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三章 回南宫家族(4)
    “哼!不过就是一个纳灵后期的低阶弟子,连基都没有筑,口气倒还不小。Δ Ωww『w. .”南宫南身后的一个筑基弟子讽刺帝听风几句,冷冷一声道:“南师兄,这样的人也值得让你烦心,让师弟我活动一下筋骨如何?”

    “我们南宫家族的事,就不劳李师弟你动手了。”南宫南对说话的那名筑基弟子冷冷扫了一眼,一副不许别人“欺负”帝听风的模样,令他身边的几个筑基弟子摸不着头脑,这人到底是讨厌对方,还是不讨厌对方,一句话竟迷惑了众人的猜测。

    帝听风冷眼看着众人的互斗,他可没心情参和进去的,也懒得管南宫南是和种心情不让别人对他出手,反正不管怎样,他心里对南宫南就是没有好感的,帝听风可没有忘记自己在南宫家族生活的数年时间里,都生了些什么。

    南宫南冷笑一声,问道:“帝听风,你莫不是盗了咱们南宫家族的镇族法宝,想要趁机逃走!”那语气完全不是怀疑,而是实实在在的栽赃嫁祸。

    帝听风一时语塞,他连南宫家族的镇族法宝是什么都不知道,如何去盗取,更何况,他若是真盗取了南宫家什么法宝,还敢这么镇定在站在距离南宫家族不足千里的地方,让对方责问么?

    “我就知道,你此次回南宫家族,肯定会有什么目的。”南宫南继续栽赃道:“想不到你会这样对待你的恩人。”明知法宝不是帝听风盗取的,南宫南还陷害帝听风,就是他身旁的几位筑基弟子都看出了什么,何况被南宫南冤枉的帝听风。

    帝听风冷冷一笑,反问道:“就你们南宫家族的法宝,能和幻仙宗相比么?”帝听风从储物袋掏出之前苦水大师赐予他的镇魔环套在姆指上,带着戏虐的眼神盯着南宫南,问道:“不过只是一件镇族法宝罢了,既然拥有修仙宗门的高阶法器,我何需什么修仙家族的法宝。”

    不管南宫家族的镇族法宝有多厉害,对修仙宗门的高阶弟子来说,都是一件叽助的法宝,宗门不比家族,随便炼制出一件高阶法宝甚至上阶法宝就当做什么镇宗之宝的,家族和宗门相比,简直就是井底之蛙,和一群没见过世面的弟子有什么区别。

    “你……”南宫南语塞,被帝听风三言两语气得面红耳赤,南宫家族是不如幻仙宗,但是镇族法宝的意义,关乎着一个家族的生死存亡,竟被别人如此轻蔑看待,难怪南宫南被帝听风堵得没话了。

    南宫南懒得和对方费口舌,张开结界就催动法术,身上灵压迸而出,南宫南身后几人境界不如他的筑基弟子赶紧躲远,看到南宫南头顶幻化出的巨剑,帝听风突的想起,南宫南修炼的功法和他是一样的,就是不知对方修炼到了何种境界。

    帝听风二话不说,往身上打出两道护身罩,也不祭出法宝,更是不催动手指上的法器,完全视南宫南头顶的巨剑如无物,南宫南仗着巨剑灵威,只当帝听风肯定没有幻灵巨剑,修为境界也不如他,实力肯定不如自己的一半,轻描淡写的朝着帝听风砍了过来。

    岂料帝听风身影一闪,偏离了巨剑的攻击,南宫南举着的巨剑灵威弱去一半,平时催动纳灵心法的灵力本来就不够,若不是想试探一番同修纳灵心法的帝听风,南宫南定不会做出亏损灵力的事情来的,尤其是帝听风轻轻一闪,就躲过了巨剑的攻击,让南宫南更加郁闷至极。

    南宫南催动幻化出的巨剑,刚加持法力准备第二次攻击,他一旁的一个筑基弟子提醒道:“南宫师兄,你快些住手,就算你能击杀对方,到时你失去的灵力,短时间内是不会恢复的,到时参加五宗大会,你肯定会被师傅留下的。”

    呵!“五宗大会。”南宫南嘴角嘲笑一番,盯着对面视他如无物的帝听风,冷哼道:“如果连这个人都击败不了,我还有什么资格参加五宗大会。”南宫南不顾他人反对强行催动法力攻击帝听风,手中巨剑鸣叫一声,冲着帝听风狂袭而来。

    帝听风冷看一眼南宫南幻化出的巨剑,竟连他第一次幻化出巨剑的半分灵威都没有,亏得南宫南还是南宫家主的儿子,资质竟如此差,帝听风忘了自己有续命提供的灵力,他幻化出的巨剑才有莫大灵威,若非如此,恐怕帝听风到现在都不能自如的使用他体内暗藏的灵力。

    帝听风无视南宫南砍来的巨剑,纵身跃起,就在一群筑基弟子好奇帝听风去了哪里,只见南宫南手中巨剑“哗啦”一声消散毁去,他的眼前现出离他百米外的帝听风,南宫南心里更是恐怖到了极点,猜测到,这小子究竟使用了什么法术,竟可以一下子近身到我旁边来。

    帝听风冲南宫南咧嘴一笑,“嘿嘿!你爽够了么?现在换我攻击了吧!”也不管对方接不接受,帝听风单手幻化出一把和南宫南先前一模一样的巨剑来,横搁在手上,脸上露出一种邪恶的表情。

    南宫南没明白怎么回事,就被帝听风随意一挥,手中巨剑“啪”一声砍在南宫南身上,南宫南感到巨痛传来,随着“啊!”的一声惊叫,他的身体从半空摔到了地上。

    帝听风从撤去南宫南幻化出的巨剑,到他幻化巨剑在攻击南宫南,只不过一个呼吸间的事情,那些距离帝听风不过百米的筑基弟子见到如此恐怖的击杀手段,心里不禁倒吸口气,顾不得被对方击落的南宫南,众人使用什么法宝,几个闪动就遁出去了数百米,在一杀就消失在天边了。

    帝听风冷冷扫了一眼遁远的光影,也没有心思去追,跃身而下,停在南宫南身边,白了眼被自己一击晕死过去的南宫南,帝听风从储物袋取了只丹药瓶,并动用法力撑开南宫南的嘴巴,扔了一颗丹药进去,在给他周围设置一些野兽进不去的结界,知对方三两个时辰便会醒来,帝听风遁光一闪,大摇大摆离开了此地。

    并不是帝听风不想灭了南宫南,主要还是看在万师父的面子上,虽说帝听风很讨厌南宫南这个人,对方不仅是南宫家主的儿子,还是万师父的侄子,尽管万师父待帝听风亲同父子,两人之间没有血缘关系,就是帝听风不谙世事,也明白血浓于水的道理。

    帝听风若轻狂把南宫南给灭了,断了南宫家的香火,保不齐万师父会为了南宫家出面击杀帝听风的,到时碍于养育之恩的情面,帝听风肯定不会对万师父出手的,只受不攻,除了被灭,帝听风没有第二个选择。

    帝听风在外面混了快半月时间才回到幻仙宗,临近五宗大会,又被道虹掌门召唤过去,连说了好几次关于云涟天禁地的事情,南宫南醒来,自知实力不如人,直接回到天道宗,请求师傅出面,定要撕碎帝听风这个人,他完全不领情帝听风的网开一面,千方百计不愿帝听风这个人还活着世上。

    南宫南拜入的高师是天道宗的南宫念执师傅,南宫念执本来就是个极其护短的人,脾气更是暴躁,加上他的师傅又是天道宗的长老倾城止水,南宫念执平日里都是用鼻孔瞪人的,得知自己最喜欢的弟子被他人欺负得差点残废,也不管什么幻仙宗不幻仙宗,当天就派门下众多筑基弟子到幻仙宗讨人。

    帝听风刚从道虹掌门那处回来,炉青真人恐怕帝听风此行凶多吉少,故而时时在意着,只要帝听风有空,就拿着大堆药材来找帝听风配制新丹方,甚至还夹杂一些,连炉青真人自己都不知道是干什么用的药材,帝听风对师父的“热情”也是无语透了。

    炉青真人这刚刚拿着药材来找帝听风,就听门下弟子报告说天道宗的弟子找帝听风讨债来了,恼火得炉青真人立刻甩了脸,让门下弟子不必告知帝听风此事,独自出了幻仙宗大门口,只见六七个“来者不善”的筑基弟子,探出神识往幻仙宗里张望着。

    炉青真人遁光上前,也不给别人解释什么的理由,没等那些个筑基弟子看清眼前遁来的是什么人,被炉青真人抬手就灭得七七八八,灵寂期比筑基期高出许多个等阶,若是起了杀心,这些筑基弟子肯定是逃不掉的。

    几个呼吸之间,六七个天道宗的筑基弟子就被炉青真人给灭完了,清理完打斗现场,炉青真人大摇大摆回了炼丹室,其狠厉手段比帝听风还要毒辣些,帝听风果然是得了他的真传。

    南宫家族某处禁地,里面突然间息灭了七个灵灯,南宫家主气得跳脚,本来家族里面的筑基弟子就不多,这一下子无故被人灭掉七个,由不得南宫家主不心痛,抛开手上所有锁事,直接打出一道传音符,并亲自动身往天道宗赶去。

    “念执,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何家族弟子突然间就息了七盏灵灯。”南宫家主刚进入天道宗南宫念执的殿中,声音咆哮开来,震得殿内几个纳灵弟子纷纷不支,身体险些摔在地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