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九章 宗辩
    待风仟景复制好千杀诀的功法,帝听风一招手,把风仟景手中的玉块手到手里,侵入神识一看,见对方果然没使什么小把戏,对神念中的续命吩咐了几句,也不和对方道别,身形一晃,帝听风就从原地消失了。『『 Ω『学『迷wwㄟw.*.

    风仟景紧张得想呼出声来,最后只能作罢,收起八卦阵图结界,从里面出来的几个天道宗弟子,大声为风仟景欢呼,一句不提帝听风来过的事情,风仟景大松口气,虽然很想知道那位前辈是如何做到的,想想还是算了,赶紧回宗门完成“那位前辈”交代的事情,参加完五宗大会,回来就加紧闭关修炼吧!

    帝听风兜了个大圈,从险山对面的京山回到后山,匆匆准备了一番,这才不紧不慢的赶回炼丹室,并随意打出几道护身罩般的禁制,就如李子恒和炉青真人离开前一模一样的。就是炉青真人现出什么不同,也肯定想不到帝听风跑去险山灭掉数只怪物,并救下天道宗大师兄在兜了个大圈才回到炼丹室来的。

    幻仙宗大门口,早就已经血流成河,如此大规模的战斗,早就惊动了两大宗的掌门,两个年纪相差一轮的两宗掌门,此时大眼瞪小眼的,在幻仙宗大门口互相瞪着对方,门口那些两宗弟子的尸体,已经被两宗弟子给分类好,自己门下的弟子和他宗的弟子分开。

    一个高瘦的老者,冷脸扫了眼幻仙宗横七竖八倒着的宗门弟子,差点没背过气去,厉声道:“道虹师弟,天道宗和你们幻仙宗今天这事,你说怎么算?”

    “怎么算!”道虹掌门出一声怪叫,面露狠色嚷嚷着道:“你们天道宗的弟子跑到我们幻仙宗来,见人就杀遇人就砍,你说咱们两宗该怎么算?”

    “哼!莫不是你们幻仙宗的弟子不守宗规,在宗外出手重伤我们天道宗的弟子,还不讲道宗规定,灭了我天道宗数名筑基弟子,本道才懒得来你们幻仙宗,到处都是一片乌烟瘴气,呸!”那位老者讽刺完,还不忘翻一记白眼。

    道虹掌门一点不输气势,强硬的态度回应老者道:“咱们幻仙宗变成这样,还不是因为你们天道宗整出来的,你这话应该回你们天道宗说去。”

    “分明是你们幻仙宗出手伤人在先,还狡辩,难怪幻仙宗越来越不如天道宗。”

    “哼!幻仙宗如何?与你们天道宗何干!你当这里是天道宗么?可以让任何人都来这里学兽吼的。”

    “你……”老者一时被道虹掌门气得语塞,扬手大拍一把大腿怒道:“道虹,你可不要血口喷人!分明就是你们幻仙宗不讲道理在先,还要污蔑天道宗不成。”

    “太虞真人,各宗虽制定了牵制禁止弟子之间斗法,你我心里应该清楚,这些不过只是表面章,各宗弟子在外互相斗法是常有的事情,你们天道宗技不如人,难道还输不起么?”

    道虹掌门有一点扬眉吐气的感觉,数十年前幻仙宗一名灵寂弟子,硬被天道宗数名筑基弟子围灭的那口恶气,今天终于吐出来了,说起来,道虹掌门还真想表扬一番那个给幻仙宗长脸的不明身份弟子呢。

    太虞真人哼哼道:“老夫与你同等阶,都是掌门之位,你怎可直接呼我名讳。”太虞真人气眼睛都快翻白了,这个道虹,不仅在气势上压他一截,竟连他的辈分都给压低一阶,“幻仙宗今天要是不把那名打伤天道宗弟子的人交出来,老夫豁了丢去大半境界,也要搅得幻仙宗天翻地覆。”

    道虹掌门见太虞真人破罐子破摔的心理,一时也找不到话题反驳对方,毕竟当事人不在现场,两宗如何争吵都是无用之举。

    但是天道宗想在他的眼皮子底下动幻仙宗的弟子,道虹掌门也是不答应的。道虹掌门转头问身边的一位掌宗弟子道:“宗内最近外出过的弟子有哪些?”

    “因为被选上同掌门前去云涟天参加五宗大会,宗门弟子只要有任务外出,都会离开宗门外出准备些护身用的法宝,弟子一时也想不起来的。”

    “道虹,你也用不着去猜那名弟子的身份,听天道宗被打伤的弟子口中说起,那名弟子的色是很奇特的蓝,你不要告诉老夫说你不记得这个人。”

    太虞真人也不是真傻,明知两宗这样耗下去,会大出血,最后落了其他三宗的便宜,这一点,恐怕道虹掌门心里也是清楚的,听起奇特的蓝,道虹掌门差点没惊呼出声,嘟囔一句道:“怎么又是他?”

    道虹掌门对帝听风并不熟悉,总的来说他与帝听风仅有数面之缘,但是每一次见到那个蓝弟子,都会让道虹掌门心里震惊万分,除了帝听风来自南宫家族那点背景,暗中却什么都查不出来,就好像帝听风是凭空冒出来那般,只会让他越疑惑。

    为了不让两宗的弟子继续无故残杀,道虹掌门派人去把帝听风给唤了来,但是天道宗说要把帝听风这个人给带走,幻仙宗肯定是半步都不会让的。

    “师弟,道虹掌门传你去宗门大门口。”帝听风刚刚平稳心情,就听到李子恒的声音传来。

    “哦!”帝听风淡淡的哦一声,站起身来,等李子恒撤掉炉青真人布置的护罩禁制,同李子恒一起往幻仙宗大门口遁光而来。

    帝听风脚刚落地,就被道虹掌门摄到眼前,他都还没开口问,太虞真人倒先忍不住开口了。“你就是那个打伤我们天道宗弟子的人。”

    帝听风并不认识太虞真人,但是天道宗的服饰他却认得,除了和南宫南身上配饰得不大一样,其他都是差不多的设计,看其他弟子以那老者为尊的模样,心道,这老头就是天道宗的老大么?

    “老夫在问你话,为什么不回答?”太虞真人被帝听风盯了半天,心里有些不耐烦,身上的灵压似有似无的朝帝听风这边释放过来,就算他不是幻仙宗的掌门,对方也应该懂得尊卑才对。

    帝听风收回一直盯着对面不过百米的老者的眼睛,一副极不耐烦的表情冷冷开口道:“哦!有事吗?”

    “原来你会讲话啊!害老夫一直以为幻仙宗收了个哑巴弟子呢”太虞真人感觉到被帝听风戏耍,脸上露出厉色,训道:“宗门要自称弟子,幻仙宗竟一点规矩都没有。”

    帝听风冷冷扫了太虞真人一眼,“我本来就会,是你太啰嗦了!我又不是你们天道宗的弟子,规矩一事与你有什么关系?。”帝听风面对幻仙宗掌门都不热情,何况其他宗门的掌门了,他又不是来卖笑的。

    “哼!”太虞真人被呛得讶色,更是气得连对着幻仙宗所有弟子翻一个白眼冷哼道:“打伤天道宗门下弟子,你是否该给老夫一个交代。”

    “他带着三五个筑基弟子,想要取弟子的性命,我若不还击,结局就不是他伤而是我亡了,弟子也不过就是教训那人一次罢了,下一次那人在敢打我性命的主意,我是不会那么仁慈的。”

    谈及南宫南诬陷一事,帝听风露出杀心,“你还想要什么样的交代?”尽管对方修为高出自己数个境界,帝听风也不是吓大的,就太虞真人释放出来的灵压,还不及他灵威半分威力,只要不是和天道宗全部弟子动手,帝听风胜率还是较大的。

    更何况,自己家的弟子被外宗欺负到家门口来了,道虹掌门不会见死不救的,帝听风才没什么好惧的,至于出了幻仙宗嘛!那是以后的事情,何况他实力绝不是看上去的那么叽助。

    南宫南小时候数次差点灭了他,帝听风早就对南宫南恨之入骨,想不到那人竟千方百计想要取他性命,不仅如此,还明着诬陷他盗取南宫家族的镇族法宝,那天没把南宫南灭掉,完全是看在万师父的面子上,想不到对方竟好意思上门兴师问罪,这一点,叫帝听风心里更加生恨。

    “你一个纳灵后期的弟子,怎可能重伤筑基期的弟子,莫不是藏着幻仙宗的什么秘密高修在附近,助了你一把。”

    “是不是我打伤的,你回去问一下便知,至于什么秘密高修,你还真是想多了。”

    太虞真人惊呼,“不可能,你究竟是使用什么招术,才将小南伤成那般模样。”对方没有灵寂期的修为,是不可能差点就废掉南宫南根基的。

    “老头,这些可是宗门机密,你觉得我会告诉你一个外人吗?”

    “哼,不知者不痛,你可知老夫与你宗掌门是平起平坐的身份,你这野孩子,竟敢如此无理。”

    帝听风冷冷一笑道:“老头,我生来无父无母,算得上一个野孩子。”

    道虹掌门等幻仙宗弟子,听到帝听风毫无宗门规矩的和他宗掌门逗嘴,面上虽有些绯红,心里却极为痛快,一个大宗的掌门竟被一个纳灵弟子三言两语堵得说不出话来,传出去也是极好笑的传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