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33章 人体试药
    然而,帝听风现在拿到的人体试药的记录内容,和人体实验的内容没有几分差别,唯一的差别就是药的成分不同。

    帝听风之所以对人体实验这么抵触,就是因为当年的萧家,大部分都萧家嫡系都是被利用成人体实验死掉的,两者如此相似,容不得帝听风不细想。

    帝听风握着玉简的手都抖了起来,若是人体试药和人体实验相同,会不会幕后黑手是第一个人。

    也就是说,萧家灭族的这种敌人,就是这个搞人体实验的幕后黑手,只要查出来,他就可以替萧家平反。

    而那些形神俱灭的魂体,说不定被他们收到了某个空间里,随时用来取材,以及帝听风那失踪的娘亲的身体。

    帝听风越分析越是震惊,他这么多年都在干什么?敌人逍遥法外,亏他以为敌人已经全部都被铲除了。

    “公子,公子……”司马千千接连叫了帝听风很多声,帝听风却像个木偶一样,没有反应亦没有听见。

    “公子!噗!”司马千千就是在傻,也察觉到了帝听王的不妥之处,赶紧钻进帝听风的体内,结果被帝听风排斥,噗的一口阴血吐出来。

    帝听风受司马千千的共情提醒,立即清醒过来,冷眼看着司马千千,希望他给自己一个解释。

    司马千千被排斥撞飞出去,魂体差一点就消散了,疼得他跟受到了致命一击似的,见人清醒,赶紧问道:“公子,你刚才怎么了?”

    “我怎么了?”帝听风清楚司马千千不敢对他有异心,也就收回了自己的眼神,扫描一遍内里。

    “刚才不管我如何喊公子,你都没反应。”司马千千一脸委屈的把这件事说出来,幸亏帝听风没带杀意,不然刚才他的魂体就挂了。

    “抱歉,刚才在想一个问题。”帝听风错了就会认真给对方道歉,招手让司马千千过去。

    司马千千本来就不担心帝听风会对自己做什么,即使是刚才不无意识攻击了,也没有怀疑帝听风。

    靠近之后,帝听风就把自己体内的魔力传了部分到司马千千的魂体上,如果不仔细看,还会觉得这就是个魔修呢!

    接收了帝听风的魔力,司马千东西被禁止的元婴期修为一下子暴露出来,差一丁点就可以实体化。

    不过,目前这样子也不错,至少灵寂期境界以下的修士看见司马千千,都不会怀疑这只是一具魂体,司马千东西也算因祸得福了。

    见帝听风没有生气,司马千千大胆问一句道:“公子,你刚才在想什么?”

    还能想到什么,才会让帝听风变成那样子,叫都清醒不过来,难不成是在想入魔的事,可帝听风不是一个魔修吗?

    仙魔同修,他既可以是仙修,同时也可以是魔修的,魔修根本没有入魔一事,所以,公子刚才在想什么?

    “千千,你还记得大三元里面发生的事吗?”帝听风问,司马千千与大三元内部物体共情过,知道的应该比他多些。

    司马千千心里一个突突,惊讶道:“为什么突然问这个?”

    帝听风眼神暗了一下,道:“突然记起来而已。”

    司马千千认识帝听风不是一天两天,见帝听风脸色不怎么好,眼眉跳了一下,道:“公子,你是不是发现了什么共同点。”

    “嗯。”帝听风轻嗯一声,算是回答,然后把自己发现的人体试药和司马千一样说了。

    司马千千知道的细节比他这个少主多些,那个时候没问他要解释,主要是想不起来那么多,现在想想,事情肯定没那么简单。

    “人体试药!”司马千千低喃一句,皱起了眉,心里却翻江倒海,这不是和他在大三元发现的那件事吗?

    虽然说换了一个名词,总结点不都是利用人体吗?帝公子是不是查到了什么,不然怎么会问他关于人体这件事的话题。

    司马千千内心分析了一份报告,道:“公子,请容许我在去细查一下玄家。”

    帝听风点头算是允了,提醒道:“小心些。”

    突然间冒出来一个人体试药,帝听风只能先放下他和宫傲的私人恩怨,到时候利用一下冰宫也是可以的。

    若是他现在把宫傲杀了,得罪了冰宫怕是不好在冰宫境内查探消息的,也幸亏司马千千可以共情,除了长老级别的都不是太麻烦。

    司马千千刚离开,神无月就回来了,答应用大浒衍换取冰宫的和平,至于宫傲,看帝听风愿不愿意放他一条生命。

    帝听风救了女魔修,算神无月欠他一个条件,他没理由厚脸皮的在问帝听风一个条件,他们目前的关系本来就不平等。

    帝听风什么都没说,抬手接了大浒衍的下半部功法,并且说了目前不会动宫傲,至于原因并没有告诉神无月。

    目前冰宫出现了人体试药这个问题,神无月作为冰宫的前宫主,他的嫌疑最大,帝听风不相信他很正常。

    “帝公子,我请了你三次,你居然一次都没应过,太让我伤心了。”夜未央带着些委屈的眼神盯着帝听风。

    他原先还以为帝听风会去高月宗找他来着,结果把星白丢给他就不管了,缩在冰宫说要杀了人家宫主偏偏一直没有动静。

    莫不是夜未央偶然外出遇到秘密查探玄家的司马千千,说不准他等到死都等不到帝听风去高月宗找自己。

    帝听风用深谷的样子见的夜未央,瞪其一眼道:“干嘛应你。”当他是随传随到的小屁孩吗?

    “帝公子,好久不见啊!你怎么变了一个样子啊!你真的是帝公子?怎么变成大叔了,你可老得真快,我……”

    脑子不过关的东风迫眨巴着眼睛瞪着帝听风,才五六十年不见,这人真的是帝公子,怎么老得这么快。

    东风迫心里的帝听风可不就是个翩翩少年公子嘛!和眼前这个糙汉大叔根本就不是同一个类型。

    难不成帝听风长大以后就这副模样,实在是太辣眼睛了,满脸络腮胡子不说,皮肤还糙得跟什么似的。超仙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