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章 历师
    龙身炫丽无比,看过去时叫人不敢睁开眼睛,一股犹然的压迫感从心生起,仿佛之间,那古龙成了自己的主人,使人不敢妄动一步。ΩΔ  ww┡w.』.

    惊吓中,帝听风只感觉古龙张嘴在说些什么,其中大部分都听不懂或是忘了,只记得那古龙说的最后一句。

    “吾主有何要求,吾都会替你办到,只希望有朝一日,吾主能释放吾的精魄,还吾自由。

    “吾主,精魄,自由。”其中三个最主要话语,在帝听风的耳畔久久不愿息去。

    次日,等帝听风醒来时,天已经吐白,又到练功的时间了,他早就忘了奇怪古牌和奇异梦境一事,如往常一样,早早准备好前去训练场等着“厉师”的到来。

    那位“厉师”可不姓厉,而是姓万,主要是万师父对南宫家族的弟子都过分严厉,门内的弟子才称呼他为“厉师”的。万师父也就是数年前带帝听风回南宫家,并给帝听风赐名的那一位。

    “你们看,那笨蛋又是第一个到耶!哈哈哈……”

    随着一个稚嫩的声音,大门外响起一阵哄笑声,帝听风鄙了一眼门口的位置,继续一拳一拳的击在训练场一旁的小木桩上。

    “就是说啊,他明明什么都学不会也做不好,还有脸天天来炼功。”

    “像他这种笨蛋,为什么不去死啊!真碍眼。”

    “走,趁厉师还没有过来,咱们过去找找乐子吧!”开口的是南宫家的嫡系子南宫南。“哟!笨蛋,好久不见啊!”

    南宫南长得器宇不凡,亦有种仙尘入凡的既视感,主要他心里膈应帝听风这个外姓弟子,语气中尽带着一些不善的口气。

    南宫南等家族弟子高居临下的藐视着帝听风。从上次帝听风被南宫南等家族弟子,给弄残已过了半月有余,他们确实也算得上“好久不见”了。

    他们几人比帝听风大个三两岁,对帝听风如何来到南宫家的事情,多少有些记忆。因为不同姓氏,而且因帝听风的“笨”,南宫南等家族弟子,才会越来越讨厌帝听风这个外姓弟子。

    帝听风看着比自己高出一个头来的南宫南等家族弟子,心里气的牙痒痒,双手紧握着拳头,一副“蓄意肆”的架势,眼睛紧盯在几人身上。

    对于南宫南这些家族弟子的这种“歧视”般的嘲笑,帝听风是恨不能把他们打趴到地上,在狠狠地踩上一脚的。无奈自己除了生气以外,他什么都做不到,更别说给对方一个下马威了。

    见帝听风不予搭理自己,还敢瞪他,南宫南心里堵得不行,嚷嚷着吼道:“哼!胆小鬼!”

    南宫南有些没趣的冷哼一声,每次找帝听风的麻烦,他不是没半点反应,就是如现在一样瞪着他,正因如此才让南宫南等人更加的气愤。

    偏偏那“厉师”又处处护着帝听风,他们又不能打也不能欺负,着实叫人心里生怨,“喂!笨蛋,我叫你呢!没听见啊!你哑巴吗?”

    明明就不是南宫家族的亲传弟子,还比他这个嫡系弟子受重视,这一点,别说南宫南,就是其他南宫家族的外系弟子,心里也是不服的。

    当气恼的南宫南扯住帝听风的衣领时,一位老者的声音传进训练场,历声压顶如雷震耳,冲他们喊道:“南宫南,你在干什么?”吓得南宫南赶紧收回了自己挥出去的拳头,一副跟见了杀父仇人似的,狠瞪着对面的帝听风。

    哼!南宫南冷冷哼了一声后,他带着一票南宫家族的弟子,准备去另一个训练场,“站住!”一声不怒自威的声音,把几个小身影叫住。

    “见到师父还不拜见,为师平时都是这样教导你们的吗?嗯!”

    南宫南等家族弟子面面相觑互盯了眼,面对快要山雨欲来的“厉师”,他们哪里还敢移动半步,“万师父好!”几人只得乖乖的停在原地,等待着“厉师”的训话。

    万师父扫一眼南宫南等人,稍微满意的点点头,“今天训练的第一课,测试你们身上的灵力!”万师父的眼神落到帝听风身上,心里暗暗一惊,“怎么回事?”这话万师父只在心里问了一遍。

    万师父神色不变,眼睛却盯在帝听风身上,眼神有些直,倒不是帝听风多么的与众不同,但是今天,他确实是有一点细微的变化。

    尤其是帝听风挽起的丝,头顶刘海中间,突然间冒出来的一撮白,难道此人的境界已经到了……这不可能,万师父赶紧否定了内心的想法,帝听风连纳灵初期的修为都还没有突破,怎可能达到另一个境界。

    只是……帝听风那突然冒出来的一撮白,到底该做何解释。

    帝听风拉拢着脑袋,心里早就息了练功的焰火,也猜不到万师父心中的各种疑惑,我怎么会这般没用,他不禁在心里诽谤自己一句。

    刚才声音的主人化为一道轻烟,只见一位“仙风道骨的老者”化风飘来,稳稳站立到帝听风的眼前,脸上有些不悦得盯着站立不动的帝听风道:“听风,你怎么停下来了,继续练习。”

    帝听风明显被万师父的举动吓一跳,眼睛瞪得老大,因为是第一次“亲眼目睹”活人变成烟雾飘在空气中,半响后,他才从震惊中回神怔怔一句道:“弟子遵命!”

    这位万师父,身上有一股仙人的灵气,涌现在他的周身,此人虽是南宫家族的主教师傅,在南宫家属于“特别”的存在,亦是“实至名归”称霸南宫家。

    南宫家族中的灵寂期修士并没有几个,元婴期的“老怪物”更是在数百年前就圆寂了,只有十来个筑基期弟子及一些纳灵期的弟子。

    灵寂期的高阶修士共四位。其中仅有一位灵寂初期顶峰的长老辅助,南宫家主和师父都是同阶灵寂初期,只有万师父的修为达到灵寂中期,就快要突破灵寂中期顶峰的样子。

    南宫家的内外门弟子中,外姓弟子比家族弟子多达三倍,族权也比较简单化,其中,家族三宫分别是南天宫,闻天宫,斋天宫,三宫中招收的弟子,多数都是纳灵期的修为,筑基期的弟子只有个别。

    除了三宫外,南宫家族另外还有几个分殿,以及其他偏殿,都是由一些纳灵初期的弟子居住,还有就是炼丹房,炼器房这些独创的派系,还有就是像帝听风他们这种没有测灵根,连纳灵初期的修为都没有的弟子,及不能修仙的普通弟子。

    南宫家族中,连一位元婴期的上阶修士坐镇都没有,南宫家族为什么展了数百年没有灭族,是因为南宫家受天道宗的庇护,是属于天道宗的修仙家族,且南宫家还有一位祖宗在天道宗任执法长老。

    万师父三岁踏入修真界,十岁曾击杀过等阶高自己三阶的筑基期修士,名噪一时,许多大宗的师祖抢着要收万师父为亲传弟子,年仅十八就筑基成功,才二十岁就达到筑基中阶的修为,天赋异禀岂非常人所及。

    现在的万师父,也不过只有三十来岁的年纪,莫不是遭到奸人所害,对方令其修练的功法出了问题,一个正值花季的少年郎,又岂会变成今天这个,数十来岁遭老头的样子。

    万师父就是以现在的这副容貌,若是去到无人认识他的地方,他就是对外声称自己已有六十高龄,恐怕都会有人相信,莫不是有师父炼制的秘丹吊着,以万师父一天长一岁的时间来算,怕是他早死上千百次了。

    难怪南宫家对万师父这个外姓师父,如此重视的。

    听到万师父今日会测试弟子身上的灵力,个个普通弟子脸上欣喜不已,他们早就期待着从训练场走出来,早日进入分殿及三宫之内。

    这万师父还是南宫家第一修士,若能得到他亲自点拔,指不定人人都能进入三宫做内室弟子呢?万师父却只对帝听风一人“服务”,普通弟子想到此,帝听风又平白无故的遭受了好几道白眼。

    帝听风和南宫南等家族弟子听到号令,一起分开站成一排,他们一人面前放着一个大型的石“碗”般的器具,带领他们测试的人,也从“厉师”换成了南宫家族的一位本家师父。

    “大家看到自己对面的那只石碗没有,只要你们使用法力,灵力的波及可以震碎远处物,也就是你们对面的那只石碗,越快者成绩越好,还有就是……”

    这位南宫师父又细心的和帝听风等弟子,讲述一遍如何使用灵力去震碎物品,“如果过计时规定时间,你们对面的石碗还没有任何变化,则零分处理,大家听明白了没有!”

    “弟子都明白了!”帝听风等人信心满满的,异口同声着高喊了一句,接着,一个接一个的计时测试开来。

    “第一个,南宫殿,法术测试开始!”

    只见被喊到名的南宫殿向前移动两步,伸出两只手掐起一个奇怪的形状,口中在默念着什么,他整个人的体间,也随着施法冒出一股莫名的青烟。莫约过去了四五分钟,南宫殿对面的石碗出“澎澎澎”的声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