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二章 夺火凰幼兽赛二
    帝听风愣了愣,此时他还在想,司徒尼玛比的那两个手势到底是什么意思?人影一闪,随即站到司徒尼玛对面,正经八百道:“上来了,你想怎样?”

    司徒尼玛已经被帝听风气得差不多吐血,哪里还会跟对方废话下去,气势涌现体内灵压迸而出,席卷着巨大狂风,冲着对面的帝听风狂袭而去。┡学迷wwΩw.*.

    帝听风只淡淡的愣在原地,冷眼看着司徒尼玛的动作,既不往身上打出护身罩,也不见他使用什么法宝,完全就是一副“送死”的模样,看得台下弟子一阵心惊肉跳,这小子,修为明明不高,还玩什么“心跳”,果真叫人无语。

    司徒尼玛一瞬间祭出手中法宝,只见一个半米长的尺子,周身灵光大放,刹那变成尺子本体的数倍之大,犹如一副喷着怒火的巨狼虎视着帝听风,浑身散着巨大灵压。

    如此,司徒尼玛对面的帝听风依旧一副“神不在家”的状态,就好像,完全没把司徒尼玛放在眼里那般,睹若无睹。

    这种挑战人们心理素质的状态,连主持都在为帝听风捏一把汗,这小子,到底是打算来干嘛的,斗法场上,意外身亡的弟子,是不会追究责任的。

    司徒尼玛见帝听风还不打算出手,遭到别人如此轻视,司徒尼玛还是生平第二次遇到,三年前的第一次,遇到的也是帝听风,只不过他忘了,除了色,看上去完全不同的两个人竟然都是帝听风。

    司徒尼玛呼啸着手中巨尺,划拉一下朝帝听风狂袭而去,众人屏住呼吸,捂住半边脸,不忍看到如此血腥一面,就在众弟子以为帝听风肯定会被巨尺拍成肉饼时,帝听风出手了。

    众弟子只看到帝听风微微移动了一下位置,不知何时起,他的头顶呼啸着一把巨剑,没等到巨尺冲近帝听风三米内,巨剑一个狂涌,冲着狂袭而来的巨尺飞影而去。

    众弟子更是瞪大双眼,大气都不敢出,死死盯着巨尺和巨剑,只见到司徒尼玛的法宝巨尺和帝听风的法术巨剑交缠在一起,不出片刻,巨尺出一声哀鸣,调头撤退。

    帝听风的巨剑所及之处,巨尺节节寸断开来,直到最后,竟连司徒尼玛手里的巨尺灵本体,都被巨剑砍成一断为二。

    从司徒尼玛祭出法宝攻击帝听风起,也不过几个呼吸而已,而帝听风真的就只是微微移动了一下,不仅没有使用护身罩,连法宝都没拿出手,全凭自身功法,一招取胜。

    反观司徒尼玛,不仅断了手中尺子法宝,连护身罩都被帝听风无意破除,好在对方见好就收,否则他早就重残了,尽管如此,还是惊得司徒尼玛一身冷汗,两眼不可思议的望着帝听风。

    观战的主持也被帝听风的动作震惊到,嘴巴张得老大,莫说司徒尼玛,换作他当帝听风的对手,下场也不见得好到哪去,怪不得帝听风一出手,就惊得他冷汗狂冒。

    帝听风冲司徒两手一拱,冷冷道:“师兄,承让了!”

    帝听风说完,伸手就要去取那奖品区的火凰幼兽,主持赶紧出声阻止,悻悻道:“这位小师弟,挑战赛还没结束呢!各门弟子之间得分出五个名次来,才可以取回奖品的。”

    见识过帝听风的雷霆手段后,主持点都不显得不耐烦,认真和帝听风解释起来,连道虹掌门的亲传弟子都懒得安慰两句。

    “哦!”帝听风淡淡哦了一声,扫了一眼挑战区的晋级挑战者,冷冷说道:“你们当中,谁最厉害,出来和我比试一下,我若是胜了,就带走火凰幼兽。”

    “这个……”主持一脸茫色,他可不敢做主,万一帝听风使用的是什么秘术,被掌门带去参加五宗大会,失了幻仙宗面子,他往后的日子可以用悲剧来演了。

    “哼!小师弟,我且来试你一试。”一个身形似虎敏捷的十八来岁少年跳上挑战台,面相有些阴烈,生有齿牙,如老虎般虎视眈眈着帝听风,似要把对方撕碎的势头。

    少年大概和帝听风差不多修为,应该是刚刚进入纳灵后期不久,境界没帝听风这般稳固,气候和灵力都十分散弱,怎么瞧都不是帝听风的对手才对。

    台上观战的弟子一个个仰长脖子静观,也懒得议论谁输谁赢,众弟子其他观念没有,几乎都只剩下一个,心道,又来一个不怕死的。

    虎形少年冲主持一拱手,说道:“主持,弟子是四宫火青门弟子司徒迢,这次参赛没来得及报名,希望主持破例让弟子参赛。”

    主持想都不想,直接拒绝司徒迢的请求,说道:“你的修为比司徒尼玛师弟的修为还低出一个境界,怎能取胜,休要胡闹,还不赶紧下台去!”

    也不知司徒迢哪来的勇气,竟看开了生死,绝决道:“主持放心,不论输赢,无论生死,不管什么结局弟子都想和这位小师弟对决一下。”

    被别人连叫了两声小师弟,帝听风解释一声道:“我姓帝,不姓小,按排位,你应该喊我师兄。”众弟子虽觉好笑,此刻也憋得满脸通红,未见何人敢笑出声来。

    司徒迢自动屏去帝听风的抱怨,挑衅道:“帝师弟,出招吧!”司徒迢话音刚落,没等众弟子反应过来,他冲帝听风抛出一些烟雾,帝听风赶紧闭上双眼,这些烟雾中含的毒又岂止一星半点,雾散尽后,帝听风还是无法睁开眼睛。

    司徒迢冷笑一声,祭出本命法宝就往帝听风攻击过去,感受到狂袭而来的灵压,帝听风闭着眼睛同样掐起法诀,这一次,巨剑没有出来,而是一只数丈的彩凤。

    帝听风心里寒到了极点,他没有与人斗争的想法,不过是为了所需之物罢了,对阵也只是点到为止,这人一上来就蛮不讲理动手,而且还出暗招,招数中又带尽杀意,由不得他不出手。

    只见司徒迢的本命法宝刚一触及到彩凤边缘,竟被对方燃了,不仅如此,帝听风并没有收手的想法,众弟子看得明白,司徒迢对帝听风出手时,不仅使用毒招,还暗下杀手。

    此刻,他们巴不得彩凤将司徒给一并燃去,就在众弟子心里各种猜疑,彩凤“澎”的全袭到司徒迢身上,原地“胸有成竹”的司徒迢,在见到自己的本命法宝被帝听风动动指手就灭了,心里哪能不慌神。

    就在彩凤侵袭而来时,司徒迢竟直接给帝听风跪了,毫无节操嚷嚷着道:“帝师弟,饶命,求求你,饶了我吧!”司徒迢话音未落,彩凤已经全袭了上去。

    帝听风本来就只出了三分法术,只要在场的有点修为的人,都看得出来,彩凤身上释放的灵威,还不足刚才巨剑的半数。

    单就这样,司徒迢就给吓跪了,真怀疑他们家族的人知道了,会不会以此为耻,当然,听到对方求饶后,帝听风故又收了一分灵力,单就使用两分法力,就把司徒迢给击飞出去数十米外,就差被帝听风给扔出观众席了。

    “噗!”司徒迢倒地同时,口中吐出大口鲜血,脸上的狠色也转换成惧色,连看都不敢看帝听风一眼,这人,竟是真正有那般法术,是他太妄自菲薄了。

    主持见此,冲身后两名弟子招招手,吩咐了几声后,他们随便寻了个物品,把司徒放在上面抬走了。

    这时,帝听风也重新睁开了眼睛,刚才的那些毒,虽没有进入眼睛,大部分落在了他的脸上,好在只是一些让人无法睁开眼睛的药粉,不是什么毁容的剧毒,否则,司徒迢这辈子要呵呵了!

    帝听风从怀内掏出一块布,轻轻往脸上一抹,脸上沾住的药粉全侵入布上了,帝听风面露一丝厉色,随即恢复正常,冲主持开口道:“我可以取奖品了吗?”

    “帝师弟的确功法不凡,你看这样好不好,你就不要和那些弟子比了,直接进入决赛区,到时候和剩下的四名胜利挑战者一起领取奖品,怎么样?”

    主持从冷脸变到热脸,现在几乎完全是在征求帝听风的意见,一副以他为主的模样,完全没有了主持的样子,恐怕其他弟子,见识到帝听风两次出手,心里全都种下了阴影的。

    帝听风扫了眼还剩下的寥寥几人,冷冷道:“好吧!”

    帝听风进入总赛后,其他弟子之间还在继续比试,他们可都没有帝听风这么牛掰,露两手就可以进入赛点的,恐怕也只有帝听风能做到,一招治敌。

    其他弟子大部分都是和对手斗得死去活来,几乎差个半招后才分出胜负来的,尽管如此,其中还是有不少胜出的弟子,在对阵中失去法宝法器,都没有帝听风来得如此简单。

    大赛一共举行了三天,帝听风第一天风头太盛,主持直接让他升级到总赛,第二天他老实待在后山,到了第三天,帝听风才赶回练习场领取火凰幼兽。

    他刚刚赶到,就听见主持在宣布最后胜出的弟子名单,尤其是今天,台下观看的弟子比第一天还要多出三倍,帝听风从人群中默默飘过,一副路人模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