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一章 大浒衍
    这些妖兽内丹虽对修炼没什么大作用,却是制符炼器的最佳选择,眼前这个修为只有纳灵大圆满的修士一下子就拿出数颗妖兽内丹,可见对方的修为并不是看上去的那般不入流。

    帝听风见公输玲珑看到自己拿出的妖兽内丹惊呼出声,就猜到这些妖丹肯定极珍惜的,心里也有了换取灵石的价码,冷冷问道:“公输道友觉得,这数颗妖兽内丹,可以和贵阁换取多少块灵石?”

    公输玲珑听了,哪有不知帝听风的心理,半响道:“这种巨型怪物的妖丹,按市场价算的话,一颗妖丹可以卖四千块低阶灵石,但是以收购价,可就值不起那么多的,帝道友你看……”

    公输玲珑毕竟流连商界数十年,怎么着都学到了一点奸商的小算盘,这位帝道友,看一眼就知道是第一次和他人做交易,不杀白不杀,数颗妖兽内丹可是数万块灵石的。

    帝听风听后,暗自商量着,问道:“贵阁内的一本功法秘籍按灵石价位怎么卖?”

    公输玲珑想了想,回道:“功法秘籍的话?借宝阁从来没有卖过,但是真按灵石价卖的话,一本低阶的功法应该可以卖上六千块灵石吧!”公输玲珑一边解释着,心里一边在想着怎么去卖功法秘籍的事,突想到什么,惊呼道:“帝道友问这个干嘛?”

    帝听风听单就一本低阶功法就得花上六千块低阶灵石,心里突的失落数秒,如果一本高阶功法甚至上阶功法,岂不是数万计,想到这点,帝听风生平第一次觉得自己有多缺灵石。

    帝听风看了看公输玲珑,又看了看桌子上的妖兽内丹,弱弱问道:“我想和贵阁换取两万灵石,公输道友意下如何?”

    公输玲珑乍舌,心道,这小子,看上去木纳木纳的,一副什么都不懂的样子,心里居然这般贼,居然猜中了我在哄骗他,公输玲珑脸上疑固数秒,恢复道:“帝道友,妖兽内丹虽说可以炼制一些高阶灵符,或是炼法器的极品,但是仅以数颗的量……小店实在是……”

    帝听风冷冷扫了一眼公输玲珑,说道:“公输道友刚才不是还说,我想换取什么都拿得出来么?还是借宝阁连两万颗低阶灵石都没有的?”一会说什么都有,一会又变脸说拿不出,这不是自己打脸嘛!

    被帝听风公然奚落,公输玲珑脸色一下惨白不少,嘴上却什么都说不出,咬紧牙关说道:“帝道友莫要误会,我不是这个意思,实在是道友给出的妖丹数目,它换不了两万灵石的。”

    帝听风皱眉,他本意不是换取灵石,而是需要用灵石去买那本他看上的功法,若时间拖长了,那本功法秘籍被其他修士买走了,不就是他的损失了嘛!

    帝听风大手一辉,桌子上又冒出一瓶丹药来,说道:“数颗妖丹,加上这一瓶大元丹,换你三万灵石,公输道友觉得如何?”

    大元丹!公输玲珑心里一惊,大元丹可是一种可以帮助修士恢复元气的丹药,炼制丹药虽简单,但是需要炼制成大元丹的材料却一样比一样难寻,大元丹算得上有市无价的极品仙丹,一般只有修仙大宗炼制得出来,小宗小派怕是炼制一颗大元丹的材料都配不齐的。

    这个帝姓道友,身上不仅有大元丹,竟还拿得出一瓶来,想必是修仙大宗的弟子,恐怕还是五宗其中的一个宗门弟子,公输玲珑是见识过世面的人,知道什么人可以得罪,什么人就是背后有雄厚势力都万万得罪不起的。

    公输玲珑赶紧赔着笑脸道:“换换,只要帝道友你不觉得吃亏,小店什么都可以换的。”

    帝听风听烦了对方的奉承,也不心疼手中的大元丹,把那些妖丹及一瓶大元丹全部推到公输玲珑面前,冲公输玲珑冷冷开口道:“这些归你了,我要的灵石呢?”

    “帝道友放心,自然不敢少你的。”

    公输玲珑收起帝听风推过来的物品,随手就扔给帝听风一个储物袋模样的袋子,帝听风神识扫进袋子里点了一下,现多出来一千颗灵石。

    “哼!”帝听风冷哼一声,随手把多出来的灵石取出扔到桌子上,冷冷一声道:“我从来不喜欢占人便宜,也不喜欢被别人占便宜,说好的三万灵石,公输道友这是几个意思?”

    公输玲珑面露讶色,他本来想用一千灵石,好打消这个不谙世事的蓝少年猜疑心理,毕竟大元丹的价值真正难得,谁知这个人竟如此正直,不喜吃亏也不喜贪人便宜,差点就让人爱上他了。

    帝听风也懒得听公输玲珑解释什么,抬起脚就走出“借宝阁”,连头都没回一下,公输玲珑站在阁楼上,透过窗看着帝听风离去的潇洒背影,依旧一脸讶色。

    出了“借宝阁”,帝听风直接奔着刚才卖功法秘籍的青年大叔摊位上来,见先前看上的那本功法没有被人买走,心里不觉大喜,快步走上前,抓起那本破旧不堪的“大浒衍”功法。

    帝听风难得的露出笑容,问道:“老伯,你的这本“大浒衍”功法怎么卖?”

    青年大叔见又是之前那个穷小子,嚷嚷一声问道:“你身上有灵石了吗?”

    帝听风乖乖的点了点头,应道:“有了!”

    青年大叔脸上露出灿烂的笑容,哈哈笑道:“哈哈!小道友,虽然老道不知你为什么看上这本功法的,老道必须要告诉你一点就是,这本大浒衍曾被某个修仙大宗的师祖参悟过,但是其内容实在是复杂,怕是人界的修士无人能参悟的。”

    帝听风咧嘴冲青年大叔一笑,道:“老伯,既然在人界不能参悟,那等我飞升灵界,不就能参悟出来了吗?”

    帝听风的声音虽然不大,但是四周摆摊的卖主及寻宝的买主,听了帝听风这个纳灵期修士的大话,身体无不是一怔,修炼到元婴大修士以上的神功,那是什么境界,几乎没几个修士敢往那方面想的,他们无一不是混迹个宗门高层,比其他修士多活个数百年,就算最大的奢求了,这个纳灵期小子,居然还想着飞升到灵界去。

    那个卖功法的青年大叔脸上表情一怔,连眨了好几次眼,才确定自己没有听错,而且帝听风的语气说得理所当然,一点都不像是在和别人说大话的样子,就好像他总有一天会飞升灵界那般肯定的回答。

    青年大叔哈哈笑着,猛拍一把帝听风的肩道:“好小子,有志气,老伯就把这本功法卖给你了,既然你与这本大浒衍有缘,大叔只卖你两万灵石好了。”

    “一本功法要两万灵石!”青年大叔的话音刚落,就听见一道刺耳的声音从人群中响起,众人望去,见一个半人高的白脸汉子冲帝听风这边走了过来,对卖功法的青年大叔说道:“老伯,这本功法两万之内卖给本道了吧!你看这个穷小子肯定也是买不起的。”

    青年大叔脸一僵,半怒道:“矮子,你叫谁老伯呢!”莫说那个白脸汉子的年纪看起来比青年大叔年纪要大一些,就是两人差不了多少岁,也不该叫人老伯的,至于帝听风嘛!那个青年大叔比帝听风大出双倍的年纪,被他叫一声老伯是理所当然的事情,怎么的,变成那白脸汉子的老伯了。

    “你竟然敢骂我矮子。”白脸汉子最讨厌别人说他矮,挥着手指道:“你找死吗?你知不知道我是谁?竟敢骂我矮子。”白脸汉子生起气来的那张白色的脸,看上去更加惨白。

    帝听风白一眼那个突然冒出来抢他功法的白脸大汉,冷冷道:“谁管你是谁?不就是一个没有别人高的矮子嘛!老伯实话实说罢了,怎的你也生气。”帝听风本来心情还不错的,手里抓着那本“大浒衍”不肯松手。

    “噗!”帝听风给对方成功补刀一句,让附近围观的群众笑出声来,那白脸汉子见更多的人嘲笑自己,本来就普白的脸色更加白起来,他狠瞪着帝听风,怒吼一声道:“小子,你是不是找死,敢顶撞本道,你今天若是将手中功法乖乖交给本道,本道就给你留个全尸。”

    听了白脸汉子的威胁,帝听风冷酷的脸更加寒冷,当着那白脸矮子的面,把两万灵石付给那个青年大叔后,冷冷盯着白脸汉子说道:“本公子本来今天的心情还不错,但是……哼哼!”帝听风冷哼一声继续说道:“要么给本公子一个不杀你的理由!要么赶紧滚!”

    那个青年大叔收了帝听风的灵石,早就打包全部摊位上的货,几个闪影就消失在人群中,众人关注点全都在帝听风和白脸汉子身上,那顾得上其他,一副看好戏的盯着即将开战的两人。

    其中有一小部分的人在下面偷偷讨论起来,“你们猜猜,那个矮子和那个公子谁会赢?”

    “肯定是那个矮子啦!纳灵期对筑基期,你认为谁会赢,那个纳灵期的小子肯定是谁家的公子哥,没见过世面,居然连筑基期的修士都敢惹。”

    “这个可说不准,以前又不是没生过,低阶修士拼杀中阶修士的事情,我觉得那个纳灵小子会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