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九章 暴风术
    “既然苦水大师开了个先列,本道也参一脚吧!逍遥真人话语刚落,从储物袋取出一法器,称道:“这是本道击杀一名魔修叛徒得到的一件法器,攻击力不弱于灵寂初期的修士,还具隐身功效,听风师侄,你可考虑考虑入我照烈门下。Δww『w. .”

    逍遥真人话音刚落,息零真人开口了,“听风小子,本道没有什么法宝法器,身上只有自创的一门功法,暴风术,你可愿做本道的外法弟子。”

    暴风术,也就是可以使用天地能源,可以催动强风,群攻击性法术,炼至大圆满连元婴期都可以卷入其中诛杀,可惜息零真人天赋异禀,也只堪堪修炼到第三阶二层,即使是这样,息零真人凭一门法术,都不弱于其他三位宫主。

    帝听风却不觉得被这么多高修讨好会生什么好事,反而,他觉得自己的处境相当危险,帝听风心道,这些高修,莫非真的是在打我身上灵力的事情,如此一来,可就麻烦了。

    帝听风冲殿内众高修一拱手,委婉拒绝道:“弟子谢各位师伯师叔厚爱,可惜弟子已有了师傅,在无法拜各位师叔伯为师的。”

    “哈哈!小子,不错。”一旁的炉青真人打着哈哈为帝听风开脱道:“本道的这名弟子,怕是与各位师兄弟无缘的,你们莫不是在打其他主意吧!”

    炉青真人是个急性子,同时也是一个快言快语的人,竟当面拆穿众多高修的心里戏,一下子令场面难堪至极。

    息零真人面露狠色,并不客气的瞪了炉青真人一眼,怒道:“本道只不过见听风小子机缘匪浅,想赐他功法助他巩固一番境界,待到他日筑基成功,也算是他的造化,你这蛮人,手边没有什么厉害的功法赐予自己的弟子也就罢了,竟污蔑众多师叔伯对听风师侄的心意。”

    炉青真人讶色,这个平日不怎么爱说话的息零真人,竟为了他无心的一句话,解释得那么明细,想来,息零真人是真心想收帝听风为外法弟子的,所谓外法弟子也就是门中记名弟子,师傅可以授其功法但是不会领其进门,对方也就算不上门内弟子。

    帝听风冲息零真人拱手一拜,道:“弟子谢过师伯。”他才不会傻傻的等炉青真人这个急性子师傅把所有话都堵死了,到时就是息零真人真心想赐“暴风术”功法给他,也会觉得不大好意思赠送的。

    帝听风现在什么都不缺,唯独缺一本厉害的新法术,他身上除了那本纳灵心法外,可是什么保命招术都没有的,有限的时间内,他不可能参悟那本聚灵真经的,那本“逆天”覆灭真言以帝听风如今的境界,简直想都别想。

    听了息零真人想赐“暴风术”功法给他,要求不过只是外法弟子,与他而言又不亏,不用被对方种什么禁制,也不会和对方定下什么誓约,怎么算都划得来的。

    “哈哈!很好,这本暴风术是你的了。”息零真人意外帝听风怎的就接受了,心里格外高兴,竟连那暴风术的原功法一并扔给了他,帝听风见对方没有提什么过分的条件,心里自然大喜的接收了息零真人的好意。

    息零真人交代给帝听风道:“离五宗大会还有一个月的时间,你能修炼到几层就修炼到几层,出云涟天禁地前,本道会检查你的成果。”

    随着众修争夺帝听风做外法弟子这么一个“高调”闹剧,那些高修全部都借口离去,只是那白少帝离去时,意味深长的盯了帝听风一眼,道虹掌门又给帝听风几人讲了许多关于云涟天禁地的规则,又吩咐了几句,才打帝听风几人离去。

    帝听风没有回后山的洞府,而是回了炼丹室的住宅,宅子一直空着,房间里和帝听风三年前离开时一样的布置,倒是意外李子恒的用心了,帝听风赠予李子恒几瓶疗伤和恢复法力的丹药,在自己房中闭关数十天左右,强强把“暴风术”的功法练至一阶大圆满。

    待“暴风术”功法短时间内无法在进阶后,帝听风出了房门和师傅请假离宗,六年来他第一次下山。

    帝听风刚出了幻仙宗的宗门大门口,从徒步弟子摇身一变,脚踩祥云直奔着距离幻仙宗数千里外的南宫家族而去,那飘飘欲仙的飘逸感,比真正的仙人还要美上几分。

    “万老伯,我回来了。”帝听风赶回南宫家族,直接冲进万师父的芜宫,他的表情虽然没什么变化,语气却比任何时候都柔和了许多,细微还露出笑容来。

    “听风,好久不见,想不到六年前的那个小鬼都长成一个帅小伙了。”

    万师父早知帝听风已经进入南宫家地界,不过,却没想到帝听风会那么度就赶到他的宫殿中来,万师父脸上的表情阴晴不定,心里也如同翻滚的浪涛,强压住异样的情绪,万师父从殿内走了出来。

    帝听风刚一见到万师父那张瞬间苍老数十岁的面目,心里赫然吓到,着急一句道:“万老伯,你怎么变成这副模样,是不是遭到谁暗算,还是……”

    听到帝听风几句关心的语气,万师父心里“咯噔”一下,脸上略失神数秒,待到恢复过来,冲着帝听风眉开眼笑道:“你万老伯这样的高阶修士岂会被别人暗算,不过是师父配制的丹药失效,不起作用罢了。”

    万师父睁眼打了个大哈哈,把自己瞬间衰老的过错,全推到丹药身上,以免遭到帝听风的猜疑,引出什么麻烦,马上就要到五宗大会了,作为天道宗附属修仙家族,万师父肯定得代替南宫家族利用执法长老的身份,前去参加五宗大会的。

    “老伯,可惜弟子无用,配不出一种可以使人的容貌恢复年轻的丹方。”

    “不碍事,老头总会有办法的。”万师父心里好一阵欣慰,问道:“你在幻仙宗待了六年,可曾学到什么防身的法术么?”

    “弟子作为一名炼丹弟子,哪有机会修炼什么功法。”帝听风隐瞒一些不必要告诉他人的秘密,和万师父交代道:“老伯,这个是你暗中交代我寻来的聚灵真经。”为了开脱,帝听风把储物袋中的一本聚灵真经交给了万师父。

    至于“覆灭真言”的功法和息零真人刚赠送予他的“暴风术”功法,帝听风早扔给续命藏起来了,他可不认为,修为高达灵寂中期后的万师父,通过神识无法查探出他在储物袋种下的禁制,而且他捡到的古牌,早就和自己的肉身融合为一体,别说万师父了,就是元婴后期大修士都察觉不出来帝听风这个秘密的。

    “哈哈!听风,你完成得不错。”

    万师父动用神识扫一遍帝听风手里的那本聚灵真经功法,见是完整的正品功法,心中大喜,也懒得去管帝听风在幻仙宗六年都干了些什么,拿出自己的腰牌扔到帝听风手里说道:“作为你冒险取回聚灵真经的奖励,老伯特许你可以去南宫家族的诸多禁地寻求机缘。”

    帝听风听得茫然,他虽听南宫家族弟子提起过什么禁地,却无法一探究竟,那些禁地的门口处,不是被种下什么厉害的禁制,就是派众多家族弟子守着,其中也有什么古兽妖兽的,虽不是很厉害,但是异常缠人,没有大神通绝不会轻易独闯什么禁地。

    “这个是……”帝听风接了万师父递来的一块写着大大南宫家的一个南字,因从未见万师父配戴过此物,帝听风一时认不出来,只当是件什么灵物。

    万师父嘿嘿乐道:“这个是南宫家族使用灵木特制的一种腰牌,牌子上面的灵字越多,代表这个人的权利越大,可以进出的地方也会更多的,老伯身上的这块腰牌,南宫家族里总共只有四块,整个家族的禁地都可以去的,听风,老伯得警告你一句,家主的住处虽没有种下什么禁制,你可不能去他的殿宅,除非家主召唤,否则连老伯都不可擅自闯入,你可记住了。”

    帝听风把那块带着“诸多”南字的腰牌接到手里,听万师父一副想要急着参悟那本“聚灵真经”的口吻,帝听风识趣的没有在芜宫久留,收起腰牌辞离万师父后,就独自回到他以前在南宫家族独居的那处旧宅。

    宅子四周杂草丛生,四面墙壁一副即将倒塌岌岌可危的模样,屋顶更是长出一株硕大的奇数,种种迹象表明,这处旧宅子仿若数年无人问津的样子,如此也好,否则有人来过的话,恐这即将要倒塌的宅子都不复存在。

    帝听风踏步入齐腰的草丛,感叹到一股莫名的沧桑感,随意扫了几眼两旁不知名盛开的野花,瞅一眼屋外那条静静流淌不知向何方的小河,帝听风有种回到家的感觉,幻仙宗在好,毕竟不是自己家,没有说想做什么就可以做些什么,南宫家虽不是帝听风真正的家,对帝听风有着难解的养育之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