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章 毁丹房
    一直轰轰烈烈的炸了近数分钟左右,丹房内才算平息下来,等丹房中四周的浓烟散尽,帝听风与师父二人早已被熏得黑糊糊的。』 』Ω学 Δ 迷..

    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两人天生就是这种黑皮肤呢!

    帝听风惊吓了半天,看到师父的遭遇后,“噗!”的一声,笑出声来,完全忘了这种意外是因谁而造成的。

    师父则完全是一副“呆若木鸡”的样子,傻盯着眼前可以说是乱七八糟的炼丹室,听到帝听风的嗤笑,一副要杀人的模样狠瞪了对方一眼,却道不出话来,“你……”

    “师父……”觉自己做了错事,又被师父瞪了一眼后,帝听风本来想大笑一声的心情也跟着息灭了,盯着师父一脸严肃的模样,不敢言语一声。

    “你给我马上从这里消失,我以后不想看到你出现在炼丹房。”

    这句话,师父几乎是用“咆哮”的声音吼出来的,此时此景,他完全没有把帝听风这个“小恶魔”当成一个八岁的少年看待。

    “师父,我……弟子不是故意的!”

    “在不离开,别的人就要来炼丹房了,到时就是万师父也保不了你的。”出于和万师父的交情,师父提醒帝听风一句,也暗自祈祷着炼丹房没受多少“爆炸”的影响。

    帝听风见对方一脸愤怒的表情,心里哪还敢提半句不是,当然也不敢继续留在炼丹房的,悻悻一声道:“弟子知道了。”

    “听风……”

    听到炼丹房爆炸的巨响声,很多人都赶了来凑热闹,万师父则是因为担心帝听风才第一个赶过来的。

    第一眼看到从里面走出一个满脸惊吓的影子,万师父一眼就认出来了。走上前抱了抱被熏得黑糊糊成一片的帝听风,柔声道:“你人没事就好!”

    师父一句安慰带着关心的话,一下子戳中了帝听风心底的泪点,眼泪在也止不住的夺眶而出,“哇啊!老伯,是我,是因为我不小心才炸了炼丹房。”

    “没事,没关系,这不是你的错,不要哭了,不怪你的。”

    万师父如平常人家的爷爷那般安慰着心灵受创的孙子一般,把帝听风拥得更紧,生怕下一秒他就消失了一般。

    “没事,咱们回家吧?”

    “嗯!”

    万师父伸手牵着帝听风黑糊糊的小手,懒得去管炼丹房里,同样被炸得熏到黑糊糊的师父,直接回了芜宫的住处。

    “老伯,南宫家会不会把我赶出南宫家族?是不是不能继续留我在这里生活了?我以后要怎么办呢?你会不会被我连累?家主要是迁怒于你和师父怎么办……”

    帝听风一口气把肚子里的问号全问了出来,他倒不担心自己能不能继续留在南宫家,只要和万师父在一起,去哪儿生活他都无所谓。

    主要一点还是,怕因为自己的过错,连累到一直守护自己的万师父,以及待自己如亲弟子的师父,毕竟那么大动静的爆炸,不可能不惊动到南宫家的几位长老。

    哪怕爆炸的时间只有仅仅数分钟,足够炸毁半个炼丹房的,最糟的就怕影响到存丹室,若是连存丹室都损坏了大半,就是万师父拿命抵押,都保不了自己的。

    帝听风本来以为自己记丹方那么容易,炼丹肯定也难不了多少,谁知道……居然会把炼丹房都给炸了,别人都是炼丹,自己怎么成了“炸”丹。

    恐怕炼丹能炼到爆炸的,修真界也就只有帝听风一人了吧!

    “听风,你不要想太多,只不过是把炼丹房熏黑了而已,不用担心我和师父,我们没事的,你先睡一觉吧!睡醒了什么都会过去的。”

    “真的吗?”

    “万老伯什么时候骗过你,如果你不想待在这里,我们就离开这里,好不好?”

    “老伯去哪里,听风就去哪里。”

    “嗯!你乖乖的睡觉。”

    把帝听风哄睡着后,万师父才回来处理炼丹房的事情,此事虽然可大可小,总不能马虎应付得过的,毕竟炼丹房对修仙家族而言,是至关重要的地方。

    “万师父,你终于露面了,听说此事是因为你带回来的那个弟子引起的,难道他不知道这些药材都很名贵吗?你看看这些被烟熏过的药材,都成废材了,还怎么炼丹。”

    一个全身墨黑的微胖青年,见遁光而来的万师父,大老远的就冲人嚷嚷起来。

    万师父刚赶回炼丹房,就被南宫家家主劈头盖脸的抱怨一通,身为整个修仙家族的领,一夕间浪费了诸多稀罕药材,说不肉疼那是屁话。

    莫不是因为万师父,恐怕帝听风在炼丹房被炸的第一时间,就被家主赶出南宫家族了的,明明就是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小屁孩,居然想一步登天学炼制什么丹药。

    “家主,此事责任全在我,是老夫强迫听风跟我学习炼制丹药的,丹炉爆炸的前兆,老夫就应该猜出来的,此事不能全怪于那个弟子。”

    师父把所有过错揽到自己肩上,莫不是自己过于心急,才会让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弟子,亲自炼制丹药,至于爆炸这一块,也是正常人想象不到的后果。

    本来还以为上面只会派个别长老,过来查探一下炼丹房“爆炸”的情况就是,偏偏连家主都惊动了,从上次的炼器房被毁,加之现在关乎家族弟子进阶的炼丹房,难怪家主不能坐视不管。

    师父从几岁起就开始炼丹,炼制了一辈子的丹药,从来都没有出现过爆炸这种后果,即使是在放错药材的情况下,也只是轻微出现震动,或者丹药无法定型成丹药。

    最不济的情况,就是把所有药材浪费了,也无法炼制出一粒完整的丹药来,就是师父遇到过的种种情况,都比不过帝听风第一次把炼丹房给炸掉来得轰动。

    “你说什么?强迫?你不知道那孩子他……”

    南宫家主张嘴刚想说些什么,突然想起什么,到嘴边的话又咽回肚子里,愤愤的盯着眼前一片漆黑的炼丹房。

    “家主,此事老夫会承担责任的,如果南宫家主觉得,我无法胜任南宫家的弟子专职师傅一任,老夫会尽快与下一任专职师傅交接下去的。”

    万师父的一席话,将意思表得明明白白,他就不信如此精明的南宫家主会听不出来,如果南宫家主执意要赶帝听风出南宫家族,他也不会在此地待下去的。

    帝听风就如自己的孩子一般,万师父绝对不允许别人议论他的半点不是,即使是帝听风在某些方面不尽人意,都是他一手带大的,怎么样都无法嫌弃。

    听到万师父打算离开的意思,南宫家主果真着急起来,南宫家族本来就不大,修士基本都是一些低阶弟子,虽说有个别外姓弟子,法力也都只有纳灵中期的样子,后期的弟子都少有。

    除了他这个家主是灵寂初期以外,家族中的筑基弟子都寥寥无几,更别说元婴期的那些老怪物了,万师父虽是外姓,自小生长在南宫家,也算是半个南宫家族的弟子。

    何况,万师父的娘亲还是南宫家主的亲姑姑,有了这层关系,莫说万师父凭灵寂中期的修为称霸南宫家族,即使是他的法力只有筑基期的修为,南宫家主也不敢动万师父的。

    南宫家主既刻赔上一副笑脸,讨好着对方道:“万师父,瞧你说的,不就是一些药材嘛!听风人没事就好,人没事就好!”他虽是南宫家的家主,势力却不如万师父的雄厚,只能作罢。

    数十年前,南宫老爷子定下一任家主时,可是把万师父计划在内的,莫不是万师父一心向道,无心打理什么家族锁事,又因其不姓南宫,南宫家主何德何能才能爬上家主这个位置。

    在一个就是,万师父的修为都是靠自己一功一法修出来的,南宫家主的灵寂期修为纯粹是靠丹药进阶来的,两人的等阶虽差不了多少,实力却有着天壤之别。

    莫非那小子,真是万师父在外面风流带回来的嫡长子,但是万师父修炼的功法,貌似不合适“传宗接代”的吧?南宫家主心里各种揣测。

    “听风虽非我亲生,却是由老夫一手带大,不是亲人堪比亲人,上一次,他被南宫南等些家族弟子差点毁掉根基,因其中牵扯到你的后人,我不便计较,此次,我不允许别人伤他分毫。”

    万师父说得斩钉截铁,一点都不含糊的表达了自己对帝听风的感情,他一生无后,上天让他意外得到帝听风这个孩子,万师父自然是百般宠爱的。

    虽然万师父平时总是板着一张脸,也从未对帝听风吐露过心声,他相信帝听风能感受得到,自己每次望着他的眼神里满满的都是爱。

    “万师兄,咱们都是自家人,就不要说两家话了,此事我会酌情处理,不会牵连到听风的。”南宫家主使用传音术和万师父交流起来。

    在场的所有人当中,就属万师父修为最高,其次就是南宫家主与师父二人,还有一个灵寂期的家族弟子,正在闭关没有前来,那另一个家族弟子,还是站在万师父这一边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