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五章 被雷劈坏了
    只见红色那只球形灵兽喷出来的玄冰撞上灵龟的壳上,竟没有出半点声音,诡异的一幕让帝听风不由得眉毛紧缩,就在他疑惑不解瞬间,灵龟整个被玄冰冻住,几乎只有一个呼吸,龟壳就出“澎澎”的声音。ΩΔww w.*.

    帝听风暗叫一声不好,没等他往灵龟身上加持灵力,“澎”的一声,灵龟的外壳整个破碎开来,露出它的四肢和尾,只见灵龟哀鸣一声,脑袋冲了出去,猛的冲着红色球形灵兽喷去一口灵水。

    “啪哒!”滴水声传来,对面的两只球形灵兽见状不妙,赶紧遁光往旁边一闪,灵龟吐出去的水,全击落到球形生物身后的兽皮架子上,架子连同那些兽皮经书一瞬间就化为乌有,只留下一些残渍在地上。

    好霸气!帝听风暗自狂赞一声,趁着两只球形灵兽,还没有朝他攻击出第二波,帝听风赶紧往灵龟身上加持灵力,灵龟散去的龟壳完好如初,就如新长出的一样。

    哼!红色的那只球形灵兽冷冷笑了声,冲身旁的蓝色球形灵兽使了个眼色,帝听风只觉得自己的危险又多了几分,不仅幻出了灵龟,连此时不好使的巨剑和彩凤一同幻化出来。

    一个普通的人类修士,一时间可无法做到这点的,单是幻化出一种灵体,就够消耗灵力法力的,莫不是因为敷衍续命灵体的古牌可以提供帝听风源源不断的灵力,只怕一个回合下来,他就被对方秒得连渣都没剩下。

    蓝色的球形灵兽可不给帝听风多少谋划的机会,它轻轻舞动着翅膀,眼中露出一种人类女子的魅惑,嘴巴微微一撅起,口中淡淡的玄火片刻遁影到灵龟四周。

    灵龟仅仅挣扎了数秒,龟壳就解体散去了,不仅如此,连灵龟藏在壳中的灵体都没剩下,那只蓝色的球形灵兽“恐怖”修为,由不得帝听风不恐惧万分,莫说和对方过招,他就是使出全力,都不见得能接下对方一招的。

    “续命,你觉得自己是不是又得多等十几个年头了。”帝听风苦笑一声,冷冷的莫名其妙说出一句话来,面对如此逆天的灵兽,他除了准备等死,难不成还期待会出现什么奇迹么?

    就在帝听风绝望片刻,天空惊雷滚滚,几乎快把整个蜀中给侵袭了,却不曾听见何人惊呼一句,好似他们都看不见如此异象那般,众人该干嘛还是干嘛,都不曾去议论异象的天空。

    蓝色的球形灵兽刚准备第二波攻击,一道天雷从幻仙宗上空传来,帝听风大感头疼的两只球形灵兽,来不及防备下活活被劈落到地上,几道天雷劈下,硬是将两只“神气吧啦”的球形灵兽给劈得飞都飞不起来。

    一旁傻了眼的帝听风,早就动用灵龟的神力,将自己保护了起来,神念中的续命显现出一丝不安,竟主动藏身于古牌中去了,也不知是为何,藏经阁跟种下禁制似的,竟没受到半点影响,除了之前帝听风破坏的地方,其他地方都完好无缺。

    灵雷散尽,被劈中的红蓝球体身形快缩小,竟变得只有人类的巴掌那么大,比刚才巨大形的恐怖体可爱多了,尽管帝听风一脸懵逼,难得遇到如此好的事情,顺手就将两只球形灵兽给摄了过来,手刚碰上那只红色的球形灵兽,帝听风就看到自己的手,正在以眼见的度冻成冰块,吓得帝听风赶紧扔到一旁的灵龟身上。

    只见灵龟外壳微微被冻上一层冰色,冰气没有入侵灵体,帝听风大舒口气,他没有修炼过水系功法,也不曾碰到过冰系的功法,感到棘手还是可以理解的。

    帝听风伸手抓向另一个蓝色球形灵兽,都还没触及球形灵兽的身体,一股炙热传来,硬生生把帝听风的手烫成了烧烤,“哇啊!”帝听风口中惨叫一声,把蓝色的球形灵兽摔出去数米远。

    蓝色球形灵兽触及之处,全被火化了一般出现巨大深坑,帝听风惊得失神,怪不得他本身修炼过火系功法,却不能碰那只蓝色球形灵兽呢,原来那货就是一整个火炉来的,恐怕连那只冰系的红色球行灵兽都碰她不得。

    距离天雷散去,已数分钟过去,续命凉凉叹道:“想不到,这两只灵兽,竟是天生灵体幻形成的灵体残魂,怪不得以你如今的修为,拿它们俩也无法的。”

    哼!帝听风冷冷哼了哼,懒得理惊魂未定的续命,他差点就死在这两只球形灵兽的手里,没见续命帮忙,还自己躲回古牌里面,太不仗义了!

    续命见帝听风不愿搭理自己,也懒得和他计较,解释道:“小子,吾若是和它们过招,恐怕你现在就变成渣渣了。”

    “你没看到刚才的天雷吗?连幻体灵兽的残魂都被劈得无法飞行,何况你这个纳灵期的低阶修士,吾若是贸然对它们出手,肯定会触犯天劫的,怕是连你的肉身,也会被上界当成破界之人,你觉得,吾是不帮你还是在救你。”

    帝听风听到那两只球形灵兽是幻体灵兽的残魂,眼中精光大放,抛去先前的不愉快,凉凉问道:“灵兽残魂?可以炼化么?”他缺的就是高阶灵兽,这一下子送上门两个灵兽残魂,还是天生幻体来的,帝听风哪会轻易放过。

    续命听后,不禁哈哈大笑起来,嘲笑帝听风的不自量力,“凭你这个纳灵期的弟子想炼化这两只灵兽残魂,莫不是在说笑。”

    帝听风扫了眼手中掏出来的古牌,冷冷一声道:“我若是将仙界神龙送于对方提升功力,你觉得,凭这个厚礼,那两只幻体灵兽,还会对我这个人界修士感兴趣么?”

    帝听风把“厚礼”两个字咬得特别重,就怕对方听不出来似的,眼中的狠色绝不输那只红色灵兽,古牌中的续命郁闷得额头冒密汗,心道,这小子,居然敢威胁他,面对如此裸的威胁,续命也是无法。

    续命之前虽想着,趁帝听风不小心,迫使丢去半数功法,强行夺去帝听风的身体,他就可以在人界重新修炼,却不知,帝听风的体内,原本就有一种禁制存在,连他这个仙界神龙都无法破除的禁制,就是续命脑子在不好使,也清楚帝听风绝不是人界之子那么简单。

    “好吧!你希望吾能做什么?”

    “只要我强行给对方种下禁制的时候,你帮我护法一二即可。”

    两只球形灵兽残魂现在无法动弹,此时就是给两只灵兽残魂种下禁制的最好时机,否则,等到它们可以来去自如,就是续命出手,也很难把它们擒拿住的。

    只见帝听风身上灵光大放,他的面前突的幻出数道小型巨剑,巨剑带着一阵阵鸣叫声,在帝听风头顶盘旋几圈后,分别朝蓝色灵兽和红色灵兽的身上遁去。

    蓝色灵兽本能的抗拒外入侵灵力,周身更是涌现护体灵气,帝听风见此,加持巨剑身上的灵力,更是带入几分杀气,蓝色灵兽的单眼露出人类的哀求色,帝听风如若无睹,继续往巨剑身上加持灵力,蓝色灵兽无奈,只得放弃抵抗,让数道巨剑没入体内。

    完成了一半任务,帝听风转向蓝色灵兽旁边的红色灵兽,只见红色灵兽露出先前的狠色,虎视眈眈瞪着帝听风,大有“你敢动爷试试”的势头,哼,帝听风冷冷哼了声,现在对方无法动弹,他若不下手,等到对方缓解过来,只怕他想死都“难”。

    数道巨剑围着红色灵兽转悠了数圈,由于红色灵兽抵抗力实在强大,数道剑影无法近身,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帝听风额头的密汗越冒越多,此刻,他恨不能自己多几个分身来抵制红色灵兽周身的护体灵光。

    帝听风将纳灵心法运用到极致,周身灵光不减,带入的杀意强过蓝色灵兽的数十倍,红色灵兽身上的护体灵光渐渐暗淡下去,法力也渐渐弱去半分,帝听风见此,暗呼好机会,周身灵力迸而出,那红色灵兽没反应过来什么情况,四周旋转的巨剑瞬间遁入体内。

    等到那红色灵兽残魂反应回来,才知上当了,也暗自怀疑,区区纳灵期的低阶修士,身上怎会拥有如此强大的灵力,帝听风随手把两只刚种下禁制的灵兽扔给续命,“把它们送去你的灵体里炼化一段时间,可以吧!”

    帝听风此时的语气,绝对不是找人商量,而是命令式的安排,纵然续命不愿,却也没法,反正他可以待在帝听风的神念中,管它什么灵体不灵体,那两只灵兽残魂固然厉害,也无法接他全击一招的,倒是帝听风这个小子,越来越让他感到“意外”了。

    帝听风刚把两只灵兽残魂降服,暗觉到藏经阁外面的情况,暗叫一声,“不好,有人来了。”帝听风一个机灵,他竟从原地消失了。

    “快!藏经阁中的禁制突然失效,肯定是有人闯进去了,司徒长老布置的禁制全都散去了。”一道娇媚的女声从藏经阁门外传来,一阵脚步声在藏经阁大门口响起,藏经阁的大门“哗”的被人打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