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八章 妖修族人
    帝听风冷冷站立在藏经阁的一处暗角,其他弟子的眼光过分炙热,他也不喜欢被人围观,想着等那奇怪老者取来聚灵真经,就即刻找师傅炉青真人,想办法出幻仙宗要紧。wwΩw.ん.

    帝听风暗觉一股不妙的危险正在靠近,等到他察觉出来恐念真人的小心思,抬脚就要走,却已经晚了,藏经阁殿外涌现叹为观止的灵压,迫得藏经阁其他弟子“噗”的跪倒在地。

    神念中的续命,他有种想狂扇帝听风两巴掌的心都有了,哪有人那么白痴,想要偷取什么功法如此明目张胆的,还是被那个“老皮夫”催眠以后,神志不清连心境都变弱了。

    一道极其冷冽的声音传来,话语中竟带着不小杀意。“你是谁?为何要假扮幻仙宗的弟子?”

    扫了眼面前七八位灵寂期的高阶弟子,其中有三人还是九护法,还有一位则是三年前,阻止帝听风和青衣颜斗法的那个红鼻子老者。

    帝听风虽和三年前一样的蓝,模样却有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众修一时间认不出也是极可能生的事情。

    帝听风冷冷回道:“我为何要假扮?”他本来就是幻仙宗弟子,有必要假扮么?

    哼!众多高修中,有一人冷哼一声,威胁帝听风道:“你就是不肯承认也没关系,既然进来了幻仙宗,那就别想着在出去了。”

    对方不过就是一个纳灵期的弟子罢了,那恐念真人竟连传数道传音符,招集七八位之多的灵寂期的弟子过来,真不懂他是“小心驶得万年船”还是“老了眼睛不好使。”

    其中,一个眉毛长成一条线的一个老者“咦?”一声,凑近帝听风眯眼打探起来,帝听风无故被“陌生人”靠近,催动体内纳灵心法,身上一蓝一黄护身罩灵光大放,刺得那个老者连退两步。

    老者定了定魂,大呼道:“此人莫不是那妖修族人,幻化成人形混进幻仙宗来,想要盗取宗内什么机密不成。”

    “此子修为绝不是看上去那么简单,诸位小心。”恐念真人从内殿走出来,手里扬着那本“聚灵真经”,冲帝听风讽刺道:“咱们仙家的功法,你们妖修也配修炼。”

    “什么,此子竟是为了聚灵真经而来!”

    “绝不能让聚灵真经落到此人手上,此功法虽对咱们人类修士无用,指不定会对妖修大有帮助呢。”

    “就是,凭什么咱们仙家功法让那些妖物修炼,恐念师叔,你可要把聚灵真经小心收好啦!”

    ……

    恐念真人一句话,让原本平静的几人炸了,他们人多势众,不怕不能制服帝听风这个“妖修”族人。

    帝听风面对诸多闲言碎语,一下子无语得要死,这些人哪曾让他说一句话,就因为一本“聚灵真经”,就把他直接归划为“妖修”族人,栽赃嫁祸用不用这么明显的。

    片刻后,藏经阁殿外的上空,散落下一丝陌生的灵气,不多时,一道吼声从上空响起,“恐念,你在老夫忙得不可开交的情况下,还传音召唤本道亲自过来,这般慌张,莫非是宗门招到外族入侵了不成。”

    那人身影未到,震天碎地的吼声先传了过来,影子刚站稳,看到熟悉的一个身影,脸上笑嘻嘻的招呼道:“听风,好久不见了,你这三年在杂物阁都干了些什么?”

    炉青真人刚打着哈哈,突的现帝听风身上的纳灵后期修为,眼睛咕噜噜转了几转,哈哈大笑道:“哈哈!想不到你竟得如此机缘,真正变成仙家弟子了。”

    帝听风眼见最后赶到的人,竟是自己三年未见的师傅,他的心里有种莫名的感觉,唤了对方一声,“师傅!”帝听风和炉青真人在一起朝夕相处整三年,就算对方模样有着“天翻地覆”的变化,凭气味都可以认出对方来的。

    几乎同一时间,众多灵寂期弟子惊声齐呼道:“哎!炉青,此子竟会是你殿中的弟子!”

    “莫非,此子就是三年前,测试无根,被掌门亲自断定无法修炼的那个弟子?”

    “既然确定无法修炼仙家功法,此人身上的纳灵后期修为从何处来的。”

    “诸位莫要忘了,此子只是一名擅闯我宗的妖修族人,可不是你们说的那人。”

    “此子竟是妖修族人,怪不得测不到灵根。”

    “诸位师兄弟可不要胡乱猜想,听风与本道虽过了三年没有见面,他的模样也生了许多变化,但是本道还是一眼就能认出来的,听风绝对不是你们口中的什么妖修族人。”

    “炉青师兄,你可不要被那个妖修族人给哄骗了,一个纳灵期大圆满的弟子,怎么可能一下子撞飞本道这个灵寂期的高阶修士。”

    恐念真人见炉青真人不愿意相信帝听风就是妖修族人,也不嫌丢人,把刚才他被帝听风撞出去一事捅了出来,众多高阶弟子听了,脸上无不露出一丝讶色,看向帝听风的眼神中透出些许杀意。

    “恐念,本道知道你一直都不喜处我的这个天才弟子,但是栽赃嫁祸的借口,你是不是还得编一个让人相信的理由出来,我想之中的各位也都不是瞎子。”

    炉青真人听恐念真人说起,帝听风可以撞飞他一事,脸上全都是怒火,帝听风跟他有什么仇什么怨,恐念真人竟然如此陷害自己的亲传弟子,要不是宗门规定不可相残同门,恐怕炉青真人早就出手了。

    “你……好你个炉青,你竟然为了一个妖族之人与本道翻脸。”恐念真人也是一脸的怒色,他明明说的是真的,为什么平时和他交好的好友不相信他的话呢?

    那七八个高阶弟子在藏经阁大吵起来,有承认帝听风是妖修族人的弟子,也有反对帝听风不是妖修族人的弟子,还有一两个高阶弟子保持中立,双方谁也被得罪。

    就在帝听风看到炉青真人来了,感觉到事情可能有了转机,就因恐念真人一句“妖修”族人,把所有人的说辞都推翻掉了。

    帝听风听得大为火光,他不过是想取走一本“聚灵真经”罢了,怎的就变成“妖修”族人了,那恐念真人如此搬弄是非,莫不是因先前撞飞他一事在怪罪,可不是他逼着对方喊他师叔的。

    哼!帝听风望着“疯言疯语”的众修冷冷不语,周身灵压就要迸而出,神念中的续命出声制止,“你真以为,幻仙宗就只这么几个灵寂期修士,万一你动手灭了这几人,来的可就是一群元婴期的老怪了,到时后果不用吾多说吧!”

    续命不提还好,帝听风想到面对七八位元婴期的老怪,不由得背后凉,心里一个冷战,赶紧收起灵压,好在修为只有一个呼吸间的迸,那些个灵寂弟子又在争论什么,没有注意到帝听风的小动作,此次危机才作罢。

    最后,那群高阶弟子争了半天,经过恐念真人提议选了一个折中的办法,帝听风被众修押解送到化妖室囚禁起来,看着眼前数百道禁制,帝听风露出一丝苦笑,暗潮道:“这些人还真是瞧得起我呢!竟看护得如此小心。”

    “你应该庆幸,此次囚禁你的不是元婴老怪,否则凭你纳灵大圆满的修为,没有个百年,是出不去的。”

    帝听风无视续命话中的真正意思,好奇道:“这些禁制竟如此厉害?”

    就在帝听风脑子里疑问这些禁制的时候,化妖室又来了一位高人,对方居然还是一个元婴期修士,帝听风为自己今天的“好运”都想哭了,此次出现在化妖室禁制外,一脸微笑看着帝听风的老者,除了那天竺殿符离召长老,还能有哪个怪老头。

    “体内竟藏着如此浓厚灵力,啧啧,不错,是块修魔的料。”

    当帝听风还在自问“什么人会对他感兴趣”时,符离召的话犹如一根闷棍敲在帝听风头顶,帝听风心里诽谤道,这个怪老头,到底什么来头,居然会看出我的幽冥之体来,帝听风恐怖的盯着这个突然冒出来的怪老头。

    冷冷一声道:“请问前辈是……”

    帝听风暗自破口大骂,这个怪老头,到底是什么样的怪物,之前那么多的高阶修士,加上掌门在场,都没看出我幽冥之体可以修魔的资质,这怪老头到底修炼了什么样的逆天功法,这都被他看得出来。

    符离召收起笑,一副在看着即将要杀死的猎物那双眼睛,盯得帝听风后背狂冒冷汗,他冷冷一声道:“你身上有我不喜欢的味道。”那个怪老头盯了帝听风半天,冒出一句模棱两可的话来,着实叫人哭笑不得。

    味道,什么叫他不喜欢的味道,难道这个怪老头还有吃人的怪癖不成,帝听风心里越的寒,对这个怪老头也更加排斥。

    怪老头却不以为然,冲着帝听风嘿嘿一乐,“放心,你不是妖修,我不会杀灭你的。”符离召会出现在化妖室,纯粹只是为了满足自己的好奇心。

    听到幻仙宗活捉妖修族人,还在半道灭妖的这个怪老头,将刚杀灭的妖兽随手一扔,连妖丹都懒得收起,化做一道虹光往幻仙宗赶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