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三章 交易
    总赛刚结束,挑战台上只剩下五人,一个是宗门弟子青衣颜,一个是四宫弟子弥音,一个是护法弟子炎灵,一个是内门弟子司徒尼玛,另一个自然就是直接进入总赛的帝听风。『 Δ 学迷ww w. .

    主持覆去火凰幼兽灵兽袋上面的禁制,将五只火凰幼兽分别放给五位胜出弟子手里,帝听风刚接到火凰幼兽,也不检查一番,当着主持的面直接遁光就走,帝王的霸气,看得那些个观众弟子也是一愣一愣的。

    帝听风可看不出火凰幼兽的真假,炎魔都没觉得有什么问题,他哪还多嘴问些什么,待在人群里,他都快过敏了,在不离开就要免疫了。

    帝听风前脚刚取走火凰幼兽,人都没来得及赶回后山,后脚就被炉青真人一道传音符招呼过去,帝听风轻叹一声,只得改变了遁光的方向。

    片刻功夫,帝听风就停在炼丹室的门口,炉青真人大笑着打着哈哈,也不问自己的徒弟是怎么从数百道禁制中如何脱困得,直接开门见山打起火凰幼兽的主意来。

    “听风,听说你参加大赛胜出了,赢得了火凰的幼兽,是吗?”

    帝听风冷冷一声,“是!”就不在开口,他除了说话开口的时候,其他时候都是不开口的。

    炉青真人见此也不恼,就跟见多不怪了似的,从储物袋取出数十瓶丹药来,乐呵呵道:“听风,你既不能修炼法术,只对这些丹药感兴趣,况且,你拿那火凰幼兽也是无用,何不和为师做笔交易。”

    帝听风又一声冷冷的声音道:“交易?”

    “对,交易,用这些丹药,如果你觉得不够,为师还可以另加几瓶的,还有,你若想回到炼丹室,为师也可以竭尽全力去把你从掌门那要过来,还有一个问题……”

    炉青真人适当不语,反观帝听风的反应,岂料帝听风除了冷脸就是酷脸,真无法从这个弟子脸上看出些什么。

    “还有什么问题?”帝听风听师傅突然闭口,知是师傅要他开口问才会说出来,故而冷冷一句。

    “此次参加大赛胜出的弟子,必须得作为带队执主和掌门去参加五宗大会,听风,别人不知,为师可是清楚你的修为的,你只要将火凰幼兽与为师换取,为师可保你此次不必去参加五宗大会的……”

    又是五宗大会,帝听风听了五宗大会几个字不下百遍,却不知道五宗大会到底是什么东西,见师傅如此迫切想要得到火凰幼兽,想必此兽用途不小的。

    连玄天炎火都看中的真灵之体,不知对人体有没有什么效果,帝听风心里小小的臆想了一会,眯起眼听师傅在那说过不停。

    炉青真人具体说了些什么,帝听风没放在心上,只知道五宗大会是灵域五个宗门百年一次测炼机会,十分危险,几乎参加过五宗大会的弟子只有十分之一回得来。

    听到危险,帝听风有种跃跃欲试的感觉,如续命所言,待在宗门久了,人就会变成井底之蛙,他也是时候离开幻仙宗,给身体好好的换换血了。

    “师傅,火凰幼兽对弟子来说也十分重要,恐怕不能和师傅换的。”帝听风冷冷对炉青真人说道,见炉青真人脸色一沉,帝听风话锋一转,说道:“不过,弟子身上有一物,师傅肯定会感兴趣的。”

    “什么?”因帝听风不肯换取火凰幼兽,炉青真人脸色变得有些难看,虽说没暴跳如雷,语气却不如先前热情了。

    帝听风从储物袋取出一物,冷冷道:“师傅,你觉得,这种灵药如何?”

    帝听风虽不认识自己无意间从秘洞中寻到的灵药,丹是灵药散的灵性,帝听风可以肯定,此草绝对不凡,起码是灵药中的佼佼者。

    炉青真人刚一眼瞅到帝听风手里的两截猫爪形状的灵药,瞪得眼睛都看直了,支支吾吾道:“这这这……这个是……龙吟草。”

    帝听风见师傅如此激动,就知道这种药草肯定不简单,好在自己没有全部拿出来,帝听风有种惊险的心态。

    单就看到帝听风手里冒出的两截这种猫爪怪草,炉青真人就激动得一副要融化帝听风的眼神,若是帝听风将身上大把猫爪全部取出来,恐怕炉青真人二话不说,直接翻脸无情杀人夺宝了。

    帝听风见师傅无法从激动中恢复过来,故而将猫爪怪草一握,冷冷一声道:“师傅,用弟子手上的这种怪草,换师父你刚才提出的条件,够不够?”

    “够,当然够了!”炉青真人把手里丹药瓶全数扔过帝听风,自言自语道:“有了这两截龙吟草,又可以炼制出数十颗筑基丹了。”

    什么?龙吟草可以炼制筑基丹?帝听风有种被人懵扇了两巴掌的感觉,他实力虽过灵寂期的弟子,修为境界却停止在纳灵后期不前。

    境界不前,单是敌杀对手,实力就会被拖散一倍,帝听风做梦都想筑基成功,偏他揣着可以炼制筑基丹的灵药一直不觉,怪不得心里会异常不舒服了。

    炉青真人有了龙吟草,自然主动放弃了火凰幼兽,免得让人觉得他以大欺小,倒是炉青真人对龙吟草的来历大感兴趣,一直旁敲侧击打探龙吟草的出处。

    帝听风当然不傻,自然以各种理由搪塞过去了,反正只要此次被炉青真人放过了,下次想要抓住他可就没那么容易了,他可不敢告诉炉青真人,这三年,他不在杂物阁待着,而是在什么秘洞待了三年。

    最后,炉青真人见帝听风一直都是迷迷糊糊的说不清楚龙吟草的来历,只说是在后山见到,觉得奇怪,就收了起来,连此草是什么都不知道。

    一问三不知的情况下,炉青真人也就放弃了追问,打了帝听风,给道虹掌门去一道传音符后,准备接下来的炼制筑基丹做准备。

    帝听风当然不知道龙吟草不能全当做炼制筑基丹的药材,他回到后山的洞府后,翻出炉青真人给的数十瓶丹药,现都是一些恢复灵力,恢复气血的丹药。

    虽然这些丹药对普通的修仙弟子大有用处,不过,对于帝听风这个灵力从来不缺的修仙者,这种类型的丹药显然成了叽助。

    帝听风无奈苦笑一声,将所有丹药往储物袋一收,取出那只火凰幼兽来。肩上的炎魔见了火凰幼兽,兴奋得一如反常,不在躺在帝听风的肩上,兴奋得围着帝听风连转了好几圈才停回他的肩上。

    “小炎,这只火凰未免也太小了吧!”帝听风把火凰幼兽往手上轻轻一放,都还没有他的巴掌大,这么炼了,岂不是可惜了么?“要不要等它在长大一些,在炼化它啊!”

    炎魔翻一个白眼,“你当是食物,越多越好啊!灵兽又不在乎体积大小,只在乎于它体内藏着的灵性,连这个都不懂,没事多翻翻古书吧!”

    帝听风被呛得无言以对,半响才冷冷道:“我只不过是心疼,此兽还那么小就被别人杀灭罢了。”

    冰魔眼中露出一丝狠色,正经八百说道:“主人,按你这样的软心肠,入世的话,铁定活不过三秒钟。”

    “你不可以把希望放大一些么?”帝听风调皮的冲冰魔连眨了两下眼睛,正色道:“活两分钟行不行?”

    冰魔狂忍着快喷血的怒气,狠道:“不用了,吾看吾现在就结果了你的性命,省得以后麻烦他人动手了。”

    帝听风听后,惊得满身狂冒汗,大呼:“开玩笑,开个玩笑行不行?”

    冰魔冷冷哼道:“吾可从来都不开玩笑。”

    帝听风随了炎魔的愿,算还清她上次护主的利息,为她寻来加助炼化火凰灵体的一些材料,加持法力将火凰幼兽大祭了三天后,帝听风为准备炼化火凰的炎魔护法时,不禁在途中撤回了灵力,独自坐到一旁闭眼打坐起来。

    咦?炎魔如人类那般轻咦一声,对帝听风“奇怪”的行为大为光火,她这都到炼化火凰幼兽的要紧关头,帝听风居然撤回灵力,没有强大灵力注入,幻回灵火本体的火凰,护体灵威自然比只剩下残魂的炎魔厉害得多。

    火凰幼兽突的灵光大放,冷冷盯着只剩下一缕残魂的炎魔灵体,口中出一阵清鸣的叫声后,冲着炎魔残魂飞扑过去,火凰幼兽撑开的翅膀忽闪忽隐的,吐出的烟火更是不弱,释放法力数天的炎魔残魂半分。

    炎魔见此,心里惊魂不少,它虽余留些生前法力,因为被封印于兽皮的时间过长,大部分法力早就被兽皮消耗掉了,面对拥有灵体的灵兽,自然是不敌的。

    炎魔冲一旁的冰魔呼喊一声,口中吐着炎火护住全身,死盯着火凰幼兽的化灵攻击,等到冰魔靠近过来,两只灵兽残魂突的巨大化,变成一红一蓝两只大型飞鸟,红色那只身上腾腾冒出层层冰气,蓝色那只身上燃着熊熊烈火。

    尽管如此,红蓝飞鸟身上的灵威,两者相加起来,也只抵火凰幼兽的小半。对差点就灭了它的两个凶手,火凰幼兽哪里肯轻易放过,周身灵光大放,冲着变化成飞鸟的冰魔炎魔攻击过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