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章 后山
    “司徒师兄,快些住手,听风师弟没有灵根资质,他根本就没修炼过什么法术的,你这么释放全部法力攻击过来,人还不被你给废了。『 Δ 学迷ww w. .”直到帝听风被司徒尼玛打飞出去了,李子恒才出口阻止,也不知是故意还是故意的。

    司徒尼玛莫不是被帝听风气着了,居然无视门规,想一招杀灭对方,哪料到帝听风身上好像有什么厉害法宝护体,更加惹怒了司徒尼玛,他愤愤说道:“他无法修炼,那又如何?此事与我何干!”

    “司徒师兄,帝师弟虽无法修炼功法,但是在炼制丹药方面,却是个难得一见的天才,你若将他弄没了,回头师傅他老人家莫不会找你偿命。”

    “你说什么!”听了李子恒的传音,司徒尼玛惊得魂飞天外,众人只道帝听风神秘,却未料到炉青真人如此重视,他虽是内门弟子,身份特殊,正因为特殊,若是被掌门师傅知道他对同门凡人弟子出手,不定掌门师傅会如何处罚他呢!

    换作其他还好,偏偏帝听风是那炉青真人门下的亲传弟子,炉青真人护犊子的名声在幻仙宗内,数一数二的急性子,真闹起来,怕是道虹掌门也无法的。

    连掌门师傅都无法化解的恩怨,司徒尼玛身后的司徒家族亦不能对其做些什么?人家炉青真人又不是没有自己的势力,他何必为了一个不值得的人葬送前程。

    哼!真是倒霉!司徒尼玛心里抱怨一句,那李子恒也真是,既然如此,为何不早点说明白,还等他犯下错误才出来当和事老,司徒尼玛恶狠狠瞪了李子恒一眼,极不乐意的冲着帝听风拱拱手道:“帝师弟,见谅!”

    司徒尼玛肉疼的从储物袋内,取出一把闪闪光的短剑,递增给从地上爬起来的帝听风,带着满满的歉意开口道:“帝师弟,师兄不是故意的,刚才是跟你开玩笑呢!还请你不要怪罪。”

    哼!帝听风心里冷哼,谁都没有看到他从地上爬起时,眼中带着多少杀意,不是故意?开玩笑?不要怪罪?尼玛差点就被你给送去投胎了,还叫人不要怪罪,帝听风就差没把这几句话给吼出来。

    “师兄……”帝听风看了看司徒尼玛手中的短剑,又看了看自家师兄,正经八百问道:“宗门有没有规定过,弟子之间不可以互相赠礼么?”

    李子恒瞅着司徒尼玛取出来的短剑,也眼热得不得了,听司徒尼玛说,那可是道虹掌门亲自炼制的三阶法器,实力可拼灵寂期的修士,他冲着帝听风点头道:“可以哟!不仅是弟子之间,师傅及师叔们都可以赠送法宝法器的。”

    “帝师弟,你看,今天这事?”司徒尼玛委婉的警告帝听风一声。

    帝听风转动着眼珠子,正经八百冲司徒尼玛说道:“司徒师兄放心,我会把事情经过认真和师傅解释一遍的,不会连累到师兄的。”

    “哎,哎!”李子恒几人惊得怪声哎叫起来,所以说,这个人是来逗的么?为什么好好的一个人,就是没办法正常沟通呢?

    司徒尼玛看向李子恒,手指着自己的脑袋,冲帝听风眨巴着眼,李子恒露出一副苦笑,两人会心的表示相互理解。

    “师弟,既然你收了司徒师兄的礼物,今天的事情,就不该和师傅他老人家说起的。”李子恒在两人中间做个和事老,希望此事不要闹大,否则他也有连带责任。

    帝听风愣了愣,冷冷道:“为什么?礼是礼,错是错,一码归一码,师兄,师弟为什么不能将此事告诉师傅?”

    “噗!”这下,换司徒尼玛等人被帝听风气吐血了。

    只见帝听风从储物袋中,取出一个蓝色小瓶,递于司徒尼玛道:“司徒师兄,弟子身上没有什么法器,这是师傅炼制的补气丹,弟子留着无用,就送给司徒师兄吧!”

    盯着那个蓝色小瓶,李子恒眼角抽得一跳一跳的,这补气丹算不上什么稀有,但是,帝听风一个无法修炼的弟子身上都有一瓶,他这个筑基期的弟子,师傅居然没有给一粒,不觉得……奇怪么?

    那日的事情,帝听风并未向炉青真人提及司徒尼玛出手重伤他一事,让李子恒等人暗中松了口气,不过,正因为有此一事,李子恒后来对帝听风算是尽心尽力了,司徒尼玛那边更是不敢有其他动作。

    如此一来,在没有续命掩护的情况下,帝听风有恃无恐的在炼丹室横行,炉青真人那边更是宠爱得不行,也正考虑着,让帝听风亲自炼制一味高难度的丹药。

    ※※※※※

    时光流逝,转眼年过三秋,帝听风已经十三岁了,他的体格虽比三年前大了不少,依旧还是一副弱不禁风的骨架。

    整整三年,帝听风每天都跟着炉青真人炼制丹药,或外出寻什么稀罕药材,阅历也丰富了不少,遗憾的是,他并不不知如何与外人怎么交流。

    除了炉青真人和李子恒这个师兄外,连炼丹房的所有弟子,谁都没有和帝听风说过一句话,幻仙宗最神秘的弟子里,帝听风很不幸的上榜了。

    偏偏这个如同凡人般的帝听风,拥有着亲传弟子的身份,炉青真人还拿他当宝贝捧着,宗内宗外全程保镖,其他弟子就是心里有怨,也不敢拿帝听风怎样的。

    幻仙宗后山崎岖不平的山道上,抬眼望不到尽头的阶梯上,有两道紫色人影徒步往上行走,一前一后差距了十余块阶台,台阶的一边是险峰,一边是悬崖,让人往下看一眼叫人不禁胆寒面白。

    “师兄,后山不是白少帝的地方吗?咱们这样闯进来,会不会惹那人不高兴?”

    一个身材偏瘦,面相较冷酷的紫衣少年,蓝色的长随着开叉的风衣一起飘扬着,散着淡淡幽香飘向远处。少年冲前边行走如飞的师兄问了一句,心里满都是那白少帝的幻想影子。

    “药材全种在后山,这有什么办法,不过,师弟放心,那白少帝虽然神秘,幻仙宗的弟子,除了长老和掌门,连九护法都不知道白少帝是谁?不用如此担忧他会现身”

    “这么说来,连师傅都不认识那人咯!”

    “不知道,师傅除了传我炼丹术,其他事情都不会告诉我。”李子恒突的回头,意味深长的看了帝听风一眼,提醒一句道:“关于那人的话题,幻仙宗还有一个不好的传闻,师弟,你可要当心点。”

    帝听风愣了一下,这一会又说没见过,一会又说有传闻,莫不是哄骗小孩,帝听风赶到李子恒面前,站在低一阶的阶梯和对方对视道:“什么样的传闻,值得师兄这样的筑基弟子谈及都变了脸色?”

    李子恒当即红了脸色,这小子三年前刚进入幻仙宗时,才不过到他的肩头,莫不是他人站在高一阶的台阶上,肯定会被帝听风俯视的吧!

    帝听风没注意到李子恒脸红什么,连跨跃了两步台阶,转回头盯着李子恒调侃一句道:“莫不是师兄你,对那白少帝有什么特殊感情?”

    “去去!”李子恒完全被对方以俯视的处境撩了,心里不平衡叫嚷着道:“师弟你才对那人有特殊感情呢!”说完李子恒一个纵身,遁光远去,还不忘冲帝听风喊道:“师兄在药园那等你,可不要让师兄等太急了,师弟。”

    帝听风见此一幕,当下黑了脸色,大声嚷嚷着吼道:“故意的,师兄你绝对是故意的。”明明就知道他不会御剑飞行,还来这一套,怕是等他爬上去,李子恒采集药材来回都十来转了。

    帝听风干眼瞪着李子恒遁光远去,心道无可奈何,只能加快度往山顶上爬,后山虽统称为后山,地形却大不一样,有些看似山丘,有些看似古林,甚至有些高耸入云。

    幻仙宗后山的各山奇特景象,倒是替幻仙宗平添了不少特色,从峰顶望去,有着一览众山小的感觉。

    帝听风现在爬的一处被人称为险山,因山峰险恶,林中凶险,故名唤险山。一般筑基期的弟子都不敢往险山上爬,这里的险峻山岭,岂是一般人敢染指的。

    无非就是其他平地种植出来的药材,年色比不上这里成长的好,炉青真人也不敢涉险把药园开到险山来,单是从险山的阶梯爬上来就要下足一番功夫,莫提去药园采摘药材了。

    药园处的禁制虽有炉青真人给的灵牌无碍,令人胆怯的是药园前方的一处瘴地,连绵数百里,其中不知杂加着多少毒虫,毒物,修为浅薄的弟子更加不敢接近,没有过数十年的修为,任谁都不敢踏足险山。

    采摘药材的事,也只得由幻仙宗内的九护流摘采,今年轮到那白少帝,这都岁秋了,还不见药材送来,炉青真人拿那人无法,又不得分身,又恐其他弟子认不得全部药材,只得赠了诸多法宝,派遣两名亲传弟子前来。

    临夜,帝听风大喘的粗气,呼呼急切的吐着浊气,累得他一下子倒在最后一阶台阶上躺着,有气无力的呼唤道:“师兄,你人在哪儿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