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四章 回南宫家族(5)
    南宫念执朝一个满脸怒气的青年拱手道:“家主,弟子前段时间派了七名筑基弟子前去幻仙宗讨人,却不想那人法术如此霸道,硬是将弟子门下七名弟子给击落了,弟子也是刚刚得知那七名弟子被击落的消息,正要禀告家主你,不料家主早些知道了。ww w.『.”

    “哼!”南宫家主冷冷哼道:“念执,你明知天道宗实力不如幻仙宗,还敢上人家宗门要人。不仅如此,你还全派南宫家族的弟子前去,你门下难道只有南宫家族的弟子吗?”

    七名筑基弟子,岂是那么好培养出来的,天道宗财大气粗是不怕,他们南宫家输不起,短时间内也培养不出七名筑基弟子的。

    肚子圆圆的青年见南宫家主非常气愤,又无故失去了七名弟子,心里也是一肚子火,却又不敢当着南宫家主的面泄出来,尽管他在天道宗德高望重,自己家族的家主,还是得敬人三分的。

    最让南宫念执郁闷的还是,幻仙宗对他门下弟子出手的那人,难道是瞎子吗?居然敢不计后果灭掉天道宗的弟子,天道宗虽立宗晚在幻仙宗一段时间,如今千年的实力繁衍下来,实力怕是早就过了幻仙宗的。

    “家主放心,弟子会禀明师尊,请他出面号施令,痛击幻仙宗。”南宫念执还真不信了,他们幻仙宗,还会为了一个纳灵期的低阶弟子公然挑起和天道宗的恩怨,南宫念执又补刀道:“幻仙宗那小子打伤少主一事,绝不能就这么算了。”

    “什么,小南他被幻仙宗的人给打伤了?”南宫家主听了又火冒三丈,他这刚被人强娶走一个孩子,另一个孩子就被人打伤了,气得他脸上青筋突突的跳起,怒呵道:“带我去见倾城师傅。”

    倾城止水当年相中的亲传弟子本来是南宫家主,同一年,南宫家主和万师父争夺家主之位,万师父出了一些“意外”突然退让,南宫家主如愿做上南宫家的家主,因此也错过了拜入天道宗的机会,南宫念执灵根本就不输南宫家主,于第二年里拜入天道宗,资质过人同样进入倾城止水的眼里。

    二人来到闭关多年的倾城止水殿外,将明了原因,倾城止水知弟子的徒儿被人打伤,对方又不讲道理灭杀南宫家族七名筑基弟子,还都是他弟子念执的门下弟子,倾城止水虽不理俗事,也暗叹对方手段毒辣,接连打出数道传音符,辞了南宫家主二人,继续闭关修炼去了。

    此时,帝听风全然不知因他而起的种种愤怒,也不知炉青真人杀灭天道宗弟子一事,正全神贯注的和师傅二人使用一些不知名的药材,在有限的时间内配制出新丹方。

    帝听风捂住口鼻,非常嫌弃的口吻问道:“师傅,这种药材的名称,你还没有查到吗?它的味道闻起来好刺鼻,我都快要被它给熏死了。”

    炉青真人正翻看着一本全是记录着药材的经书,额头上的细汗滴落一颗又一颗,急躁得他都想把手里的经书给撕了,前面几种药材翻查了几遍,就知道了它的名称及作用,怎么后面的这种药材,把经书翻了个遍,依旧找不出和药材相关的记录。

    炉青真人连翻阅了数次,都没能查探到帝听风手上拿着的药材名称,心里又急又恼,却也无法,失望道:“唉!要是你师祖还在宗门里面就好了,他老人家肯定会知道这种药材的名称及作用的。”

    师祖?帝听风听了一呆,问道:“师祖是师傅的师傅吗?”如果不是,那不就是幻仙宗的师祖了,帝听风进入幻仙宗六年,从来都没见到过师祖他老人家,对那个神秘的大人物,多少让宗门弟子抱有一些幻想。

    “可不是嘛!师傅他常年在外寻灵药炼制奇丹,神通可大了。”炉青真人嘿嘿一乐,脸上的笑容挡都挡不住,“小子,你炼丹术不行,配制丹方可是不输给你师祖的,若是被他老人家知道了我收了个这么牛气的弟子,肯定会十分高兴的。”

    帝听风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能看着师傅在一旁乐得脸上都开花了,可能那位神秘的师祖,在师傅心里有很重要的位置吧!

    “师傅,师傅……”师徒两聊得正起劲,李子恒的惊呼声传来,炉青真人撤掉房间结界,那李子恒推门进来,急呼道:“师傅,天道宗的人打过来了,咱们的人已经派出去了,说不定两宗都已经开杀了,到底怎么回事啊?”

    炉青真人自然明白是什么情况,心道,该怎么和道虹掌门解释才好,不解释此事又是因他而起,可是解释吧!又会受到道虹掌门责罚,炉青真人把眼神慢慢移向帝听风身上。

    帝听风心里疑惑,天道宗打过来,莫非是因为他打伤了人家门下的弟子,可是打伤一名宗门弟子,派些人过来讨些好处就是,何必闹得这么大,居然派弟子打过来,眼下可是要到五宗大会的百年之约了,两宗肯定不想多损失人手的,除了想不通天道宗为什么会派弟子攻打过来,帝听风心里明白此事肯定是因他而起的。

    帝听风张嘴刚准备说些什么,就听到炉青真人嚷嚷道:“不就是击落他们家几个筑基弟子嘛!那天道宗至于这么大动静,居然还派人打过来了。”

    “什么?”帝听风和李子恒同时一惊,他们认识的师傅,平时总是一副“大善人”的模样,怎么一下子就做出击落几个筑基弟子的事来,此事若是被道虹掌门知道了,肯定会把炉青真人给灭得连渣都不剩。

    “师傅,你怎么会无故杀灭天道宗筑基弟子啊?你可知道这样会引两宗大战的。”李子恒顾不得尊师论道,数落炉青真人一句,这事师傅干得太不靠谱了。

    “师弟,你就在这里待着,我和师傅出去看看,千万不要出来,记住了!”李子恒硬把炉青真人给拽走了,管不了其他尊卑有别,完全把炉青真人这个师傅当做平辈对待,并吩咐帝听风藏在炼丹室中,免得双方杀红了眼祸及帝听风这个“凡人”弟子。

    各门参加夺火凰幼兽大赛当天,李子恒因任务没有参加,第二天他去看了,帝听风直接晋级没有参赛,等完赛那天,李子恒又没空去观战,尽管别人口中的“帝师弟”有多厉害,李子恒完全不相信那位“帝师弟”就是他的帝师弟。

    李子恒也并不知,帝听风已经被道虹掌门执派做执主弟子,要跟着道虹掌门前去参加五宗大会的事情,李子恒从第一眼起,就已经把帝听风归类于“凡人”弟子,从来不敢相信他会有大神通那天。

    等李子恒和炉青真人出了炼丹室,帝听风随手破除李子恒设下的禁制,回了他后山的住的洞府,也懒得去理两宗之间的事情,虽然此事起由真的是因他而起,过失却不全在于他,莫不是炉青真人贸然击杀人家的数名筑基弟子,天道宗也不至于气急败坏派弟子挑战幻仙宗。

    “不错,你小子的修炼度,怕是连灵界资质最好的修仙者都自愧不如。”神念中的续命暗自称奇,见帝听风将“暴风术”修炼至一阶大圆满,短短几天就完成了别人数月都达不到的水准,早就把帝听风视作“怪物”了。

    帝听风冷冷一声道:“少拍马屁。”他可是清楚自己的修炼度的,虽然不清楚别人是怎样修炼的,但是按他自己定下的标准,目前的修炼度,完全达不到他想要的条件。

    续命被堵了一句,毫不在意道:“咱们今天去哪里,还去险山么?”

    帝听风翻了个白眼,冷冷道:“是我要去,不是咱们去哪里,你都算不上一个完整的人。”他对这个长期霸占他神念的神龙,是一点都不想客气的,虽说目前还没有出现什么“意外”状况,保不齐将来会生的。

    续命提供的灵力固然重要,但是对方霸占老他的神念干嘛?那里可是装着他重要灵魂的地方,万一哪天被续命给吞噬了,这副身体不就是属于续命的了嘛!就算续命占不了凡体,说不定对方有什么特殊能力,把他的身体变成怪物,等他不是凡体了,对方还不是随时都可以“接受”他的就下来的人生。

    “好吧!是你是你。”续命懒得和某人浪费口舌,一副以帝听风为尊的模样,“险山边境有巨大生物出没,你要不要过去瞧瞧,正好试试你修炼的暴风术。”

    帝听风想了想,觉得续命提出的建议可行,夸赞一声道:“这个提议倒还不错,咱们今天就去险山边境吧!”

    帝听风一句话,把神念中的续命堵得一句话都不想说了。

    帝听风徒步爬上险山,体验一番“苦行僧”的乐趣,一路上遇到好些毒虫类的低阶怪物,才知当初和李子恒来险山药园采摘药材,不是李子恒扔下他先走了,而是先前一步,把路上的威胁都给清理干净,尽管过去了数年,帝听风现在想起来,心里有种莫名的感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