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七章 困兽阵
    公输玲珑男版的声音听起来虽然没有女版公输玲珑那么刺耳,都是听在帝听风耳朵里,总感觉有那么一丝阴风阵阵的感觉,想必此人修炼的是什么阴功吧!

    帝听风勉强冲公输玲珑一笑,问道:“不知道友修炼的是何种神通,竟可以变化成两个人。”并且还是一男一女的样子,不过,就算帝听风得到了这种“变态”的修炼功法,也不会修炼的,他可不希望有一天,自己变成一副女仙子的模样。

    “这个……”公输玲珑支支吾吾,有种不想告诉他人的样子,帝听风见自己让对方为难了,开口道:“既然是道友的,是我唐突了些,我们还是开始交易吧!”

    帝听风大手一辉,桌子上出现了几种难寻的灵草,盯得公输玲珑眼睛都快直了,竟出价到了近十来万的高价收购价,结果帝听风并不是奔着灵石来的,而是想换一件可以破阵的法宝。

    本来帝听风打算在拍卖会那里,看看有没有竟拍的破阵法宝,刚才他贸然取出蓝焱灵木,已经引起了那些修士的注意,若是在拿出一些极品灵草来,恐怕会当场被那些修士连手打劫的吧!

    公输玲珑想了想,“借宝阁”还真有那么三两件专门破阵的法宝,不过都是些中阶法宝,连高阶法宝都只有一件。这种级别的法宝对帝听风来说是个叽助的宝物,帝听风见了直摇头,这些法宝莫说应付云涟天禁地的一些神秘空间,单就是进入禁地,恐怕都使用不了的,还不如多买些护身法宝。

    公输玲珑见帝听风连高阶法宝都没看上眼,心里又猜测起对方的修为来,却不想,怎么看,帝听风都是一个纳灵期大圆满的低阶修士,帝听风失望的收回了桌上灵草,辞别公输玲珑正准备离去,恰时,“借宝阁”来了一个比帝听风还要“奇怪”的高修。

    那人一点都不掩饰自己是高阶修士的身份,甚至连体内灵威都随时肆放出来,惹得一些低阶修士纷纷测目,望了那个“奇怪”的高修一眼,却被对方的灵威给震了回来,帝听风抬眼望去,见一个二十年许的冷面大汉,直奔贵宾室走来,连那个修为不错的店小二拦都拦不住。

    公输玲珑冲店小二摆了摆手,冲冷面大汉笑着道:“无极兄,此次光临借宝阁,可是想出售什么新阵法?”

    阵法?听到公输玲珑口中提及什么阵法,本来已经走出去了的帝听风折身退了回来,抢先一步坐回刚才的凳子上,抬眼仔细打量起刚刚来的冷面大汉来。

    冷面大汉穿着一件整体长衫,他的脸竟比帝听风还要冷上几分,就给被冰块冻住那般,一对浓眉排成直线,眼睛出奇的大且炯炯有神,除了唇边呼出的热气外,不知道的人还以为这人不是“活物”那般出现在这里。

    那个被称做无极兄的冷面大汉皱眉看了一眼出去又跑进来的帝听风,一脸的不爽,就跟别人抢了他生意似的,那般极厌的瞪在帝听风身上。

    帝听风才不管冷面大汉怎么瞪他,端着手中的茶有一口没一口的品着,公输玲珑本来就属于“太阳”的那种感觉,这一下子来了两个“冬天”的冰块脸,就是能说会道的公输玲珑,一时间也穷词,愣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贵宾室内的气氛一下子冰到了极点,一个瞪着一个喝着茶的,一个愣着瞪着一个瞪着眼盯着一个喝着茶的人,最后,帝听风杯子放下,抢先打破沉静,冷冷出声道:“这位道友懂阵法,可有什么可以破阵的功法秘籍出售?”

    人家卖的是阵法,帝听风还问人家要破除阵法的功法,求冷面大汉的心里的阴影面积。

    冷面大汉一屁股落坐在帝听风面前,自己倒了一杯灵茶,等到他学着帝听风的样子喝完了杯中灵茶,才冷冷回应道:“没有!”

    “呵呵!帝道友想要破阵功法没有,却可以买阵法自己研究破译的。”公输玲珑生恐气氛又一下子冷下来,赶紧打着哈哈将和道:“无极兄,你把新研究的阵法取出来,让帝道友看看,说不准帝道友相中,会出大价钱买了呢!”

    那个无极兄扫了眼不过十几岁的娃子,对公输玲珑说道:“极少看到你变成这个样子的,既然那人是你的朋友,道兄自然不会吝啬的。”

    那个无极兄佛袖一辉,手中出现一个巴掌大的八卦图形的棋子,只见他单手凑到嘴边,口中念念有词,也就只三两个呼吸之间,帝听风三人从贵宾室来到了一个陌生的林间。

    山中各种奇形怪状的树木都有,还有一些隐形雾霾隐藏山间,间中有鸟鸣,有花香,有灵果,甚至有低阶妖兽,爬行毒虫,单就看到这些,已经令帝听风几人心惊了,谁知道间中会不会突然跳出来什么大型怪物来。

    无极兄冷冷扫了眼四周,露出一种比较满意的模样,口中又念起了法诀,几人又突然回到了贵宾室中来,不过就是一瞬间的事情,莫不是手中沾到了刚才间中的露珠,帝听风都不敢相信,他亲自去过那个神秘空间。

    冷面大汉收起刚才的八卦图旗子,又取出另一支画得有奇怪图腾的旗子,他口中又默念起法诀来,三人刷的一下,竟出现到要座无名岛上,四处烟雾弥漫,有种伸手不见五指的感觉,帝听风使用“夜瞳”功法,将法阵中的情况看得清清楚楚。

    这一看不要紧,吓得帝听风差点没跳脚遁走,只见三人所处的位置,哪是怎么小岛啊,分明是站立在一只“巨”型的怪物身上,那些四周弥漫的烟雾就是怪物呼出来的气息,至于那些看起来像水潭的东西,都是这怪物身上的鳞片,不经意看,还真有一种置身小岛的感觉。

    公输玲珑二人见帝听风刚才眼中露出一丝灵光,虽然只是一瞬,心里也清楚此人肯定把这个阵法的最大难题给破了,就是制作出这个迷阵的冷面大汉心里都暗自吃惊,心道,这个冰块脸还真不简单,修为肯定不是看上去的那样子的。

    冷面大汉口念法诀,三人回到现实中来,公输玲珑二人未提刚才帝听风动用法目一事,冷面大汉终于露出笑脸道:“在下练无极,喜欢研究阵法,及布阵,道友怎么称呼?”

    一般和对方做自我介绍的,不是被对方承认了,就是对方有什么问题要和那人商量的,帝听风看了一眼练无极,冷冷道:“帝听风!”

    练无极脸一僵,这个人不会一直都是这么冷的吧!他平时虽不拘谨,都是只在陌生人面前,一直都是保持冷漠的脸色,朋友面前都是大大咧咧的样子。

    “道友觉得我刚才自己布置的阵法如何?本道刚刚布置完,都没来得及取名字呢!”

    帝听风听了对方是刚刚布置出来的,想必还没有人见识过的阵法,觉得那个怪物小岛阵法还不错,冷冷应道:“还好!”

    练无极的笑脸疑固在脸上,问道:“帝道友的意思是?”什么叫还好啊!在练无极的字典里,就只有好与不好两种选择,没有什么还好的第三种选择题。

    帝听风无视上一个问题,说道:“那个用怪物布置的阵法不错,我觉得应该称它为困兽阵。”

    “哈?”不仅练无极本人,就是一旁的公输玲珑都渐渐觉得,和帝听风沟通,真的是多需要几个脑子,好回答他前后不着调的回答。不过,困兽阵这个名字倒还不错,练无极听后大喜,嚷嚷道:“既然帝道友喜欢,本道就破例一次,送给你好了。”

    帝听风讶色,他没想到对方这么大方,就因为他给人家的阵法取了个名,就把阵法送给自己了。只不过,帝听风对刚才的那个困兽阵还不大满意,虽说“夜瞳”可以观察到比神识更仔细的东西,但是比“夜瞳”这种探知法术,高的存在比比皆是,连“夜瞳”都可以看破玄机的阵法,想必也厉害不到哪去的。

    帝听风想都不想,直接拒绝道:“不必,我用不上这么弱的阵法。”帝听风“一针见血”的一句话,又把天给聊死了。

    练无极就差吐血了,他布置的阵法,就是灵寂期的高阶修士被困在其中,一时半会都不可能破译阵法逃脱的,怎么在一个纳灵期大圆满的低阶修士眼里,这么牛气的阵法,却和一下低阶阵法没什么区别。

    帝听风话锋一转,冷冷道:“若是道友可以布置出一种,可以困住元婴初期境界以上的阵法,我倒是有兴趣出大价钱购买的。”

    “困住元婴期!”公输玲珑和炼无极心里又生起一个疑问,这个人,到底是什么境界的存在。

    能困住元婴以上的阵法,且是人人都能布置得出来的,莫说需要耗费布阵者的很多心血,就是祭制的一些物品,都是不可能拿得出来的,况且一但布置中的哪个环节出了意外,这个阵法无疑就是个失败品,重新炼制需要重新花费时间,精力,物品。

    一套上阶阵法,并不是那么好布置完成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