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五章 交易
    就在彩凤侵袭而来时,司徒迢竟直接给帝听风跪了,毫无节操嚷嚷着道:“帝师弟,饶命,求求你,我错了你饶了我吧!”司徒迢话音未落,彩凤已经全袭了上去。Ω ┡  ww w.ん.

    帝听风本来就只出了三分法术,只要在场的有点修为的人,都看得出来,彩凤身上释放的灵威,还不足刚才巨剑的半数。

    单就只是这样,司徒迢就被帝听风给吓跪了,真怀疑他们家族的人知道了,会不会以此为耻,当然,听到对方求饶后,帝听风故又收了一分灵力,单就使用两分法力,就把司徒迢给击飞出去数十米外,就差被帝听风给扔出观众席了。

    “噗!”司徒迢倒地同时,口中吐出大口鲜血,脸上的狠色也转换成惧色,连看都不敢看帝听风一眼,这人,竟是真正有那般法术,是他太妄自菲薄了。

    主持见此,冲身后两名弟子招招手,吩咐了几声后,他们随便寻了个物品,把司徒放在上面抬走了。

    这时,帝听风也重新睁开了眼睛,刚才的那些毒,虽没有进入眼睛,大部分落在了他的脸上,好在只是一些让人无法睁开眼睛的药粉,不是什么毁容的剧毒,否则,司徒迢这辈子要呵呵了!

    帝听风从怀内掏出一块布,轻轻往脸上一抹,脸上沾住的药粉全侵入布上了,帝听风面露一丝厉色,随即恢复正常,冲主持开口道:“我可以取我的战利品了吗?”

    “帝师弟的确功法不凡,你看这样好不好,你就不要和那些弟子比了,直接进入决赛区,到时候和剩下的四名胜利挑战者一起领取奖品,怎么样?”

    主持从冷脸变到热脸,现在几乎完全是在征求帝听风的意见,一副以他为主的模样,完全没有了主持的样子,恐怕其他弟子,见识到帝听风两次出手,心里全都种下了阴影的。

    帝听风扫了眼还剩下的寥寥几人,冷冷道:“那好吧!”

    帝听风进入总赛后,其他弟子之间还在继续比试,他们可都没有帝听风这么牛掰,露两手就可以进入赛点的,恐怕也只有帝听风能做到,一招治敌。

    其他弟子大部分都是和对手斗得死去活来,几乎差个半招后才分出胜负来的,尽管如此,其中还是有不少胜出的弟子,在对阵中失去法宝法器,都没有帝听风来得如此简单。

    大赛一共举行了三天,帝听风第一天风头太盛,主持直接让他升级到总赛,第二天他老实待在后山,到了第三天,帝听风才赶回练习场领取火凰幼兽。

    他刚刚赶到,就听见主持在宣布最后胜出的弟子名单,尤其是今天,台下观看的弟子比第一天还要多出三倍,帝听风从人群中默默飘过,一副路人模样。

    总赛刚结束,挑战台上只剩下五人,一个是宗门弟子青衣颜,一个是四宫弟子弥音,一个是护法弟子炎灵,一个是内门弟子司徒尼玛,另一个自然就是直接进入总赛的帝听风。

    主持覆去火凰幼兽灵兽袋上面的禁制,将五只火凰幼兽分别放给五位胜出弟子手里,帝听风刚接到火凰幼兽,也不检查一番,当着主持的面直接遁光就走,帝王的霸气,看得那些个观众弟子也是一愣一愣的。

    帝听风可看不出火凰幼兽的真假,炎魔都没觉得有什么问题,他哪还多嘴问些什么,待在人群里,他都快过敏了,在不离开就要免疫了。

    帝听风前脚刚取走火凰幼兽,人都没来得及赶回后山,后脚就被炉青真人一道传音符招呼过去,帝听风轻叹一声,只得改变了遁光的方向。

    片刻功夫,帝听风就停在炼丹室的门口,炉青真人大笑着打着哈哈,也不问自己的徒弟是怎么从数百道禁制中如何脱困得,直接开门见山打起火凰幼兽的主意来。

    “听风,听说你参加大赛胜出了,赢得了火凰的幼兽,是吗?”

    帝听风冷冷一声,“是!”就不在开口,他除了说话开口的时候,其他时候都是不开口的。

    炉青真人见此也不恼,就跟见多不怪了似的,从储物袋取出数十瓶丹药来,乐呵呵道:“听风,你既不能修炼法术,只对这些丹药感兴趣,况且,你拿那火凰幼兽也是无用,何不和为师做笔交易。”

    帝听风又一声冷冷的声音道:“交易?”

    “对,交易,用这些丹药,如果你觉得不够,为师还可以另加几瓶的,还有,你若想回到炼丹室,为师也可以竭尽全力去把你从掌门那要过来,还有一个问题……”

    炉青真人适当不接着说下去,反观帝听风的反应,岂料帝听风除了冷脸就是酷脸,真无法从这个弟子脸上看出些什么。

    “师父还有什么问题?”帝听风听师傅突然闭口,知是师傅要他开口问才会说出来,故而冷冷一句。

    “此次参加大赛胜出的弟子,必须得作为带队执主和掌门去参加五宗大会,听风,别人不知,为师可是清楚你的修为的,你只要将火凰幼兽与为师换取,为师可保你此次不必去参加五宗大会的……”

    又是五宗大会,帝听风听了五宗大会几个字不下百遍,却不知道五宗大会到底是什么东西,见师傅如此迫切想要得到火凰幼兽,想必此兽用途不小的。

    连玄天炎火都看中的真灵之体,不知对人体有没有什么效果,帝听风心里小小的臆想了一会,眯起眼听师傅在那说过不停。

    炉青真人具体说了些什么,帝听风没放在心上,只知道五宗大会是灵域五个宗门百年一次测炼机会,十分危险,几乎参加过五宗大会的弟子只有十分之一回得来。

    听到危险,帝听风有种跃跃欲试的感觉,如续命所言,待在宗门久了,人就会变成井底之蛙,他也是时候离开幻仙宗,给身体好好的换换血了。

    “师傅,火凰幼兽对弟子来说也十分重要,恐怕不能和师傅换的。”帝听风冷冷对炉青真人说道,见炉青真人脸色一沉,帝听风话锋一转,说道:“不过,弟子身上有一物,师傅肯定会感兴趣的。”

    “什么?”因帝听风不肯换取火凰幼兽,炉青真人脸色变得有些难看,虽说没暴跳如雷,语气却不如先前热情了。

    帝听风从储物袋取出一物,冷冷道:“师傅,你觉得,这种灵药如何?”

    帝听风虽不认识自己无意间从秘洞中寻到的灵药,丹是灵药散的灵性,帝听风可以肯定,此草绝对不凡,起码是灵药中的佼佼者。

    炉青真人刚一眼瞅到帝听风手里的两截猫爪形状的灵药,瞪得眼睛都看直了,支支吾吾道:“这这这……这个是……龙吟草。”

    帝听风见师傅如此激动,就知道这种药草肯定不简单,好在自己没有全部拿出来,帝听风有种惊险的心态。

    单就看到帝听风手里冒出的两截这种猫爪怪草,炉青真人就激动得一副要融化帝听风的眼神,若是帝听风将身上大把猫爪全部取出来,恐怕炉青真人二话不说,直接翻脸无情杀人夺宝了。

    帝听风见师傅无法从激动中恢复过来,故而将猫爪怪草一握,冷冷一声道:“师傅,用弟子手上的这种怪草,换师父你刚才提出的条件,够不够?”

    “够,当然够了!”炉青真人把手里丹药瓶全数扔过帝听风,自言自语道:“有了这两截龙吟草,又可以炼制出数十颗筑基丹了。”

    什么?龙吟草可以炼制筑基丹?帝听风有种被人懵扇了两巴掌的感觉,他实力虽过灵寂期的弟子,修为境界却停止在纳灵后期不前。

    境界不前,单是敌杀对手,实力就会被拖散一倍,帝听风做梦都想筑基成功,偏他揣着可以炼制筑基丹的灵药一直不觉,怪不得心里会异常不舒服了。

    炉青真人有了龙吟草,自然主动放弃了火凰幼兽,免得让人觉得他以大欺小,倒是炉青真人对龙吟草的来历大感兴趣,一直旁敲侧击打探龙吟草的出处。

    帝听风当然不傻,自然以各种理由搪塞过去了,反正只要此次被炉青真人放过了,下次想要抓住他可就没那么容易了,他可不敢告诉炉青真人,这三年,他不在杂物阁待着,而是在什么秘洞待了三年。

    最后,炉青真人见帝听风一直都是迷迷糊糊的,说不清楚龙吟草的来历,只说是在后山见到,觉得龙吟草散的灵性很独特,就随手收了起来,连此草是什么都不知道。

    一问三不知的情况下,炉青真人也就放弃了追问,打了帝听风,给道虹掌门去一道传音符后,准备接下来的炼制筑基丹做准备。

    帝听风当然不知道龙吟草不能全当做炼制筑基丹的药材,他回到后山的洞府后,翻出炉青真人给的数十瓶丹药,现都是一些恢复灵力,恢复气血的丹药。

    虽然这些丹药对普通的修仙弟子大有用处,不过,对于帝听风这个灵力从来不缺的修仙者,这种类型的丹药显然成了叽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