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六章 拍卖会(3)
    风老见台下的众多修士全部都变成了哑巴,拿起手中的铁锤喊道:“十万块灵石第一次!十万块灵石第二次!十万块灵石第三次!梆!”铁锤敲打在桌子上,散出悦耳的声响,风老继续说道:“十万块灵石成交,下面,请刚才喊价的那位修士支付灵石!”

    帝听风刚站起来,都还没说什么,他旁边的风仟景嚷嚷道:“风老,帝师弟是本公子的朋友,此次就当做本公子送给帝师弟的一件见面礼吧!”

    帝听风暗自瞪了一眼风仟景,直接拒绝道:“不必,我十万块灵石没有,比玄晶铁有价值的宝物,在下还是有那么一两件的。”帝听风谢过风仟景的自做多情,这个呆子,当着那么多人的面,送他价值十万块灵石的宝物,生怕别人不知道他大方么?还是怕外人不晓得他们俩是“朋友”的关系。

    或者说,风仟景想要报答帝听风的救命之恩,也不必这种情况下送谢礼吧!若是帝听风真是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纳灵期修士,恐怕出了“风火雷”拍卖会,就被那些修士夺宝分尸了的。

    只见帝听风从储物袋掏出一截枯木桩拿在手里,瞧得台下众修士差点笑喷出来,居然拿一根枯树枝顶替十万块灵石,这人脑子莫不是妄想症犯了。

    风老抬袖把帝听风手中的枯树枝摄入手中,疑重的表情盯了枯树枝,表示,这种暗藏着莫大灵性用神识又无法探清的宝物,实在是让人费解,风老自认才疏学浅看不懂枯树枝的由来,为众多修士请来一位有见识的长老,那个长老刚一现身,台下众修又一阵沸腾,竟比拍卖会上出现的宝物还要让众修激动。

    原来,那老者的身份就是鉴宝大师,是各大家族都善识争抢着要的一位鉴宝专家,风家居然能请得动闻名蜀中的鉴定大师,个别修士对风家的底细又刮目相看了一回。

    只见那个满脸跟煮熟的虾子那般绯红的老者,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一眼瞧见帝听风手中的枯树枝,不打声招呼就摄到了手里,当着众多修士的面,仔细查探起来。

    那个满面通红的老者研究了半天,才怔怔开口道:“这是?蓝焱灵木!”

    风老好奇道:“蓝焱木灵,那是什么?”表示,他接触拍卖行多年,见过的宝物多不胜数,偏偏那老者手里拿的什么蓝焱灵木,风老从未见识过的。

    老者脸上的震惊表情过后,解释道:“蓝焱灵木是蓝焱灵体幻化的一种灵树,像这种自己具有灵性的宝物,恐怕整个九州大6都不多见得。”

    “蓝焱本来就是天地间的一种幻灵生灵,它可以分成很多种原形,可以幻兽,化妖,甚至于世间的花草树木,不管幻化成什么,蓝焱的天生神力都会保留几分,得到它的人若是机缘到了,会得到蓝焱的神力也说不准。”

    老者接着又说了许多关于蓝焱灵木的消息,其他修士听了,无不羡慕帝听风等我机缘运气,心里都贪慕起帝听风拿出来的那根枯树枝起来。

    风老和老者传音了几句,那老者的眼神朝帝听风望了来,其中夹着一层外人看不透的气息在里面,老者嘿嘿乐道:“小道友,是否可以告诉老夫,你从哪里得到的蓝焱树木?”

    帝听风一怔,他怎么没想到“杀人夺宝”的后果,竟在拍卖会上公然拿出宝物进行交易,莫说那个老者,就是台下的众多修士心里,肯定也在猜疑帝听风究竟是从何处得来的那蓝焱灵木。

    帝听风淡定笑笑,张口就来,“我是数年前不经意掉进一个神秘山洞,在里面现的,见此物灵性异常,觉得特别就随意带上了,并不知道它叫什么。”反正他冷脸惯了,其他修士肯定看不出他说的是否真实,是真是假就由他们去猜了。

    那个老者似乎比台下的众修激动,急切问道:“那个山洞?它在什么地方?”

    “都过去好久了,我也不是记得很清楚,只记得是在一个很大的山洞中得到的。”

    帝听风并没有把南宫家抖出来,否则这些修士不定会为了区区蓝焱树木,灭了南宫家族也说不定。帝听风虽讨厌南宫南,不代表南宫家族的其他人也讨厌,不为别的,为了保留他曾经的住宅,帝听风都不愿告诉别人关于蓝焱灵木的真相。

    老者面上露出厉色,随即恢复常色,冲帝听风笑着道:“小道友,咱们借一步说话。”

    帝听风盯了眼老者手中紧握的蓝焱灵木,冷冷道:“既然我交付了玄晶铁的代价,贵阁是否该把那块玄晶铁交给我了。”

    “哈哈!”老者哈哈一笑,把台上拍卖的玄晶铁摄到手中,面带“笑”容道:“小道友,一块小小的玄晶铁,怎么可能比的上道友拿出的蓝焱灵木。”

    “前辈这是干嘛!”

    帝听风脸上露出狠色,他既交付了代价,对方却扣留他的东西,这个理由说不过去吧!帝听风冷冷盯着台上的老者,从座位上站了起来,伸手讨向老者,凉凉一声道:“我的玄晶铁,拿来!”

    帝听风的声音不大,却震得台下后面的众修士耳鸣数秒,就是台上的风老及老者都没想到,这个看似仅有纳灵期大圆满的低阶修士,释放的灵威竟有如此威力,那些先前瞧不起和风仟景交好的帝听风,现在心里都在猜测,帝听风真正的境界,到底在众修之下,还是在众修之上。

    老者恢复诧异的神色,打伤哈哈道:“道友莫要生气,老夫不过是觉得,道友用蓝焱灵木,交换一块玄晶铁太不值当了,想要和道友换一种交换条件。”

    帝听风才不管老者心里怎么想,嘴上怎么说,冷冷道:“我的玄晶铁,拿来!”

    本来就一脸通红的老者,被帝听风这么两句话,惹得他面上更加通红,老者心道,这小子那么想要这块玄晶铁,难不成是在炼制什么法器,缺的正是玄晶铁?老者脸上迟疑一会儿,把手中的玄晶铁抛向帝听风,大方道:“既然道友如此想要得到这块玄晶铁,那么老夫卖个人情,送给道友了。”

    帝听风扬手把那块玄晶铁接到手里,透过“夜瞳”查探一番手中的玄晶铁,见对方没有交换掉原来的那一块,心里不由得暗松一口气,冲老者一拱手道:“无功不受禄,多谢道友好意!”

    帝听风懒得去理老者变化无常的脸色,冲风仟景传音几句,起身就离开了“风火雷”拍卖会,帝听风前脚刚走,后脚就有三五个修士借口离开,等那些修士追到“风火雷”拍卖会门口,哪里还有帝听风的影子,一个个悻悻的摸了把鼻子,识趣的离去了。

    要说那几人的遁不比帝听风慢多少,帝听风刚刚走出“风火雷”拍卖会所,就自然的隐藏了身份,瞒过了追出来的那几个修士,等那些修士从眼前一离开,帝听风现了身份七拐八拐,就回到了上午刚刚换了三万灵石的“借宝阁”。

    “哎呦!帝道友,想不到你又拿着宝物想要出售到借宝阁啊!”

    帝听风刚刚走进借宝阁的贵宾室,屁股都还没落下去,公输玲珑那“娇滴滴”的刺耳声就传来了,听得帝听风浑身打一个哆嗦,鸡皮疙瘩都冒出来了。

    帝听风落坐,抬眼扫了眼眼前换了套花红袍子的公输玲珑一眼,冷冷道:“怎么,公输道友可是看不上我出售的东西?”

    “怎么会!”公输玲珑一个激灵,赶紧奉上灵茶灵果凑到帝听风面前,招呼道:“道友别误会,我可是巴不得道友天天往借宝阁跑呢!来来,这些都是借宝阁新收购的新物种,道友尝尝。”

    帝听风推开靠近过来的公输玲珑,巧妙的抽走他递过来的茶杯,冲离他半米距离的公输玲珑冷冷一声提醒道:“你离我远一点!”一点都不怕伤碎别人的心,更加不懂得“怜香惜玉”的,虽说公输玲珑是男儿身。

    公输玲珑识趣的没有继续往帝听风身旁靠近,一个呼吸间,公输玲珑不见了踪影,贵宾室倒是多出了一个长相极阴,却又不失雅色的绝美男子,帝听风心里惊吓不少,能做到瞬间转变身份的修士,恐怕在九州大6,都找不出几个的。

    公输玲珑见帝听风微微受到惊吓的脸色,自顾着解释道:“道友不必觉得惊慌,玲珑虽然拥有变化身份的神通,实际修为却不及道友半分的。”

    “你是刚才的那个伪娘子!”帝听风听了公输玲珑的解释惊呼出声,比他见识到女版公输玲珑变身还要吃惊,普天之下,还真是什么样的奇葩功法都有的。

    公输玲珑面色微微泛红,竟不恼不怒,继续和帝听风解释道:“因为玲珑修炼的功法与其他神通大不相通,有时需得每天保持女扮相才可继续修炼,玲珑还以为道友拥有如此神通,早就识破了玲珑的身份,这才不得已变回原来的模样,没想到,还是惊吓到道友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