林小胖三人团团围住。

    “咳咳咳……噗!”

    嘴里不停的吐着血,林小胖费力的用自己最后的力气将那个撕开的虚空烈风给合上,将那些爆炸的余波给挡在了身后。对于现在的她来说,开关虚空裂缝这件事,还是太艰难了,再加上又必须在短时间内做到,所以给林小胖的身体造成了极大的伤害!

    “小师叔!你的伤……”

    软倒在最近一个女弟子怀里,林小胖艰难的看向对面同样软倒在陆晟纶怀里生死不知的浮云宫宫主,嘴角带着血沫大声呼喊,“快,快把宫主送到,送到老祖宗那里去!噗!”

    说到这里,林小胖又控制不住的吐出一口血,意识已经有些模糊,但还是强撑着吩咐完,掐着自己的掌心让自己尽量保持神智。

    “是。”

    七手八脚的将林小胖与浮云宫宫主一路抬上山,林开阳早在林小胖他们到达罗山宗的那一刻就已经知道了小胖与浮云宫宫主的伤势,已经等在了山顶处。可知道是一回事,近距离的看自己的后嗣满身鲜血的被抬到眼前来又是另外一回事,林开阳当时就急了,几步走过去,抓起林小胖的手腕就要给她疗伤。

    “老祖宗,您,您先看看宫主,我不碍事儿……”浮云宫宫主的伤势可比她重太多了,若是不及时治疗,林小胖怕她根本撑不过两个呼吸时间。

    救人如救火,林开阳知道林小胖的话是正确的,于是迅速挥手,给浮云宫宫主打入一团淡青色的云雾,治疗她的同时探查她体内的情况,只是随后他就不由自主的皱起了眉。

    看一眼满身鲜血眼巴巴看着自己的陆晟纶,林开阳不忍的摇了摇头,修士也不是万能的,即使到了他这个地步,也有许多做不到的事情,更何况浮云宫宫主几次三番的受重伤,若不是有自己的灵力支撑着,估计就要油尽灯枯了。

    在看见林开阳摇头的一刹那,陆晟纶愣愣的抿了抿自己的嘴,似乎有些接受不了这个事实,只是很快,昏过去的浮云宫宫主极速呛咳几声,就睁开了眼。

    “娘,娘,娘你没事吧?”

    看见陆晟纶哭泣的脸,浮云宫宫主的表情却异常的镇定,似乎早就已经预料到自己的状况,极为淡定。

    “没想到,咳咳,我没想到,这辈子听你喊娘喊的最多的,居然是现在……噗!”

    “娘,娘你先别说了……”

    抱着浮云宫宫主,陆晟纶简直是泪如雨下,这个自以为坚强,但却一直生活在母亲细微关怀下的修士,在看见自己母亲生命垂危的时候,是如此的脆弱,看的连久经生死的林开阳都忍不住微微叹息。

    “林长老,我有件事求你。”

    浮云宫宫主却很快就收拾好了自己的情绪,转眼笑吟吟的看着林开阳,即使她满身血污,即使她现在的外表狼狈不堪,但是只要这个女人淡定闲适的一笑,那种独属于五大宗门之一领袖人物的强大气场,就又迅速找了回来,让人只要一看,就莫名的心生敬意。

    但就是这样的人,居然会口吐恳求之语,就实在让人震惊了。林开阳几乎是立刻就开口,“宫主但说无妨,若是我罗山宗能做到,一定在所不辞。”

    “不,我不求罗山宗,我只求你!这件事,也只有你,我才放心。”

    脸上突然露出一个大大的微笑,与浮云宫宫主往日里冷漠的形象极为不符,但却意外的充满了魅力,只见她微微测过脑袋看了一眼自己的孩子,目露恳求的对林开阳道,“我今日是不成了,但是看在,看在我救了你后嗣的份上,我求你,求你在我死后,照看一下晟儿……”

    “娘……”

    陆晟纶此时早已经成了泪人儿,那种极致的哀伤与难过之情,让围观的罗山宗众人与跌跌撞撞跑上来的浮云宫众人都忍不住红了眼眶,浮云宫宫主却温柔而坚定的堵住了陆晟纶的嘴,顽固的盯着林开阳。小胖修仙记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