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三章 吾乃神龙续命
    仙界?灵牌?神龙护法?封印?精魄?玉皇?这些到底是什么?

    单就巨龙所说一系列的话题,帝听风脑子里冒出一串问号,他根本就是有听没懂。┡学迷wwΩw.*.

    “吾已被困灵牌八千年,整整八千年,对于吾们真龙一族来说,也就一眨眼的功夫,可是,吾心不甘呐!吾从出生之日起,就伴玉皇左右,他竟如此恨心,反手至吾于万劫不复之地……”

    “打住,打住。”帝听风不耐烦的出口制止,巨龙一口气念叨个没完,全都是一些他听不懂的话,听得帝听风头都大了,语气尽量和气道:“我对你的故事没有兴趣,也听不懂,还是说说你有什么目的,叫什么吧!”

    巨龙的眼中透露出一丝凉薄的杀意,区区人界的凡人,竟敢对仙界神龙如此的无礼,”哐“巨龙一个不经意的摆尾,帝听风瘦小又十分单薄的身躯,被巨龙的神威气场弹飞出去数百米外。

    噗!落地之时,帝听风口中已吐出大口鲜血,莫不是巨龙留了九成九的功力,又因其被困于灵牌数千年之久,实力大不如前,只怕帝听风现在早就化成灰了的。

    “刚才你不是还说我是你主人的嘛!仙界来的东西,真是小家子气。”帝听风喃喃自语,抹掉嘴角处的血丝,眼神狠狠瞪在巨龙身上,声道:“这一招,我帝听风记下了。”

    听对方大有复仇之意,巨龙一改先前的轻蔑,认真看了一眼帝听风道:“区区人类,你就不怕让吾等太久。”

    呵!帝听风学着巨龙的样子,脸上露出轻蔑的笑容,无比坚定道:“小看我帝听风的人,下场会很惨的。”

    无论是南宫南那些家族弟子,还是眼前这强大到逆天的巨龙,终有一天,他要将他们踩在脚底下,帝听风心里的腾腾燃起,修仙的决心变得无比坚定。

    巨龙两眼直勾勾的盯着,渺小得如同蝼蚁般的帝听风,半响,巨龙又变化成,如同不食人间烟火的翩翩公子,心中道一句,此子真有意思。

    “续命!吾名续命。”

    翩翩公子莫名其妙道出几个字后,意味深长的看着帝听风,带着挑衅的语气道:“吾给你两千年时间,两千年之后,倘若你接不住吾的全力一击,吾便取你性命。”

    “不必,千年足够!”

    帝听风也是不知从哪得来的信心,居然自己缩短了一倍的时间,对方可是仙界的怪物啊,人家可是玉皇钦点的护法,我脑子有泡啊!话刚说完帝听风就后悔了。

    最大的一个问题就是,我是一个凡人啊!

    两千年,都不知道自己轮回几百万次了,这么明显的忽悠,那巨龙居然听不懂,真是四肢达头脑简单,帝听风在心里诽谤了好几句少年后,才对自己的想法颇为满意。

    “有趣!吾以后会留在你体内的,对你不会构成威胁,放心,龙是取代不了人的凡体的。”

    帝听风听着那翩翩公子语中掺杂着玄外之音,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脑海里全都是那公子的留音,等到明白后,帝听风震惊吼道:“什,什么?”

    那少年斜了眼惊慌失措的帝听风,不经意的掏掏自己耳朵,正色道:“这对你来说可是件大好事,换作别人,求都求不来此次机缘。”

    帝听风正准备开口说些什么,只见那少年变了脸色,双眼瞪着帝听风嚷嚷道:“你以后要是在敢把吾的灵体给扔了,吾就强行夺舍你的身体,自行修炼。”

    “哈?什么灵体?”帝听风愣着一张嘴,压根一句都没听懂,傻傻地杵在原地,面对少年的不讲理及后面的恐吓,自己一时竟无言以对,只能任他去了,反正如少年所说,是自己的机缘呢。

    “哈哈……”翩翩公子从笑声中消失不见,现实中的帝听风也悠悠醒过来,看了看手中仍留有血迹的古牌,现古牌上面的古龙变成了一位倾世少年,帝听风这才认为,刚才所生的一切都不是在做梦。

    “咦!听风,你最近遇到什么了么?”

    特地来旧宅接帝听风的万师父愣得呆在原地,莫不是帝听风身上有熟悉的气味存在,肯定会被万师父当成妖道给杀灭了。

    帝听风感觉到万师父身上涌现的杀气,吓得腿都软掉了,连连否认道:“没有啊!弟子什么都没有遇到,也一直没有出过宅子。”

    万师父看帝听风一头雾水的样子,不像是在说谎,惊奇道:“可是,你的头……怎么会?”万师父递过一只用法力幻化出来的镜子,给对面的帝听风。

    “哈!这这这……这个到底怎么回事啊?”盯着镜子里一头蓝色妖异的色,帝听风惊得魂飞天外,自己最近也没遇到什么怪事啊。

    居然会……一夜之间,头变成妖异的蓝色?

    帝听风怔怔看着同样不得其解的万师父,极力解释道:“弟子……我也不知道……”这到底怎么回事呢?

    帝听风一脸的莫名其妙,努力回想最近生的事情,他可没误食过什么会中毒的食物,也没有接触过什么奇怪的修士,更别说那些家族弟子敢打自己的主意了。

    除了从古道捡回来的古牌,就只碰过万师父给的符纸,莫不是……“纳灵心法”,帝听风惊吓出声,可是,从来没听说过,修炼什么功法可以改变人的质。

    “怎么?心法有何问题?”尽管帝听风是惊呼出声,声音还是极小的,可惜还是被耳尖的万师父听了去。

    “没,没有问题。”帝听风想想,觉得不大可能,连口否认自己的个人观点,如果不是功法上除了问题,就只有那块神秘的古牌了。

    尽管和万师父亲同父子,帝听风还是没有把古牌这个秘密告诉万师父,出于私心,帝听风想独自破解古牌的秘密,出于戒心,帝听风防着万师父了解自己的一切。

    万师父虽处处护着帝听风,却透露出一个十分明显的问题,帝听风本来就是一个敏感的少年,不可能察觉不出其中有什么隐情,只是他无兴趣道破就是。

    其他人觉得万师父和帝听风两人之间亲同父子,只有明眼人才看得清楚,万师父看向帝听风的眼神里,透着一丝渴望,索取,期待,杀意……

    万师父呵呵一声,眼神微微眯起,死死的紧盯着帝听风,猜疑道:“听风,你知道自己瞒不了我什么的。”

    帝听风低头冷笑一声,抬起头看着万师父认真道:“既然万师傅什么都知道,又何必什么都过问弟子一遍。”连他身上隐藏的修为也暴露出来。

    这里,帝听风连老伯都不叫了,直呼对方为万师父,两人之间本来就很多隔阂,且一个是南宫家霸者,一个是南宫家最低层弟子,唯一相同的就是,两人都是南宫家外姓弟子。

    “纳灵后期!你到底是谁?”万师父冷厉问眼前的那个在熟悉不过的少年一声,此人绝不是之前的那个帝听风,眼神,态度,语气,就连模样都在变化。

    帝听风傻笑一声,恢复往常的模样,甜甜一声道:“老伯,我不就是帝听风嘛!我的名字还是老伯你给取的呢!你忘了?”

    “不,你不是。”万师父冷眼瞪在帝听风身上,杀意肆起,灵压施加过后,瞪着对方一字一句道:“你绝对不是听风。”

    帝听风根本就毫无灵根属性,不可能修仙的,之前万师父骗帝听风说他可以修仙,不过就是哄小孩玩的。

    眼前的这个少年,虽然有和帝听风一模一样的外表,实际完全不是,凭少年那纳灵后期的修为,就可以断定,他绝对不会是帝听风。

    “怎么,心里感到很奇怪么?”帝听风此时的表情,如那古牌里的翩翩公子说出来的如出一辙,就好像这话就是那公子说出口的一般真实。

    帝听风见对方怔住,继续开口道:“没有灵根的人无法修仙,只不过是你们认为,谁说我没有根基,愚蠢的人类。”

    从最后一句话可以肯定,现在的帝听风绝对不是他自己,而是古牌里面被封印的续命,真正的帝听风正在自己的神念里寻找出路呢。

    从续命感到万师父身上涌现出的杀意过后,自主夺取了帝听风的身体,否则按帝听风的思路,指不定把所有事情,都一五一十的全抖给了对方。

    帝听风心里的万师父是个大好人,续命是谁,仙界的玉皇帝的神龙护法,什么伎俩看不穿,一个小小的人类灵寂中期的修为,想要取对方的性命,还不是他抖抖灰尘的事情。

    何况,万师父若知晓了古牌的秘密,不定对帝听风下杀手呢!从刚才得知帝听风修为是纳灵后期的那道惊呼,足可以判断,这个人绝对有问题。

    “咚”万师父直接跪倒在对方面前,心里全都是不可能,帝听风仅仅只是纳灵期的低阶修士,身上涌现的灵压却比元婴期的上阶修士更加恐怕,对方到底是谁?

    “你,你不是听风,你到底是谁?”万师父战战兢兢的自言自语着,不敢抬头去看帝听风的脸,不用想也知道,对方肯定是极其狂妄的表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