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章 测灵
    不论明里暗里,南宫家主都不是万师父的对手,他又何必自找麻烦,为了区区一些药材,得罪万师父这尊大佛,介时,若是南宫家族失去了万师父这个镇守,不知南宫家族会招出多少麻烦出来。『Ω Ω  学』迷ww『w. .

    ※※※※※

    帝听风肯定不会知道,万师父是如何与家主协商的,反正真如万师父所言,他睡一觉醒来,就什么事都过去了,帝听风还是每天该咋过就咋过。

    唯一不同的一处就是,“炼丹房禁止帝听风入内”几个大字,异常醒目的标示在炼丹房的门口,惹得因为此事,帝听风没少受到炼丹房的弟子排挤。

    甚至有一些炼丹房的弟子,见了帝听风就远远的躲着他,要不就是立刻拔腿就跑,就好像害怕帝听风会突然间爆炸似的。

    因此,那些家族弟子给帝听风换了另一个外号,叫“暴糊糊”。虽然比之前的“笨熊”好听得多了,不过,帝听风还是不喜欢别人乱喊他的名字,也因为上一次的“爆炸”事件,帝听风近期内,不能与万师父和师父见面了。

    虽然不知道其中的原因,帝听风也乖巧的没有问任何人,反正他明白,即使他开口问,也没有人会告诉他,在南宫家他就是一个笑话。

    “喂!暴糊糊,拜托你不要靠我那么近啦!万一你又弄爆炸什么东西怎么办?”一个家族弟子刚赶来训练场,就大声嚎嚎着叫帝听风离他远点。

    帝听风刚移动一步,又传出一声,“也不要靠近我啦!”

    早起练功时,帝听风如往常一般早到,只是最近,他都是老实在属于自己的位置上站着,那些家族弟子都害怕和自己站在一起。

    众弟子之间基本都调换个位置过后,他们觉得每天都换位置很麻烦,索性把离帝听风之间的那个位置给空了出来。

    那位南宫师父表面训斥那些家族弟子,实际上,他也不想靠近帝听风这个让人感到“恐惧”的外姓弟子。

    帝听风明显感受到众弟子的排挤,依旧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反正他又不是因为这些人,才喜欢待在南宫家族里的,只要万师父说要离开,自己是想都不想就立马同意的。

    “你们的灵根还没有确认,但是今天,会让你们测试神识,通过神识猜测黑纱后面的物体,物体摆放有三个段位,猜对一个为良,猜中两个为优,猜到第三个为师会给此人传授功法,大家都准备好,列好队伍一个个进行考核。”

    南宫师父把今天训练的主题交代下来,让弟子之间自行排号,至于今天的训练主题有没有冠军产生,值得期待。

    一般测试弟子灵根的灵器,只有修仙宗门才有,而且相当耗费灵石,修仙家族根本就使用不起,但是家族中无灵根的孩子,用灵力环就可以测试可以确认根基,就是不能确定何属灵根。

    南宫师傅交代清楚后,家族弟子自行立队,帝听风又是排到最后一个,每一次自己都是最后一个,每一次都被其他弟子笑话,对于训练的各种画风,帝听风差不多已经习惯了。

    只是,自己为什么还要坚持?明明什么都学不会,帝听风在心里问过自己无数遍。

    自己也不是执着的人,也不会说为了一件完不成的任务肝脑涂地,偏偏遇到修道的事情,为什么?还不放弃!为什么?还在坚持!

    “下面神识测试开始,第一个,南宫南!”

    因为每一次都是南宫南拿第一,此后每一次进行考核测试,第一的位置总是变成南宫南。见南宫南向前移动一步,南宫师父号施令道:“南宫南,请猜第一件物品,黑纱后面放的是什么东西?”

    这种好比小孩子猜谜的测试看起来虽然简单,对于修道的弟子来说,还是有一定难度的,单靠神识去猜物品,不仅消耗灵力,也是消耗法力的事情。

    就算到最后关头,家族弟子快要看清黑纱后面的物品是什么,也会因为法力不足或灵力不够而导致测试失败。

    即使是南宫南这个常胜将军,也不过只能猜中第二关,到第三关不是缺少法力,就是灵力不足,更加别说其他的那些家族弟子了。

    至于帝听风嘛!如他所言,自己就是个笑话,明明就无法修道,却一直在起点坚持,不管自己如何努力,始终如一停在起跑线,等着别人赶一圈又一圈。

    南宫南瞪大双眼,仿若入定般盯着第一块黑纱,半分钟后,他才胸有成竹的恢复过来,满怀心喜道:“第一件物品是一块古玉,上面有一个南宫家的南字。”

    南宫师父满意的冲其点点头,欣然道:“猜对了,请进行下一段。”南宫师父并没有叫人上前换走南宫南猜中的古玉,而是叫他继续猜下一件物品。

    南宫南如同上次一样入定以后,莫约过去了五分钟,神色才恢复过来,接着说出猜中的物品名称以及特点,接着进行最后一道。

    测试进行到精彩之处,因为灵力严重不足,南宫南不得不停止继续探索的心,有些懊悔的退回自己的位置。

    因为上一次单独测试,南宫南已经猜中了两关,这一次和上次测试的结果,基本上来说差不多,实在是没什么点值得南宫南高兴的。

    “下一个,南宫殿!”

    南宫师父也有些不满意的表情写在脸上,距上次神识测试已经过去了一月有余,南宫南的灵力竟然没有半点提升,让人好失望。

    “下一个,南宫……下一个,南宫……下一个,帝听风!”因中途很多家族弟子都无法通过第一关就耗尽了灵力,测试的过程进行得还算快的。

    帝听风学其他家族弟子一样,瞪着眼盯着黑纱,只不过,他瞧来瞧去,黑纱依旧是黑纱,并没有看出什么变化来。

    南宫师父也忘了,此次是帝听风第一次进行神识测试,他连口诀都不会念,寻问对方一句道:“帝听风,你告诉为师,你看到了什么?”

    “黑纱!”

    帝听风想也不想,一本正经的就回答了南宫师父的问题,一声黑纱彻底把南宫师父的话给堵死了。

    别的弟子都是回答看不出来,要不就是太模糊了看不清楚,怎么到了帝听风这里,就成了“黑纱”了呢?和帝听风这种人讲话,他真的会把天给聊“死”的吧?

    因为不会口诀,所以,不管帝听风瞪多久,黑纱依旧只是黑纱,等南宫师父和其他家族弟子明白过来这一点,连笑话帝听风的心思都没有了。

    帝听风这个“笨熊”升级成了“暴糊糊”居然比以前还要笨,众弟子已经拿他彻底无语了,笑话他都觉得浪费力气。

    等南宫师父教会帝听风念会口诀,在问他看到黑纱后面是什么时。帝听风冷冷道:“还是黑纱,后面什么东西都没有。”

    对于帝听风执着的一直相同的回答,南宫师父已经不想在多问一次,只能尴尬着干笑两声。除此之外,南宫师父已经找不到一句话形容此刻的“万点伤害”,也不懂万师父究竟是从哪里找来这么一个“小恶魔”的。

    “今天的训练到此结束,大家回去休息以后记得多练习,南宫南,帝听风,你二人留下,其他弟子可以走了。”

    “南宫师父,为什么要把弟子和他单独留下?”南宫南不是因为被南宫师父留后不满,而是因为自己和帝听风这个“笨蛋”一起被留下来不爽。

    南宫师父忍不住瞪了眼南宫南,这个弟子因为自己是家主的嫡长子,老把自己当“前辈”的心理。

    南宫师父做为南宫南的师傅,没有得到他的尊重,反而被他呼来换去,自己在不济,修为也是个筑基中期的家族弟子,南宫南目前的修为,却连入门修仙的资格证都拿不到。

    “为师自有留下你俩的道理。”

    南宫师父冲南宫南淡淡开口后,眼睛盯在帝听风身上,问道:“帝听风,你为何要修仙?你的理由和目的是什么?”

    “理由?目的?”

    帝听风真找不到自己为什么要修仙,并没有人强加这个选项在自己身上,为什么自己要修仙?为什么?

    自己可以做武士扶贫除恶,也可以做小卖铺的老板赚钱养家,还可以做个旅行者游历四方,就是想不出自己为什么要修仙?修仙为了什么?因谁而修?

    “弟子找不到理由,也没有目的。”

    帝听风如实回答此刻自己心里的真实想法,找不到理由,也没有目的,那么,将来呢?能不能找出一个理由?甚至为了达到什么目的。

    听到这样一个算不上回复的答案,南宫师父呆了半响才点点头,算是认同了帝听风的心理想法,“为师明白了,南宫南,你呢?”

    “这还用问,当然是为了当上南宫家族的家主啊!”

    南宫南一秒直接回复南宫师父的问题,他的理由就是过爹爹,目的就是下一任南宫家主的位置。

    “很好,为师这里有合适你们修炼的功法秘籍,现在赐于你二人,你们拿去修炼后,就不用每天来训练场这边训练了,在家里打坐修炼也可行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