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四章 拍卖会(1)
    怪不得帝听风不承认壮汉拿出的火邬是灵兽呢!灵兽不光得有灵兽,还得拥有真灵之血,要不灵兽本身就是真灵,这只火邬野性难服,一看就知道不是真灵,连灵兽都算不上。

    虽然逃命是万物的本性,明知道会死还逃,简直就是找死,那只火蟾虽没开启灵智,本身身为真灵,懂得识趣,这只火邬就完全是在寻死了。

    帝听风把火邬身上的那只折断的尾羽拔了下来,给火邬种好禁制后就随意扔进储物袋中,连灵兽袋都不用了,反正这些妖啊兽的,在储物袋中放一两天也不会死,倒是那火邬身上的尾羽,让帝听风起了莫大的兴趣。

    “这位道友,你拔了那只火邬的尾羽,难道不怕它本身的法力散去么?”

    壮汉大感奇怪,一般伤了兽类的身体哪个部分,不管不管是灵兽还是妖兽,它本身的法力就会无故消失大半,甚至掉落境界的可能都有,怎么这位,难道他不知道妖兽的作用,还是“单纯”的想要报复一下那只火邬。

    帝听风盯着手中的火邬尾羽,冷冷答道:“无碍,反正我也没打算让它活着的。”

    “咦~”帝听风一旁的三人惊呼一声,不打算养,那买来干嘛,吃应该是不可能的,使用妖兽进阶也只有妖族的人会那么做,帝听风的话,让道三人十分不解,貌似他本人也没有解释的打算,那三人也不方便打探他人。

    帝听风告别了那个女道友和壮汉,又在卖灵兽的区域寻了半天,在无让他看得入眼的火属性灵兽出售,无心在转下去,寻了出口就离了暗中秘会,帝听风一旁的道一直不舍的跟在帝听风身旁,若不是因为顾及旁边人太多,帝听风早就催动隐身术法诀隐去了身体。

    “小师傅,看你不向是火属性的灵根,怎的修炼火系功法了?”

    “小师傅,你买那两只火属性灵兽不会是想要血祭了它们吧!”

    “小师傅,你怎么不爱说话啊!刚才不是见你和别人沟通一点都没事嘛!”

    “小师傅……”

    帝听风冷冷扫了一眼身旁的道,冷冷一声道:“我没有灵根,也不会血祭灵兽,我不爱说话是因为我懒得废话,最后一点,离我远点!不要跟着我!不要叫我小师傅!”

    道听得一愣一愣的,也不知帝听风是烦了,真的火了,还是他真的不喜欢和他人待在一起,从暗地买卖铺出来,帝听风身上的冷气就恢复回来,脸上依旧是冰块脸,身上若有若无的散着让他人恐惧的死亡味道,吓得道紧捂着嘴巴。

    帝听风抬脚就走,这种小型集会的摊位上,卖的全都是一些他不需要的物品,还不如趁早回幻仙宗做些进入云涟天禁地的准备,免得自己不明不白就死在禁地里面了。

    “这位小道友,听人说,你把白脸矮子打残了?”

    不远处飘来几个字,帝听风本来就寒冷的脸色变得更冷,道吓得一哆嗦,赶紧退到一旁,省的惹火了对方,莫说收他做弟子一事,恐怕对方会以为是他在故意拖延时间,对他痛下杀手的。

    帝听风无语,冷眼扫了眼距离他不过数十米外的地方,大声道:“道友既然来了,何不现身出来一叙!”

    “哈哈!有些胆色!”对方冲天边咆哮一声,几个闪影就停在帝听风眼前处,只见一个长相俊美的青年手扶烟锅,口中吐出一个云雾,丹凤眼透出一丝杀意,双眼若有似无的扫到帝听风身上。

    论长相,此人不及帝听风一分,若是论媚色,帝听风过于青涩,完全不是此人的对手,来人接连吐出几个眼圈后,才正眼盯着帝听风,问道:“白脸矮子是你出手伤的?”

    帝听风被远处扑面过来的烟雾呛了一口,应道:“是!”他也懒得和人解释什么原因,也不问别人问这个问题的原因,帝听风就属于那种,多说一句话会死那种类型的男人,不管对方是谁,他要么就是冷,要么还是冷。

    那人自觉无趣,收起耍帅的烟锅,冲四处紧盯着他看的女修一挥手,瞬间就移动到帝听风眼前,帝听风心惊,这人遁好快,完全不输当年的白少帝,足够让现在的帝听风认真对待的角色。

    那人冲帝听风自我介绍道:“本公子就是修仙家族戚家现任家主戚蒙,小子,你是从哪冒出来的?本公子怎么从来没有见过你。”

    帝听风心里翻查,修仙家族的事情,怎么都没想起还有什么戚家,冷冷回道:“没听说过。”竟比那戚蒙说话还要呕人。

    “你小子!”戚蒙忍着怒火,冷冷哼道:“打伤戚家家臣一事,绝不能就怎么算了的。”

    “你想怎么算!”

    “怎么算,当然是拿命抵了!”

    “哼!”帝听风冷哼道:“老伯,你说这话也不怕闪了自己的舌头。”

    确认对方仅有灵寂中期的修为后,帝听风安心大半,若是对方起了杀心,帝听风就是拼了丢掉数个等阶,也不惜灭了对方,无故被人惹了,还不准他出手,结果人家还好意思跑来找他讨债。

    “你叫谁老伯啊!”

    戚蒙大声嚷嚷起来,这小子,让他看一眼就讨厌,在看一眼更加让人讨厌,戚蒙本来就是蜀中数一数二的美男,今天站在帝听风的旁边一比,居然连他身上的光环都失去了,对方说话更是气得死人。

    “小子,本公子告诉你,赶紧给我一个说法,否则别怪本公子等会儿欺负弱小。”

    帝听风冷冷一笑,问道:“老伯,你想要什么样的说法,还是想……让我把你和你家那位矮子家臣一样揍个半死。”

    “啊!气死本公子了你。”

    戚蒙心里一个狂躁,伸手就朝帝听风劈了来,活了数十年,他还真是从来都没遇到过如此气人的家伙,就是面对一些脾气相当臭的前辈时,戚蒙都自认自己从来没有这么生气过。

    “噗噗”两声响起,戚蒙的手并没有劈到帝听风身上,而是一件方形法宝上面,戚蒙大怒,冲暗处嚷道:“谁在暗中阻止本公子教训眼前这小子。”

    暗中那人并未现身,冲戚蒙传音道:“戚师兄,你一定不想得罪你口中的那小子的。”

    “哼!”戚蒙冷哼一声,冲暗处传音道:“道友何以见得。”

    对方冷冷一句答道:“戚师兄,你有把握一招内击杀三阶的妖兽么?”

    听到三阶妖兽,戚蒙脸色一寒,不可思议的盯着眼前离他不过数米的帝听风一眼,既然那人阻止他和帝听风交手,说明那人见识过帝听风击杀妖兽的过程,连三阶妖兽都可以一招击杀,戚蒙光是想起就感觉背后一凉,也不管面子里子,刷的遁光走了,连一句解释的话都没和帝听风说。

    帝听风一阵郁闷,他完全猜不透对方出于什么心理找他报复,又为何不战而逃!

    暗处那人又冲帝听风传音道:“没想到晚辈有幸在五宗集会遇见前辈,前辈既然是来寻宝物的,单是这些客栈集市,是不会有什么收获的,还望前辈赏脸,同晚辈去一个地方,那里定会有前辈需要的宝物。”

    听那人说起宝物,帝听风自然有兴趣,可惜他身上就只剩下一万块灵石,怕是只够买几张门票的,哪还有机会和他人拍卖什么宝物,至于数年前得到的几块中阶灵石,早就被他丢给李子恒进阶了。

    暗处那人见帝听风犹豫不决,传音解释道:“此地不是非得使用灵石交换,使用其他物品也是可以交换的。”

    帝听风冲暗中一处微微一笑,冷冷一声道:“好!”只一眼,盯得暗中的那人汗毛根根立起,立马收了法宝遁光离去,帝听风扫了眼道,什么都没说,各种暗处的遁光一起离去,只留下一头雾水的道及其他看戏修士。

    帝听风刚进入“风火雷”拍卖行秘密门口,立马从里面钻出一个二十来许的少年,那少年刚一出来,冲帝听风拱手道:“前辈,你来了!”

    “嗯!”帝听风轻嗯一声,冷冷盯着门口处的招牌“风火雷”三个大字,实在是想不通,怎么会有人那么奇葩,把秘会名字起得这么随便。

    少年见帝听风一直盯着秘会的招牌,解释道:“前辈可是觉得招牌有些奇怪?”

    “嗯!”帝听风扫了眼少年,心道,“我是不是在哪里见过你?”不想却从口中问了出来,他一问不打紧,听的人却被问倒了,少年讶色半天,悻悻开口道:“晚辈是天道宗弟子,风仟景。”

    天道宗?帝听风懵了懵神,他不记得自己什么时候认识过,除了南宫南之外的天道宗弟子,不过,算了,按他这种记不住人类的记性,忘了也很正常,帝听风爽朗开口道:“你不要一口一个前辈,一口一个晚辈嘛!我年纪还没你大的。”

    “哈?”风仟景表情一呆,不可思议道:“不会吧!前……道友的修为如此凡脱俗,怎的会和我等年纪相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