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八章 狼牙月石
    “哦!”帝听风冷冷一声道:“那就这四人吧!”道虹掌门不答应他独自进入禁地,那么等他进入禁地以后,遍自行独闯也罢,帝听风懒得在这里和别人费口舌,还不一定得到应允。ww┡w.ん.

    青衣颜等四人听到帝听风的言论,心里无不燃起一股莫名的冲动,的确,论单打独斗,他们都是各中好手,但是要他们中的任何一人,要带领其他弟子,还要设法去保护其他人,不敢说全部能活着回来,但是人员肯定是会减少的。

    哼!九护法之中传出几声冷哼,道虹掌门淡淡扫去一眼,对帝听风说道:“帝听风,虽说此次你赢了火凰幼兽成为执主弟子,但是本道有些不大放心把其余四名弟子交由你带领,你若接得住本道一成半分功力,本道便承认你执主弟子身份。”

    帝听风听了,额头冒出青筋,这些什么道啊主的,他压根就不稀罕,帝听风也没指望着,道虹掌门会心甘情愿把这项任务交给他,帝听风事先也不知道会有五宗大会这么一出“压箱底”的好戏,那火凰幼兽还被炎魔给浪费了,这一出接一出的小把戏,让帝听风心里好生郁闷。

    夺取了火凰幼兽,就不得不参加五宗大会,想来,这个执主的差事,是推不掉的,帝听风冷冷点头,示意道虹掌门尽管出招就是,片刻时间,帝听风就往身上打出一蓝一黄两道护身罩来。体内的灵威迸而出,通身灵力肆要冲破仪事大殿的屋顶,灵压更是逼得帝听风旁边的青衣颜四人,一副快要不支倒地的样子,一个个催动起法诀,急急往身上打出护身罩逃落到一旁。

    道虹掌门诧异,这个,真的是数年前,被自己定义为不能修炼的那名弟子吗?为什么他身上的灵力比数年前还要浓郁,居然不弱他全盛时期的半分,道虹掌门虽然惊讶帝听风身上的强大灵力,心里想到此子的体质,也就不当回事,只当帝听风身上肯定有什么法宝护体,才会有如此之多的灵力。

    道虹掌门手掐法诀,口中默念几句,一把强弓出现在他手里,箭雨更是从天而降,纷纷没入强弓中中,道虹掌门在次念起数道法诀,箭雨转化成火雨,似龙似凤半强势朝着帝听风狂袭而来。

    帝听风扫了眼道虹掌门攻击而来火雨,攻击力不弱于灵寂初期的一击,心里淡淡的冷笑一声,心道:攻击力也就一般吧!虽说对方才使用一击半分法力,按道虹掌门的全力一击,续命可能都只是随意动动指头,实境却还不如帝听风的攻击力。

    火雨刚一接触到帝听风的的护身罩,在主人的法力催动下,“噼噼啪啪”的攻击起帝听风的护身罩来,帝听风在次迸体内灵力,瞬间光芒肆起,逼得对方的攻击失了灵性,攻击力也弱去半分,“咔嚓”一声,帝听风外层的护身罩传出声响,“澎”的一声自爆开来,同时也抵消了道虹掌门攻击过来的火雨。

    被对方轻易破除攻击,道虹掌门虽然脸上的表情十分难看,心里却大为高兴,看向帝听风的眼神,也不在那么冷漠了,“哈哈!不错不错,炉青,你收了个好徒弟啊!”

    一位眉毛长成一条线的老者打破僵局,为这场斗法画上句号。莫提道虹掌门本人,就是其他四位宫主及九位护法,在他们境界只有纳灵期时,都不可能全凭灵力抵消高出自己数个境界的高修的攻击的,他们还真是小看了这个只有纳灵后期修为的弟子。

    同时,经过道虹掌门测试的这一段,他们心里都接纳了帝听风这个无灵根又叫人“意外”弟子的存在。

    “听风师侄,不知你有没有兴趣,做老道的法外弟子?”一直沉默的一位老者,冲帝听风微微笑着淡然开口,“除了每年给老道进供一次,其他时间都随你利用。”

    “哎!化意真人,你可不能争夺老夫的亲传弟子啊!”炉青真人听了化意真人的话,赶紧为帝听风打圆场,他可不愿意在把自己的亲传弟子送出去三年的,带着些不满道:“听风可是你们当初不收的内门弟子,老夫可不会让你们在夺人所爱的。”

    “炉青,你莫不是糊涂了,此子分明就是杂物阁的弟子了,什么还叫你的亲传弟子啊!”化意真人分毫不让着炉青真人这个帝听风的前任师傅,继续对帝听风说道:“听风师侄,你可不能浪费了你的青春,跟着炉青这个不着调的师傅学习什么炼丹术。”

    帝听风瞅一眼炉青真人,又看了眼化意真人,一时无语起来,他本意不是如此的,接道虹掌门一招半分力,纯粹是因为逃不掉的一部分,另外一个理由是不想让道虹掌门在轻视自己,谁料到因为这种情况,就变成人人人争夺的热门弟子。

    “哼!依老夫看,听风师侄最合适咱们化妖室的。”那个眉毛长成一条线的老道,伸手推了和炉青真人起争执的化意真人一把,差点把人推飞出去,抡起帝听风的手臂,口吐飞沫道:“听风侄儿,你上次在化妖室待了一段时间,是不是觉得咱们那儿比炼丹室要好。”

    呃!帝听风手臂被一眉真人掐得生疼,面色微微露出厉色,说道:“一眉师伯,弟子上次可不是去化妖室做客的,哪有机会好好参观一番。”

    上一次,人人把帝听风这个纳灵弟子称作妖修族人,非加个罪名把他囚禁在化妖室,就因为道虹掌门如今一番试探,他们又争破脑袋想收他做弟子,莫不是因为上一次的历险记,指不定帝听风就上当了呢,这些个老怪物,哪个不是成精了的几百岁老妖精,竟打起帝听风身上灵力的事情。

    帝听风明目张胆的把手从一眉真人那强抽回来,转而走到炉青真人身边,这些老怪物里,属自己的师傅还有那么点良知,虽说炉青真人心里有他的算盘,不至于如其他老怪物那般,连帝听风的身体都算计在内。

    几位老者各自打着哈哈,默口不提上一次囚禁帝听风的无心之过,特别是恐念真人,他可没想到这个纳灵弟子竟如此神力,连道虹掌门的灵威都接得下来,顿时“咯噔”一下,赔着笑脸道:“听风师侄,上次是师叔的不对,没有查探清楚就冤枉了你,你可不能往心里去。”

    恐念真人从储物袋取出一块耀目的极品矿石,继续打着哈哈道:“这样,做为赔礼,师叔将这块狼牙月石赠送与你。”

    只见恐念真人手里的那块狼牙月石露出森寒的冷气,气息若狼独蹲坐月下嚎鸣,狼牙月石虽被恐念真人使用什么禁制限制了它的威森,但是从狼牙月石出的灵性,只要是炼制大师都能觉得出来。

    “狼牙月石,那可是高阶三品的矿石啊!恐念,你上哪找到的这块狼牙月石的。”平日里话最少的苦水大师惊呼出来,嚷嚷道:“老道我炼制的那柄狼牙棒正缺一块这样的狼牙月石,无奈寻了数年无果,都快要放弃炼制狼牙棒的念头,竟在你这里现了狼牙月石。”

    “哎!大师需要狼牙月石炼制狼牙棒,这可不凑巧了。”恐念真人摸摸鼻子,一副等着看戏的模样,说道:“师弟我刚刚把这块狼牙月石送与听风师侄了。”

    这场的哪个老怪物不是人中精怪,哪会听不出恐念真人的玄外音,一些人等着看帝听风的好戏,一些人则狠瞪了恐念真人数眼,却也不好作,他们可不想惹恼了专研炼器的这位苦水大师。

    苦水大师盯了好几眼恐念真人手里的狼牙月石,笑着对帝听风提议道:“听风师侄,本道拿亲自炼制的镇魔环与你交换这块狼牙月石,你认为如何?”

    镇魔环是一枚指环大小的攻击性法器,它身上通透着不寻常的灵威,虽不及攻敌时的万分,也够摄人心神的。

    镇魔环的灵压刚投射到帝听风身上,古牌中传出两声哀鸣,可见是一件克魔的灵器。

    帝听风扫了眼苦水大师从储物袋取出的镇魔环,心中早已有了答案,“大师岂不是吃亏了?”

    苦水大师摆摆手,把手中的镇魔环丢给帝听风,大方道:“无碍,本道本就不缺法器,只寻求需要的机缘罢了。”

    帝听风接了苦水大师扔过来的镇魔环心下大喜,拿在手上把玩两秒,度收回储物袋,他可不认为这些老道心里没有在打镇魔环的主意,虽说镇魔环是高阶法器,比不上上阶法器那般犀利,却是高阶修士攻击魔修不可多得的一件利器。

    帝听风使用“夜瞳”仔细观看一遍手里的镇魔环,应声道:“那好吧!我们交换。”

    两人你一句我一句,这众多双眼睛下完成了交换,就是出难题的恐念真人都没想到,帝听风这小子居然如此好运气,不仅没有得罪平时“一毛不拔”的苦水大师,还意外得到一件高阶法器,这种好事他怎么就没遇到,恐念真人可不认为,他拿着狼牙月石去和苦水大师交换法器,能够换取一件高阶法器回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