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九章 被算计了
    帝听风把身上灵力加持到最佳,刹时他体内灵光大放,整个人都被彩光紧紧的包裹在一起。Δ 学迷ww w..

    体内一阵阵的变化,都让帝听风额头冒出细细密汗,表情严肃狰狞,看上去很是痛苦的样子,每一次挣扎过后,帝听风脸上又露出一丝满意的表情。

    数日后,帝听风只听得头顶“轰隆隆”一阵响动,他修炼的隐身术终于达到三阶大圆满,不仅突破了三阶,连头顶阴暗的空间都给冲破了细口,帝听风顺势运作起纳灵心法,冲破冥渊禁制回到幻仙宗。

    一困一脱也就三两天的事情,连续命都没想到,连他都感觉棘手的冥渊之地,帝听风不仅突破了一直上不去的隐身术三阶瓶颈,还意外的从冥渊之地脱困了。

    帝听风扫了眼被自己不小心在原地弄出来的好大一个坑,心道,那白少帝应该猜不到他可以突破瓶颈,从禁制空间逃脱才对,一时间,去留问题在帝听风脑袋里盘旋不定。

    帝听风在后山寻了处隐蔽的地方,好巩固一下刚突破的境界,运用隐身术三阶功法,在加上续命的掩护,只要对方没有元婴期的修为,就很难一下子查探到他的。

    帝听风这一打坐,不知不觉就又过去了三天,三天后,一道人影从后山某处峰顶划下,人影一遁越过凉亭,就停在杂物阁的门口。

    帝听风的影子刚出现到杂物阁殿门口,从里面就传来一声怒吼声,“小子!这几天你去哪里了?我不是叫你三天后来杂物阁找我报道的么?”不大一会,一个花白胡子的老者突然冒出来,立在帝听风眼前。

    帝听风见是前几天扔书籍本子给他的老者,心里觉得有什么事情给忘了,却又想不起来,冷冷一句道:“我忘了!”

    老者在次怒吼道:“宗门内要自称弟子。”他连瞪着帝听风好几眼,莫不是掌门亲自将此子送于他,他还真不想要呢,老者也特别后悔,他不久前问掌门要人手,那掌门却因为帝听风即将成为的凡人弟子,将此子推送于他。

    这一下子,老者不仅得罪了炉青真人,还给自己招了个大麻烦回来,帝听风之前是亲传弟子的身份,一直都是按内门弟子的待遇,这一下子转变成这低阶弟子,杂物阁又比不得炼丹室,心里肯定是不情愿的。

    帝听风点点头后冲老者冷冷道:“弟子忘了。”

    “你……”风陌被帝听风气得无语,转口说道:“今日起,我就是你的主事,你可以叫我主事,也可以叫我师傅,现在你将那些规定条规背与我听,还有,你迟到的这些天,扣你二十块灵石作为惩罚。”

    帝听风听了老者的话,冷冷道:“弟子师傅是炉青真人,弟子不喜欢叫人主事。”

    帝听风的语气和态度,让老者差点就失手给人拍死,若不是因为顾及炉青真人的面子,他真想治治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弟子。

    老者实在是拿帝听风无法,跟对方谈多几句又怕摧毁心脏,无可奈何道:“也罢,你可以叫我风陌,或者风老头都行,现在我要考核你的记忆力,先把杂物阁规定背一遍吧!”

    “疯老头,弟子知道了!”帝听风应了一句,却不知杂物阁的条规是什么,他根本就没来得及看一眼,就被白少帝给弄去了陌生的地方,这一刚逃出来,就撞上了风陌。

    帝听风倒是想,趁着这次意外,离开幻仙宗一走了之,转眼又想到万师父交代的任务,这才硬着头皮赶来杂物阁,不过,那阴险的白少帝,在他的修为没有突破灵寂期境界时,最好是不要在遇见了。

    “杂物阁第一条规定,殿中弟子要认真做事。”

    “杂物阁第二条规定,殿中弟子不许贪玩。”

    “杂物阁第三条规定,殿中弟子要努力工作……”

    风陌听了帝听风自创的杂物阁规定,气得花白胡子一翘一翘的,两眼瞪得老大,冲着帝听风吼吼一声道:“杂物阁第一条规定,是不许迟到,不许迟到你这个笨蛋。”

    此子好大的胆子,居然敢无视他交代的任务,帝听风连杂物阁的规定都不知道,怕是没看过他交给对方的书籍册子的,怪不得向来冷静的风陌会抓狂。

    一旁的三两个杂物阁弟子,更是一脸的讶色,因为主事在场,又不敢当众笑话帝听风的,后些个赶来杂物阁取物的弟子,心里也憋得不行,也不敢笑出声来,只得怔怔多看了帝听风两眼。

    风陌被气得心口一颤一颤的,细细观看帝听风好一会儿,此子真是“朽木不可雕也”,帝听风不仅会配丹方,会制灵符,会修道,到最后竟不如个“废”人。

    “本道承认,你天赋异禀,悟性强本质也不错,天资算得上万里挑一,百年难得一见的天才,可惜了,你什么都有,唯独没有前途。”

    幽冥之体是绝不可能修炼仙家功法的,相反,仙家功法恰恰还是克制冥修的最佳法术。

    帝听风心里冷笑一声,冲风陌冷冷一句道:“弟子将来如何?都是弟子的事情,与他人无关。”

    什么幽冥之体,不过就是体内有一丝先天冥力罢了,怎么的就变成幽冥之体了,真搞不懂那些人是如何看出来他具备幽冥之体的。

    哼!风陌冷哼一声道:“本道才不管你将来如何?现在起,将杂物阁的规定给我背下来在说,三天后若是你背不出来,另扣二十块灵石。”

    没有了灵石,看你怎么办,哼!风陌冷哼着,一道虹光消失不见,只留下一些杂物阁弟子及来取物的几个弟子,他们虽然想上前嘲笑帝听风两句,看到帝听风那充满戾气的脸色,一个个不敢妄动一步。

    时光流逝,转眼就过去了数月,帝听风在杂物阁中,除了每天完成风陌交代的任务外,一般时间都在修炼,当然,宗门规定给弟子的每个月的灵石被风陌无故扣光了。

    帝听风没有灵石辅助,依旧可以修炼功法,因为封印续命的古牌有源源不断的灵力,他倒不需要外界灵力的辅助。

    幻仙宗的景象也换了一成,许多弟子都忘了帝听风这个人,也没人去念数月前的旧事了,

    帝听风如往常那般检查杂物阁的物品,翻查到暗殿的一角时,现平时没有门的地方,无故透出一条缝来,帝听风好奇的伸手抚摸了一把,不料被什么“奇怪”吸力用力拉了一下,人一下子就被扯了进去。

    “哇啊!”帝听风的惨叫声从暗角传出,他不知自己为什么被那条缝给扯住了,然后一头栽了进去,结果就钻到一个黑漆漆的洞口里,倒霉的还是,这个洞还是斗形的,帝听风都没来得及看清什么情况,他就顺着斗形洞口滑落下去。

    “什么人?”帝听风刚掉到底部,下面就传出一声破天荒的震吼声,不一会儿,那道声音的主人就往帝听风这边赶了过来,四面检查一遍后,却未现什么不妥。

    那人觉得不妥,又往四周打出好几道禁制后,这才放心的又消失在原地,那人的灵气完全消失后,一面墙上才冒出一个人影来,大呼浊气拍着胸口,惊得他一身密汗。

    帝听风探出神识往那人来的方向小心探去,见那人已走远大呼口气,抬头看了看那人四处布下的禁制,不敢妄动一步,生怕惊动了那人后,又无故惹出什么麻烦。

    帝听风仔细扫了一下四周,才现,自己不小心掉进一个半圆形的地室内,地室的周围各安着一颗照明的灵石,按亮度看,应该是被人刚刚安装上去的样子。

    帝听风小心嗅了嗅地室的空气,好在空气里没有什么毒雾,也没什么麻烦的守护兽出现,到是四周的不知名禁制有些麻烦。

    帝听风满脑子疑问,嘀咕道:“那人为什么出现在杂物阁的地室内?还带着面具。”

    各种奇怪的线索,接连从帝听风的脑海中浮现,却都一一被帝听风给推翻了去,看来,只有亲自跟上去瞧瞧,才能满足自己的好奇心了。

    打定主意,帝听风在此隐藏身体,往刚才那人离去的方向追了过去,反正有续命跟着,不怕出什么危险,就算不能杀灭对方,逃命的事情,续命还是有办法做得到的。

    帝听风顺着刚才那人的气味追了数里后,停在原地不敢移动一步,就在他眼前十米开外的地方,有数十道暗影在密谋着什么,为的人却是自己在熟悉不过的“疯老头”。

    那些人中,全都带着面具,连身上穿着都一模一样,根本就分不清谁是谁,不过,除了疯老头外,帝听风隐隐感觉到,这些人中,还有一股让他感觉熟悉的味道,不过,味道太浅不太明确。

    若换作其他也就罢了,那“疯老头”面前一干人等,身上涌现的分明不是人类修士的灵气,并且十分阴沉,如果帝听风估计没错的话,那些人正是人类修士口中的魔修。

    “疯老头怎么和一群魔修参合在一起?”帝听风小心嘀咕一句,收敛住全部气息慢慢朝众人靠过去,心也跟着狂跳个不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