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一章 回南宫家族(2)
    距离旧宅不过百里的方向,传来几人的交谈声,“南宫师兄,咱们突然回到家族,为何不去见家主,却跑来这么偏僻的地方?”

    “我三年前回家族时,无意现了此地生长出一颗巨大奇树,本想认真观察一些时间,师傅他老人家为了帮我突破筑基瓶颈,将我等召了回去,这一次回到家族,自然是先把这个问题解决掉了,免得到时候又没机会过来了。Δww『w. .”

    “师兄说得也是,虽说南宫家主是师兄的爹爹,但是家主惩罚起家族弟子来,却不会因为对方身份留情面的。”

    “哼!”一个十七八岁的青袍少年冷冷哼一声,瞪了一眼和其同样打扮的少年一样,显威道:“爹爹会不会对我留情,和你有何关系,若是害怕爹爹会怪罪于你,你就先去家族报道吧!”

    被青袍少年冷呵几声的少年面露难色,悻悻开口道:“我哪敢独自去找家主,南宫南,你不要仗着自己是家主的儿子,就什么事都胡来吧!”

    “两位师兄不要吵嘛!咱们只要动作快些,抢在师傅召唤咱们回到天道宗的时间内,完成师父交代的所有任务不就好了嘛!”

    南宫南看了眼劝说他们的师弟,冲其摆摆手道:“风师弟,你不用管我们俩,我和殿儿从小闹惯了,也一直处于对手的关系中,外人看起来咱们俩不合,其实我们俩关系好着呢。”南宫南搭上南宫殿的肩,一脸认真道:“你说对不对,殿儿。”

    南宫殿推开南宫南搭过来的手,瞪眼道:“拜托你,不要把我的名字叫得那么恶心好吗?”他一副很嫌弃对方的模样,转了个位置,站到那位风师弟的旁边去。

    “咦?”南宫南不在理会抓狂的南宫殿,轻咦了声,两眼直的盯着原本该长着一颗巨大奇树的一堆废墟出,怔怔一句道:“怎么回事?树呢!”

    虽说时隔三年,不可能三年时间,那颗巨树就枯死得连“尸体”就不见了吧!要说南宫家,还有人对这颗奇树感兴趣的就属师父了,可惜他什么都没看出来,对方到最后就放弃了,南宫南还特地让南宫家主下令,禁止其他家族弟子来旧宅这边。

    没有人打巨大奇树的主意,也没有其他家族弟子过来,难道那颗奇树长腿跑了不成,蓝焱树消失不见,令南宫南郁闷至极,却又找不出合理的解释出来,愁得他脸色是越来越难看。

    那位风师弟,刚开口准备问,这里哪有什么巨大奇树,连颗树苗都没有,被一旁的南宫殿阻止道:“九夜,等一等,你现在上去,肯定会被你南师兄臭骂一顿的。”

    风九夜咂咂嘴,最终还是什么都没说,两眼瞪着眼前的一堆废墟无语起来,突的现什么,风九夜大呼出来,“人,有人从里面出来了!”

    经过风九夜大叫,南宫南和南宫殿二人齐刷刷朝着他的手指望去,只见一个长着蓝色怪异头的十六年许,身上穿着紫色衣服的一个冷酷少年,正一脸懵色的盯着他们三人来的方向。

    “哎!幻仙宗的人,怎么会出现在南宫家族?”风九夜认出紫夜少年身上的服饰,又惊呼一声,让南宫南两人更加懵神起来。

    南宫南想了很久,依旧想不起他们南宫家族,究竟有什么人拜入幻仙宗门下,一时间,倒真没法想起八年前,常常被他们欺负的那个小鬼来。

    打从八年前,帝听风被幻仙宗拒收,后一年南宫南等人就拜入天道宗了,就是记性在好的人,也想不起交情不是那么好的一个人的。

    除了南宫南,南宫殿心里也在猜测,南宫家族什么时候冒出与一个蓝色头的弟子有关的消息,良久,南宫殿脑袋里冒出帝听风三个字,不想被他给喊了出来。“帝听风!”

    “哎!是他?”南宫南惊讶得张大嘴巴,一脸的不可思议盯着帝听风,这个从小被他们欺负长大的小子,居然又回南宫家来了。

    南宫殿先一步,冲相隔数米站立的帝听风打招呼道:“帝师弟,数年不见,你的修为精进不少呢!”

    帝听风微微一笑,称道:“让师兄见笑了,区区纳灵弟子,哪比得上师兄你这个筑基弟子。”

    南宫南心道,数年不见,这小子的嘴巴倒是变甜了嘛!修为虽达到纳灵大圆满境界,就是不知道他的实力如何?问道:“你不是成为幻仙宗弟子了吗?还回来南宫家干什么?”

    帝听风撇了南宫南一眼,又扫一眼他旁边站着的风九夜,道:“万师父于我有养育之恩,南宫家于我有养育之情,我回来南宫家有什么错?”

    他这个在南宫家族长大的弟子不该回来,那么,其他的外姓弟子就该回来了么?

    “哈哈!回来了也好,咱们师兄弟几个可以聚聚。”南宫殿见苗头不对,赶紧在两人中打着哈哈,说道:“正好后日便是你沫儿姐姐大婚,听风,你回来得这么巧,你沫儿姐姐肯非常高兴的。”

    三日后,南宫家处处张灯结彩,家族中来了许多其他家族前来道贺的家族弟子,万师父还是没有出关主持大局,也把帝听风这个人给忘了。

    一道人影划过数道屋顶,隐于那些家族弟子之中,几个快步就闪到了新娘子息息的房门外。在所有家族弟子没来得及注意的情况下,那人推开房门进入内殿的花园中,此时,花园正中,正放着一顶花轿。

    那人刚刚想越过花园,三五个大红身影拥簇着一个盖着红盖头的新娘子走了出来。那人的身体停顿了一秒,终是停了下来,那三五个红娘又和新娘子交代几句,便把新娘子送进花轿,全都离去了。

    那人见此空档,缓步向花轿走了过去,轿中的新娘子听见脚步声,刚想唤人,闻到熟悉的味道,脸上笑得甜美,甜甜呼唤道:“听风,听人说你回来了,八年未见,你应该长大了吧!”

    帝听风顿了顿脚步,笑着回道:“沫儿姐姐,是好久不见了,我也长大了,可惜……”你却要嫁于他人为妻了,帝听风伸手,想要掀开轿帘,帘子刚掀起一半,花轿中的女子赶紧出声制止。

    南宫沫儿,南宫家主的女儿,无灵根凡体,南宫南的亲姐姐,年十九,容貌虽不是倾国倾城那种,却一直都是帝听风心中的青梅竹马。

    数年前,他曾说起过,等我长大,要取沫儿姐姐为妻,她曾答到,那你就快点长大吧!数年后,他已经长大了,她却要嫁给别人了,南宫沫儿成婚,帝听风心里犹如一块大石堵着那般无法呼吸,他虽然什么都不懂,心里还是会觉得难受。

    帝听风的手扬在半空,迟迟没有缩回,冷冷道:“那个人,他对你好吗?”

    花轿中的女子轻嗯一声,“嗯!”没有解释什么,南宫沫儿虽只见过夫君一面,好与不好,心里还是有底的。

    他脸上笑得慎人,心里却很失落“那,这样我就放心了。”

    花轿中的女子娇声唤道:“听风……”

    他抬头,道:“什么?”

    “没,没事,你要保重身体。”话音落下,轿帘后的人已花了脸蛋,被当成炼体出嫁,而且还是以妾室的身份,让她如何说得出口。

    帝听风正准备说些什么,听见有数道脚步声走了过来,心里叹气,多看了花轿两眼,留音道:“保重!”

    花园中的花轿终被一群人抬走了,帝听风静静地站在人群中,没有上前祝福,也没有转身离去。可能一直以来,南宫沫儿都只把他当成一个小孩子吧!数年前的约定,肯定也被她忘了的,就好比,南宫沫儿连他最后一面都不想见到,只愿留下一个帝听风小孩子的模样。

    帝听风不知何时回的旧宅,也不知他的沫儿姐姐此时是否到了她该去的地方,躺在数块木头建起的木榻上,望着南宫家上空的星辰,他湿了眼角,如万师父所言,他不属于南宫家。

    那么,我该属于哪儿呢?帝听风在心里嘲笑自己,从来没见过自己的亲人,连姓名都是外人给的,十六年前,究竟生了什么?为什么我这个外人会无缘无故出现在南宫家族,帝听风心里诸多疑惑,眉毛紧锁,面部非常狰狞。

    神念中的续命感觉到帝听风所有心绪,张口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唯有运功护住帝听风的心脉,免得心魔趁机入侵。

    续命虽从没经历过喜欢的女子,嫁给别人这种乌龙事,却也明白,帝听风此时心里肯定是极不好受的。

    帝听风不在理会心里的各种杂念,如果他越是钻牛角尖,只会让境界跌得更加厉害,还是平复心绪,入定牢固境界才是,说不定今天这件事,对他将来修行,会少一些心魔的阻碍。

    修仙者本就是无欲无求一身轻,要抛弃亲人好友,甚至,需达到无欲无求,否则被尘世中人牵扯住,境界很难达到另一个高峰,想清楚这些,帝听风竟直接在入定中睡去了,令为他担心了半天的续命无语得好一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