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二章 火蟾真灵
    “既然如此,咱们要不要来打个赌,输了的那个人就给对方一千块灵石,怎么样?”

    “赌就赌,我就赌那个纳灵小子赢!”

    “那说好了,咱们赶紧押注吧!”

    其中一人呼吁一声围观众人,大家纷纷往帝听风和白脸汉子身上下注起来,最后,押在帝听风身上的就只有一个清秀的少年,其他人全都押白脸汉子赢。

    清秀少年淡定的看了眼桌子上的数千颗灵石,若是帝听风赢了,这些灵石都是他的,若是帝听风输了,他就得付出数千颗灵石,清秀少年想了想,还是决定冒险押帝听风赢,其他人无不嘲笑清秀少年没有眼力,败家子。

    帝听风只当未听到那些希望他输的声音,冷冷盯着离他不过五米的白脸汉子,身上各种法诀都默念完毕,只要对方出手,他都可以一招制敌,甚至重伤对方,至于退到数十米开外的那些人会不会被牵扯进来,就不知道了。

    喜欢看戏,多少得付出点代价的。

    白脸汉子“呸!”的一口口水吐到地上,狠瞪着帝听风嚎叫道:“小子,死到临头了,你还敢在那妄言,今天,本道定要让你知道什么叫害怕二字。”

    白脸汉子说完,嘴里念念有词,又是祭宝又是法器又是念咒,生怕别人不知道他手段多似的,竟把身上所有能使的招全使了出来,对付一个纳灵期修士,至于吗?这人是有多不相信自己的筑基修为,才会这般小心。

    只见白脸汉子四周灵力涌动,各宝围在白脸汉子的头顶飞来飞去,白脸汉子口中还在默念法诀,都几个呼吸过去了,那功法的法诀还没念完,究竟是什么神秘功法,帝听风讶色的不是白脸汉子身上涌现的灵力,而是好奇白脸汉子修炼的是什么功法。

    众多修士看来,见帝听风露出惊讶的表情,只道是帝听风怕了,连那个赌帝听风赢的清秀少年不禁面部一僵,却什么都没说。

    等到白脸汉子终于念完口诀,眼睛瞪着帝听风,帝听风抓抓头,一脸的不耐烦道:“终于准备好了么?”

    “你……杀了你!”白脸汉子被呛得哑口,挥出头顶的众多宝物,肆要撕碎空间,把帝听风整个人轰成渣那般,帝听风冷冷一笑,身上灵威迸而出,等到白脸汉子的众多宝物还没飞出一半,全都失了灵性掉落到地上。

    也就是这时,帝听风头顶冒出幻出一把巨型灵剑,“嗖”一阵风似的朝白脸汉子砍击而去,没等白脸汉子反应过来什么情况,身体已经倒飞出去数十米,帝听风遁光一闪就近身白脸汉子眼前,挥去手中巨剑又是一击,地上的白脸汉子彻底瘫倒在地,不知生死了。

    从白脸汉子祭宝完成,到他出手攻击帝听风,花去了数分钟时间,从帝听风接受白脸汉子第一招,到帝听风化去对方宝物攻击白脸汉子两招,不过才三两个呼吸的事情,不仅如此,帝听风身上迸而出的灵威,即使不是冲着他们,众修士能动弹的人寥寥无几,不用别人解释,众人都明白,帝听风到底是什么样的存在。

    帝听风扫了一眼看热闹的众多修士,抬脚就走,无意伤了一个别家的弟子,此地不宜久留还是先离开为妙,若是自己家的弟子,就是被帝听风故意伤了,道虹掌门也只能干瞪眼无法说些什么的,既是外宗弟子,肯定会牵扯出更多的麻烦,帝听风可不想在经历一次和天道宗同一个类型的事情。

    那个清秀少年见帝听风胜出后“轻描淡写”就走了,懒得收赢来的灵石,赶紧上前去追帝听风的影子。在帝听风身后大喊道:“前辈请留步,在下有问题请教。”刚才还叫人纳灵小子,突的变成前辈了,人类还真是,善变的生物。

    不管别人怎么喊,帝听风就跟没听见似的,脚步也越来越快,帝听风本来就少与他人打交道,自然不知有人在后面喊他,可是从外人眼里看来,帝听风就是一副不愿与他人结交的态度。那个清秀少年也不知使用了什么宝物,竟三两下赶到帝听风身后,并抓住了帝听风的披风。

    帝听风虽穿的是紫色衣服,却不是幻仙宗的衣服,那件银白色披风,也是李子恒因帝听风的喜好随意配制成一套的,衣服被人抓住,帝听风回转过头,看了眼跑的气喘吁吁的清秀少年,问道:“这位道友,找我有事吗?”

    帝听风脸上冷酷,心里却各种猜测,心道,我这刚把人家打伤在地上,不可能别人这么快就派人找上我吧!帝听风转眼又想到,如果对方是来寻仇的,肯定早就对他下暗手了,还会这么“客气”的扯着他的披风。

    清秀少年顺了顺急喘不稳的气息,说道:“前辈请留步,弟子在后面叫了你那么久,前辈竟然越走越快,弟子险些就要跟丢了。”

    帝听风听了懵神道:“你有在后面叫我么?”帝听风好奇,他怎么没听到有人叫他,把身上的披风从清秀少年手中抽了回来。冷冷问道:“有事吗?”

    清秀少年见帝听风停了下来,心里大喜,说道:“弟子是修仙家族家的人,别人都叫弟子道,年十七,至今还未拜入如何宗门。”

    帝听风听得半懂不懂,冷冷一声道:“所以呢!”

    道突然半跪在地,说道:“弟子想拜前辈为师,不知前辈现在有没有心情收他人做弟子。”他虽抱着拜师的诀心,不代表帝听风就会答应的,何况,修为越高的修士,越是有“怪”脾气。

    “噗!”帝听风被对方的认真模样,差点逗得他笑出声来,帝听风伸手扶额道:“我今年才十六,怎么可能收一个比自己年纪还大的弟子,至于拜师,你可以去幻仙宗试试。”

    道眼前一亮,呼道:“前辈是幻仙宗弟子!”怪不得那么厉害,一招就把对方给击败了,倒是帝听风才年十六,叫道心里郁闷了好半天,这么年轻就拥有如此大神通,传闻,一般冷酷脸的不都是一些修为逆天,脾气又臭的老怪物嘛!真不知道对方的话是真是假。

    帝听风点点头,冷冷道:“你若是没事我要走了,再见!”空气中危险的味道越来越重了,在不离开五宗集会,怕是帝听风想走都难。

    “前辈你不是在寻什么法宝嘛!这里我熟的,我可以带前辈四处转转,不管是法宝还是什么厉害的法器,就是出售高阶灵兽的地方,我都能找得到的,以前辈的修为,应该很多价格的灵兽都买得起才对。”

    听了对方说起灵兽,帝听风考虑到因他法力受损的炎魔,故而问了一句,“可有火属性的灵兽出售?”

    “有应该有,不过火属性的灵兽比较稀少,就是不知道前辈此次运气如何?”

    帝听风无语一瞬,冷冷一声提醒道:“你可以不要叫我前辈了么?”

    “哈!”道懵逼一脸,瞬间明白过来,问道:“那我怎么叫你,可以叫你道友吗?”

    “可以!”

    “好的,道友怎么称呼?”

    “帝听风!”

    “原来是帝道友啊!那你不是幻仙宗的弟子?”

    “恩!”

    “真的啊!道友在幻仙宗属于哪个殿的弟子啊!”

    “炼丹室。”

    “哎!炼丹弟子的法术怎么那么厉害,道友不会是在糊我的吧!”

    “……”

    “具我们家的长老所说,幻仙宗的弟子,修为达到灵寂期后,会被掌门人提拔为各殿的主事的,道友莫不是哪个殿的主事?”

    “……”

    “看样子不是的,宗门弟子那么多,管事是不会来这种小集市的。”

    “……”帝听风一直沉默不语,怎的旁边那人一直叽叽喳喳过不停,帝听风停了一瞬,对道说道:“你的问题太多了。”

    “我……”

    两人一路聊下来,已经到达卖灵兽的秘密集会了,本来灵兽是可以与其他法宝类一同在集会上出售的,数十次因灵兽闹起来的腥风血雨,集会管理者下令禁止在集会上面出售灵兽,那些想买卖灵兽的道友,在暗中秘密进行着灵兽的买卖。

    对于这种暗地里的行为,他们算不上拍卖行,也不是摆摊位出售,规矩除了不要惹事生非,什么规定都没有,那些管理明面上没处理,暗中也捞了许多好处,这事也就睁只眼闭只眼过去了。

    帝听风刚刚进入出售灵兽的自行买卖场地,一眼就相中了一只火属性的灵兽,开口道:“道友,你这只火蟾怎么卖?”

    那个脸色净白,乌黑长披肩,长相有些偏男子大概二十年许的女道友面前,放着一只火蟾,她抬眼看来帝听风一眼,一口价道:“三万灵石,不二价!”

    靠近一探果真是真灵兽没错,帝听风心中暗喜,看到眼前那只浑身涌现焰火的似蟾蜍的灵兽。它的身体呈现出血红的颜色,全身仅一张皮包裹着头骨及四肢,肤色光滑得如去皮的烧鸡那般透亮,它体内的血管都看得十分清晰,两眼瞪着看上去占据它全身三分之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