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章 归宿
    石碗就好比刚煮沸的开水一般,动静也越来越大。『『 Ω『学『迷wwㄟw.*.不出多时,他对面的石碗“轰”的一声巨响就炸开了,碎片冲飞上天数秒才掉落下来,可见“爆破”的威力还是不小的。

    南宫殿从展示法术到石碗爆破,共用时近十分钟,对第一次使用灵力震碎物体,成绩还算可以了,南宫师父满意的冲其点点头并夸了一句,一脸欣慰道:“做得不错!继续努力。”

    南宫殿被南宫师父夸奖后,心里也极傲的,别说帝听风这个外姓弟子,就是对着南宫南等一些家族弟子,他都是以翻白眼模式带过的,一点与人分享经验的想法都没有。

    “下一个,南宫……下一个,南宫……,下一个……”南宫师父一个接一个的念到测试弟子的名字,并给所有弟子的成绩做出评估,好的夸奖以及差的鼓励。

    “下一个,南宫南!”南宫南被南宫师父点到名字后,兴奋得比其他家族弟子多迈出去一步,如所有前例弟子一样双手掐起法决。

    不同于其他弟子,南宫南刚掐起法决,周身就围绕着一股浓浓的淡蓝色烟雾来,如此快就领悟到法术的要领,令南宫家的本家师傅心里暗喜了好一会。

    “不愧是南宫家的嫡系弟子,领悟能力就是和那些弟子不大一样。”

    南宫师父心里沾沾自喜,看着南宫南的表情,也比看着其他弟子要温和许多,毕竟他往后都要在南宫家生活,别说南宫南有没有实力,即使是他没有法力,南宫师父也不能给其脸色看的。

    南宫南极有可能就是下一任家主,到时他们就变成了主仆关系,自己又不是南宫南的直系师父,万一南宫南念旧,因往日的旧事翻老账,且不是赔大了。

    南宫南一直闭着眼睛,没有观察到其他人的表情,只一心想着快点让石碗炸开,自己就算过关了,爹爹那边也好交代了。

    之前的一些测试考核的家族弟子中,以南宫殿的成绩为优,南宫南的测试度,竟比南宫殿还要快一些,仅三分钟就把对面的石碗给“煮沸了”,石碗一直“澎澎”吵个不停。

    正如大家期待中的一样,南宫南对面的石碗,在一阵灵力的释加压力之后,“轰”的一声就炸开了,碎片也一同冲天而起。

    南宫南的计时成绩,共用去了七分钟有余,算是众多弟子中,目前的成绩里表现最好的一个。

    “很好!”几呼在石碗爆炸的同时,南宫师父高呼了一声,为南宫南的表现拍手叫好。

    南宫师父带领家族弟子训练,也不是一年两年了,一批又一批的家族弟子之中,南宫南的天赋算是最好的,南宫家后继有人,所以这南宫师父见到此才会如此激动的。

    狠狠地表扬了一通南宫南过后,南宫师父才想起自己的任务还没有完成,不由得轻轻咳嗽一声,恢复先前失态的情绪。

    等到南宫家族的弟子都考核完,南宫师父才慢悠悠喊到,“最后一个测试弟子,帝听风,法术考核,开始!”

    轮到帝听风时,南宫南等家族弟子,大都是不屑一顾的翻起一阵白眼风潮,不管是成绩好的还是差的,他们对帝听风这个外姓弟子,都是没有任何好感的。

    只见帝听风如众多家族弟子一样,双手放在眼前掐起奇怪的法决,突的一下子,他的四周涌起强大的炫风,远远望去,就如雨后般的彩虹那般,将帝听风笼罩在其中。

    帝听风对面放着的石碗,也旋转着悠悠的上升到半空,杂着轻微的逆风,石碗旋转的度越来越快,快到它的圈数都数不上来,

    冲天的灵力势若惊虹,宛如劈山造府般的势头,使得帝听风对面的石碗冲天飞起,越来越高直至靠人的肉眼,根本就看不出石碗的准确位置。

    不光南宫南等家族弟子,连那位南宫家族的本家师父,见此异样也惊吓到,不由得猛揉了好几下眼睛。

    一直等到彩光渐渐褪去,帝听风对面的石碗依旧“完好无损”的站立在他的对面。

    帝听风一直都闭着眼睛,当然不会知道,自己身上刚刚生了什么,只在心里默念着口诀,一副很认真的模样,如同入定了一般立在众弟子当中。

    帝听风的个头,比其他弟子矮上一个脑袋或半个头,人又微微朝前站了几步,使得外人看过去,他是多么的“与众不同”及不合群。

    南宫南等家族弟子,一边期待着帝听风的“表现”,又一边“希望”着帝听风作法失败。

    特别是南宫南,目前他的考核成绩是稳拿第一的,就怕帝听风这个外姓弟子越自己。

    南宫殿的心理与其他家族弟子则不同,先不说其他家族弟子,就拿南宫殿来讲,他现在以九分钟的成绩屈居第二,与其让南宫南拿第一,还不如把第一的位置,让给帝听风这个外姓弟子。

    顾不得众多家族弟子之间的心理暗斗,帝听风把南宫师父讲述的口诀,在心里念上好几遍,甚至数十遍,依旧没听到石碗被“煮沸了”的声响。

    帝听风施法的强大灵力散去后,那只被灵力冲飞上天的石碗顺着轻风,稳稳落到自己的对面,其中除了飞天的“精彩”外,与测试的考核题目一点都不相符。

    如果是使用灵力将物体送上天,帝听风是当之无愧的第一名,但是嘛!今天的测试目的,只是把石碗震碎,并不是震飞天外。

    于这一点,就是帝听风在“笨”也觉得哪里不对劲,时间也过去了好久,差不多快到南宫师父规定的计时时间了,自己对面的石碗,依旧平静的完好无损的立在对面。

    众弟子“吃惊”了半响过后,“哈哈哈哈……”哄笑声肆起,甚至有两个家族弟子,还笑得滚落到地上,真应了那一句,“雷声大雨点小”,华而不实光会造势没有半点实力。

    帝听风不死心的重新掐起法决,即使是每一次都显现相同的“彩虹”烟雾,每一次都是和第一次的结果一样的,也惹得那些家族弟子轰笑不已。

    南宫南等家族弟子也就罢了,到最后连那位南宫师父也笑了起来,帝听风心里倍受打击,呆呆的立在原地,就如失了魂魄的傀儡一般。

    所有弟子的考核成绩排列出来后,南宫师父将众弟子的排名公布出来,当然了,最优及最差成绩是不用公布消息,大家都心知肚明的。

    “此次灵力测试考核成绩,第一名南宫南,第二名南宫殿,第三名南宫……第四名……第五名……帝听风此次考核成绩为,零分。”

    南宫师父念完众弟子的考核成绩后,语重心长的和帝听风道了一句,“希望你下次努力。”看似明白却话中有话的问号题。

    南宫南等家族弟子完成任务,早早回去休息了,留下帝听风一人在训练场呆着,由于考核成绩为零分,南宫师父也懒得搭理帝听风这个“笨蛋”弟子,同那些家族弟子一起离开了。

    “听风,你为什么还待在训练场?”万师父从芜宫那边没有见到帝听风的影子,他亲自动身来训练场一趟,结果真在训练场看到“呆”了一般的帝听风。

    “老伯,我是不是无法成仙?”一般情况下,帝听风都唤“厉师”为老伯,只有训练时才喊他为万师父,两人之间就如同亲人一般。

    打从八年前,帝听风被路过悬崖的万师父救起之后,就已经把这位“严厉”的师父当作最亲的家人了。

    “哪儿的话,你具有灵根的,只要是灵根者,就一定可以成仙的。”万师父自悲道:“只不过,老伯修为浅薄,测不出你体内具备何种灵根资质。”

    “弟子既是灵根者之质,为何不能习仙家法术?”

    前几次不能同南宫南那些家族弟子一起,做同样的事情也就罢了,此次大家都算是第一次测试灵力考核。

    不可能别人的天赋如此高,别人仅一次就可以做到的事情,自己试了数遍后,还是做不到使用灵力把对面那个石碗弄到爆炸。

    除非自己根本就不能修道,否则人与人之间不会差距那么多,帝听风也不是没有听闻过修道中人之间的交流,其中的道理,大多都是差不多的原理,自己心里多少还是明白些的。

    “不要着急,终有一天,你会找到属于你的仙道的。”万师父安慰几句心里受挫的帝听风。

    “过不久后,蜀中的各大修仙宗门,就会对外招收新弟子,你到那去吧!宗门高人比我们这些修仙家族的法力高深得多,应该可以测出你的灵根属性,只要修习相应的法术,还是有机会成仙的。”

    “老伯,你要赶我走?”帝听风一听万师父要把自己送去什么修仙宗门,心里急了起来,连忙把自己最想表达的话传达给对方。

    “听风,你记住,南宫家族只是九州大6中的一片树叶,它不是我们修行者的归宿亦不会是你的归宿。”

    帝听风听着万师父讲的大道理,有些懵懵懂懂的半歪着脑袋,侧着脸嘟囔着冒出一句,道:“弟子还是不明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