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章 毁剑室
    帝听风遭受到主事的责骂,他两眼定在南宫主事身上,语气有些冷冰冰的开口道:“南宫师父,我下次会小心的。 ΩΩ Ω 学迷ww『w.ん.”

    虽然之前在洗衣做饭那方面,帝听风也被那边的主事骂得个半死,顶多也就是多学习几次就是了。但是炼剑不一样,材料废了也就不能在次利用了,且炼剑的难度,岂是洗衣做饭能比的。

    别说南宫主事,就是帝听风自己也想不通,万师父为什么要让自己来炼器房工作,难道是为了辅助自己修炼?

    对于修炼功法的事情,帝听风实在是没什么信心,甚至怀疑自己能不能修仙,选择修道这条路是不是错误的。

    “下次小心!你左一句小心右一句小心就完了,你知道老子的上面还有监管,监管上面还有大主事,大主事上去有还有长老,家主吗?你觉得老子去给他们每个人说一句下次小心,他们也会像我原谅你一样原谅老子吗?”

    南宫主事的怪脾气上来,吹胡子瞪眼通身全都是星火,一边训斥着帝听风,一边担心着自己如何跟上面的人交代问题。

    最叫人生气的一点还是,帝听风不仅语气冷淡,连句对不起都不说,对方又是那万师父的人,就算南宫主事把自各给气死,他也不能拿这少年怎么样。

    一位年长的外姓师兄,实在是看不过南宫师父的作风,替年纪尚小的帝听风理论道:“南宫师父,听风他还是一个孩子,你能不能……”岂料他好心张口为帝听风辩论一句,会给自己招来祸端。

    “怎么,老子说话过分吗?就因为对方是一个孩子,就要让老子对这娃子特别对待吗?还是要等到他把整个炼器房给毁了,老子才有资格冲着他火。”

    南宫师父甩开步子走过去,大声呵斥那位外姓师兄几句,阴沉着一张脸冲外姓师兄叫嚷道:“既然你那么心疼那个孩子,那么,你就从现在一直工作到明天早上吧!”

    “南宫主事你不能这样,李师兄,谢谢你替我说话,无碍,用不着你袒护我。”

    “你……”南宫主事和那位李姓师兄,同时被帝听风一言呛得无语,加上那一副“他不敢拿我怎样”的表情,南宫主事想伸手灭了对方的心都有,这小子!太狂妄自大了。

    帝听风谢过那位李姓师兄的好意,转头看了看很大火气的南宫师父,凉凉开口道:“南宫师父,我下次会注意的,请你这次放过李师兄。”

    帝听风一副很“抱歉”的模样,赔礼的态度十分诚恳。南宫主事虽察觉不到帝听风那张冷冰冰的脸的内心世界如何?礼貌对于一个八岁的少年来说,节礼还是到位的。

    待人接物方面,或许帝听风不常练习,但是一般的礼节,心里还是清楚的,所以才会一听到别人会因为自己受罚而站出来,授人以渔而不授人鱼,心里肯定是极在意的。

    南宫师父豪不客气的应了帝听风的请求,满口应承道:“你想要老子放过他可以啊!只要你在今天之内,给老子炼制十把长剑出来,不准有一把长剑是废掉的,否则炼器房里的所以弟子包括你,一天之内给老子另外交一百把长剑出来。”

    南宫主事知道,按帝听风炼剑的度和能力,他一天最多只能炼制出七到八把完整的长剑,过程中还不能出现不良品,否则就是给他两天的时间,帝听风也炼制不出十把长剑来。

    帝听风得了便宜还卖乖,讨价还价道:“南宫师父,如果我一天之内,就可以炼制出你交代给我的十把完整的长剑,你就得给我们炼器房所有弟子放假一天,还给所有的弟子照一天的灵石,行不行?”

    帝听风心道,既然都接受了对方的挑战,可不能白白浪费自己的力气,虽然是自己有求于人,主权还是得控制在掌握之中才行,不能让别人占尽优势权。

    南宫主事想了想,暗中偷笑一番冲其变回原来的脸色道:“老子可以答应你这点要求,但是你若做不到,就得任由老子处置。”

    “好!”

    帝听风完全不否定自己的能力,炼制十把剑而已,只要自己在小心一点,度在快一些,不行就把工作时间延长一些就是,区区十把长剑,还是可以赶制出来的。

    哼!南宫师父冷哼一声转身离开,他就等着整个炼器房的弟子,免费给他炼制一百把长剑出来。

    至于和帝听风的赌“约”嘛!纯粹是为了给自己找个台阶下罢了。万师父的人,就算是废物也比那些修仙天才金贵得紧,万师父那护短的名声,也不是一天两天就给人家传出来的。

    南宫主事也不想把自己的后路给断了,连南宫家主都要给万师父几分薄面,何况他只是炼器房的区区一个主事。

    有人欣喜道:“帝师弟,你要加油啊!不要输给南宫师父。”

    有人热情道:“帝师弟,咱们的休息日可就指望你了啊!”

    有人嘲笑道:“哼!就帝听风那个笨蛋,咱们还是不要奢求他做到为好,免得到时失望越惨。”

    一阵阵呼喊声在炼器房响起,他们可不想因为帝听风的一个“玩乐”赌定,就白白干苦工作的,没有灵石补给,在修真界根本就生存不下去。

    灵石就等如世俗界的银两铜币,修真界都是按灵石的多少换取同等的物品,以及世俗界的食物等等。灵石的等阶越高,灵石就越有价值。

    南宫家族内流通的灵石,限于低阶灵石和中阶灵石之间,高阶灵石和顶阶灵石只有修仙大宗内才有,小家族得到一块高阶灵石或者顶阶灵石,一般都是自己收藏起来进阶功法才用的。

    炼器房的弟子人数本来就不多,单人一天的工作量都劳作不完,何况还要他们另外上交一百把长剑,这不是等于要他们的命嘛!

    其中叫好声没有,倒是听到不少哀怨声,可能是那些弟子,根本就不相信帝听风这个人,叫他们干一天活却不能领取灵石,谁能高兴得起来。

    何况他们也都见识过帝听风的“实力”,诸多炼器房弟子对他的能力实在是不敢恭维。

    打从与南宫主事定下赌注,帝听风忙得跟一个陀螺似的,在炼剑室转来转去,没等其他弟子看清他脸上有多少粒汗珠,帝听风的影子又转移到另一处去了。

    一把,二把,三把……时间转眼即逝,眼看着周围的灯光渐渐变弱了许多,炼器弟子越来越少。直到最后,炼剑室内,只剩下一个瘦弱的单薄影子,在忙碌的转动着。

    帝听风大口喘着粗气道:“十把,我……我终于……终于炼制出第十把长剑了。”将最后一把炼剑放到架子上,今天的日程才算真正结束。

    帝听风脸上露出欣慰的表情,累得一下子瘫软在地,稍微休息了数分钟,想着终于可以回家了,也替那些炼器弟子争取到休息时间,心里挺开心的,虽然从来都没人见他笑过。

    帝听风伸出手,无力的扶着一旁的架子,身体刚刚从地上爬起。“轰隆隆!”一阵轰鸣声在炼器房失鸣绝耳。

    一些走出炼器房的弟子,亦或是刚准备走出去的弟子,听到如此“轰动”的声响,一个个停下脚步侧过头,仰长脖子往炼剑室这边探过来。

    本想着,查探一番帝听风炼制出第几把长剑,半道的南宫主事听到炼器房传来阵阵声响,吓得两腿一软,呼声道:“我的个神啊……”不会被自己的乌鸦嘴给说中了,炼器房居然真的被那小子给毁了。

    他还以为会没事没事,结果……还真的是炼器房这边出了事。“我的祖宗爷,到底谁派你来折磨我的,这这这……我这如何向家主交代啊我。”南宫主事哭丧着一张脸,就差没给帝听风给跪了。

    单就那一阵“轰轰烈烈”的声响,必定撞坏了很多炼制好的器具什么的,更别提炼器房内,还放了多少亦燃亦爆的材料。

    “主事,我……”

    帝听风看着眼前乱七八糟的炼器室内,早就被吓得魂飞天外,多废几把长剑都被主事训得个半死,何况……整个炼器房都差不多被自己给毁了。

    帝听风露出一副比南宫主事还要委屈的模样,声音如同蚊子一般隐隐道:“南宫师父,我不是故意的。”说得叫人以为他就是有意的一样,差点没把一旁吓傻了的南宫主事气个半死。

    南宫主事一屁股瘫在地上,用淡定如虹的语气,又有些颤抖着的声音道:“你走,马上离开这里!让我一个人静一静吧!不然我怕我会对你做出什么后悔的事情来。”

    现在责骂帝听风还是暴打他一顿,甚至是失手杀了他都于事无补,炼器房已经变成这个样子了,该如何解决这个问题才是大事。

    为了让帝听风的“神”事迹,不被其他的家族弟子现,免得引起不必要的冲突,南宫主事打帝听风,从远僻的一条无人行走的古道,回他住的旧宅。

    ※※※※※

    这里真的可以回旧宅?帝听风满脸的问号,对南宫主事的事后安排有些起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