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五章 驱符少年
    青衣颜收起手中长剑,从储物袋换出另一件如棍棒的法器来,冲帝听风笑道:“师弟,你可以使用法宝与我对战。┡学迷ww%w.Ω.”青衣颜说完释放自己隐藏的修为,逼得人窒息的灵压直击到帝听风身上。

    哼!帝听风冷冷哼一声,心道,修为不过只有灵寂初期顶峰罢了,还以为对方有多厉害呢,闭关数十年才修炼到一阶大圆满,灵根姿质也不怎么样吧!

    “不愧是青师兄,修为居然又长进了不少。”

    “青师兄,好厉害!不愧是宗门弟子第一。”

    台下观战的弟子中,虽有个别灵寂初期的弟子在场,他们修为都没有青衣颜高,自然看不出对方的修为在那个等阶,反而让敌对的帝听风瞧了个明白,心里又多了几分打倒对方的把握。

    帝听风冷冷道:“师弟没有法宝。”他有的只是些从万师父那里得来的符纸,炉青真人给的法宝,帝听风又随手丢给了李子恒,如师傅所言,不能修炼法术,除了防御性法宝,自然不会给他准备什么攻击性强的法器类。

    咦?青衣颜一脸问号,没有法宝?敢挑战他这个宗门弟子排行榜第一,对方莫不是脑子有泡,还是着实闲得慌,要不是听了对方连败宗门各门弟子排行榜第一,青衣颜还真懒得把帝听风当对手看待。

    青衣颜倒也大方,随手从储物袋取出一截短剑,朝对面的帝听风抛去,微微笑着道:“拿去,就当师兄给师弟的见面礼了。”对方没有法宝,实力还低于自己数阶境界,两人虽是第一次见面,多少有些宗门之情在内,他也不便对帝听风出手的。

    帝听风没接对方抛向自己的法宝短剑,随手使用灵力推回到青衣颜面前,冷冷开口道:“不必!多谢师兄美意。”

    青衣颜被对方强大灵力震得虎口麻,不禁瞧了瞧手手短剑尴尬笑了笑,将短剑收进储物袋后,抬手就把先前取出的棍棒一并收起,帝听风不解,开口问道:“师兄不用法器么?”

    青衣颜淡淡微笑着道:“君子斗法,不伦输赢,需求公平,师弟即不用法宝作辅,师兄亦不用罢,咱们等阶悬殊太大,斗法点到为止即可。”

    帝听风敬对方是个君子,冷冷冲青衣颜说道:“既然师兄将求公平,只管出全力就是,师弟尽力而为。”

    “这……”青衣颜略有迟疑,稍一想到对方刚才无意推回的灵力,也不敢太大意,必要时,说不定真得使用全力呢!

    帝听风见对方准备好了,也不拖延下去,当即往自身打出一蓝一黄两道护身罩来。手中不知何时同时祭出数张符纸,岂每一张都各代表一种五行属性,杂加着一些简单的幻术。

    尽管如此,单就两道护身罩,就够费灵力的,帝听风还可以同时祭出数道,包括五行属性在内的众多符纸,可见对方修为不在灵寂期之下的,叫人意外的是帝听风身上只有纳灵后期的修为,也不见对方有施展什么隐藏修为的秘术。帝听风身上的众多迷团一下扎进青衣颜的脑袋里。

    尽管看不出对方修为,青衣颜也不敢轻敌的,往身上打出一道护身罩后,将周身的灵力挥到极致,只见原本活生生的少年变得模糊不清起来,仿若万千水滴形成的雾霾一般,巍立在帝听风对面。

    “那个,是什么?青师兄怎么突然间变成水了。”

    “那个莫非,就是水幻术么!宗门的禁修法术,至柔功法水幻术。”

    “果真是水幻术!青师兄竟习得了本门的宗门真法。”

    一些宗门弟子脸上无一不是露出羡慕之色,宗门禁术并不是不准弟子修炼,而是条件有些苛刻。

    如“水幻术”的功法,必须得纯粹水系灵根,且修炼之人修为必须达到灵寂期境界,且一但修炼“水幻术”修炼之人,决不能习火系功法,最要命的还是那人之前的功法,全部都得散去才可修炼“水幻术”。

    “水幻术”虽然习到一定等阶威力巨大,一般人也无法放弃主修功法,冒险去修炼什么水系功法的,青衣颜数十年前进阶灵寂期后,本来靠着宗门弟子排行榜第一的位置,可以和那时的道虹掌门力争掌门之位的,他却突然消失不见。

    后来,过了数年之久,宗门才传出青衣颜在宗门闭关的消息,并抹去了此人在幻仙宗的一切消息,除了宗门弟子排行榜第一,因此,幻仙宗后来的新弟子,对青衣颜这个师兄也只能仰慕而已。

    帝听风单只眯一会眼睛,看了一眼对面的水雾,嘴角不禁露出一丝讽笑,那人虽是纯粹的水属性灵根,也是修炼水幻术的最相符资质,对付一些筑基期的弟子还好,若真对上同阶的弟子,对方连还手之力都没有的。

    这也是帝听风将那“纳灵心法”参悟通透后,得出的心得,且论到五行功法,帝听风都施展得出来,水系无疑是最弱的,碰上冰系的话,完全会被对手功法攻克的。

    帝听风扬手,往火属性的符纸上注入更强灵力,符纸瞬间涨大,变成一只怪模怪样的“半妖”,正从帝听风这端冲着对面的青衣颜狂袭而至,狂奔之中,因为帝听风不断注入灵力变得越狰狞壮大。

    青衣颜见此,到是一副不慌不忙的模样,单手一扬,眼前浮现大片水珠,水珠渐渐成实体状,转而变成冰花,刚好迎上帝听风攻击而来的火妖,两者相撞在一起后,“噗噗”声从中传来,相持下,“半妖”明显落于下风,不管帝听风如何加持灵力,就是不见克制对方的冰花,并且在不断缩小下去。

    帝听风心中略一讶色,却未放在心上,故而丢了“半妖”的灵符,随手抛出另外一张土系符纸,一只如土色的“怪”浮现出来,比先前那只“半妖”更加凶猛的冲着青衣颜攻击而去。

    哼!青衣颜淡淡用鼻子哼一声后,无数冰花又幻成无数巨型水针,帝听风的“怪”刚冲上来,两者就撕咬在一处,帝听风口中念念有词,竟一并动起纳灵心法来,那“怪”竟从虚体变成了灵体,只虚注入灵力不用神念控制也可攻动。

    帝听风神念从“怪”身上抽了回来后,随后又连扔出两张灵符,一张木系,一张金系,只见一巨大身影从帝听风身后冒了出来,竟是那木系符纸幻化的巨型“人影”,金系的符纸竟幻成了世间少见的“天日”。

    本来全神对抗“怪”的青衣颜感觉压力足够强烈了,这一下子,帝听风又给幻来两个更厉害的家伙,任谁见了都会吓一跳的。

    帝听风真只是个纳灵期弟子?青衣颜心里问了自己千百遍,一般的纳灵弟子哪里有足够灵力同时催动如此多灵符,单就祭出就够耗费对方大半灵力了,这人,是“怪物”么?

    帝听风可懒得去猜青衣颜此时心里所想,这些符纸虽是从万师父那里来的不假,却都是被帝听风无聊参悟到什么,胡乱改造过的,本来还不确定这些灵符催动后会有多大效果,不过,能让一位灵寂中期的修士变了脸色,也不枉他一番苦心了。

    单就五行属性攻击,帝听风就轻易做到四个,可见其悟性不是“常”人所及的,恐怕连修仙界的那些“怪物”修士,也不见得有帝听风的十分之一。

    至于水系,帝听风到不打算使用了,按对方纯粹水系灵根来说,定会被对方给吞噬的,贸然使用水系攻击,莫不是无故给对手加持了法力,他可不认为,普天之下,还有一人能如他一般,体内灵力永远不会缺乏。

    那“人影”和“天日”见不远处的“怪”和那些水柱般的针斗得正欢,大有跃跃欲试的感觉,却又没有行动半分,等那怪法力渐渐不支,天日和人影才一道冲了上去,和那些水针缠成一团。

    青衣颜大感不妙,吓得赶紧手掐法诀,水针立刻幻成无数只水手及三两只巨鸟,无数只手朝着“人影”拍了来,巨鸟则阻在“天日”前面,不让其靠近“人影”身边半分,一时间,两方倒未能及时分过胜负来。

    帝听风正考虑着,要不要将手里最后祭出的水系灵符给攻击过去,一想到此人可能在众多弟子面前大失颜面,迟疑起来,对方上来并未透露任何杀意,单纯的斗法而已,帝听风也不想过分让其难堪,故而才撤销“半妖”和“怪”的攻击。

    当然,对方若连两种属性的攻击都承受不了的话,他才就要真正失望了。只见青衣颜满脸的汗珠,体内的法力灵力失了半数,“人影”和“天日”的攻击并没有弱去半分,此景不禁惹得修为高出帝听风数阶的青衣颜大为光火。

    只见青衣颜身上的灵力撤去半数,他面前的水幻物瞬间强上了七分,几乎只同一时间,“天日”面前多出来数根针型水柱,每一只透散着无穷灵力,几乎三两个照面,“天日”灵光大减,渐渐失去它的灵性,在最后一次针柱攻击后,连帝听风手中的符纸都一同化为乌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