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一章 白少帝
    帝听风连唤了几声师兄,不听得李子恒的回音,心道不好,人突得从地上立了起来,半眯着眼盯着不远处的一团“巨大”雾霾。 Δ学 迷ww%w.Ω.

    跟着师傅走南闯北三年来,帝听风又岂能不明白那雾霾的厉害,当下运作起纳灵心法,将法力挥到极至,身上一蓝一黄两道护身罩裹在帝听风的身上。

    冷看了眼隔着数十米处的雾霾,帝听风稍一动作,人影已没入雾霾当中,若是李子恒此刻站在帝听风的身后,见此一幕,肯定会吓得惊叫起来,“师弟怎么突然间会法术了?”尤其是比师傅功法还要厉害数阶的样子。

    帝听风踏步瘴乡恶土林中,所触及之地雾霾自动散尽,林间的毒物知道这人厉害,哪里敢不识好歹冲上来送死,

    帝听风不过走了数十米处,见李子恒躺在地上,看样子是被瘴气弄晕死过去的,身上还有被毒虫咬伤的痕迹,探了探对方的脉搏,好在呼吸没有停止,帝听风从储物袋内取出一丹药瓶,倒出一粒暗红色药丸塞进李子恒口中。

    帝听风一把扔下一直没醒过来的师兄,口中絮絮叨叨念着什么,只见彩色的灵力从帝听风体内迸,以眼见的度吞噬着四周的瘴气,那瘴气被彩色包裹以后,自行散开,好似不曾出现过那般干净。

    数百里环绕着的瘴气,不出一刻钟全部被帝听风迸出的灵力冲淡,空气也变得好闻起来,地上遍地都是毒虫,毒物,怪不得此地瘴气如此恐怖,原来都是这些小家伙惹出来的。

    帝听风收了功法,伸手轻轻一捞,晕死过去的李子恒被他吸入手里,三两步遁光到瘴气林背后的药园,取出师傅给的灵牌朝着药园禁制一滑,药园的大门显示出来,帝听风想着将李子恒打包扔进药园内,刚踏步药园,里面的腾腾杀气迸而至。

    “什么人?敢擅自闯入药园?”对方居然还是一个纳灵期弟子,这药园禁制可不是随便一个人都可以进入的。

    一个年纪不过二十来岁的红衣少年,突然从天空之中飘下来,停在帝听风的眼前,用手中长剑指着对方,少年生得眉清目秀,乍一看还有点女人的味道,执剑的手指肤色细腻如白雪,仿若风一吹就破了。

    差点被对方暗算到,帝听风哪里还会任人宰割,打出两道护身罩护住李子恒,身上的纳灵后期修为暴露出来,只不过,他隐藏了身上的彩色灵力,改用了蓝色。

    帝听风只冷冷哼了一声,对面使剑的少年只觉身体一震,手中长剑差点掉落在地,少年赶紧加持灵力,注入灵剑内,剑身又重显威色,浩然虎视着帝听风。

    帝听风轻轻一拨,少年手里的长剑并未刺入对方心脏,反而断成两截,少年大惊,面色惨白,自从炼制出灵剑,少年从未有过败迹,虽终年不问世事,乐得终日研究灵剑,却不想,被眼前这个看似普通的十三岁少年,轻轻动了下手指就断成两截。

    “不错,连白某的灵剑都可以斩断,小道友的真言果然厉害。”少年赶紧收了功法打着哈哈,这场未斗先输的打斗早已注定结局,他又何必给自己惹下大麻烦。

    这个年十三的少年,虽只有纳灵后期的修为,灵力却不止是纳灵期的样子,要不是对方加持了什么厉害的法宝,就是对方向自己隐瞒了修为。

    “你是谁?”对方没有穿戴幻仙宗弟子服饰,身份更是可疑,娆是帝听风年纪在小,也知道世间险恶,不能不防。

    少年冷冷一笑,暗嘲道:“你知道了又能如何?”

    帝听风有些恼怒,此人甚是无礼,不仅从暗处偷袭他人,连名字都不敢告诉他人,怕是其中有鬼,回呛对方一声道:“你不说,怎么知道我不能如何?”

    “哼!牙尖嘴利。”那少年一时竟被这人呛得无言以对,他隐于后山多年,从不与他人交集,自持功法不错,整日与危险作伴,也懒得问世。

    帝听风在三连击道:“你该庆幸,一般情况下,我都懒得开口和人说话的。”他虽无法探清对方的修为,连仙界的神龙都被自己打得吐血,何况人界的修士,那怕对方是元婴期的老怪物,他也照斗不误。

    “你……”少年被帝听风气得脸色红,却又找不到回击对方的话,只能作罢,问道:“算了,说,你为什么出现在药园?”

    帝听风冲对方白眼着冷冷道:“为什么要告诉一个陌生人,我怎么知道你不是其他宗门闯进来的坏人。”

    白少帝差点被帝听风给呛到吐血,无语的承认道:“好吧你赢了,我就是幻仙宗弟子称为神秘人的白少帝。”好在他不是大奸大恶之人,否则早灭对方不下千百次了,不过嘛!正因为帝听风身上涌现的强烈灵力,耐人寻味,白少帝才迟迟不敢出手。

    帝听风心里起了疑惑,怀疑对方道:“你就是那白少帝,用什么证明?”那白少帝来无影去无踪,连师傅他们都从未见过此人风采,偏他就遇到了。

    白少帝自持修养不错,偏偏遇到这个小子,种有一种想狠狠海揍对方数十回合的感觉,语气带有些火焰冲帝听风吼道:“你……给我仔细看好了,九护法的执法符牌。”

    “幻仙宗最神秘的两者之一!”帝听风直呼了出来,那白少帝不是最为神秘的人物嘛!这么大个后山,为什么他一出门就遇上了?

    白少帝冷冷道:“怎么,你听说过我?”他心里却有种吐血的感觉,这人不要说得好像轻描淡写的感觉嘛!怎么说他都是幻仙宗最神秘的高修嘛!

    “听师兄说起过。”帝听风一副原来如此的模样,有些失望道:“还以为白少帝有多神秘呢!原来只是一个二十来岁的少年,也不怎么厉害嘛!”亏得帝听风在心里还期待了三年呢。

    “你这个小子!”白少帝被帝听风三言两语整得哇哇叫,随后冷静下来,冲帝听风挑衅道:“小子,咱们来打个赌,你赢了我授你功法,如何?”

    “传授功法?”帝听风来了兴致,听起来蛮不错的,他现在什么都不缺,独缺一本厉害的神功,偏续命给他的那本“覆灭真言”一直看不懂,这人修为还算不错,估计手里的功法不会弱到哪去的,帝听风冲少年点头道:“我输了如何?”

    “你不先问问赌什么吗?”白少帝奇怪对方如此淡定,换作其他弟子,听到他要授自己功法,早激动得晕过去了,偏这少年一副“事不关己”的神秘的样子,他到是对少年越来越感兴趣了。

    帝听风冷冷一句道:“我只在乎结果,其他无所谓。”

    白少帝淡笑一声道:“有趣!你输了答应我一个条件。”他可不认为,自己有多大度,会平白无故的授对方功法,他亦没有收徒的兴趣。

    “什么?”帝听风抬眼正经看了对面的少年一眼,正色道:“坑蒙拐骗的事情我不做,违背道德底线的事情我不做。”

    “哈哈!不至于的”白少帝哈哈大笑一声,正经八百道:“我要你给宗门所有弟子宣战,一年内做到宗门弟子榜第一,如何?”

    “咦!这个啊!”帝听风眼里的兴奋都丢了半数,遗憾的眼神看着白少帝,冷冷道:“可是我对宗门内弟子的排名不感兴趣。”

    “是么?不知隐身术你学不学?”白少帝冲对方邪笑一声,淡去身影纵身飞跃数十米外,隔空冲帝听风喊道:“开始吧!看谁先达到对面的峰顶,那么,我先去峰顶等你咯!”

    帝听风见对方会隐身术,心里莫名心动起来,狠狠冲遁远的白少帝嚎嚎道:“可恶,被人摆了一道。”明知道对方不会御剑飞行,偏要和人比距离。

    “现在知道后悔了吧!”神念中的续命嘲讽一声,谁让帝听风三年前把他打伤,现在都没修炼复原,惹得续命不高兴,不陪帝听风练功,也没有功法供帝听风修炼。

    帝听风对续命狠狠吼道:“你闭嘴!”

    “要不要吾帮你,你知道,你若求吾的话……”

    “你给我闭嘴!”

    按别人的角度看,自始至终都是帝听风一个人在原地,有一句没一句的吼着“你闭嘴!”神念中的续命却不恼不怒,不管帝听风怎样嚎嚎,依旧有一搭没一搭的和帝听风说着话。

    险山对面的山峰名唤京山,是后山中景色最美的一座山峰,海拔近千米,景色四季如春,山顶是平丘,遍野的花海,百花齐放,万紫千红。

    帝听风踏上最后一块台阶,回转过身看着山脚的景色,赞叹一声道:“好美!”和两年前,自己在南宫家古道看到的景色差不多,到处都是花,各种各样的颜色,秋景回春!

    迷醉的帝听风身后传来一句,“你输咯!”帝听风转回身,看到一个红衣少年正盯着自己,他警惕的瞪向对方,振振一句道:“你是谁?”

    “噗!”白少帝吐血,话说,他们不是刚刚才分开的么?貌似就两小时之前,白少帝冲帝听风一阵白眼道:“白少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