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七章 灭怪(1)
    险山的另一山间,一个蓝色头的十六岁少年,少年身上的灵光强烈得比以往还要刺目脸上的表情也冰寒得慎人。学Δ迷ww%w.Ω.

    少年刚刚击杀一只冲过来的怪物,还没来得及喘上一口气,眼前又冒出两只顶天高的巨大怪物来,那怪物身上的毛比人类的头还有长,脸长得和猩猩差不多,眼睛长得比人类的脑袋还要大些的怪物,硬是把帝听风逼得无力招架。

    帝听风刚刚进入幻仙宗边境,都还没从人面蜘蛛的阴影下走出来,迎头就撞上一只顶天高的大“猩猩”怪物,他都没弄清楚那怪物的模样,怪物就不由分说得冲帝听风攻击过来,等到帝听风各种招式都用上解决掉一只,又冒出一只同样的怪物来。

    帝听风自认倒霉,靠着自身的大神通,硬是把第二只怪物给解决了,他这气都没缓过来,又冒出两只同样的顶天高的大“猩猩”怪物来。帝听风诽谤一句,“合着,我这是闯进怪物窝了吧!”哪有灭完一只又来一只的,幻仙宗不是授功宗门,是专门养怪物的吧!这又是人面蜘蛛又是“猩猩”怪物的,那只令帝听风整体寒的蓝毛巨兽更不用提了。

    这里还是修仙大宗么?这是怪物世界吧!

    尽管帝听风心里极寒,脸上表情黑到了开挂,手上动作还是不慢的,他可不敢待在原地等着被那两只怪物击杀,手上巨剑更是灵威大放,先一轮攻击到两只怪物身上。那两只怪物往空中一跳,躲过了帝听风的攻击,等它们从半空落到地上,震得大地出“轰隆隆”的巨响,甚至震碎了周围的一些山石。

    帝听风是彻底无语了,后面冒出来的两只怪物明显比先前被他击杀的那两只要聪明的多。先前的那两只怪物虽然懂得天然攻击对手,可惜它们不会躲避对手的攻击,这才几个回合就被帝听风给击杀的。眼下面对这两只不仅知道攻击,还知道防御的怪物,帝听风有种被人坑了的感觉。

    帝听风见第一次攻击失效,接连幻化出巨剑,彩凤甚至连灵龟都幻出来了,他体内法力被耗去半数。若不能尽快解决掉这两只怪物,万一后面又冒出什么怪物来,他就是想逃都做不到的。帝听风加持最大灵力到幻化出的三灵体上,不说一举击杀对方,起码要重创到那两只怪物才对,这样有利于他逃跑,两只全盛时期的怪物追杀,他可没有把握能够逃脱。

    帝听风对面不十米的两只怪物,见到帝听风同时可以幻化出三种灵体攻击,脸上露出如人类那般的紧张感,不过,这种感觉也只维持了一秒。“吼!吼!”两只怪物一前一后的咆哮一声,冲着帝听风攻击过来。它们的大爪子往帝听风站立的方向一挥,整个空间都被带动起来,气流一层层的攻击到帝听风的护身罩上面。

    帝听风挥着手中巨剑向两只怪物砍杀过去,同时彩凤和灵龟也自行往两只怪物的方向攻击而去,“吼吼”两只怪物口中还在嘶吼,同时朝帝听风动第二次攻击。空间中的气流硬生生被扯成一条直线,“刷啦”一声强撞在帝听风的护身罩上面,不等帝听风加持灵力,“咔嚓”一声,帝听风外面的那层护身罩碎掉了。

    帝听风脸色冷到了极致,他从来都没感觉那么心寒过,眼神盯着那两只怪物越的凉,同时幻出第二把巨剑灵体,分别朝另外一只怪物身上砍去。

    “澎”的一声,巨剑撞击到那只怪物身上,出一声巨响,那只怪物同时口吐鲜血,血中带着细针,刺穿了帝听风面前的一些巨大树干。

    那只被第二把巨剑击中的怪物面部露出一丝狠厉,看向帝听风的眼神越毒辣,“吼”冲着对面数百米外的帝听风大吼一声,竟从背后冒出一对翅膀来。噗!帝听风就差喷血了,单就这两只怪物这样的攻击力,他就已经吃不消了,对方竟然还长得有翅膀,我的天!帝听风内心狂嚎,这是天要灭我的节奏啊!

    帝听风催动暴风术法诀,在那只冒出翅膀的怪物遁过来时,抢先一步动攻击,当帝听风冲对方打出第一轮攻击时,竟连攻击灵光都看不见,帝听风还以为自己念错法诀了呢!心想要不要在试一试,不料那只冲帝听风飞过来的怪物,像是碰上了什么厉害的禁制那般,硬是被解体掉一只手臂。

    帝听风怔在原地眨巴着眼睛,大感莫名其妙,他这什么都没做呢!那只怪物怎么就断了只手臂呢?想了想,帝听风恍然大悟,脸上终于恢复了一些血色。趁着那只怪物还在懵逼,感觉念起了“暴风术”法诀,冲那只怪物起第二次攻击。

    那只被不明空气,断掉一只手臂的怪物大感郁闷,它在此地待了数百年,从来没遇到过什么厉害禁制,对面的那个小子功法也没怎么厉害,实在是无厘头的事情。没等那只怪物懵神过来,帝听风已经催动暴风术,简单往那只怪物身上一指,那只想不明白的怪物彻底被分解成数块。

    如此轻轻松松就解决掉一只怪物,帝听风差点就为自己的新功法欢呼三声了。

    自己的同伴被对方轻易解体,看得另一只怪物也是一愣一愣的,它身上灵光大放,肆要和帝听风做最后的拼杀,逼得和怪物互斗的三只灵体灵光大减,不久便散去了。

    帝听风也不介意,暴风术轻而易举就可以击杀对方,他自然用不着浪费法力和对方久缠下去。“吼~”剩下的那只怪物出比先前还要有气势的一声吼叫,两只大眼红的瞪着帝听风,身上长毛更是根根立起,转变成箭羽射向帝听风。

    帝听风见此,心知是对方保命绝招,肯定不能大意的,赶紧加持身上的护身罩,并且幻出灵龟护在前面,口中更是念起了暴风术的法诀。

    一人一兽拉开了生死决战,他们都把希望寄托到最后一击上面,谁都希望能够一招击杀对方,谁都想着最后活下来的是自己。帝听风身上那件只剩下半边的披风被狂风刮得离体,经帝听风灵威一震,给破裂飞扬飘去了。

    怪物冲帝听风射击过来的长毛箭羽被龟壳挡在数米之外,帝听风口中法诀催动完成,朝着那怪物的周围就挥了过去。只见没有任何灵光的空气中,冲满了危险的味道。那只怪物瞳孔一缩,虽现了什么,巨型身体来不及躲闪,就被那道无“色”攻击给砍伤数刀,虽不至解体,但足够让那只怪物恐惧的了。

    帝听风可不想给想要取他性命的怪物,留下什么写遗言的机会,手中巨剑灵威冲着怪物一挥,那只怪物都没明白怎么回事,脑袋就已经解体搬家了。

    帝听风长舒一口气,隐藏身体过去了大半个时辰,见真的没有什么怪物在冒出来,这才对地上那四只怪物的躯体感兴趣起来。帝听风把四只怪物的妖丹一收,连那些长毛和兽皮都给拔了下来,最后只剩下一堆腥臭的血肉,以及帝听风没有看上的骨架。

    帝听风收了怪物身上的那些宝物,正想着换条道回后山,免得从险山返回时,又遇到一些“不得了”的妖兽,到时他就是多几个分身出来,也是不敌对手的。

    “吼!”距离帝听风不出两里的方向传出一声嘶吼,帝听风对这种嘶吼在熟悉不过了,冷眼看着眼前地上的四堆如上山的骨肉,帝听风口中大呼口气,心道,这种怪物都被我连体杀灭掉四只了,山间怎么还会有另外一只啊!到底谁那么无聊,没事喜欢养些怪物啊!

    帝听风脸上露出狠色,放任这种怪物在此地害人,道不如全让他给解决了,反正灭一只是灭,灭一群也是灭,实在不挤,剩下的怪物数目太多,自己还可以选择逃跑的,帝听风带着些许戾气,朝着怪物出吼声的地方地方遁光而去。

    “吼!”一个披头散的少年面前的怪物在次出嘶吼,吼声震得八卦阵图摇摇晃晃,一副即将就快倒塌的样子,八卦阵图中的几个少年早就被吓得失了魂,身体不稳的跌坐到地上,两眼直的盯着眼前的怪物身上。

    那个此时披头散的少年,正是先前自信满满给门下弟子实行亲身经历教程,天道宗的大师兄风仟景。风仟景本来就已经有些吃力的击杀掉一只怪物,那八卦阵图中的几个弟子没来得及欢呼,就被一声嘶“吼”给顶替了,风仟景脸上更是阴了半分,平时笑脸换成冷色。

    风仟景只当幻仙宗边境只可能会出现一只这么“神奇”的怪物,谁曾想得到,这种“恐怖”级别的怪物居然是成对生存的,较风仟景先前击杀的那只怪物来看,它的修为明显没有后面冒出来的这只怪物修为高。

    风仟景身上法宝法器被对方毁去大半,竟无法伤那只怪物半分,又不得分身给宗门通风报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