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章 纳灵心法
    南宫师父凭空从手中变出来两本功法秘籍的书本,着实令两个年纪都不大的孩子惊奇了好一阵,二人都喜不自胜的从南宫师父手里接过合适自己的功法。Δ Ωww『w. .

    “纳灵心法!”

    南宫南看清楚接过来的功法名称后,又转头盯着帝听风手里的那本,“咦!”南宫南不由得大呼一声道:“师傅,为什么弟子与这人修炼的功法是一样的?”

    南宫师父慢悠悠开口道:“赐你纳灵心法,是因为你体内灵力不足,无法提升你的法力,赐于帝听风则是因为,他的体内灵力充足,他却无法使用自己的灵力。”

    “他就是一个废……帝听风他这个外姓弟子,他的体内居然有强大灵力?”听到帝听风体内有很强的灵力后,南宫南比听到自己法力狂升数阶还要让他吃惊。

    南宫南惊讶,自己为什么要喊帝听风的名字,而且这一次,有种俯称臣的那种感觉,更加的让他不爽。

    帝听风一副懒得理人的样子,表情也是一成不变的“冰块脸”,冷得六月天都不用去找什么避暑山庄,辞了南宫师父,帝听风就回到了独自居住的一处宅子里。

    因万师父近期不在南宫家族里,帝听风一个人也不想去万师父的芜宫,里面各种类型的人物都有,每天还有一些“很闲”的“客人”往来。自己又不善于应付那些人,也就懒得去那边住。

    帝听风居住的旧宅,虽比不上万师父居住的地方富丽,至少落个清静,不管是修炼还是干嘛,总不会有人打扰自己。

    自能跑能跳起,帝听风就独自一个人住在这里了。正因为帝听风的背后,有万师父这个南宫家第一修士这个靠山在,他才有机会可以独居一处宅子,这种待遇,怕是连南宫家族的一些嫡系弟子都“享受”不到的。

    万师父之前虽然有些担心,年纪尚小的帝听风会出什么问题,拗不过帝听风的偏执,也就暗中派人监视暗中保护着,免得他被什么心术不正的修士给撸跑了。

    一直到帝听风在大一些,讨厌自己安插过去的人手,又因旧宅这里基本没什么人来往,万师父这才对他不管不问起来。

    盯着从南宫师父那里得来那本的纳灵心法,帝听风喃喃自语道:“这个就是修仙必备的功法么?”万师父他们都说他的体内有一股强大的灵力,为什么他自己却感觉不出来。

    本想趁机翻阅一番手中的纳灵心法,看看里面有何玄机,不想怀中掉出一块牌子来,帝听风微微皱眉,十分不解的把那块铁一样的牌子捡起来,自问自答道:“这是?上次捡到的那块古牌。”

    帝听风仔细瞧了瞧古牌的两面,记得自己上次不是把牌子给擦拭干净了么?怎么又是一块锈斑点点的铁块模样,真奇怪。

    明明上次已经擦拭到看得出古牌的本来面貌了,怎么才几天没翻看,它的样子又恢复成原来的模样,太不可思议了。

    帝听风找了块新布轻轻擦拭着古牌,老半天不见古牌上面的锈斑减少一点,心里有些着急起来,上一次自己也是这样擦干净古牌的,怎么这一次,就擦不干净了呢?

    见用布擦不净古牌上的锈斑,帝听风像现了新大6一般瞪圆了眼睛,怔怔道:“咦?奇怪!为什么擦不掉了?”不管自己换了多少块布,古牌上面的锈斑就是不见消失一点,反而有种越擦越模糊的状况。

    突然想起,或许可以用水将布弄湿试试什么的,帝听风把布拿去旧宅子前面的小河洗洗,“噗”的一声,古牌不慎掉落到河里。

    只见古牌刚一接触到水面,身上的锈斑以眼见得度融化合在水里,河水几乎在一瞬间全都变成诡异的蓝色。

    “啊!”帝听风见此,吓得一屁股退坐到河提旁,吓得自己结结巴巴道:“什,什么?”心惊了好一会儿,见河里并没有什么奇怪的东西扑出来,帝听风这才安下心来,凑近河面寻找失落的古牌。

    看到一处石头缝隙中透出的亮光,帝听风心下大喜,惊呼道:“啊!找到了。”三两下脱掉衣服跳进河里,惊得河里的鱼四散逃走。

    咦?怎么,卡住了?小河本来就不深,按帝听风这种八岁少年的身高来说,水位勉强侵到自己的腰际,伸手下去抓就可以捡起来的。

    帝听风拽着古牌的一半使劲往上扯,古牌的另一头却跟生了根似的,无伦自己怎么拔都拔不出来,帝听风放开古牌,试着将古牌周围的石头搬开一些。

    “好了,开始。”

    清理干净古牌周围的乱石头,帝听风伸手抓着古牌的一头,使劲拽着古牌的一角往上拉,懵神道:“怪事?”明明没有什么东西在古牌的周围,为什么古牌还卡得那么紧。

    帝听风伸出另一只手搭上去,企图使用两只手用劲试试,倘若自己实在是拿不出来就打算放弃的,反正这块“来历不明”的奇怪古牌,对自己也没什么特别的吸引力。

    帝听风双手刚刚使力,卡住的古牌不费力气就从地底钻出来了,他的身体猛的往后倒去,本来站得稳稳的帝听风脚下一滑,整个人摔倒进河里。“哇啊!”随着一声惊呼,噗噗声肆起,河面涟漪起很大的水花。

    过去了半分钟时间,帝听风才勉强从河里爬起来,双手环抱在胸口,一只手里抓着一块“亮晶晶”的古牌,嘴里呵着凉气大声呼道:“好冷啊!”

    本来就不会水性,居然会为了一块奇怪的古牌跳进河里,甚至还摔了进去,足够奇葩!自己什么时候对这种事上心了,一切的莫名其妙令帝听风无语了半天。

    冬天的河水虽冒着腾腾热气,帝听风还是冷得赶紧跳上岸。穿好衣服后,这才打量起手里奇怪的古牌来,大概是因为被水侵泡过的原因,古牌上面的锈斑一丁点儿都不见了。

    只见古牌上面干干净净得如新制出的一样,牌子上面的古龙形状也越的清晰,犹如一只缩小版的真龙困在里面。

    帝听风也不知是喜是忧,脸上的表情精彩万分,看到手中的古牌变得和新的一模一样,嘴巴张得老大。“牌,牌子变干净了。”

    看着变成蓝色的河水,帝听风眼睛眨了好几下子才回神过来,惊呼道:“太神奇了。”难道这个牌子有染色的功能?

    顾不得怪异的河水,帝听风又回到旧宅,把手里的古牌丢到从井里打回来的水桶里,一分钟,两分钟,三分钟过去了,古牌还是没有任何反应。

    帝听风从桶里捞起古牌瞧了半天,又试了好几个装满水的物体,古牌还是没有任何变化,就是好奇心强大的帝听风,也不免失去了继续探索古牌的信心。

    将依旧神秘的古牌往怀里一揣,取出南宫师父赐给自己的那本纳灵心法。

    帝听风先是把心法默看一遍,然后才细细悟道起来,学着平时和万师父打坐的模样,闭眼坐在地上,脑海里重放一遍纳灵心法的法诀。

    万灵重生-生,修仙忘我-修,空境诚舍-舍,万千道途-道,终得我道-得聚灵在侧-聚,道宗归一-宗,纳灵心法上仅有七句四字真言。

    万灵重生,就是指修道者必须和万灵一起重新生长一次,如新生儿一样重生来到世间。

    修仙忘我,就是指修道,也等于修仙者正式踏入修仙界的大门。

    空境诚舍,就是指若修仙者真正想要修仙,就必须抛弃之前的身体,重塑肉身,修练方法和万灵重生相印,实际却有些不同。

    万千道途,就是指修仙者一但踏步修仙界,就须接受这个世界的规则,打破各种禁制往前行。

    终得我道,就是指修仙者已经算真正的修仙者了,身上也拥有仙家的法力,实际威力凭修仙者根基和属性决定。

    聚灵在侧,就是指修仙者可以收功停止修炼,做最后的结尾。

    道宗归一,就是指修仙者已经习得纳灵心法的全部法诀,已经从凡人之体蜕变成修仙者,拥有纳灵初期的修为,如果修仙者灵根资质不凡,等阶可能会连窜至纳灵中期,甚至纳灵后期的可能性都有。

    “万灵重生,修仙忘我,空境诚舍,万千道途……”此时,帝听风的脑子里,就只剩下纳灵心法的四字真言,他已身处另一个世界,一片空白处的自己,已经变成了如婴儿般大小盘坐在地上。

    帝听风自己不知道,他刚刚开始修炼纳灵心法,就意外的跳过了第一阶段。

    万灵重生的功法,不仅是如同另一个世界的他,若是有人在帝听风宅子的外面看到,胆子小的肯定会被吓得尿裤子。

    只见一个刚刚出生的婴儿盘腿坐在地上,双手掐着一个奇怪的法诀,身上不停的闪动着若隐若现的彩光,远远看去,就和一个会闪动的灯光差不多。

    “万灵重生,修仙忘我,空境诚舍……”帝听风也不知自己念了多少遍纳灵心法的法诀,他只知自己每念一遍,他的身体明显起了很大的变化,并以肉眼可见的度改变着自己的身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