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四章 青师兄
    没等众人反应过来怎么回事,“澎澎澎!”炼丹室内接连传出轰轰烈烈的声响,炉青真人手疾眼快,伸手抓着李子恒和帝听风就遁光飞出丹房室。ww w..

    此次算是秘密炼丹,那些个炼丹弟子无辜死了,宗门就算察觉出来也不能怎样,主要还是帝听风这个炼丹“天才”怕是真的废了。

    巨大的声响引来了许多好奇的炼丹弟子,莫不是炉青真人张开了结界,只怕整个炼丹室都会给炸没了,帝听风怔怔看着丹房室,李子恒怔怔盯着帝听风,炉青真人则一脸的黑色。

    ※※※※※

    京山的峰顶上的花丛间,一个紫衣少年无比惆怅的躺在中间,眼神有些空洞,又无比的忧伤望向天空,脸上的神经崩得紧紧的,面无血色。

    少年叹息,为何我做什么事都做不好呢?少年头顶响起一声熟悉的声音,那人轻声道:“好久不见!”半天才冒出人影来。

    帝听风明显被对方的修为惊吓到,这货什么时候来的,他居然半点都没察觉出来,冷冷看了冒出来的人影一眼,冷冷一声道:“你是谁?”

    呃!白少帝被对方给堵得无语,冲帝听风大声嚎道:“白少帝,怎么说我都算你半个师傅吧!”居然那么快就忘记了他,白少帝脸上挂着明显的打击,心里却无比好奇,这人“健忘”的怪毛病。

    无视对方的抓狂,帝听风冷冷道:“找我有事么?”

    白少帝在一旁反思自觉无趣,冲着帝听风嬉皮笑脸道:“听说你毁了炼丹室,有些好奇,你是如何毁的,讨教一番何为破坏力。”

    “你在拿我开玩笑么?”

    “哎!被你看出来了。”白少帝捂脸自悲一瞬,继而冲着帝听风嬉皮笑脸道:“小风,许久不见,你还是一如既往的冷淡呢!”

    “不许你这样叫我。”帝听风抓狂嚎嚎一声,淡淡看了一眼对方,冷冷道:“你怎么知道我会来后山。”还如此准确的找到他的位置,莫不是被人监视了不成?

    白少帝一屁股塌在帝听风的对面,悠悠开口道:“猜的吧!”

    哼!帝听风鼻翼间重重冷哼一声,朝着对方抛去一物,语气中带着杀意道:“你给的这本功法,不是隐身术功法吧!”真是那隐身术功法,为何他习成两层功法,连李子恒那个筑基初期的师兄都蛮不过。

    白少帝看了看帝听风抛出来的功法秘籍,大方承认道:“它是,也不全是。”

    这人,莫不是一直在戏耍我?帝听风隐藏的修为迸而出,灵压释放到极至,对面的白少帝稍有些无法动弹,瞳孔在一瞬间放大了数倍,心里的恐惧感油然而生,上次见这小子时,对方不过是一个未筑基的小鬼,一瞬间迸出来的灵压到底是怎么回事?

    白少帝半眯起眼睛,不知从哪冒出来一只杯子,杯子里的酒,被他轻轻摇动得一晃一晃的,漫不经心的道一句,“怎么,想与我过招,你还早几百年呢!”说完仰头饮尽杯中酒,从储物袋掏出一物。

    “哼!”帝听风不在开口,他自知不是对方的对手,也不会无故找死,重重冷哼一声,从地上一跃而起,转身就要离去,那白少帝见此,赶紧上前阻挡,认真道:“我们可是有赌注在先,你完成我的要求,才给你隐身术功法的,你莫非想赖账?”

    帝听风抬起头仰视这个比自己高出一个头的少年,愤愤道:“谁赖账了!你说的宗门弟子第一的。”

    “你没做到啊!”

    由于帝听风记不住司徒尼玛的名字,只能用那个谁称呼对方,振振有词说道:“那个谁来着,宗门大师兄不就是第一嘛!我过他了。”

    白少帝无语摇摇头,认真和帝听风解释道:“不对,司徒尼玛他即是第一,但是他不是宗门第一。”

    “什么跟什么?”帝听风懵一脸道:“你不是说只要我变成第一,就会给我隐身术功法的么?”

    白少帝改掉一贯作风,如帝听风那般冷冰冰道:“呐!隐身术功法的下半部,想要就给我做到宗门第一,否则你下次出现在后山,绝对是个死人了。”

    岁秋,帝听风对阵外门弟子,夜无良,对方修为筑基初期,帝听风一招取胜。

    岁秋第二战,帝听风对阵内门弟子,言妄,对方修为筑基中期,帝听风一招取胜。

    岁秋第三战,帝听风对阵亲传弟子,司徒尼玛,对方修为筑基中期,帝听风一招取胜,亲传弟子中的灵寂期弟子不允许斗法,最低限制于筑基中期。

    岁秋第四战,帝听风对阵护法弟子,炎灵,对方修为筑基中期,帝听风两招取胜。

    岁秋第五战,帝听风对阵四宫弟子,弥音,对方修为筑基后期顶峰,帝听风三招取胜。

    岁秋末第六战,帝听风对阵宗门弟子,青衣颜,对方修为灵寂初期顶峰……

    “快点,快点,听说帝师弟给青师兄下战帖了,在不快点就占不到好地方了。”

    “就算咱们早去,也占不到观战的好位置的,你看吧!”

    平日严肃冷清练习场意外的人员爆棚,熙熙攘攘挤满了各个门的弟子,他们可不是吃饱了没事才跑来练习场的,而是为了观看一场决斗来凑热闹了。

    岁秋,整个幻仙宗,因“帝师弟”三个字掀起了一股无名逆风,也不知他抽了什么风,没事就找人斗法,并且被挑战者都是宗门排行榜第一。

    先是外门,内门,亲传,四宫,护法,到宗门弟子,这位“帝师弟”总是给人一种意想不到的结果,明明就没有多少修为,却总能打败比自己强数阶的对手。

    传闻,这次被挑战的宗门弟子青衣颜,是数十年前左右,就曾被幻仙宗定下的排行榜第一,何况那人数十年前的修为,就已经突破到灵寂初期,此人又闭关了数十年,莫非修为会更高?

    只见一个紫衣少年,凌立于练习场的斗法场中央,他半闭着眼睛,似在等人的样子,对方许久未显真身,他也不觉得烦躁,顶着骄阳一副“淡然”的模样,无视周围的各种“闲言碎语”。

    “哎!师兄,你觉得第六战,帝师弟会不会也出什么奇招取胜啊?”

    “哼!要我说,你帝师弟之所以次次取胜,靠的就是侥幸,你是没见识过青师兄当年的风采,青师兄可是师祖他老人家亲自授过功法的,实力肯定和四宫宫主差不了多少的。”

    “咦?和掌门差不多?师兄此话怎能乱讲,莫不要被有心人听了去,被掌门晓得了,有你好受的。”

    “师弟,你入宗门太晚,没有亲眼目睹过青师兄的,否则你就不会这么觉得了。”

    “听起来蛮有故事的,师兄,你快给弟子们讲讲青师兄的事情嘛!”

    “哈哈!这就得从数十年前,师兄我刚刚进入幻仙宗那时讲起了,那个时候的幻仙宗第一,就是青师兄,他……”

    台下关于那位“青师兄”的各种版本接连流传开来,那位神秘的青师兄依旧不见踪影,那些个沉不住气的弟子都等得不耐烦,渐渐小声抱怨起来。

    帝听风则一改昔日的冷酷模样,坐在台上打坐起来,刚入定就自动进入神念中来,续命抛过一本刚破译出的功法,有点鄙视对方的味道道:“真不明白,你为何执着这隐身术,你若离开宗门,吾有千万种方法助你修炼。”

    “我执着隐身术功法,自有我的道理,我虽从小到大没遇到过什么危险,不代表将来就不会,多习一门法术,对我自不会有害的。”

    “是是,反正你不修炼的时候,也是在研究什么丹方。”续命继续好一阵白眼道:“真搞不懂你,明明就不能炼丹,却老喜欢配制什么丹方。”

    “你……”帝听风被人戳到痛处,脸色瞬间暗去大半,两眼冷冰冰看向一旁的续命,凉凉开口道:“你觉得,我是不是应该把那块古牌碎了重新炼制点什么好呢?”

    本来一直喋喋不休的续命一瞬间安静下来,这小子,绝对不是吓唬人玩的,说不准哪天趁他不备,就把他的灵体给拿去炼制什么法宝了。

    一个青衣少年突然间冒出来立在帝听风面前,眼神中半是疑惑,半是惊讶的盯着坐在地上打坐的帝听风,开口道:“你就是给我下战帖的那位帝师弟?”

    那少年面如惊虹,唇红齿白,莫约二十三四的年纪,他的头顶绑着一条丝带系在脑后,齐肩的随风轻扬,少年手执长剑,反手背在身后,一副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模样,使得台下的女弟子一阵狂叫。

    “你就是青师兄?”帝听风睁开眼睛,仰头看了眼青衣颜,心中不解,不是传闻这人闭关数十年了么?在怎么保养也应该是个青年大叔才对,莫不是此人修炼了什么秘术?

    青衣颜微微含笑,对帝听风冷冷应道:“对。”

    “那就没错了。”帝听风一跃而起,释放体内隐藏的一半灵压,他的修为止步在纳灵后期,灵力却过筑基期,实力更是不输给灵寂期,让对面的青衣颜笑容不禁停滞数秒后,思考得更有深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