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章 天才与蠢材
    “你还小,等你长大后,去过外面的世界就懂了,好了,继续练功吧!”万师父选了一个高台,一屁股坐到上面,眼睛轻轻合拢,双腿盘起进入冥想。ww┡w.ん.

    “弟子遵命!”

    帝听风应了一句,跟着万师父的动作,认真打坐起来,天上的太阳也慢悠悠转动着,两道身影由长变短,地表变得火辣辣的烫。

    对于这一点,帝听风心里早就想问了,为什么万师父喜欢在室外打坐?一般如这种“安静”的修行,在室内练功不是效果会比较好吗?

    外面又吵又闹,时不时还遇到刮风下雨,要不就是和现在这般顶着大太阳爆晒,着实猜不透万师父的修行之道,帝听风好几次都忍不住睁开眼睛,偷瞄着对面的万师父。

    “专心一点!”

    万师父在没有睁开眼睛看的情况下,提醒了对面坐着的帝听风一声,教导的语气温和道:“把自己融入大自然中,想象着,你此刻就是一片树叶,在河流中飘着,一粒尘埃,在空气中飞扬着。”

    帝听风认真跟着万师父又打坐了好一阵时间,转眼间就到中午了,帝听风辞了万师父,草草应付了午饭,三步并做两步踏进炼丹室,冲着一个“眉清目秀”的青年喊道:“师父,这里让我来守着吧!你去休息一下吧!”

    一个微微福的青年抬眼看了帝听风一眼,微微笑着道:“听风啊!怎么到现在才来,怎么样?今天和万师父学到什么没有?”

    别看青年看上去只有二十来岁的样子,他的实际年龄都可以当帝听风的爷爷了,炼丹师一般总会有办法让自己容颜不老,是多少“容颜易逝”的修仙者都羡慕不来的。

    帝听风如往常一样摇摇头,满脸困惑疑的问道:“万师父叫我把自己想象成树叶和尘埃,弟子怎么样才能变成树叶和尘埃呢?弟子又不会什么法术,如何才能把自己变成万师父说的那样?”

    师父听了如此孩童的话语,哈哈大笑起来,“哈哈!所以万师父才叫你跟着他修行的啊!不打紧,等你灵根开窍了,自然就会变成树叶的。”

    师父站直身体,移步到一个暗格处,冲犯杵的帝听风招着手,示意叫他过去那边。

    “丹已经炼制好了,丹炉马上就要开炉了,用不着人盯着的,有炼丹童子取丹的,有空我教你其他的炼丹术吧!你跟我过来这边。”

    帝听风应道:“弟子遵命!”

    帝听风跟在师父后面,进入暗格的室内,等师父拉开内室的大门,帝听风不由得眼前一亮,嘴巴惊讶着张得老大,一副“吃惊不小”的盯着眼前的景象舍不得眨眼。

    “怎么样?南宫家的丹房不错吧!”师父赞不绝口的夸奖一声,自顾自给帝听风介绍起这个不大的丹房起来。

    一间比万师父住的房间,还要大出半个出来的内室,架子上放满了大大小小的颜色各异的丹药瓶,其中,还有一整面墙上都堆满了书籍,应该是一些配制丹方的资料吧!

    “好厉害!”帝听风咽了咽口水,收回一直盯在那些丹药身上的目光,惊吓的张大着嘴巴道:“这些,都是师父一个人炼出来的吗?”

    师父摸了一把花白的胡须,哈哈大笑着道“其中一小部分是,另外的则是南宫家的一些炼丹前辈留下的。”说到此,师父眼角有些湿润。

    一些炼丹师一辈子就只能待在炼丹室,花一辈子的时间也炼制不出几种顶阶丹药来,每天除了炼丹还是炼丹,到头来还是难逃“等死”的宿命。

    “原来如此,师父也很厉害了,毕竟那么多丹药中的一部分,都是由你炼制出来的吧!像弟子就不行。”

    帝听风沮丧着一张脸,自己就属于做什么都做不好那类人,和一些伟者相比,简直了!

    说到底,帝听风还是有点羡慕,师父和万师父他们这些人吧!不仅可以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还完成得那么好。

    “哈哈!你这小子!不要着急,来来,我先给你讲解一下这些丹药的作用,在教你它们的制作方法。”

    不管帝听风能不能听得进去,师父这个炼丹狂,他是有一句没一句的把知道的知识全倒给他,如同传授亲传弟子那般仔细,不知道还以为帝听风是师父的亲孙子呢。

    “怎么样?都记住了吗?”大概是口水说干了,觉得口渴了吧?师父才从“滔滔不绝”之中恢复回来,轻呡了口水后,准备继续开讲。

    师父倒无债一身轻,帝听风忍不住白对方一眼,抱怨道:“师父,你就算想找亲传弟子,也得等我在长大一些吧!我脑袋就这么大,记忆方面还没长完整呢!万一东记一句西记一句,到时配错了丹方,岂不是给你惹麻烦。”

    听到帝听风担心说自己恐怕记不住,师父毫不客气的骂一句,嚷嚷道:“你小子怎么这么没用。”瞪了帝听风好一会儿,师父才慢悠悠开口道:“也是,老夫像你这么大的年纪,也只能记住一两篇丹药处方。”

    师父也不忌讳的把陈年旧事给抖了出来,“老实说,你刚才记住了多少?”

    师父试探性的问帝听风一声,心里期待满满的同时又有点小忐忑。若是这小子屁都没记住,下回打死他都不浪费时间,和他提什么丹药处方。

    帝听风歪着脑袋想了想,手指也跟着数起数来,“差不多二十来篇吧!还是三十?不清楚到底是多少篇,反正师父你念到的弟子都记住了。”

    “噗!”师父直接一口水全喷到地上,“都记……记住了?”

    师父以一副“惊恐”如同看着怪物的表情,瞪在帝听风身上,貌似,他刚才不多不少,恰好就和他讲了二十多篇丹药处方的配制成份吧!

    帝听风见师父有种恍惚的感觉,懵了懵瞪直的眼神道:“难道不是师父叫弟子一定要记住的嘛!还是师父你不希望弟子记住那些丹方?”

    师父怕是惊讶得有些激动了,连连冲着帝听风摆头,让年少的帝听风更加摸不着头脑,在次和师父确认道:“弟子是不是不该记住,那弟子忘了遍是。”

    “不,不是。”师父一边摇头一边结巴道:“快,快些念来给我听听,刚才我告诉你的那些丹方配方成分,还有炼制过程全都念来听听。”

    师父一副很期待的模样盯着帝听风,希望能如帝听风自己所言那般,把所有丹方都给背下来了。

    帝听风如实将师父之前,和自己讲过一遍的丹方背一遍,听得师父眼睛都光了,随后他不禁哈哈大笑起来。

    一旁的帝听风看着莫名其妙的师父,师父的反常惹得自己一头雾水,却又不敢开口问。

    帝听风和师父在炼丹室待了许久,突然想起点什么,他的脸色巨变,大声呼喊道:“啊啊啊!弟子得去炼器房了,师父,弟子下次在来找你吧。”

    师父听到自己中意的亲传弟子,要去学习什么炼器,师父哪里舍得把帝听风这个“天才”拱手相让,当下黑了脸,头摇得如拨浪鼓似的。

    “不行,你今天必须留下来跟我学习炼丹,明天也是,后天也是,以后你只能跟着老夫学习炼制丹药,练功和炼器你想都别在想。”

    “哈?”帝听风懵逼一会,想起万师父的话来,担忧道:“怎么可以,弟子会被万师父责罚的。”

    “老夫会去和家主沟通的,此事无需你担心,你只要专心和老夫学习炼丹就可以了。”

    师父一会我,一会又是老夫老夫的,怕是被帝听风这个“炼丹天才”过目不忘的本领给刺激到了,居然开口要收帝听风为亲传弟子,吓傻了刚刚进来放丹瓶的炼丹童子。

    反正说什么,师父都不会把这个“天才”级的亲传弟子送去炼器的,之前从万师父的口风得知,帝听风的练功成绩不如意,如今到了炼丹房,才真正体现出他的价值。

    迫于无奈,帝听风无法离开炼丹室半步,只得跟着师父来到炼丹房中的一间丹室,有模有样的学着师父的样子,将一些炼制成丹药的药材放进炼丹炉中。

    准备好一切就绪工作后,接下来才是真正意义上的炼丹。

    帝听风学着师父的样子,把丹炉点上专门用来炼制丹药的真火,等到丹药快成型的时段,把火候换成旺火。

    两人各自守着一个丹炉,莫约过去了两个时辰,师父加了旺火过后,很清楚的听到丹炉中有什么东西在闷响,仅微微数秒丹炉内就安静下来,接着师父把真火换成最弱。

    接下来轮到帝听风换成旺火了,不同的是,师父那边加了旺火以后,丹炉里仅传出几声闷响就停息了,帝听风这边则变成“轰隆隆”的巨响。

    并且那声巨响持续了许久,还不见有停息的迹象,就在师父暗叫一声不好的同时,“澎”的一声巨声响起,帝听风炼丹的这个丹炉整个爆炸开了。并且丹炉“轰隆隆”的爆炸声还在连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