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章 外姓弟子
    九州大6,七国九州中的修真界,仰九州梦,敬浮生,故名唤九州。 学『迷wwんw. .

    浩土广阔,天地灵气皆聚结于此,得其造化,而衍生至今,盛世无双,史称灵域。

    传千古之士,亦有得道成仙者,功德无边,更有传千万年不死者,飞升六界之外,却是无人可见。

    九州七国,四方地界以东循做主,西峫为辅,南昶建世,北浊成筑。

    东方仅此一国,国号为晋,却被称为九州大6中的四界之主。举天下奇人贤士,景色幽雅迤逦,七峰三十二林,鼎国之浩荡,凌耸入云,连绵万里,不见弥散之处。

    西方称之凡人之世,灵力消散,灵物乏缺,莫提修仙者,但凡家族宗门也绝无后辈林立于此,多是魔道魔宗建设立此。

    九州之北,乃矣族绝地,修仙界统称其为妖族,奇况百出,气象杂绕,多荒野,多冰雪,多蛮士,多异宝。

    九州之南,乃四界修仙之,人迹罕至,虽不是荒芜蛮夷之地,却也山险水恶,多有上古灵兽其皆出没于此,亦多是修仙者向往之地。

    另有朝圣之人,贪图长生传说,不惜费毕生精力,得不老之道,常被人称圣南。

    南有三国,以灵为尊,万物相生相克,行大道,安乐世昌。

    灵域的正南,便有一修仙世家落居于此,恰处蜀中修仙宗门的幻仙宗和天道宗之间。

    在此地界中,隐藏于世的修仙家族复姓南宫,另有其他的修道宗门,隐世家族,藏于界中。千百年来,界中各宗各族相互制约,倒也是太平。

    这南宫家族道是修仙世家,至今以延续数百年之久,相传南宫一脉,初时不过是一小小门派,主居云涟山,山顶终年云雾缭绕,不可触及。

    凌空而望,只得见南宫家的几处庭落,甚至一些“荒山野岭”的逍遥世修杂在其中。时至今日,此族非但未有没落,却与日鼎盛,盘踞一方,倒也是界中奇谈。

    东方远眺,刚好对视一座旧宅,有一条前不见头后不见尾的河流,横跨在宅子门前,老宅杂草丛生,倒显得破旧。

    宅子倒是简洁明亮,木桌上的蜡烛光亮幽暗,少年倚在墙边,夜里的风却也极冷,少年偏瘦的身影打了个哆嗦,将被子往身上锊了锊,微眯的眼睛仔细瞧着手上的玉佩。

    至于那少年为何留居此地,原因他不姓南宫,世人皆说,这少年的身世不详,是个从天上掉下来的“天赐”。

    “天赐”乃众神之子,携苦难灾星于终世。

    “以擎苍为盖,乃帝者,音听风而止,就叫你帝听风,如何?”八年前,那襁褓中的孩提笑的可人,像是很喜欢听风这个名字。

    万师傅说到这里的时候,到是含糊不清,不过,天命一卦,他竟说这少年是那金童子转世。

    万师父还说了些什么?少年记得不清晰,唯一有的,便是身上留着的那玉坠子,通体圆润,触手生温,历尽沧桑却光彩不减。

    玉坠的正面写着个萧字,背面则是个奇怪的幅图,像是古老的经。自己的身世倒是奇怪,每每问道万师傅此事时,他的答复都模棱两可,闪烁其词。

    帝听风手里紧拽那个坠子,心想,那老伯定是未将真相都告诉我,不然,我又怎会姓帝而非萧姓。

    一晃八年过去,帝听风来这世界数年,也在南宫家受尽凌辱。自己并不是南宫家的亲传弟子,毫无仙缘,更别提他有没有根骨“仙资”了。

    至于那金童子的传说,也成为各门弟子的嗤笑的。

    脑袋里一阵胡思乱想,着实让累乏了的帝听风睡得昏沉。

    现在的时中,帝听风晨起练功,午休炼丹,晚躁炼器,夜刻做息,三点一线的生活几乎已经成为了帝听风每天的生物钟。

    这一日又复一日的修行,倒是大多没有差别,无非就是练功,炼器,丹道之类的。

    修行之道,不念繁华过往,既是仙道,亦是上善若水,境由心生,万物合一。

    修道之行,除了术,法,决,也包括了炼器,炼丹,万师父让帝听风早些接触到这些东西,想到的定是将来对帝听风自己有帮助。

    甚时,炼器房那处还有其他的特别任务。虽说这些都不是什么难事,放到一个几岁的少年身上,还是把人累得够够的。

    毕竟,帝听风只是一个外姓弟子,不能如那些家族弟子一样,每天除了练功以外,其他的锁事,都不用他们自己动手去完成。

    不劳者不得食,帝听风又没修炼过什么辟古法术,一日三餐必须得应付的。虽有万师父保他性命无忧,总不能衣食住行都靠着别人吧!

    自懂事起,帝听风都是自力奋强,自己劳动养活自己。前段时间,他才被万师父带着一起修行的。

    年岁,少年是专门在南宫家族里洗衣,做饭,挑水的劳作工,现在换做成练功,炼丹,炼器。这些事情,于帝听风而言,都是一样一样的,每天只要努力完成目标就是了。只不过,后者于帝听风来说,难度和先者,不在一个级别之内。

    天地如星辉开启闪烁着辉光,帝听风便起了个大早,早早来到家族弟子修行的训练场,进行着各种修行之道的训练。遭受一些家族弟子嘲笑,及南宫师父的责罚,直到中午时分,帝听风才离开训练场。

    时日中天,他来到离训练场较远的炼丹房,与各位师兄们一起背炼制丹药的成分,以及观看师父等炼丹师兄炼制丹药的整个过程。

    临近午后,帝听风就该来炼器的炼器房,学习制作一些器具或者帮忙炼剑什么的。

    最近的一段时间,家族中的大部分弟子训练,急需一批新制低阶长剑,炼器房每天都加工加点到很晚,直到天快黑了,才会让炼器弟子回家休息。

    世俗界一般按日出而做日落而息,二十四小时为一天,一天分白天黑夜,各以十二小时记算,修仙者的时间,是按照世俗界的三倍去记算的。也即是凡人过上三天,修真界才过去了一天。

    连续几天时间不停的炼剑,帝听风单薄的身躯,如机器一般已经负荷在运作了,累得他只要有空隙,自己就能够睡着的状态。

    帝听风扶着如椅子状的堆山高般的废铁区,累得气喘吁吁,大汗淋漓的如豆粒般的汗珠颗颗滴落,大口呼着浊气道:“好累啊!今天为什么那么的热?”

    帝听风本就是个性子寡淡之人,他平日里倒是不喜言辞,性子寡淡,沉静内敛,倒也不傲娇做作,但凡不触及他的底线,帝听风倒是懒得计较。

    炼器房的其他弟子的身影,在帝听风眼前转着圈圈,安静下来一刻,帝听风有种置身河提水中的错感,一副“享受”表情,两眼怔怔的盯在那些忙碌的炼器弟子身上。

    一般像这些修仙家族,除了特别的几位嫡公子,还有那些修真者,在家族里做杂役的普通凡人,是没有片刻休息时间的,他们的作息全凭带头人决定。

    不即,帝听风不过刚刚停下来,愣在原地数十秒时间,经那南宫主事查探到,大声的呵斥起来,瞪着惊悚的两眼道:“小子,你还在什么愣,赶紧把剑给老子取出来,在烧下去就要融化了。”

    炼器房的主事,是南宫家的一位本家师傅,身材壮实如牛,音如炮,行走起来地步都跟着颤抖,尤其是那一双牛铃般的大眼。

    炼器房里的炼器弟子,十之九八都是由一些外姓弟子建立起来的。除了南宫家族弟子外,南宫师父对炼器房的外姓弟子都十分苛刻,训话的语气中,也尽带着一些不善的言词。

    一个南宫姓的高瘦弟子催促帝听风一声,冲着他埋怨一声道:“帝师弟,你动作在不快点,咱们都要陪着你干到天黑了。”其眼神也十分不友善的连瞪了他好几眼,其他外姓弟子根本就自顾不暇,哪里还敢多事去管别人的事情。

    外姓弟子听到帝听风接连被骂,也不敢作声,只能更加卖命的互作,希望把这一天的工作量快点完成,好早些回家休息。

    炼器房的南宫主事突然走近帝听风的身边,高声呵斥一句,指着他的鼻子道:“你是笨蛋吗?”

    南宫主事伸手夺过帝听风手中被烧得变了形状的铁块,强忍住怒火道:“老子早就告诉过你多少次了,到了时间以后就赶快把剑身拿出来,你看看你最近都浪费多少材料了。”

    南宫主事一把扔掉手里基本废掉了的铁块,忍着怒火,眼珠子却跟快要喷火似的瞪在帝听风身上。

    也不知万师父是怎么想的,居然把这么小的八岁少年送到他这炼器房来,尤其是这个少年还那么笨,无论是炼器炼铁还是炼剑,他都会把你交代的给搞砸了。

    “有道是:父债子还,父承子罪。”

    即使是有一天,帝听风把天给捅破了,背后还有一个万师父给他撑着呢。问题是自己这边,每个月废掉的材料都要上报给高层,万一废料过分的多,别提他主事的位置保不住,就是南宫主事搭进去的一部分灵石都不够他赔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