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三章 火邬妖兽
    帝听风一眼就认出来了,同炎魔身上散的炎火有十分之一的相似,应该是真灵兽错不了的。

    帝听风算了算,他身上恐怕只有一万灵石了的,如果在跑去“借宝阁”出售物品换灵石,怕是来不及的,有眼力的修士,不可能看不出眼前这只火蟾的底细。虽拥有火属性灵根的修士比较少,保不定会错过这次机缘,帝听风想也不想,冲那女道友问一声。

    “这位道友,我可以用同等价格的物品,换取你的那只火蟾么?”

    “可以是可以,只不过那得看你给的东西,在不在本道的考虑范围之内。”

    帝听风从储物袋取出一只装着三两粒丹药的丹药瓶,放在手心冲那女道友眼前一晃,“道友,你看这些丹药换取你的那只火蟾,可不可以!”

    那个女道友探出神识到帝听风手中的丹药瓶上,呼道:“这是……是大元丹!”

    周围一些出售灵兽的修士听闻大元丹,纷纷转头看了帝听风手中的丹药瓶一眼,丹就看瓶身环绕的药灵性,就知道不是假的大元丹,众多卖主纷纷露出羡慕的眼神看着那个卖火蟾的女道友。

    帝听风淡淡一笑,把手里的丹药瓶往那女道友眼前凑了凑,说道:“道友若是不敢肯定,可以拿去仔细检查一遍。”

    “难道你是五宗的弟子?”那女道友眼神变得有些警惕起来,也不敢伸手去接帝听风递过来的“大元丹”。

    禁止灵兽出售的管理,就是五宗的那些弟子,连修仙家族的弟子都不敢得罪的修仙大宗,何况如他们这些做禁止买卖的修士。

    帝听风感觉到周围的那些修士,听了五宗弟子几个字,纷纷向他投来不善的眼神,甚至加杂着杀气,帝听风无语得要死,他不过想买只灵兽,又没招谁惹谁,怎么这些人听到几个字还能如此敏感。

    帝听风一旁的道赶紧给周围的人解释道:“这位可不是什么五宗弟子,他不过是听了弟子说起这里有卖火属性的灵兽,跟着我过来看看,大家可不要误会了哈!”

    那些人见是平时老往暗中出售灵兽跑的道,这才对帝听风撤回了灵威,各自招呼着他们门上的客人,那个女道友见自己说错了话,自然不敢在说些什么,伸手准备接过帝听风递来的丹药瓶。

    远处传来一声暴呵,“道友且慢!”那到声音的主人一阵风似的停在几人眼前,只见一个满脸长着大胡子的壮汉,两眼盯着帝听风手里的丹药瓶,如撕吼声般的声音问道:“道友不是想要火属性的灵兽嘛!且先看看我的,在决定要不要与我等做交换。”

    那个满脸胡子的壮汉,也不管帝听风愿不愿意,自主放出他想要出售的一只火属性火邬,只见那只指寸般大小的火邬,扇动着翅膀旋转在那胡子壮汉的肩头,手臂般长的尾羽翘得老高,且宽度过火邬本身的五分之一,模样甚是奇怪。

    那个女道友一听就炸了,一脸恼怒的说道:“麻烦这位道友,凡事讲求个先来后到,你怎么能干预我和这位道友的交易呢!”

    那壮汉一脸委屈的模样,道:“栗妹子,话可不是这样说的,何况你们还没交易完成呢!我只是想请道友看看我这火邬罢了,又没说一定就抢走你的生意。”

    “哼!谁知道你王大愣安的什么心。”那个被称作栗妹子的女道友哼哼两句,冲那王大愣说道:“你要是希望今天这事不会被王伯伯知晓,就不要和我抢这笔生意为好。”

    “栗妹子,这里有那么多人在,你咋的喊我小名啊!”

    “管你小名大名,难道你爹给你起的名字,你还嫌弃了不成。”

    “是是,栗妹子你喜欢怎样叫都成,但是……”王大愣锊了锊舌头,继续说道:“我不久后就要参加测炼了,有这些大元丹保身,不就多几分安全嘛!”

    “就你需要,你怎的就知道我不需要那大元丹。”

    帝听风大感莫名其妙,对那“小两口”般的争吵有些无语,不过,帝听风虽对那女道友身上的火蟾感兴趣,见了那壮汉拿出的火邬也大感兴趣,反正他身上又不止一瓶大元丹。

    大元丹在修仙家族或者其他修士眼中或许很难得,可惜帝听风这个炼丹天才,最是不缺丹药的,不管什么样的丹药,他身上都揣得有七七八八,这个还得谢谢他那个无利不起早的师傅,为了让帝听风给他配制新丹方,是什么丹药都肯送的。

    帝听风指着壮汉拿出的指头般大小的火邬,道:“二位道友不必争了,这火邬我要了。”

    “唉!”那女道友听了,唉叹一声,狠狠地瞪了一眼壮汉,什么都没说,收了火蟾,转身欲走,帝听风喊道:“道友莫急,那火蟾我也要的。”

    “哎!你这小道友,小小年纪,怎的如此贪心,一瓶大元丹,可换不了两只火属性的灵兽的。”

    “两只?”帝听风反问,指着壮汉拿出的火邬,道:“这位道友拿出的不是灵兽,属于妖兽吧!在说了,我何时说起过,我身上只有一瓶大元丹的。”

    “两瓶大元丹,道友你不要瞎说,除了五宗弟子,咱们这些家族弟子,是拿不出大元丹的,你若不是五宗弟子,身上怎的有两瓶大元丹。”

    那壮汉虽高兴帝听风要换取他的火邬,但是一听到帝听风说身上不止一瓶大元丹,心里也大感好奇,不想口直心快的他,直接就问出来了。

    “嘿嘿!”帝听风奸笑一声,冲卖灵兽的那两人说道:“我有一个经常研究丹药的师伯,他大半辈子都耗费在研究丹药的事情上了,至于这什么大元丹,我可不清楚,因为师伯并没有给它正名,没想到它竟然真的是大元丹。”

    帝听风这里打了个大哈哈,他可不愿承认,自己就是什么幻仙宗弟子,万一这群这暗地里卖灵兽的修士知道了他的身份,把五宗的规定强安到他的头上,帝听风就是练就三头六臂,也不是众多修士的对手的。

    “有个能炼制大元丹的师伯?小兄弟,你那师伯现在什么地方?可否为我等引荐一二。”

    “这个嘛!”帝听风面露难色,一副不愿多谈那位“师伯”的表情,“师伯他老人家他喜欢云游四方,更是喜欢清静,一般人数年都见不到他老人家的人影的。”

    若是叫李子恒见到这样子的帝听风,肯定会以为帝听风被什么人附身了的,和平时的帝听风简直就是两个人,满口的慌言,哄死人不偿命的节奏。

    “王大愣,我说你究竟是想换大元丹,还是想换这位道友的师伯的行踪来着,废话那么多,一点都不像你。”

    那女道友见帝听风一副吞吞吐吐说不上来的样子,心知帝听风肯定不愿说起那位师伯的,要不就是帝听风的那位师伯真的如帝听风所言,数年之间不见其人,修仙界这样的“怪”长老头数不胜数,又岂止才帝听风他的师伯一人。

    “嘿嘿!一时好奇嘛!毕竟大元丹不是人人都可以炼出来的。”被女道友吼了一声的壮汉不好意思的扰扰头皮,问一旁的帝听风,道:“小道友,你的大元丹只要够数,咱们就交换,我绝不会多要求你什么的。”

    哼!帝听风心里冷冷一哼!对方不是不要求,是根本就问不出来什么吧,帝听风从储物袋又取出一瓶大元丹来,和刚才拿出手的那瓶一样的数量,这些数目是炉青真人原本就装好的,也从来都没有使用过丹药,一直带在身上就跟“没有”似的。

    那女道友接了帝听风抛过来的大元丹,识趣的把火蟾身上的禁制除去了,朝帝听风抛过去,帝听风心里大喜,伸手就抓过女道友扔来的火蟾,见对方一动不动,也不急着给火蟾种下禁制。

    火蟾在帝听风手上特别听话,甚至都不敢动一动,如同死物那般,任帝听风往自己身上种下禁制,看了,心惊暗道,“怎么会……火蟾平时在我手上都没有这般柔弱。”

    帝听风满意的收起火蟾,又把另一瓶大元丹扔向那个壮汉,壮汉接了帝听风抛来的大元丹,仔细查看一番,这才把火邬身上的禁制除去,抛向帝听风。

    那火邬刚落到帝听风身上,口中出一声清鸣,扇动着翅膀想要逃走,帝听风抬手就是一道剑影砍在火邬身上,仅仅只使用了微弱的力道,那只飞离帝听风手掌的火邬身体一颤,差点就掉落到地上,帝听风空手一抓,一把就扯住火邬那人的只根比它身体长五分之一的尾羽,帝听风轻轻一用力,就折断了火邬的一根尾羽。

    火邬大感郁闷,它本身就以遁闻名火属性妖兽界,这人到底是什么怪物,在没有给对方种下禁制的情况下,居然还能那么冷静的抓住它。

    那个壮汉见火邬的举动,吓得他差点就惊呼出声了,他本来以为收服了这只火邬有一段时间了,火邬的野性肯定被消磨得差不多了,谁曾想到,竟比当初收服它的时候,一般无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