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34章 找上门去
    为了阻止东风迫继续嘴巴没口子乱说,夜未央直接禁言,吼道:“东风,不得对帝公子无礼。”

    “凭什么,呜呜……”东风迫被禁言不服气的瞪夜未央一眼,不停的吼着不公平,不能让他一个人说却不许他说话。

    就算东风迫被禁言发不出声音,帝听风还是听得见被吵得头疼,这个小子不就是当年带他去高月宗突破元婴期境界的那个小鬼嘛!自己长残了不说还嘲笑别人。

    帝听风瞪一眼东风迫,终于老实了,嫌弃的瞥一眼夜未央,道:“找我什么事?”

    虽然他不介意曝光深谷的身份,若是把高月宗扯进来就麻烦了,他不想欠任何人因果,人情债最懒得还。

    “我说想你了,来看看你,你相信吗?”夜未央调皮的冲帝听风抛一个媚眼。

    帝听风白了一眼,道:“我看你是欠揍的。”三天不打就皮痒。

    “嘿嘿。”夜未央嘿嘿一乐,真相道:“看来你最近比较烦,不然刚才肯定直接招呼过来了。”

    帝听风最讨厌被人说中心事,嫌弃的一挥手,道:“有事说事,没事滚。”

    “就不滚。”夜未央脸皮也学厚了,道:“说吧!需要帮忙招呼一声。”

    帝听风随手捏了个结界把东风迫弄出去,道:“还用不上。”用眼神提示夜未央不许多说。

    帝听风本来不想出来见夜未央的,又担心星白的身体情况,偏他又不能现在去高月宗看她。

    不过,听了夜未央的几句玩笑,帝听风肯定了星白没有问题,并且在高月宗混得还不错。

    至于脸皮厚跟着来的东风迫,帝听风更是不愿让他牵扯进来,这是他和冰宫的事情,不需要外人掺和。

    作为高月宗长老的弟子,欠了东风迫的,不就等于欠了高月宗的嘛!帝听风最是不喜欠人情。

    “啧。”夜未央啧一声,又不强求,理解的拍了拍帝听风的肩膀,说道:“需要就开口。”

    帝听风笑,笑得一口白牙,道:“怕是不需要的。”可惜用的是深谷的模样,看起来不美反倒有点慎人。

    帝听风最终还是打发了夜未央,他不想高月宗的人甚至高月宗掺和进来,不过,北冥怕是无法逃过了。

    帝听风就一个头头,没有小兵自然无法抗衡整个冰宫的,不需要帮手除非他脑子有病。

    半个月后,司马千千从玄家回来,把该查出来的资料全部复制给帝听风之后,就赶着去北冥搬救兵。

    帝听风拿到了人体实验的幕后黑手之后,第一时间隐藏身份赶到了玄家,胆子大到没谱了。

    “深谷长老,你怎么到玄家来了!”玄礼在自家大门口看见深谷,惊讶得下巴差点掉地上。

    深谷露出一口白牙,眯着眼睛冲人笑道:“来看看你,怎么,你不欢迎!”

    “不,不会。”玄礼心虚的摇摇头,赶紧把深谷请进玄家,没有一点防备的破开了自家家族的结界。

    帝听风莫名觉得这么单纯的孩子骗了他会不会不太好,随后想到此人对深谷的做法就不觉得内疚了。

    玄礼则心里突突,深谷长老该不会是来找他算账的吧!他不行的事情应该只告诉了他一个人,又是在第二天传出去的,傻子都能猜到是他干的。

    “深谷长老,其实不是我干的,你相信我。”玄礼没头脑的说出这句话,让帝听风和他自己同时怔住了。

    “什么?”帝听风依旧带着笑意看着玄礼,只不过笑得有点冰冷而已。

    “我……就是你告诉我的那件事。”玄礼捂着脖子,可不希望在被此人掐一回。

    “哦!”帝听风哦一声,随后才想起来利用深谷的事情告诉这个人什么事,心里顿时一阵无语,他是不是坑到了自己。

    帝听风假装忘记了,问道:“什么事?”

    “额……”玄礼被问到了,这件事你让他怎么说,告诉深谷说,他曾经拒绝他时告诉他自己不行,这样不会被揍才怪。

    深谷爆躁脾气上头,瞪着玄礼,逼问一句道:“到底有事没事?”

    “没,没事。”玄礼见人忘记了,也不好在提醒人家想起来,到时候倒霉的还是他。

    早知道他就不该和好朋友诉苦,深谷的这个毛病也不会被传了出去,虽然揍了他朋友一顿,还是不解气的。

    帝听风见人聪明的识时务不在提醒,问道:“浅笑在吗?”

    “哎?浅笑?”玄礼一愣,反问一句道:“谁啊!”该不会是哪个长老的名头吧!作为一个小弟子,他不知道很正常好不好。

    “你不认识?”帝听风眉头拧了一下,他是不是找错人了,或许开始就应该找玄策才对。

    玄礼摇头,他真不知道谁叫浅笑,浅浅的笑,这名字一听就是女子的名,深谷找她干嘛?

    “不知道算了。”帝听风不想多浪费时候,问道:“玄策住哪个方向。”

    玄礼心里一声闷哼,深谷长老不是和哥哥不对付嘛!怎么会来玄家找他,难不成那个叫浅笑的被他哥哥带回玄家了?

    玄礼脑洞大开的想象着深谷长老和玄策那个面瘫抢人的大戏,怎么觉得他哥好像随时要输的节奏。

    没办法,情人眼里出西施,深谷在不济,就算他人不举,在玄礼眼里都是最好的,自然比他那个哥哥有把握些。

    “那。”玄礼虽然不希望帝听风看上什么浅笑的,却不想让他不开心,只好指了玄策的宫殿位置。

    等玄礼回过头来打算问问那个叫浅笑的是谁,帝听风早就不见人影了,下一秒就出现到玄策的宫殿门口。

    帝听风伸手试了试殿外的结界,发现不是很难破,随手掐了个结印,正打算破坏结界,玄策就出来了。

    “等等。”玄策就怕阻止晚了,自己刚刚设好的结界又得毁了,赶紧撕开一个缺口让帝听风进去。

    帝听风见人如此上道,也就不搞破坏了,大摇大摆走了进去,神念一扫,发现没有外人的影子。

    “那个人呢?”帝听风直接问道,根本就没有给玄策找借口的空间。

    “什么人?”玄策心里惊吓,难道深谷发现了什么?居然敢明目张胆来玄家问他要人。超仙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