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29章 回蓝家
    拥有这么一个作弊器,帝听风就不怕死的,一般力量还真杀不死他,更何况他还有缔灵,还有续命这两张王牌。

    神无月就算心里在无法相信,也不得不相信帝听风说的事实,毕竟仙魔不可共存的事情都被帝听风打破了,还有什么事情是不可能的。

    帝听风不等夜未央来就急着走,并不是不待见他,实在是冰宫宫主不除,难压他心头之恨。

    居然敢用阵术捆他,简直不能忍,帝听风向来多少有仇必报的,能够放任冰宫宫主那么久,已经算天恩了。

    “奇怪,那些奴隶怎么好像又增加了。”司马千千一脸惊奇,真怀疑冰宫宫主从哪弄来的这么多奴隶。

    他们第一次来时,好像才十万左右的奴隶,眼下莫说多了很多奴隶,至少也翻了一番的人数。

    修炼之人神识覆盖之下,如何物品都挡不住,就跟亲眼所见那般,所以司马千千才那么快清楚冰宫又多了很多奴隶的事。

    帝听风没有注意过这些问题,他只知道有奴隶,并没有认真数过,反正有其一就会有其二,多多少都无所谓。

    “确实多了很多。”神无月没头没脑的附和一句,眼睛里的阴霾挡都挡不住。

    他记得自己“失踪”之前,整个奴隶城一个奴隶都没有,那些加工黑石原料的人全部都是冰宫弟子。

    百年过去,所有都变了,不管是他还是宫傲,还是冰宫修士,好像已经回不去了。

    帝听风不管这些,问道:“怎么样?你决定去哪里?”

    虽然说神无月认他为主,帝听风还是没有把人家当成仆修使唤的,该给的尊重都给到位。

    “公子你想怎么办?”神无月没有回答,反而问帝听风的打算。

    “这个嘛。”帝听风托着腮想了下,道:“要不还是伪装成深谷吧!”

    帝听风当初利用深谷的身份,被宫傲直接关禁闭,算算时间,怕是要到了出关的时候,到时候他的身份还是冰宫炼丹师。

    司马千千也觉得这个办法好,至少帝听风不会太危险,他也可以放心一些。

    司马千千没有跟着帝听风一起,反而伪装成之前的白净少年,他在蓝家的形象还是挺正义的。

    更何况,就算蓝珀知道他的真实身份,也会因为和北冥的交易不敢戳穿他。

    得罪了司马千千不打紧,得罪了帝听风可不就是等于得罪了帝听风,到时候蓝家哪里是北冥修士的对手。

    倒是神无月跟着帝听风去了,怕宫傲第一时间找出破绽,特意寻了个暂时的躯体,伪装成帝听风的药奴。

    神无月还特意把自己教给宫傲的大浒衍功法和帝听风说了,并且嘱咐他一定不要在宫傲面前催动大浒衍。

    帝听风没想到自己修炼的大浒衍功法来自神无月,这下子关系就复杂了。

    他收了神无月为修仆,修炼的功法却是人家的,虽然是买来的,至少神无三次也算半个师傅了。

    帝听风和司马千千商量一下计划,就分道扬镳,神无月跟着帝听风去冰宫,司马千千去蓝家。

    “你……怎么来了。”看见司马千千回来,蓝珀一口气差点没提上来。

    这人胆子怎么这么大,都被蓝家修士戳破身份了,居然还敢大摇大摆的回来,简直就是作死。

    幸亏蓝珀有事出门一趟,刚好在蓝家门口遇到迎面走来的司马千千,想都不想,直接把人拉到一旁,设了结界开始质问。

    司马千千调皮的眨眨眼睛,问道:“蓝兄,你这是不欢迎我来?”

    “你……”蓝珀气得讴血,哼道:“你不是外出历练了吗?怎的还知道回来。”

    “蓝兄,你还在生我的气?”司马千千继续不要脸的眨眼睛卖萌,讨好道:“我下次不会外出那么久了。”

    “真的。”司马千千还特意做了一个发誓的动作,道:“我以后得空会陪着你的。”在蓝珀身边自然安全一些的。

    鬼知道蓝家修士会不会临时对他不利,有蓝珀做挡箭牌,至少生命是没有危险的,就是不知会不会受皮肉之苦。

    哦!不好意思,他没有肉,现在就是一个魂头体,就算他的身体被非人折磨,也是没有痛感的。

    “谁稀罕你陪。”

    蓝珀气呼呼的大吼一声,耳根一下子就红了,对司马千千这个人他真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要说生气也不尽然,说不生气那是假的。

    “我要你陪,行了吧!别生气了,看你脸都气红了。”司马千千调戏般的哄人一句,被拦珀一巴掌拍开。

    蓝珀最终还是把司马千千带回去了,不过,并没有让他自由行动,而是借口关禁闭的方式,让他的魂体自由行动。

    司马千千见蓝珀这么上道,也没亏待他,把自己修炼的经验全部说与蓝珀听了,算是还他这个人情。

    比较司马千千这边温水煮青蛙,帝听风那边就简单粗暴了些,以雷速之不及的手段重新控制深谷的一切。

    “深谷长老,你……”不是在关禁闭吗?炼丹房内的炼丹弟子见帝听风突然间冒出来,吓得一个哆嗦,手里的药材掉了都不自知。

    帝听风扫了其一眼,看着眼熟,嘿!这不是那个被宫傲看中的那个炼丹小子嘛!这么快就入住深谷的地方了。

    帝听风于深谷没有什么感情,杀了他伪装成深谷听起来虽然惨暴,不过,真正的深谷也不是什么好人,所以帝听风杀得一丁点罪负感都没有。

    看着这个占了深谷位置的炼丹修士,帝听风完全没有任何愤怒的感觉,应该说心里一丁点想法都没有。

    见其对炼丹室还算负责,帝听风满意的点点头,笑道:“提前出关了啊!宫主就意思意思惩罚一下,哪能任由冰宫没有炼丹师做镇,你说是吧!”

    帝听风巴不得有人接替深谷的位置,他好有更多的时间做自己的事,哪里会对此人生气,反正也不管他事。

    那炼丹修士脸色白了一下,道:“那真是恭喜你了。”没想到宫主气消得那么快,还以为真关一年呢!谁知一个月没到就出来了。超仙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