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二章 神龙灵体
    帝听风抛开灵根这个困扰,好奇道:“老伯,要怎么样才能修炼到元神期,飞升去下一个世界修炼呢?”

    听到万师父口中的各种修道知识,帝听风对修行起了莫大的兴趣,比起之前的没有目的,也找不到理由来讲,现在的自己,有种想一秒变成逆修,进入下一个世界去看看心境。┡』ΩΔ』『Δ学迷ww%w.ㄟ.

    呵呵!万师父苦闷的自嘲一番,此时他还真想回答一句,“若真有什么功法可以修炼过后飞升灵界,我还想要呢。”

    如何才能修炼到元神期那样的逆天修为呢,偏偏万师父此时,连灵寂中期顶峰的瓶颈都突破不了,近段时间外出,万师父不为别的,就是为了寻找这类似的功法。

    “哈哈!听风,想要修炼到元神期,可不是随便一个人类修士就可以做到的,且不伦修行之路的艰辛险阻,单就生命这一点,且是常人可以做到的。”

    师父一脸的叹息之色,他的修为虽已进入灵寂期,也不过只比凡人多活过一两百年,若是此后修为一直停溺不前,也只能和众多凡人一样,到时圆寂罢了。

    说到底,师父的姿质真不怎的,要不是使用大量的丹药辅助,恐怕以师父自身的修为,此生最大的希望,也只能停止在筑基初期的水平。

    “那么?弟子与元神期之间的差距,到底有多远?”

    “噗噗”师父及万师父两人接连笑喷出来,也可以说成是被帝听风的话给吓到了,也许是还不了解修仙的种种艰辛,帝听风才会如此憧憬逆修的莫大修为吧。

    别说帝听风这个八岁少年,就是像万师父他们这样的老头,也无时无刻不在想象着哪一天,自己能达到元神期飞升灵界。

    也可以说,飞升灵界是所有修士心中的一个痴狂梦,一个万千修士此生都在追逐的梦境。

    万师父轻敲一下帝听风的额头,将手中取出的大把画着怪图的纸递到帝听风手里,交代一声道:“你先不要想其他的事情,先把我送你的符纸运用熟练在说。”

    万师父敲打一下帝听风飞升灵界的心思,目前得先把他送进幻仙宗才是大事,等他真正有实力飞升灵界在去遐想。

    只是,到了那一天,万师父等人一定不在人世了吧,这小子什么灵根压根就测试不出来,或者帝听风根本就没有灵根,也只能使用一些伎俩混进幻仙宗了。

    如若不然,凭万师父这样的灵寂中期修为,突然要进幻仙宗做什么高修弟子,得有多少双眼睛盯在他身上,还不如把机会赌在帝听风身上,何况,他身上有灵力掩护,不怕宗门不承认。

    帝听风不在幻想飞升的想象,接过万师父递来的符纸,淡然道:“弟子知道了。”

    帝听风满怀心喜揣着数十张符纸,从万师父的住宅回到旧宅后,帝听风立马就把怀里的符纸掏出来,以及符纸的属性和作用,学着万师父的样子试用起来。

    取出一张可以化成烈火的符纸,帝听风口中念念有词,自己对着符纸施加一些灵力后,符纸以眼见的度迅燃烧起来。

    “哇啊!”被大火烫到的帝听风,惨叫一声后,吓得赶紧扔掉手里的熊熊大火,把微微被烫伤的手伸到水缸中消肿,免得伤势扩散就麻烦了。

    吃了一个哑巴亏,帝听风心里暗暗叫苦,明明万师父也是这样试用的,为什么符纸不烧他,难道这符纸还认主人不成?

    就是万师父知道后,肯定也会对帝听风的“笨”愣得无语,他一个灵寂中期的修士,能被自己的法术伤到,传出去不笑死那些灵寂期的修士才怪。

    鉴于前一次的“自残”后果,帝听风这次学聪明了,知道符纸在念过法决后注入灵力就会自燃。

    帝听风刚把控制符纸的法决默念完,自己就把手中的符纸给扔了出去,伸出一只手往空中的符纸要指,符纸在远处“腾”的一下子燃烧起来。

    前后练习了好几遍,帝听风渐渐掌握了技巧,使用符纸的控制力也越来越熟练,接着,他又寻了些水系,爆破系,捆绑系,控制系……施灵系的符纸练习起来。

    对于修仙之路,只能说,帝听风了解得太少了。

    时光飞逝,转眼就过去了数天时间,帝听风眼见从万师父那得来得低阶符纸快被自己“玩”光了,心里有一种肉疼的感觉,毕竟这种外界的可助人御敌的符纸,大多修仙者宝贝得紧。

    帝听风只知万师父送于自己试验着玩,却不知这些低阶符纸,都是万师父花了大把灵石,从外界带回来的攻击性及防御性的符纸,其中有些还是中阶符纸,竟被帝听风不知情全败了。

    盯着手里最后一张符纸,帝听风眨巴着眼睛,一副破罐子破摔的心境,款款落落道:“反正也只剩下最后一张了,留着也没多大用处吧!”

    帝听风微微施加法力,注入灵力在符纸上空如此简单一划,不料帝听风的手心掺出细细的血丝来。

    刹时,因帝听风身子的抖动,怀里的古牌掉落在地,血顺着古牌的中心滴下,沾染到血迹一刻,古牌竟活了一般,如张开大口的血蚊,从下盘方向,猛吸噬着帝听风的精血。

    帝听风惊得魂飞天外,就知道他肯定不会无故划破手掌,定是那古牌搞的鬼,还敢吸他的精血,帝听风恼得踢开扔不掉的古牌,稍运作一些法力在其中,岂料那古牌没受半点影响,反而吸噬的更加度,帝听风只觉得眼前一黑,晕厥过去。

    许久,帝听风悠悠醒来,身处陌生之地,周围都是形形色色的路人,其中一些“奇形怪状”的兽更不在少数,路人匆匆忙忙往东方赶去,有些叫帝听风来不及躲避之人莽撞上来,竟然直接从他的身体穿梭而去。

    帝听风震得瞳孔放大数倍,不可思议惊讶道:“这……怎么可能,竟然,穿过去了。”

    而且,不止一次,如果说一次,帝听风可能觉得,肯定是自己眼花出现了错觉,才会出现这种情况,但是,一次,两次,三次……甚至更多,该如何解释?

    “怎么?觉得很奇怪是么?”

    一道天籁之音传入耳中,帝听风抬头寻去,只见一翩翩公子单足凌立于半空,眼神中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己,一副“玩世不恭”的公子哥的玩味照写在少年身上。

    少年看上去不过二十,一袭素衣堪比绫罗绸缎刺眼,落肩的直随风飘扬,若不是少年的嘴角露出那丝玩味,帝听风真以为,他同“那些人”一样看不见自己呢。

    帝听风露出警惕的眼神,那么多“人”都看不见自己,为何此人看得见,不仅如此,还可以和他对话,实在是匪夷所思。

    帝听风壮了壮胆色,正色道:“是很奇怪,不过,这和你有什么关系?”帝听风一副“多管闲事”的表情写在脸上,他与此人素未谋面,莫不是对方有什么企图,怎会无故招惹自己。

    呵!少年露出讽刺一笑,扬手一个响指,使用轻蔑的口吻道:“那么,如此,算不算有关系了?”只听响指所到之处,“所有人及兽”凭空消失不见。

    繁华大地如海市蜃楼般变成一片空白!

    这?帝听风哪里见过如此厉害的法术,单凭一道声音就可秒灭所有事物,太逆天了吧!这可是人界所谓的音道,却不是人界的法术。

    少年使用的,正是仙界修真界里的音道,比术,法,诀功法厉害千百倍的音道。

    “你是谁?”帝听风全身的毛孔竖起来了,就在周围事物消失于世那刻,从未有过的惊慌与恐惧占据帝听风全身,他弱弱一声道:“为什么?”

    呵!少年又是轻蔑一笑,同先前一般慵懒的声音道:“问吾为什么不杀你么?”

    “对!”

    “吾没有对弱者出手的习惯。”少年如实道:“何况,吾杀不了你。”

    帝听风听此一句,心里一震,好奇道:“为何?”凭对方的实力,想要取他性命,多半就是动动念头的事情,那少年居然说杀不了自己,难道不是为了拿他寻开心么?还是其中有什么隐情?

    “因为……”少年话未说完,翩翩公子化作翱翔九天巨龙,霸道且威严的盘据在帝听风眼前,巨龙开口第一句话竟是,“终于等到你了,吾的主人。”

    “咦!”帝听风被变化后的巨龙那霸道气息吓一跳,整个人退坐到几步远处的地上,半响才反应过来,“咦~”拖着怪声怪调的尾音长咦了声。

    到底什么情况?帝听风明明就感觉自己非死不可的处境,怎么摇身一变竟成了这“怪物”的主人了,何况,他还什么都没做呢?怎么就成了它主人的?

    帝听风仔细多看几眼,巨龙竟和手中古牌里盘旋的古龙一模一样,难道,帝听风肯定问道:“你就是古牌里面的龙?”

    “不错!”巨龙承认道:“古牌里面封印的,正是吾的精魄,吾乃玉皇座下之一的神龙护法,只因看管仙界藏道阁不力,被那贼人盗去仙界重要功法,玉皇故将我囚于灵牌中,万年不得自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