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四章 夺火凰幼兽赛(3)
    火凰幼兽口里在一次清鸣,俯冲的度更加快,竟大有一击就溃散对方残魂的威胁,冰魔炎魔顾不得一直闭眼打坐的帝听风,身上灵光大放,竟一个呼吸间两者合二为一,变成一只半蓝半红的异型兽来。Δ 学迷ww w..

    异兽冲着火凰幼兽嘶吼一声,鼻翼间冒出腾腾怒火,“啪”的打得地上的石头穿了两个大洞,异兽看向火凰幼兽的表情更加冷漠,只见对方刚一冲过来,异兽整个身子就朝火凰幼兽扑了上去。

    两者在帝听风的洞府中互相撕吼在一起,异兽大口一张,竟吞噬了火凰幼兽的一支翅膀,对方无法飞上半空,只能用一支翅膀支撑着身体与异兽斗法。

    异兽见机趁其元气大伤,猛的迸周身灵压,与火凰幼兽斗得更加难解难分,不大一会就吞噬了火凰幼兽的另一支翅膀,火凰幼兽哀鸣一声,本体没来得及幻回灵体,被异兽大口一张,活活吞入腹中。

    从火凰幼兽挣脱禁制,到冰魔炎魔幻出异兽不过一瞬间的事情,异兽虽吞噬掉火凰幼兽的灵体,也因为大肆释放灵力,自身已经法力不支。

    异兽抬眼扫了依旧在一旁打坐的帝听风,洞府被它们刚才搅得天翻地覆,此子竟还能冷静的坐到一旁无动于衷的样子,“哼!”异兽鼻间冒出腾腾怒火,一下子把地面的乱石给燃化了。

    异兽仅支撑了三两个呼吸,冰魔炎魔化成的灵体就散开了,从中冒出两只圆鼓鼓的红蓝灵体来,炎魔口中吐着炎火,懒懒催动自护法术,强控帝听风神念,才现他竟被他人给催眠了。

    看帝听风的样子,不像是中催眠术的样子,莫不是遭到别人种下的催眠禁术,差点被火凰幼兽灭掉残魂的炎魔大为光火,将帝听风神念中的催眠禁术一口炎火全给燃了。

    “小炎,快住手!”续命刚想制止,已经来不及了,只见禁制被散除,帝听风的身体也“澎!”的一声倒在地上,惊得被帝听风突然压倒的冰魔赶紧跳到一旁,使用自护法力冰冻住熊熊燃起的帝听风。

    “唉!”神念中的续命轻叹一声,不可思议的盯着如此冲动的炎魔,“你可是玄天炎火,这小子不过是个人类,肉身哪经得起你的炎火烤化。”

    冰魔护住帝听风的肉身,替炎魔解释道:“神龙护法,主人没事,何况炎炎残魂中的法力已经很弱了,不会伤到主人的。”它虽没赶在炎魔出手时护住帝听风,但是等冰魔的寒冰触及帝听风身体时,他的体内有另一种法力在护着肉身。

    炎魔冷冷哼了叽声,没等她解释什么,灵体竟散去了,续命见此,只能把炎魔的灵炎收进自己的灵体中,冰魔感激的望了续命一眼,也跟着炎魔一样遁入续命的灵体中。

    续命苦笑一声,留在帝听风的神念中,等着他醒过来……

    南宫家这边,万师父刚催动帝听风体内的催眠禁术到一半,强行被对方扯住了神念,功法又不敌对方,相持下使用禁术,不料却遭到功法反噬,容貌更加度老化。

    如果不是凭借万师父往日的灵威,现在他的样子走出去,肯定没有一个人认出他来的,莫不是万师父野心太大,也不至于会落到这种下场。

    个把月前,帝听风去藏经阁寻聚灵真经被恐念真人陷害,被众修当做妖修族人困在化妖室,并顺手加持了数百道禁制,却不知,当他们离开化妖室的时候,帝听风冷笑着,从手里冒出那本聚灵真经的功法来。

    帝听风虽不知续命是如何做到的,不过,有了这本聚灵真经,就可向万师父交差了,他拥有过目不忘的本领,只要翻看一遍聚灵真经的功法法诀,自然不用留着这本功法在身上的。

    从化妖室逃出后,并没有受到那些高阶弟子的追杀,还有惊无险的参加了大赛,夺得了火凰幼兽,回了后山,就把拿到聚灵真经功法秘籍的消息,使用秘术通知过万师父,本来想着等炎魔炼化了火凰幼兽,就寻机会把聚灵真经带南宫家族。

    谁知道,万师父竟这般着急,等不及帝听风把聚灵真经送回去,不知他从哪听到风声,知道幻仙宗会举行争夺火凰幼兽的大赛,想叫帝听风寻机会把其中一个夺得火凰幼兽的弟子引出幻仙宗,方便他杀人夺宝。

    万师父千算计,唯独算错了帝听风的实力,万提防,依旧输在了最放心的人身上。

    万师父肯定也没猜到,一直被他当成凡人弟子的帝听风,竟靠自己的实力赢取了一只火凰幼兽,而且,如果帝听风手里没有龙吟草的话,那只火凰幼兽肯定会被炉青真人抢先强换了去。

    帝听风刚刚醒来,闻到自己浑身焦糊味,脸色一下子黑了去,瞪着手里的古牌,眼睛都快冒出火来,神识一下就侵入里面,通身灵压逼得古牌里面的三只灵体不敢乱动一步。

    说来也巧,帝听风数年前查探手中古牌秘密时,手中古牌竟无意间侵入到他的肉里面去。当时,惊得帝听风魂飞天外,也就是从那时候起,续命进入到帝听风神念里的,莫不是因为这个缘故,帝听风没有灵力,别提什么灵根了,根本就无法修炼什么仙家功法。

    正因为有续命提供的源源不断的灵力,帝听风修炼起来,事过功倍,不仅实力过同阶修士,甚至都可以诛杀跨境修士。

    帝听风冷冷扫了一眼续命,转头看着冰魔炎魔两只灵兽残魂问道:“你们俩的灵力怎么变得这么弱?”

    “主人,吾们本就是生前留下的一缕残魂,体内法力本就不多,又大手笔的释放了两次灵威,能留得灵智算不错了。”

    冰魔暗暗叹气,单眼一直盯着无法幻出灵体的炎魔,心里焦急得不行,偏偏炎魔刚才不顾情面,使用玄天炎火攻击了帝听风,虽不是有意攻击,其中的有意,明眼人还是看得出来的。

    它们虽被帝听风强行认主,两者之间的实力本就反差够大,就算自己开口请求,帝听风又能做些什么,炎魔虽和冰魔是共体存在,却也是可以各自分离存在的天生灵体,共幻出的异兽灵体法力虽不及生前的百分灵威,实力还是比人类的灵寂中期修士厉害的。

    帝听风从储物袋取出一只暗红色的丹药瓶来,顺手丢到古牌中,抽回了神识,又给自己换了一套干净的新衣服,不动声色的继续打坐,也不给接丹药瓶的冰魔解释一句。

    刚入定,收到一道秘密传音,外加一道宗门传音,帝听风睁开眼睛,里面传来一道熟悉的声音,顺手燃了传音符,帝听风闭上眼睛继续他的打坐,就好像刚才什么都没生过一样。

    ※※※※※

    数天后,幻仙宗的上空划过一道蓝影,人影几个闪动,就出现在议事大殿的正门外,帝听风刚抬起脚步,正门口走出来一位老者,正是数天前,给宗门大赛做主持的那一位。

    “帝师弟,你终于到了,长老还有道虹掌门及四宫九护法全都在主殿,掌门特地叫师兄我出来接你进去。”

    数天前,掌门把夺火凰幼兽大赛交给老者主持,赛后会宣布掌门的口喻,帝听风领了火凰幼兽就遁走了,主持连开口的机会都没有的,老者认为掌门压根就不会打算选一个纳灵弟子前去参加五宗大会,就随意给帝听风传音几句,谁知道掌门特地吩咐他前来接帝听风进去。

    帝听风扫了一眼议事大殿,冷冷道:“有劳师兄了。”

    帝听风刚一走进主殿,现殿中围满了一圈的高阶弟子,其中,主坐上一位是帝听风见过的“老好人”掌门道虹,另外还有一个童颜鹤的老者,帝听风刚刚踏入殿中,殿内的灵威压“齐刷刷”的朝帝听风身上施压过来,逼得他差点跪倒在地,不能前进一步。

    “不错!”那童颜鹤的老者半笑非笑的直盯着帝听风,夸赞一句帝听风的承认能力,半响后吐出一句话,“可惜资质不行,修为也太浅薄了些。”

    只要是修仙者,任谁听到老者这样的一句话,心里都是很清楚老者这句话的玄音,帝听风冷冷不语,等到那些高修全撤回了灵威,这才踏步上前,拱手道:“弟子见过长老,掌门,四位宫主,九位护法。”

    本来弟子拜见长老,掌门之位的高修,应行跪拜大礼的,因帝听风是亲传弟子身份,除了师傅炉青真人外,其他同阶甚至高一阶的高修,帝听风都可以不用行大礼的,行完师礼,帝听风退站到一旁,并入司徒尼玛他们又列之中。

    老者冲殿内各门弟子淡淡一笑,宣布道:“此次老夫让道虹召集各位过来,是有一件事要给各位交代一声,你们中的一些人进入幻仙宗时间还不到百年,并不知道这一规定,接下来老夫会给各位解释的,等老夫解释完毕,由道虹给各位解释后续问题。”

    老者随意扫了一眼大殿中的各门弟子,感受到一股很强大的灵力时,老者脸上露出一丝无人可以察举的笑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