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三章 拒绝炼丹
    帝听风看都不看对方一眼,冲着那人冷冷开口道:“不用了,我对排行榜第一后面的排名不感兴趣。┡』ΩΔ』『Δ学迷ww%w.ㄟ.”

    “你这小子,找死!”那虎形少年释放出灵压,整个人带着杀意冲着帝听风飞扑了来,嘴里叫嚷着道:“今天,让师兄来教教你,什么叫做宗门尊者。”

    司徒尼玛口吐直言,冲那弟子暴吼一声道:“厉师弟,你快给我住手!”那人眼里全是怒火,哪里听得进别人的劝言,身上散开的杀意更加浓跃。

    帝听风闻到了远处飘来的杀气,等不及司徒尼玛往他身上打出护身罩,接下对方的第一招,只见帝听风轻轻一晃,人影已经站到了那名弟子的身前,对方还没看清楚是怎么回事,被来人轻轻一推,身体竟朝后飞了出去。

    李子恒转眼不见了帝听风,就知道他肯定是来内门弟子的练习场了,急得他顾不得去禀告师傅,独自往内门弟子这边赶了来。

    刚走到门口,见眼前有什么东西飞了来,吓得他赶紧往旁边一闪,那东西朝身后的墙上撞了去,定神一瞧,竟是宗门排行榜上的亲传弟子第七,厉虎。

    所有的内门弟子包括司徒尼玛,全部都震惊得张大了嘴巴,无一不在回放刚才的情景,帝听风到底是如何出手的,他们当中谁都没有看清,不禁惹得个个头皮麻,怔怔的盯着“深藏不露”的帝听风。

    只有后来的李子恒一人一头雾水,看到帝听风安然无恙的,站在数十米的远处,急得飞奔过去,此时,宗门弟子排行榜,亲传弟子那边,帝听风的名字稳稳落到了第一。

    李子恒愣愣问道:“到底生了什么?”其他内门弟子清楚经过,对排名榜的变化没有过多的反应,除了后来的李子恒,一直都是一头雾水的瞅瞅帝听风,又看看司徒尼玛,却无人和他解释一番。

    内门弟子间的斗法场,早就设下了结界,不管弟子间斗法受多重的伤,出了斗法场就会全瘀的,也正因为设下了结界,斗法弟子身体中释放出的灵力高出排行榜第一,就会自动排位到第一的位置上。

    帝听风见完成了白少帝交代的任务,想到那么快得手的隐身术功法,心里自然兴奋,冲李子恒微微一笑,开口道:“没什么,师兄,我们回去吧!”

    李子恒看到帝听风对他笑了笑,当即红了脸色,不会吧!师弟他,刚刚笑了么?是笑了吧!对自己笑了啊?李子恒脑子里全都是帝听风笑没笑的疑问。

    帝听风独自去了后山,没有见到白少帝,只留下隐身术功法,题字“恭喜你做到了,这隐身术本功法是你的了,不要跟人说起我,后果你应该猜得出来,欢迎下次在来!”帝听风无视题字,取了隐身术功法,回了炼丹室。

    帝听风除了陪在师傅身边炼丹,就是闭门不出破译古丹方,要不就是研究新丹方,他就是不亲自炼制丹药,得空就去神念中修炼那套隐身术功法。

    数日后,帝听风正在神念中修炼隐身术法决,紧闭的房门被推开了来,一道很轻的脚步声传来,恰好帝听风正值突破瓶颈的关头,帝听风额头上的密汗颗颗冒了出来。

    帝听风心道完了!肯定会叫人现他的秘密的,尤其是炼功时,自己身上无法掩饰的彩色灵力,正值突破瓶颈的重要时刻,神识无法抽身,帝听风只得求助续命。

    神念中的少年冷冷一哼,将帝听风身上的气息全掩了去,大门突的全被推开,亮光透射进来,屋内空无一人,来人轻轻咦了一声,奇怪说道:“咦!居然不在房间里,怎么回事啊?师弟明明就把自己关在室内好几天没有出门了。”

    李子恒被师傅差遣来接帝听风去炼丹房,师傅把丹炉都给他准备好了,说此次叫师弟炼制什么秘丹,专供高阶弟子服用的那种,李子恒在问下去就看到师傅黑了脸色,完全不想告诉他这个亲传弟子的口气,却要叫帝听风炼制,多明显的亲疏区别。

    唉!李子恒无奈的关上门跑了出去,回了师傅的养生殿,按往常帝听风自己说的不想炼丹的口气告诉炉青真人,结果就看到师傅最喜欢的一只手环被摔成两半,风一阵朝帝听风的房间赶来。

    “听风,你小子给我出来!”帝听风刚刚收功从神念中回来,就看到大门被师傅给踢碎在地上,一脸怒色的瞪着自己,惹得帝听风一脸的莫名其妙。

    帝听风见炉青真人一改平日的欢喜脸色,明白原委,倒没有多大的疑问,冷冷开口道:“师傅,找弟子何事?”

    “你为何又拒绝炼丹?”炉青真人对帝听风的冷脸早就免疫了,不管他平时多宠溺这个弟子,帝听风一直都是一副冷冷的表情,从未见他笑过。

    帝听风抬头看着师傅,坚定自己的信念冷冷道:“弟子还不想!”

    炉青真人耐着性子,轻言细语笑着道:“听风,今天该亲自炼丹了吧!你推辞了三年,为师的性子你可是非常清楚的。”

    “师傅为何执意要求弟子炼丹?”今天的帝听风可不比五年前那个愣头青,要说帝听风在配丹方那方面是个“天才”,却执意不肯亲自炼制丹药,实在是叫人匪夷所思。

    按帝听风可以推出“聚灵丹”这种仙丹,其人的能力,足可以称得上宗门数一数二的炼丹大师了,炼丹术肯定也是一流的。

    聚灵丹是一种吸取天地之灵气,可以瞬间恢复法力的奇品,只要对方还有一口气,哪怕只剩下一丝灵力,法力都可以全部恢复,称聚灵丹为奇丹当之无愧。

    炉青真人只说了一句,道:“因为你就是炼丹大师啊!”就紧紧闭口,以帝听风的才华,若是在给对方一些时间,用不了几年,他在开丹药术的方面,肯定意照非凡。

    “弟子无法炼丹。”帝听风的话,狠狠插在炉青真人的心里,以及狠狠刺痛了跟着炉青真人跑过来的李子恒的心,明明如此努力和喜欢,却不能做的事情,是件多么惨忍的事情。

    上天是有多不待见这个弟子,体内明明就有强大灵力,却不能修炼仙家功法,明明喜欢配制新丹方,却无法亲自炼制丹药,明明喜欢的事情,却无法亲力亲为,是种什么样的痛楚别人怎会知晓。

    炉青真人没有开口,倒是一旁的李子恒开了口,问道:“为什么?”

    他是如此的妒忌帝听风的天才,那么想和帝听风一样,能把师傅交代的事情完成得很好,还可以没事就配出一张新的丹方出来,讨师傅欢心,为什么如此优秀的人,不能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帝听风冷冷开口道:“因为会爆炸。”

    换作别人,听了帝听风的话,肯定会觉得莫名其妙或是哈哈大笑对方的幽默,但是炉青真人和李子恒却反常的如此平静,就好像亲眼目睹过那种场面一般淡定。

    “你想炼丹吗?”炉青真人举起手中冒出来的一张纸,举在帝听风眼前,柔声问道:“用你配制的丹方,亲自炼制出丹药,为师问你,你想试试炼制成丹药出来吗?”

    帝听风冷冷一声道:“弟子想试试。”

    “那好,为师不管你有没有炼制出丹药来,还是真如你说的那样会爆炸,只要你开口想炼丹,不管什么样的药材,为师都会给你寻来。”

    如此承诺,眼红了一旁的李子恒,想到帝听风修道受挫的种种,心里有些许不甘,却又不敢表现出来,他们本来就不是一种类型的人,差距何止一星半点。

    “天茱,地莲,红叶,绯莲……”帝听风口中念起丹方里的各味药材,两眼怔怔盯着一只小“巨”型的鼎炉,炉子算不上多大,也就一个十来岁少年的体型。

    鼎炉四角各站着四个“奇形怪状”的兽,鼎的中间有一个小婴孩的拇指般大的小孔,专用来排气的针眼小孔在兽的两端,一只旁边各两个。

    年过岁五,不知今日制丹,是否会和五年前一样出现“爆炸”的情况,帝听风有些担心,虽然五年来,他无时无刻不在学习如何制作丹药,也看着别人演练了无数次,等他亲自来制作时,还是会感到紧张。

    “不用担心,就和你背丹方一样简单。”声后传来师兄安慰的声音,帝听风转回头去,唤了一句,“师兄。”李子恒眉开眼笑的冲帝听风笑着,拍拍他的肩膀,鼓励道:“师弟加油!”

    “嗯!”帝听风此次不在冷冷的表情,虽然说没有笑,但是语气和以往的冷酷完全不一样,想来,他也十分期待这次的亲自炼制丹药吧!

    炉青真人作陪,李子恒作辅,还有其他几个炼丹弟子在一旁帮忙,帝听风只管专心炼制丹药就是,莫约过了数十分钟,终于听到丹炉内出的微妙声响了。

    帝听风紧张的收了旺火,最难的炼丹一关过去了,帝听风提起的心放下了一半,众人仔细听着丹炉中“滋啦滋啦”的声响,接着,本该渐渐小下去的声音越来越大,丹房室的所有弟子大感不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