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一章 夺火凰幼兽赛一
    “你这个没良心的,竟然诅咒你的主人死。ww w.『.”

    “吾可是天生灵体,没有心的,你自己想办法。”

    帝听风有种被人小看的感觉,他不是从这里逃不出去,只不过,数百道禁制,就算他破除得大部分,没等到他逃出去,就把那些灵寂期弟子引来了。

    到时,莫说他们会给帝听风另外加持诸多层禁制,恐怕帝听风还会被他们五花大绑,连自由都没有了的。

    “炎炎,吾觉得主人说得没错,尽管他这么没用,咱们既奉他为主,理因为主人尽心尽力的。”

    炎魔瞪了冰魔一眼,“哼!”冷哼一声不说一个字,她只在乎帝听风不会死在其他修士手里,其他的她可管不着。

    冰魔拿她的小性子无法,也不在替帝听风开口求情,一人两灵兽就怎么互瞪着,就这样过去了三天,两只灵兽的单眼又大又润还好,帝听风一直不眨眼,眼睛变得又酸又涩,眼里全都是熏出来的泪花。

    炎魔冷哼一声后,终于松了口,“好吧!吾救你出去,不过,那火凰幼兽得归吾。”

    帝听风还没来得及高兴,被炎魔喷出一口炎火熏得跟被炸那般,听到“噗”的一声,化妖室看守的弟子一个个好奇凑近过来想探个究竟,几个筑基弟子刚刚凑到禁制前,那些困住帝听风的禁制跟活了一般,纷纷往那几个弟子身上涌去。

    几个呼吸之间,数百道禁制把那几个筑基期弟子困得严严实实,就是他们在里面大喊都听不到声音,一个个瞪圆了眼睛,不可思议的盯在帝听风身上。

    只见帝听风伸了伸懒腰,就在几个筑基期弟子眨眼功夫,连帝听风的影子都不见了,帝听风放大神识探了探外面的情况,一个疾遁,就朝着斗法场遁去。

    截止报名就只剩下数分钟,帝听风不由得先使用灵压,然后全力遁往斗法场,一个“漂亮”的旋转,“完美”的征服了所有人的眼球。

    得到主持的同意过后,帝听风又一道疾影,三两个呼吸间,就消失在众弟子眼前,路过天竺殿门外,想了想还是等过些日子在来讨债好了。

    帝听风从斗法场报名回来后,哪都没去,独自回了后山的洞府,打两只灵兽看守洞口外,进入神念修炼去了。

    除了纳灵心法,帝听风还顺道修炼了一番万师父要他带回的聚灵真经,除了数句法诀外,其他地方帝听风竟是一知半解,心道,难道人类真的无法修炼此功法么?

    半空的续命瞟了一眼帝听风翻开的聚灵真经,扶额笑而不语,他在思考着,到底要不要告诉这个笨蛋主人一声,关于此功法的修炼秘诀。

    帝听风收了手中翻开的聚灵真经,抬眼看到续命在闷笑,不爽嚷道:“笑什么笑,谁还能看一眼功法秘籍就会此功法术的。”

    续命笑得咳嗽起来,捂嘴道:“对对,看一眼是不会懂的,等你长大了自然就看得懂了。”

    长大?帝听风听了懵懂懵懂的,他都十六了,还不叫长大么?算了,看不懂就看不懂吧,参悟“覆灭真言”得了。

    最让帝听风无语的一点还是,续命那货,随手扔了一本无法解读的真言给他,还说什么是最简单的,帝听风都参悟六年了,竟一个字都没法看懂,真不知要等到何年马月才可以修炼成覆灭真言。

    六年时间,他早就把纳灵心法修炼到大圆满了,虽拜了个高师,除了丹药什么都给不了,别说像样的功法,就是炉亲真人的本命法宝,帝听风都看不入眼。

    帝听风在后山洞府中,一待就是三天,除了没参悟到续命给的那一本覆灭真言,聚灵真经还是被帝听风参悟出一丝“意外”法决的,除了一直偷笑的续命,其他事情是无伤大雅的。

    帝听风冲两只灵兽本体招了手,冰魔炎魔围着帝听风旋转一圈,口中如鸟叫那般清鸣一声后,各自停在帝听风的双肩上。

    帝听风朝人群中望了望,按他这“特别”的色,站挑战区太显眼了,故此低调的混杂在观众席,那些眼热狂嚎的弟子,哪里得闲注意他这个怪弟子,一个个巴不得多生出几双眼睛观战。

    主持淡淡的扫了眼观众席弟子,仔细盘查一遍挑战者区域,这才走到主持台,宣布道:“第一次比试弟子,分别是内门弟子,言妄。对阵宗门弟子,青衣颜。”

    “内门言妄,灵寂初期顶峰修为,火属性灵根,擅长强攻,法宝双火轮。”

    “宗门青衣颜,灵寂中期修为,水属性灵根,擅长群攻,攻法水幻术。”

    两人被主持点到名字后,互相拱手拜了拜,蜻蜓点水般瞬间拉开距离,言妄那双修长的手,刹时变成通红明火,火焰腾腾燃起,就如烈火在燃烧那般耀眼。

    青衣颜这边动作也不慢,他整个人变成水形的人体,轻轻飘浮在半空,另外还幻出数百颗细针形的水柱,几乎同一时间,两人祭出的法宝,功法朝对方身上攻击过去。

    水与火天生就是相生相克,相辅相灭,水克火,火灭水,一直循环往复。

    言妄功法上不输青衣颜,境界却落了对方一个境界,固然如此,依旧和青衣颜斗个不相上下,可见其实力不弱的样子。

    在无数个火圈,无数枚水针互相抵消后,青衣颜略占上风,一招定输赢,主持报出输赢过后,两人又互相拱手相拜,彼此走下台去。

    “第二场比试,分别是四宫狐焰门弟子,弥音。对阵四宫火青门弟子,莫名。”

    “弥音,息零真人弟子,灵寂初期修为,金,木双属性灵根,擅长防御,法宝金刚砖。”

    “莫名,苦水大师弟子,灵寂初期修为,水,土双属性灵根,擅长躲避,法宝埔尺。”两人各种法宝,招术尽出,最后弥音两招定胜负,主持宣布胜者,进行下一场。

    “第三场比试,分别是外门弟子,夜无良。对阵护法弟子,炎灵。”

    “夜无良,天宜真人弟子,筑基中期修为,火属性灵根,擅长防守,法宝千灵令”

    “炎灵,一眉真人弟子,筑基后期修为,冰系灵根,擅长群攻,法术冰天雪地。”

    第三场对决,炎灵一招制敌胜出,此时,战况已经进行到白热化阶段,几乎每一次两名弟子对决,都会引起不小的轰动,初赛都如此激烈,可想到后面的决赛有多精彩。

    “第四场比试,分别是亲传弟子,司徒尼玛。对阵亲传弟子,帝听风。”主持话音刚刚落下。

    “司徒尼玛,道虹掌门弟子,筑基中期顶峰修为,火,金双属性灵根,擅长强攻,法宝巨灵尺。”

    “帝听风,炉青真人弟子,纳灵后期顶峰修为,无确定灵根,无确定招式,无确定功法,无确认法宝。”几乎在主持刚刚宣布完,第四组对阵两名弟子的资料,台下观众瞬间炸开了。

    “怎么可能,纳灵后期顶峰对阵筑基中顶峰,连灵根都还没有确定,主持是不是搞错对阵弟子的排名了?”

    “谁知道上面怎么安排的,那个纳灵期弟子莫不是的罪了什么高阶前辈吧!”

    “对阵大师兄,啧啧,我看,那名弟子,八成从今天起会变成重残,连筑基后期的弟子遇上大师兄,可能都是不敌的,一个纳灵后期,主持真会开玩笑。”

    “嘿嘿!咱们还是老实看戏吧!不管怎样,这事咱们都管不着的,咱们幻仙宗,谁敢明目张胆得罪司徒尼玛。”

    “就是说,司徒尼玛背后不仅有个司徒修仙大家族,还有司徒长老罩着,就是那名弟子觉得冤屈,恐怕都没地张口的。”

    一声又一声的议论声,从四面八方吩咐涌进帝听风耳中,不过,他也就当是听听,反正他又不认识那个什么司徒家族,那个什么长老也不认识,用不着为此事犯怵的。

    “等一等”

    一道声音响起,众人看去,竟是坐在观众席的帝听风,主持更是一脸讶色,这小子又想整什么幺蛾子出来,每次遇到这人,他都有种无法淡定的感觉。

    主持一副鄙视的眼神盯在帝听风身上,冷冷哼道:“你有什么事?可是想换一个等阶更低的弟子?”

    帝听风看都未看那个主持一眼,淡淡扫了一眼司徒尼玛,冒出一句让所有人喷血的话来,冷冷开口道:“他太弱了,我要换一个修为更高的对手。”

    司徒尼玛面色一红,满眼怒火瞪着帝听风,狠狠地一字一句道:“小子,以你纳灵后期的修为,敢挑战我筑基中期顶峰修为,莫不是亲传弟子这边没几个人参赛,我才懒得和你动手。”

    帝听风无视司徒尼玛的抓狂,轻描淡写说道:“我一招就可以放倒你,咱们俩法术悬殊太大,没什么意思。”

    “噗!”司徒尼玛真想大喷一口血出来,这小子,说大话也不分场所,莫说一招,就是他站在原地不动,对方三招内都不能击败他的。

    “哼!”司徒尼玛冷哼着跳上挑战台,冲人群中的帝听风勾勾手指头,比了一个大拇指,随后又比了一个小拇指,嚷嚷道:“有种,你就上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