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章 报名受阻
    帝听风虽把冰魔炎魔视作杀手锏的秘密武器,对此灵兽的仅存法力,帝听风也只能谨慎使用,不到万不得已情况下,帝听风是舍不得胡乱使用的。ww*w..

    ※※※※※

    “司徒师兄,这次各等阶弟子分开斗法,没有和灵寂期弟子参加争夺,那火凰幼兽,定非司徒师兄莫属了吧!”

    “哼!什么争夺,有司徒师兄出马,那个门敢和司徒师兄斗法,莫不是那人脑子出了问题!”

    “司徒师兄可是除了灵寂前辈功法最强的宗门弟子,又是司徒家族着重培养的弟子,恐怕连灵寂初期,司徒师兄都可与对方一战的。”

    各种拍马屁的声音传到司徒尼玛耳朵里,听得他有些飘飘然,脸上尽是春光满面,露出一种未斗法,就已经夺取了火凰幼兽的表情。

    火凰幼兽是火凰灵兽的后代,火凰的原形是一团火,因幻形外貌似凤凰故此被世人称作火凰,成年火凰的全力攻击不弱于灵寂初期修为,变异种族的火凰攻击力更加霸道。

    因马上就临近五宗百年测炼大会的日期,幻仙宗为了更好的选出得力弟子,不惜用稀有的火凰幼兽激各门弟子的潜能。

    往年被派出去的弟子,不是不小心消亡了,就是功法无故被废了,几百年传承下来,任谁都不敢接如此具备挑战性的任务。

    此次是五宗最后一次派各门弟子参加测炼,谁都不想失了面子,道虹掌门想了数日,才想出这么一个办法来,只要有能力夺得火凰幼兽的弟子,均都在名单之列,只不过,这些为了火凰幼兽的弟子,并不知情。

    “欢迎各门弟子参加此次的夺宝大赛,下面请各位……”

    主持弟子刚刚开了个头,斗法场天外传来一声爆呵!“等一等!”震得整个斗法场都抖动数秒,主持还以为哪个前辈突然冒出来想要观战呢!吓得他愣在原地,不敢多说一个字。

    片刻功夫,斗法场的天边冒出一道蓝烟,那道影子几个遁步,三两个呼吸间就落到众多弟子眼前。

    一个长着蓝,刘海中间有一撮白往后梳起的少年。那人身穿浅紫色服饰,面相冷酷俊美,又极为养眼,肤色韵白吹弹可破,齐腰蓝飘飘洒洒,移动中,仿佛一步就可以遁到天边似的,不管在场是男是女,都看得傻眼起来。

    少年无视众多弟子的目光,走近主持身边,问道:“参加争夺火凰大赛,是到这里报名么?”

    主持瞪着对方的蓝色头愣了愣,见对方只是一个纳灵后期的弟子,大舒口气,镇定道:“是!”

    少年拿起主持面前的羽毛,在参加比试弟子,亲传弟子那一行列,龙飞凤舞的写下“帝听风”三个大字,写完将羽毛插回羽器上,转身就走,中间其他过程一点都没有。

    “帝听风?”主持绕绕脑袋,竟想不起帝听风是哪个门的亲传弟子,貌似第一次看到这个名字,主持赶紧叫住帝听风,问道:“帝听风,你是哪个门的亲传弟子?为何没有在下面列出来?”

    别的参赛弟子,哪个宫,哪个门,外门弟子,内门弟子,亲传弟子还是宗门弟子,列表得清清楚楚,为何这个“奇怪”的弟子一走上来,除了在亲传弟子行列,写下帝听风三个字,什么都没写上去。

    “哪个门?”帝听风听得莫名其妙,他虽是幻仙宗弟子,从未和其他弟子交集过,除了三年前对阵过几名弟子外,幻仙宗内,除了李子恒那个师兄,帝听风是半个都不认识的。

    “就是你归属哪个门的亲传弟子。”主持就差翻白眼了,这小子修为倒是不高,架子摆得比掌门的亲传弟子还大,“你不老实交代上来,是没资格参加此次大赛的。”

    “哎?”帝听风意外的愣在原地哎了一声,自言自语说道:“他说不可以参加,怎么办?”别人看去,就像是帝听风一个人在原地自言自语那般。

    却不知,帝听风的肩上,一边躺着一只蓝色灵兽,另外一边站着一只红色灵兽,只因两只灵兽使了障眼法,除非元婴老怪,一般修士是无法看出来的。

    主持眼角剧烈的抽动着,一副被人戏耍的念头泛起,就差扬手扇帝听风几巴掌了,咬牙切齿说道:“那么,请你认真填写报名表,若是上面安排错了,双方实力悬殊差距过大,你的处境会很惨的。”

    主持虽被帝听风戏耍得脸色一阵青一阵白,心肠算好的,至少没胡乱安排相差弟子对阵,帝听风冷着脸走了回去,看了看报名表上面的各种填写。

    帝听风愣了愣,一本正经问道:“炼丹室亲的亲传弟子,上面怎么没有填出来?”

    “炼丹室?”主持听得一脸懵逼,随后想起来什么,“啪”的把帝听风手中的羽毛笔拍落到桌子上,指着报名处的一块牌匾,上面写道,炼丹室,炼器室,杂物阁……等等门弟子无资格参加这次争夺赛。

    “看清楚了吗?”主持问盯着牌匾看的帝听风,挥手让他赶紧走,不要过来凑热闹,帝听风歪着脑袋,一本正经道:“我也是亲传弟子,为什么不能参加?上面没有规定亲传弟子不能参赛吧?”

    “亲传弟子也分派系好吗?你一个炼丹弟子跟着凑什么热闹,赶紧离开,不要扰了别人报名。”

    主持有些不耐烦,他进入幻仙宗至少也百年光景了,从未见过这么“无理取闹”的弟子,帝听风听对方不让自己参加,一下就怒了,“啪”一声拍到桌子上,“只规定炼丹室不可以参加,又没有规定炼丹室亲传弟子不可以参加,这次大赛,让不让我参加。”

    “你简直……”主持嘴角那无理取闹几个字没吐出口,被帝听风“啪”了一把的桌子散成灰烬铺在地上,惊得他眼睛都不敢眨一下。

    这张桌子可是玄灵木雕刻出来的,一般灵寂期的弟子全力攻击它,都不见得能破坏这张桌子分毫,帝听风“随随便便”啪了一下就给整张废成灰了,这小子到底修炼了什么秘术,竟如此可怕?

    帝听风可没心情陪别人演什么心理戏,冷冷开口道:“我在问你,让不让我参加这次大赛。”

    主持赶紧一哆嗦,吓得连连点头,“能,能,你一定能参加。”主持心道,险在此人不是捆掌到我身上,否则的话……

    帝听风得到主持同意,后又交代给他几句注意事项,帝听风二话不说,立马调头就走,从他到来在到离开,也就片刻的事情,主持竟有种“时过境迁”的感觉,惊得他一身凉汗。

    主持继续把其他弟子报名加写上去,吩咐道:“大家回去准备一下,三天后正式比试,迟到者一律按退赛处理,破坏规定者一律按取消资格处理。”

    宗内举行争夺火凰幼兽报名前三天,不知怎的,这个消息就叫人传到一直被困在化妖室的帝听风耳朵里,帝听风一副懒洋洋的被关在禁制里,也老老实实的不去碰那数百道禁制。

    听闻宗门会举行什么大赛,实在无聊的和两只灵兽聊起天来,冷冷开口道:“那个火凰幼兽是什么?灵兽还是妖兽?”

    炎魔一副懒洋洋的神态躺在帝听风的肩上,无视主人的问题,舌头有一下没一下的舔着自己的翅膀,完全不搭理帝听风的问题。

    冰魔无可奈何,回答道:“火凰幼兽属于半灵半妖兽吧。”谁让它在三仙灵体中,修为是最弱的呢!没事只能陪主人唠唠嗑了。

    “半灵半兽,那不就是混血?”

    “也可以说混血,凤凰真灵变异的一种,本体是一团火,故此被世人称火凰。”

    “它有什么作用,炼丹,炼符?”

    “这些倒也是可以的,不过,成年火凰的攻击力很强的,就是主人现在的修为都躲不过它全力三招。”

    “哎!这么厉害!”

    听一人一兽滔滔不绝,一直舔着羽毛的炎魔冷哼道:“哼!给你驯化做灵兽,还不如拿给吾炼化一体,指不定还能冲破仙雷封印呢。”

    上次她和冰魔刚刚破界幻体出来,没弄清楚是在什么地方,被帝听风一阵乱攻,故此露了那么两手,谁知竟被天雷盯上,出其不意的连击了数道天雷下来,现在它们两的法术都被封印着,除了自护法术,其他功法等于被废。

    炎魔只要想到这个“罪魁祸”就是她如今的主人,就想多释放法力多燃帝听风几次。

    “小炎,你的不是玄天炎火嘛!那火凰幼兽的火还能被你炼化?”

    炎魔一副人类的表情,暗自怀疑道:“炼化是一定,不过管不管用就不知道了。”

    帝听风想了想,冷冷道:“既然你想要,我去帮你赢来就是。”

    “你还是先想办法从这里出去在说吧!”炎魔哼哼两声,继续顺她的翅膀上的羽听风无语尴尬咳咳两声,正经八百道:“你们不是有千百种办法把我弄出去嘛!何必要我这个主人亲自出马。”

    “你能不能出去,关吾什么事?既然你落到别人手里,吾自然希望你被人灭了,好让吾们脱离你的控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