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四章 测灵根 遭”两“拒
    实则被困于自己神念中的帝听风痛苦不已,他居然被续命如此轻易就占据了身体,还被对方困在自己的神念里面,帝听风心中燃起一股无名火。『『 『学Ω迷ww w..

    帝听风拼命寻找巨龙的影子,岂料到处都是一片空白,他内心犹然生起一股莫名绝望的无助,莫非此生就这样死了么?

    “不,绝不。”帝听风瞬间燃起斗志,心中默念纳灵心法的口诀,四字真言从他的体内缓缓涌现,犹如漫天星光,金光闪闪着反射空白的地方。

    一时间,金,木,水,火,土,五行颜色从四面八方聚集而来。

    五行之光围绕帝听风的头顶悠悠旋转起来,度越来越快,直到看不清五行的本色,一道彩光笼罩住五行之色,全部扎影侵入帝听风的体内。

    面对对方如此强大的意志力,加上帝听风灵根的主动护主,续命浅笑一声,乖乖退回帝听风的神念,淡淡扫了一眼变成彩色光球的帝听风,消失不见。

    “咚!”一声巨响,帝听风笔直的倒在万师父眼前,样子倒是没变,不过,从帝听风痛苦的表情望去,这小子十成九是被别人夺取身体了。

    不过,既然对方都得逞了,为何最后又放弃了,万师父想不透其中的道理,也无暇去猜测,但是,为了保险起见,还是给这小子下一种禁制为妙。

    被对方的灵压弄到跪地,这可是生在数百年前的事情了,向来被所有弟子仰仗惯了的万师父,心里哪受得了这种打击,趁着帝听风还未醒来,赶紧给对方种下禁制为好。

    “这……怎么可能。”万师父一副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欲种禁制在帝听风身上,却被帝听风体内原来的一种禁制阻拦,这小子,生来就没接触过什么人,体内被人下禁制,他却不知道。

    万师父试了好几次,都无法给帝听风种下禁制,只能改用催眠术,反正两种法术的结果都是为了控制对方,万师父也无法除去帝听风体内原先被人种下的禁制,只能出此下策。

    ※※※※※

    灵域国蜀中一个修仙宗的山门外,排着老长的队伍,男女分成两队进行入门报名,一个少年被宗门弟子带进去后,一位老者口中喊了一句“下一个……”

    只见一个魁梧壮实如牛般的少年站立到老者眼前,少年莫约十来岁的年纪,他将双手背在背后,直直站立到一个不知名的“器类”类的奇怪物品上,只听见那“器类”闪动一下,那少年便被刚才的那个弟子带进去了。

    后面又进去了几个新弟子,一些没有通过的新弟子则被带来的人给领走了,队伍也越缩越短,度倒是一如既往的“龟”。

    一般,如宗门的新弟子考核,都是进行体力,智力,才能以及数道难关,才会进行灵根测试的,不过,幻仙宗和其他修仙宗门不大一样。

    如果先进行了前面几项考核,最后留下来的新弟子中,灵根资质的弟子所剩无几,甚至无一人的情况也出现过,幻仙宗这才改了当年的考核顺序,没有灵根的新弟子,一开始就不予录取。

    具备灵根资质的新弟子,被录取过后,才会进行后面的考核。成绩好的会分到内门由各个宫门挑选做门内弟子,稍微差些才被分到外门做外门弟子。

    对于这种节时节力的考核方式,幻仙宗一直传承了下来。

    快伦到帝听风时,已经过去了许久,天上的骄阳差点没把人给晒化了,帝听风浑身冒着密汗,大口喘着粗气,准备站到“器类”上,想着等着那道闪影过后,他就解放了。

    “咦?”给所有新入门弟子测试的老者,不禁好奇的咦了一声,眼睛一直盯着帝听风那一头妖异的蓝,一时间,他还真不知该说些什么才好。

    “这,怎么会……”老者怔怔的呆在原地,也不敢把帝听风往测试仪上面请,万一出过什么大麻烦,伤了新入门考核的其他弟子,他可付不起这个责任。

    相传,头变异者,不是妖就是兽,可惜眼前的这个有着蓝色头的新弟子,身份却是个地地道道的人类不假,这就是老者好奇的主要原因。

    “老礼,此子有何不妥?”见那老者半天不语,倒是跟着帝听风一旁的万师父先开了口,他见对方和自己起初一样,一直盯着帝听风的头瞧个不停,心中算是明白点什么。

    万师父接着开口道:“老礼,你不用在探了,这事虽然生得有些蹊跷,不过,老夫都未曾探出什么不妥,你又能探到些什么?”

    被万师父称作老礼的老者,修为不过才筑基初期而已,和万师父这个灵寂中的高阶修士相比起来,他那点修为当真不算什么,怪不得万师父敢当面如此教训人家。

    “万兄!咦?难道……”那个老礼的眼睛,一直盯着帝听风舍不得移开,听到熟悉的声音后,一副犹如见到多年不见的故友般瞪得老大,直呼道:“当年一别,想不到万兄的修为又有长进了,可喜可贺啊!”

    万师父微微侧目,冲帝听风使了个安心的眼色,回应道:“是有好些年了,为兄也不过只是侥幸罢了,倒是老礼,想不到多年不见,你竟进入这么盛世的修仙宗门了。”

    对方修为虽不见长,身上涌现的法力却不比当年的弱,宗门就是比修仙家族气派得多,境界虽低,法力却不见得比高阶修士弱去多少。

    老礼一副习以为常的样子,一手搭上万师父的肩膀,满脸喜色道:“哈哈!想不到这次下山招收新弟子,竟有机会碰上万兄,咱们这次可得好好聚聚。”

    “咳咳!”万师父假装咳嗽两声,极不甘愿的出声道:“先办正事,聚聚的事情,咱们回头在说。”

    “对对对,正事,办完正事,咱们在谈。”老礼恢复往常严考官的角色,继续对下面的弟子进行考核,冲着万师父一旁的帝听风厉声道:“你,不行,下一个……”

    听着万师父和那老者交谈了半天,还以为自己此次进入仙门,还不是对方一句话的事情,帝听风无语了半天,竟然直接被对方说不行,心里别提有多憋屈了。

    “为什么吖?”帝听风一脸不爽的样子,站在原地瞪着对方不肯移动一步,本来他还不打算进入这什么幻仙宗的,现下,他铁了心,有种非进幻仙宗不可的诀心了。

    一旁的万师父听了老者的话,心里也郁闷起来,这个老礼,还是和以前一样没有眼见,万师父在心里诽谤老礼一句。

    万师父将帝听风护在身后,冲着老礼嚎道:“为什么还没有测试新弟子灵根,你就直接判断他不能进,还是幻仙宗歧视头颜色怪异之人。”

    “这这……”老礼一时无语起来,他没想到万师父会突然站出来替一个少年说话,这可不像万师父平日的风格,难道……老礼忍不住吞了口口水,怀疑道:“这少年是……”

    “我带来的。”

    万师父只开口对老礼说了一句话,后面没有任何解释,凭老礼对自己的了解,应该不难猜出少年的身份,要不就是,老礼他不想见明天的太阳了。

    “万兄,这……恐怕……”老礼说一半停一半,一副相当为难的表情,万师父眯了一下眼睛,冷不丁丢了两块中阶灵石到老礼手里,老礼尴尬着干咳两声,转而冲着帝听风开口笑着道:“既然此子是万兄带来的人,小弟自然放心了。”

    在场的所有新入门考核弟子,基本上,他们根本不能现万师父和老礼私底下的小动作,不过,有续命附身的帝听风却瞧得一清二楚,也对这个“老礼”的印象,差到了极点。

    “原来……”老礼立即对帝听风露出一副“抱歉”的笑脸,还亲自扶帝听风上测试仪,不过,帝听风对于老礼后面的奉承,全都看做假仁假义的。

    考核是得以继续进行了,只不过,帝听风在那“器类”上站了数十秒,测试仪竟半点反应都没有,不仅没有先前的闪光,连半点反应都没有,老者冲帝听风摇摇头,口中继续喊着,“下一个!”

    “等等!是不是你们的测试仪出了问题,这个孩子明明就是灵根者,为什么不能通过?”一直跟在帝听风身旁的万师父着急起来,质问一句测试灵根者的老礼。

    老礼抬头盯了万师父一眼后,冲其摇摇头,“万师父,我虽然尊敬你的修为,但是也不能保证你带来的弟子,就可以进入仙门的,你知道,向来修仙者,就一定得是灵根者的资质之体,否则是无法修行的。”

    “这名弟子的体内虽有灵根的质体,但是测试仪不认可得资质,我们宗门是不会接纳的,宗门不像你们修仙家族,但凡是个人都会接收的,宗门规定,非灵根者不能收为弟子,万师父请回!”

    这里,老礼连“万兄”都不喊了,万师父虽然是灵寂期的高阶修士,但是凭他一已之力,又如何敢与一个宗门进行对抗,老礼正是看明白了这点,才不惧万师父的那一身高深功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