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二章 排行榜
    “哦!”帝听风如遇到十几年不见的好友般,突然想起来什么,冷冷冲对方开口道:“隐身术的功法呢?”

    “你这小子!”白少帝又差点呕血,从储物袋取出隐身术的功法来,对帝听风开口道:“那么,我的要求?”

    帝听风依旧冷冷开口道:“没兴趣!”

    “你不想要隐身术的功法么?”白少帝继续引诱道:“我这本隐身术,你若是习得了三层,就算对方是元婴期的上阶修士,都现不了你的行踪。』Ω┡ 学迷wwΩw.%.”

    帝听风一如既往的冷冷开口道:“想要!”

    白少帝笑了笑,正经八百的引诱对方道:“那你就得答应我的条件,否则……我凭什么授你隐身术的功法。”

    帝听风冷哼一声,冲白少帝凉薄开口道:“等我打败你,功法一样是我的。”话语中,已经把对方看作一个死人那般。

    “呵!口气倒不小。”白少帝肆放杀意,被他隐藏的修为全部暴露出来,周身的灵压逼得帝听风喘不过气来,身体也无法移动一步,白少帝一秒近身到帝听风身边,凉凉开口道:“小子,你选择得如何?”

    “我做。”本来帝听风还想着,就算废掉一半法力,他也要从白少帝那抢到隐身术的功法,被神念中的续命提醒一声后,不得不改变了想法,迫使自己接受了对方的条件。

    ※※※※※

    “怎么回事?我是在……不好,瘴气。”李子恒醒来,见自己躺在瘴气的范围之内,赶紧寻物遮挡口鼻,下意识的猛吸及口空气时,不禁大吃一惊,急急呼道:“瘴气居然没有了,太好了!”

    “师弟,帝师弟呢?”李子恒四处望了一眼,没有看到帝师弟的影子,从地上爬起,见药园禁制大开,心道不妙,提腿就踏入药园,却看到了另一番景色。

    李子恒嘴巴张得老大,手抖擞着指着面前一脸冷酷的少年,惊讶道:“师弟,你怎么?”不会吧!他都没有通过瘴气进入药园,面前这个捧着大堆药材的少年,是怎样做到的?

    “师兄,你醒来了。”帝听风见李子恒醒了过来,将手里满满的一堆药材扔到对方手里,正经八百对李子恒说道:“师兄,全部的药材品种都被我采集好了,咱们回去吧!”

    “好。”李子恒怔怔的一句话也问不出来,这个师弟,越来越叫人猜不透,神秘感十足,他问什么却都不肯说,让疑心病的李子恒更加郁闷。

    李子恒和帝听风刚赶回后山入口,就见到司徒尼玛带着几个弟子,从凉亭那往后山急急赶来,李子恒赶紧上前寻问,冲对方讨好的口气道:“司徒师兄,你怎么得闲来后山?”

    司徒尼玛听了李子恒的话,脸上的怒火更加明显,身上释放的杀气逼得身后的几个弟子不敢近身,司徒尼玛连瞪了帝听风好几眼,愤愤开口道:“还不是因为你的这个师弟。”

    帝听风和李子恒来后山采集药材已经过去了三天,那炉青真人挂念着帝听风这个宝贝弟子,打着药材的名义,让掌门派人来接他回去,这可气炸了平日耀武扬威的司徒尼玛。

    帝听风被司徒尼玛连瞪了好几眼,心里异常的不舒服,扯了扯李子恒的衣角,正经八百道:“师兄,这人是谁?你认识?”

    李子恒张口刚想说些什么,转眼想到帝听风已有足三年没见过司徒尼玛,悻央央的开口道:“他叫司徒尼玛!幻仙宗大师兄”

    “哦!”帝听风淡淡哦了一声,就默不作声,静静地站在李子恒身后,对司徒尼玛投过来的杀意目若无睹,差点把司徒尼玛给气疯了。

    “怎么?见到大师兄害怕了,吓得话都不敢说了么?”司徒尼玛身后的一个弟子开了口,同其他弟子一样瞪着不熟的还敢无视大师兄的帝听风。

    “司徒迢,不得多言。”李子恒的修为虽不及司徒尼玛,但是比起司徒尼玛后边的几个四宫弟子等阶高得多,自然可以点名教训对方。

    司徒迢被李子恒瞪了两眼,气得想冲上去招呼李子恒一顿,被司徒尼玛挡了下来,责训一声道:“小迢,你的身份不如亲传弟子。”

    也不知司徒尼玛是故意,还是有意,无端端提什么亲传弟子的身份,李子恒倒好,他虽是亲传弟子身份,实力却是宗门内亲传弟子最差的,倒是一旁的帝听风不干了。

    帝听风上前一步,把李子恒挡在身后,冲司徒迢冷冷开口道:“师兄,这个人又是谁?”

    司徒尼玛有种不在频道的既视感,“他脑子有坑么?”他好奇的传音给李子恒,此子若不是有意如此,就是故意的了,他们刚刚连叫了司徒迢两声名字,对方居然还在问。

    “唉!别提了,帝师弟他花了十余天,才把我这个师兄刻进脑子里去。”从帝听风被炉青真人带进幻仙宗起,每天都问李子恒一句,你是谁?要不是因为清楚帝听风的情况,李子恒真以为对方有这种恶趣味呢!

    “噗!”司徒尼玛噗嗤一声笑出声来,歉意连连道:“抱歉,真没忍住。”无奈的扫了帝听风一眼,极淡定道:“我是内门弟子,幻仙宗的大师兄。”

    “哦!知道了。”帝听风冲司徒尼玛回应一声,继续瞪着司徒迢,老半天才补上一刀,冷冷一声道:“刚才没问你。”

    “小子,你是在耍我们吗?”被帝听风补刀的司徒尼玛没有火,倒是被他一直瞪着的司徒迢嚎嚎起来。

    帝听风冷冷一声道:“没什么兴趣。”转回头冲李子恒道:“师兄,我们回去吧!”

    “你……”等帝听风二人走了多远,身后的司徒迢愤怒吼道:“你这小子,太气人了,我要杀了你。”

    没等司徒迢追上去,就被司徒尼玛给挡了下来,他可不认为,司徒迢若敢对帝听风下手,李子恒会冷眼旁观,何况,到时他也不便帮司徒迢出手返击。

    回到炼丹室,去师傅那里回了任务,回来的途中,帝听风冷冷开口道:“师兄,宗门弟子的排行榜在何处?”

    “师弟问这个干嘛?咱们虽然算宗门弟子,可是咱们这些炼丹弟子,是没法上宗门排行榜的。”李子恒眼角露出一丝遗憾,同时心里是更多的不甘。

    帝听风盯了李子恒一眼,半天后才开口道:“我要挑战排行榜,一年之内做到宗门第一。”

    “噗!”李子恒被呛了一声,随后捧腹大笑起来,连连安慰帝听风道:“师弟,你受什么刺激了,你可知,宗门排行榜上的弟子,位居榜的可是灵寂期的高阶弟子啊!”

    帝听风轻笑一声,冷冷道:“只要不是元婴期,就好办。”

    “你说什么?”李子恒没有注意听帝听风说了什么,倒是刚才,貌似看到帝听风笑了,眼睛瞪得老大的看着帝听风,一脸的不可思议。

    帝听风打从三年前进入幻仙宗起,李子恒就没见他笑过,不管是多逗的笑话,或是被师傅赏赐多少丹药,还是遇到很多开心的事,他要不就是凉凉的,要不就是冷酷冰山脸。

    难道是我眼花了不成?李子恒心里犯嘀咕,却又不敢开口叫帝听风在笑一次看看,这个神秘的师弟,多少还是让人觉得恐怖的。

    帝听风无视不在状态的李子恒,一字一句道:“我要下战帖,挑战所有宗门弟子。”

    李子恒听了当场就抓狂起来,冲帝听风吼道:“你不会疯了吧!”

    帝听风盯着李子恒,正经八百说道:“没有疯。”那语气说得好像别人都疯了一样。

    ※※※※※

    “师兄,咱们比试一场吧!”

    看了幻仙宗宗门弟子排行榜的名次,帝听风做了总结,第二天就找到亲传弟子榜上的司徒尼玛,既然白少帝要让他做到第一,才给他隐身术的功法,何不直接打败第一做第一,省的一个个去挑战,多麻烦。

    “比试?你可知我是谁?”司徒尼玛可算是宗门大师兄,无故被人下战帖,心里全都是莫名其妙,尤其对方还是帝听风这个人,主要还是对方还是个炼丹弟子。

    不仅司徒尼玛,所有内门弟子纷纷看了过来,一个个在底下窃窃私语,猜测帝听风的身份。

    “师兄,那人是谁啊?怎么从来没有见过,头好奇怪的颜色。”

    “不知道,我也是第一次见到这人。”

    “不会是哪个长老的培养出来的亲传弟子吧!否则没几人敢挑战司徒师兄的。”

    “咦!”一个内门弟子轻咦了声,高呼一声道:“那不是炼丹室的弟子嘛!怎么……”

    “哎!是炼丹弟子么?不会吧!他是谁?”听到有人说对方是炼丹弟子,内门弟子中都炸开锅了,这人莫不是疯了,居然敢挑战司徒尼玛的排行榜第一的位置。

    “哎!这个你都不知道,炼丹才子帝听风啊!”

    “居然是他,怪不得那么奇怪。”

    “哼!”其中一个弟子哼一声后,冲帝听风喊道:“这位小师弟,你就不要去烦大师兄了,我陪你玩玩吧!”一个身形似虎的少年站了出来,两眼红的瞪着帝听风,完全不把人放在眼里的态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