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章 拾获灵牌
    一条长不见的古道,直指向不见尾的另一头,令人看一眼就知道对面的凶险在等着自己,无奈自己刚刚惹了个大麻烦,不敢轻易违抗南宫主事的命令,还是硬着头皮扎了进去。『』学Ω┡迷wwΩw.ㄟ.怕是在借帝听风十个胆子,他也不敢独自跑来“神秘”古道。

    帝听风的头上顶着参天大树,早已经隐形得看不见道的石板路杂草丛生,耳旁更时不时传来几声怪鸟的鸣叫,脚下更有“巨”型爬虫钻出来透透气。

    在古道的两旁,盛开着不知名的花儿,明明是寒冬季节,这些花却不畏严寒如春天般百花齐放,着实有些诡异,尤其是南宫家的其他地方上,有的宫殿甚至在飘着鹅毛大雪。

    总结一句话就是,这地方太诡异了!

    眼睛触及到这般景象,即使是年少的帝听风,也禁不住好奇,停住了脚步细观起来,嘴巴张得老大赞叹道:“好美!没想到,在南宫家的神秘古道里,竟还能看到如此景色。”

    这条古道还是帝听风第一次走,只听南宫主事说可以通往自己住的旧宅,中途会遇到什么谁都不会知道。

    走走停停许久,少年面露难色,面露难色惊叹道:“咦!怎么前面的一段路越来越窄了?”身体完全被两旁的大树卡在中间,胖些的人还真无法动弹。

    帝听风有种想倒回去走大道的想法,一想到都走进来那么远了,加上今天实在是身心疲惫,实在也不想多动几步,只得抬腿在狭窄的小道上一步步往前移。

    望着透光口越来越弱的光线,帝听风这才想起怕是天就要黑了,抬着“千斤”般重的腿一步步朝前移动着,此时,他也顾不得恢复体力的事情了。

    帝听风嘴里嚷嚷着,“都怪自己刚才被那些景色迷住了脚步,贪眼多瞅了几眼。”脚步却不曾停留一秒,帝听风埋怨归埋怨,步伐却越来越快起来,若是天黑下来,岂不是要被困在这神秘古道中了。

    途径一片荒野地,他遇到一株香艳特奇异的花,花苞和兰花差不多,却比兰花看起来更加妖魅,香味也是透出有一种诱人的异香。

    那异花的四周即是冬天的景色,花却那样开了,与季节时令作反调,果真坚强,奇怪的生命力让快步如飞的少年停住了脚。

    帝听风伸手不经意拔起,念念道:“这花真漂亮,带回去送给沫儿姐姐吧!她肯定会很喜欢的。”他人都还没来得及闻花香,岂料自己的脚下不慎滑了一下。

    “哇啊!”随着帝听风的一声惨叫,刚才他脚踩着的一整片土地都塌了下去。等自己在次睁开眼睛,人已经掉落到一个大坑里,浑身滚得灰扑扑的,脸上也被划了一道大红口子来。

    帝听风瞅了眼手里握住的那株被弄得“惨兮兮”的花,又望了望近两米高的大坑洞口,帝听风有种被人狂扇了两巴掌的感觉,苦着张脸道:“真倒霉!”

    帝听风在心里吼吼一声,以后我在也不走什么古道了!他抓起一旁的藤蔓,往下使力拉了拉,见藤蔓没有掉下来,这才放心大胆的拖着单薄的身体往上爬。

    等到帝听风好不容易爬到出口,才摔开自己手中握住的藤蔓,刚抬手抓住一块到突起来的地方,本想着借力直接跃回地面,“澎”的一声巨响传出,不成想到自己会杂着一些碎石,又给摔回到坑里去。

    帝听风摸着快摔开花的屁股,以及脸上那道被划到的大口子处,传来一阵火辣辣的疼,帝听风恼火得一脚踢开,跟着他一起掉落下来的碎石块。

    “咚”的一声声响从碎石中传出,管不了奇怪的碎石,帝听风抱起踢痛的那只脚跳起来,连呼了好几声道:“嘶!好痛!好痛!”

    “呼~呼……”帝听风赶紧脱掉鞋袜,抬起脚指头用嘴呼起来,本来他穿着的鞋就如布鞋一样的薄,居然还去踢石头,真是笨死了我,帝听风心里既委屈又埋怨自己。

    恼得自己又忍不住去踢一脚旁边的碎石,“咚”又一声撞击到铁块的声音,从碎石中出来,奇怪的声响引起了帝听风的注意。

    “咦!不会有什么东西吧?居然会出跟铁一样的声响?”帝听风自问自答一声道:“到底是什么东西啊?”就是用在大的力气去撞击石头,也不出“咚”的声音吧!

    等自己脚上的疼痛变得轻微后,帝听风好奇的盯着刚才被自己踢到出“咚”一声响的地方。

    帝听风试着轻轻的踢了一下刚才踢过的地方,“咚”声音又传了出来,只不过,这次的声音没有之前那般响亮。可能是帝听风没使力气的原因,他可不敢用力去试什么响声,到时痛的可是自己。

    帝听风伸手轻轻拔开那些杂乱的碎石,一个长满了锈斑的铁盒出现在眼前,“咦!这是什么?”这种地方,怎么会有铁盒?难道是很久以前有人经过这里落下的。

    以铁盒上面的锈斑来看,帝听风猜测,应该是很久以前了吧?如果是不久前落下的,不可能会生出锈斑的,何况,这个铁盒很明显被很厚的落叶给埋藏了起来,应该是有些年代了的。

    伸手抓起长满锈斑的铁盒,帝听风用劲晃了晃,铁盒里面出很明显“叮叮当当”的声音。

    好奇心作祟,反正也遇到了,铁盒也没有主人。看看里面有什么东西也不会怎样的心理,帝听风慢慢揭开铁盒的盖子。

    只能说铁盒的主人是个没什么秘密的人,不然,如此秘密的盒子,轻易就可以被外人打开,里面肯定也不会有什么“宝贝”的。

    “什么嘛!”

    帝听风刚拉开铁盒的盖子,见是一块很奇怪的“无用”古牌,心里不免有些失落,脸上兴奋的表情,也变得有些丧气,亏得自己还想象着,里面会不会出现什么很罕见的秘宝呢。

    帝听风伸出手把铁盒里,那块和铁盒一样长满锈斑的,巴掌大的古怪牌子取出来。

    将奇怪的牌子拿在手里晃了晃,咦?帝听风疑惑起来,惊呼一声道:“好轻啊!”怎么铁的重量会那么轻?就跟拿着一片树叶的感觉差不多。

    照这巴掌大面积的铁块,怎么说都会有一些份量的,帝听风心里虽然很好奇古怪牌子的秘密,但是也不便在此仔细查看,得先出去了在说。

    眼看着天马上就要黑了,万一被困在此地出不去,误了训练的时辰,定是免不了被万师父等人臭骂一顿。

    帝听风从袖子处随便扯了块衫布,将奇怪的古牌收好,他伸长双手,托起旁边的藤蔓,脚踩在一些碎石上的铁盒上面。

    帝听风比上一次更加轻易的爬出洞口,他拖着疲倦的身体,朝上方轻轻一跃,整个人倒在洞口的边缘。

    顾不上研究古道为什么会出现如此大的深坑,随着夜幕的侵袭,小小身影淹没在古道尽头的另一端,夜晚的天空彻底塌陷下来。

    帝听风从古道回到旧宅后,草草收拾一下就躺床上休息了,已经累得连声音都不出,他哪里还有心情去管其他的事情。

    此时的帝听风全然不知,炼器房那边已经因为他的过失都炸开锅了。

    帝听风好奇的又把怀内的那块奇怪的古牌取了出来,好奇的自言自语道:“这块牌子,到底是什么呢?”

    帝听风抬着沉重的眼皮紧紧盯着透过光的古牌,单手托着它逆着光,居然可以看到丝丝彩光,举着牌子的手变换一个位置,彩光的颜色也会跟着变化。

    “咦!这不可能是铁吧!”铁怎么会有颜色的,看着牌子上面一层层的锈斑,帝听风不可思议的举着古牌瞧了又瞧,当下兴奋得一跃而起,从床边的椅子上拿过一块布,轻轻擦拭起来。

    莫约过去了数分钟后,古牌周身的锈斑差不多被擦去半数,古牌的真正面目也显露出来,不过,不怎么清晰罢了。

    只见古牌的正面上,刻画着一条惟妙惟肖的古龙图腾,龙的口中吐着焰火,有种那古龙就近在眼前吞云吐雾的实境。

    古牌的后面写着好些个非常古老的字,帝听风虽认得一些大字,但是古牌上面的古老字,却一个都不识得,有道是字识少年,少年却不认识字。

    仔细看着那几个古老字,有种噬魂夺魄的强烈压迫感,帝听风赶紧收回自己的好奇心,眼睛不在盯着不认识的古老字,把注意力放回正面的古龙上。

    也不知自己是真的劳累过度,还是被什么东西给催眠了,帝听风刚收起古怪的古牌,困意阵阵袭来,被子还未扶上身,小小身躯已进入梦乡。

    当天晚上,帝听风做了一个前所未有的怪梦,梦里出现一个从来没有梦到过的情景,那里的世界也是自己第一次去,一些形形色色的“人”在天上飘来飘去,就跟会飞的天鸟一样。

    帝听风嘴巴惊讶得张得老大,不一会儿,眼前的景色又转换成另一番景象,只见眼前一个身型可以遮天的庞然大物翱翔蓝天,口中正值吞云吐雾。

    介时,帝听风才想明白此物竟是远古神话里的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