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七章 入门
    “万师父,这弟子,老道现在带走了,你有什么要交代的吗?”出于兴奋,又恐人抢走的心理,炉青真人大有一秒就带帝听风回炼丹室的冲动。『Δ  学  『迷wwんw. .

    炉青真人门下就李子恒一个亲传弟子,这下又收佳徒,兴奋的表情,是怎么都掩饰不了的。

    “哈哈!”恐念真人带着李子恒遁回地面,瞅一眼帝听风大笑道:“不错不错,既然是炉青真人的亲传弟子了,你还得喊我一声师叔呢!”

    恐念真人凭空摸出数块中阶灵石来,全扔到帝听风手里,心里却有些肉疼道:“师叔这里没啥厉害的法宝,也不像你师傅会炼丹药,只能赠些灵石与你了。”

    恐念真人境界比炉青真人小几阶,两人却以同辈相称,着实令外宗的万师父疑惑,不过嘛!这些都不是他该关心的问题,只要帝听风进入幻仙宗,他就放心着手下一步计划了。

    “听风,还不谢谢你恐念师叔。”万师父提醒还没缓神过来的帝听风一声,冲对面的炉青真人和恐念真人行个道礼,道:“听风以后就有劳二位道友照顾了。”

    “这个自然。”炉青真人直揽过帝听风的肩头,亲昵道:“万兄请放心,老道别的不会,除了炼丹就喜欢护犊子,哈哈!”

    万师父听了炉青真人这句摸不着头脑的话,心里自然明白了,倒是帝听风,一直处于莫名其妙当中,连自己怎么和万师父分别,如何同炉青真人回的幻仙宗都不知道。

    “帝师弟,帝师弟……”手里捧着炼丹室亲传弟子服饰的李子恒,不知喊了帝听风多少遍,心里有些急道:“帝师弟,你听到我说话没有,师傅叫我拿弟子服饰与你换上。”

    “啊!什么?”被李子恒吼吼了一声,帝听风吓一跳,连倒退几步,结结巴巴道:“怎,怎么了,你是谁?找我什么事?”

    在南宫家十年里,帝听风接触过的人,两只手都数不完,对于陌生的地方,心里怎么着都会产生恐惧的心理,并不是所有人都是自来熟。

    帝听风有一个坏习惯,可能连他自己都没有察觉到,那就是转眼就忘,哪怕他和对方见过数次也一样,就好像,他把关于人类那方面的记忆给封印了一般。

    呃!李子恒脸上勉强挤出来的笑一下子冻住了,郁闷得心都纠成一团了,耐着性子解释道:“我是你的师兄,你要自称弟子,不是我,我也不叫你。”

    “哈咦?”经李子恒如此一解释,帝听风心里更加乱,低着头细细揣摩李子恒的话,疑问道:“你是我师兄?我是你师弟?”帝听风指了指李子恒又指了指自己。

    “没错,就是这样。”李子恒心里在狂吼,你明白就好,他将手里服饰丢到帝听风手里,开口道:“你先去把这身衣服换上,师傅叫我带你转转,熟悉一下炼丹室的内外情况。”

    对这一点,李子恒心里别提多羡慕帝听风这个师弟了,两人都是亲传弟子身份,他来炼丹房的时候,可没有享受过这种待遇,而且,他还是没通过内门弟子选拔丢来炼丹房的。

    想起当年进入幻仙宗的情景,与如今的帝听风一比照,李子恒巴不得赏帝听风两招解解恨,可惜呐!师傅他老人家不允许的吧!

    帝听风歪着脑袋,仔细想了想,觉得哪里不对,纠正李子恒的病语道:“可是,师兄刚刚明明就自称了我,还说了你,却不准师弟称我,也不能说你,为什么?”

    “好吧!随便你喜欢,帝师弟,你先去换衣服吧!免得等下师傅找你,你还没准备好。”李子恒懒得和帝听风纠缠自称问题,完成师傅的指令最重要,要命的是,这个新来的师弟,脑子是不是有问题啊?

    忍不住多瞅了两眼,正在内室换衣服的隔板,李子恒暗叹可惜道:“唉!看上去没啥问题的,为何交流起来那么费劲呢?”

    “师兄,师兄。”就在李子恒还在费神帝听风为何如此,正在隔间内室中的帝听风大喊起来,“师兄,这个怎么弄进去啊?”

    李子恒听到呼叫,吓得急忙冲了进去,看到帝听风身上挂得乱七八糟的服饰,眼睛抽得一跳一跳的,走上去抓着他的衣领道:“喂!你是上天专门派来折磨我的吗?”

    李子恒自认自己的脾气,在炼丹室算属一属二的好,偏偏遇到帝听风,这个才做他师弟不到一天的人,就给他差点气得快升天。

    一个十岁的少年,连自己的衣服都不会穿,传出去还不笑死人,这个帝听风是有多逗,也足够叫人生气的。

    “师兄,师弟以前从来都没有穿过这种复杂的衣服,惹师兄生气了吗?师兄都不笑了呢!”

    虽说南宫家也有属于家族弟子的服饰,不过,像帝听风他们这种外门弟子是不会有的,帝听风一直穿着的除了两片衫布合起来的衣服,根本就没穿过其他衣服。

    幻仙宗的亲传弟子服饰,上衣共分为三层,另外还有两层纱裙的花边,肩袖,裤子倒不难穿上,外面还要加一件齐地的开叉风衣,在加上杂七杂八的装饰品,别说帝听风没穿过复杂的服饰,就是他曾经穿过,也不知咋穿。

    “没,没事。”李子恒三两下把该穿的给帝听风穿上,套的套好,配戴的配整齐后,对自己的服务满意道:“嗯,亲传弟子的服饰,让你这小子穿起来还不错嘛!就是头看上去怪了点。”

    帝听风转着圈把自己看了好几遍,对幻仙宗亲传弟子的服饰也比较满意,大赞夸道:“嗯!颜色也好看。”和他之前穿的浅紫差不多。

    “走了,带你到炼丹房转转。”

    “师兄,我想到宗门四处转转,可以吗?”

    “这个嘛……”李子恒嘴角有点抽,转整个幻仙宗,那可是内门弟子才有的特权,这小子莫不是妄想症犯了,他一口拒绝道:“不行,咱们又不是内门弟子,只能带你到炼丹房转转。”

    “这样啊!”帝听风脸上微微有些失落,恢复血气道:“那……师兄总可以和我讲讲宗门内的格局吧!免得师弟哪天不小心触及到门规,就不好了。”

    李子恒刚想着,觉得麻烦扔本幻仙宗典故给帝听风时,帝听风倒是威胁满满道:“师兄要是不告诉师弟,哪天师弟不小心犯了错,师傅怪罪下来,师兄的责任肯定也不小的。”

    这小子,拉出去杀了好了。李子恒心里狂嚎,才第一天进门,就敢如此威胁他这个师兄,对方还是一个无法修炼的无灵根者,心里好郁闷啊!

    “是是,师兄给你讲就是。”碍于炉青真人护短的脾气,李子恒一时还真拿帝听风无法,只能以后想办法从他身上讨回来了。

    “咱们幻仙宗从祖师爷创立宗门以来,差不多有千年的历史了,算得上是一个千年大宗,宗内有三个不问世事的长老,所有事情都是掌门管,现任掌门道号道虹。”

    “宗门最大格局分布就是,长老及掌门下面的虚清门,火青门,照烈门,以及狐焰门四宫。”

    “除四宫外还有九护法,掌管着一些特殊的殿。炼丹房就是我们的师傅掌管,藏经阁是冰月仙子,化妖室是一眉真人,升室就是今天和师傅一起的恐念真人,净化室是化意真人。门外仙是天宜真人,杂物阁是风陌,管理阁是曲念,后山是白少帝。”

    “说起九护法,就不得不提一句,幻仙宗内,除了师祖他老人家,还有两个人最为神秘的师叔,一个是杂物阁的风陌,另一个就是后山白少帝。”

    “除了外门弟子,入门弟子,亲传弟子,四宫的弟子,还有内门弟子,他们的身份比较特殊,基本都是掌门亲自指导,辈分在四宫弟子之上,实力却远不如九护法。”

    “师兄,为什么风陌和白少帝最神秘?难道他们很厉害?”听李子恒说了那么多,帝听风对幻仙宗门内的格局算是了解了一些,不过,让他感兴趣的还是,幻仙宗内能与师祖一样最神秘的那两人。

    “这个嘛!厉不厉害师兄不知道,我只知道,从五年前我进入幻仙宗起,就一次都没见过最神秘之一的白少帝,风陌师叔嘛!倒是见过几回,明明是凡人,暗藏的修为却不弱的样子。”

    “杂物阁风陌?后山白少帝?这个幻仙宗还不算无趣嘛!”帝听风在心里面嘀咕一句,嘴角邪笑一声,差点就被李子恒看出端倪来。

    帝听风暗自苦恼起来,轻轻的怒吼一声道:“不许出来!”这个续命继续留在自己神念中,倒是个麻烦,搞不好哪天因为他送命都有可能。

    “出来?师弟你说什么?”李子恒停止继续解说,奇怪的盯着帝听风,这个人莫名其妙的怒吼什么?真是……好奇怪。

    帝听风有种想立马把续命,从神念中给抽出来重新封印的打算,打着哈哈道:“啊!没有,师弟觉得,我们出来了那么久,是不是该去师傅那里了,毕竟师兄你还有其他事呢!”

    “也是,我带你去问过师傅,在给你安排事情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