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八章 复收蓝焱灵木
    帝听风看了眼练无极,冷冷问道:“怎么,道友可是无法布阵?”

    “哼!”练无极被帝听风一激,冷哼道:“天下就没有我练无极布置不了的阵法,倒是道友需要上阶的阵法,价格可是不菲的,就是不知道友肯出多少灵石。”

    帝听风扬手一挥,把之前准备和公输玲珑换取破阵法宝的灵草全放回桌子上,说道:“这些就当是我付给道友布置困兽阵的利息,至于困兽阵的价钱,等我对道友新布置出的困兽阵满意后,自然会付清给道友的,期限是越快越好。”

    “这些,只是利息?”练无极虽不懂得灵草的价值,但是光看到那些灵草散出来的灵气,就知道这些灵草绝对是炼制丹药的极品药材,瞪眼道:“道友不会是在哐我吧!”

    那么多灵草当利息,仅仅为了一个阵法,谁信啊!

    帝听风淡笑一声道:“我这么做,当然是有私心的,既然被道友看出来了,我就不妨直说了,我需要道友告诉我一些破阵的口诀。”

    练无极听后,直接摆头拒绝道:“不行不行,这个要求,就是道友出天价,本道都办不到的。”

    破阵口诀和布阵口诀都是差不多的法诀,除了两者的相反点外,其他都是相同点,若是个个修士都懂得然后破阵,那他们这些阵法师,还有什么事情可做。

    帝听风没想到对方拒绝得如此决绝,挽回之前的要求,在次开口道:“既然道友无法相授,那困兽阵的破阵口诀总该告诉我的吧!”

    练无极听后,觉得可行,反正帝听风已经算困兽阵的半个主人,告诉他困兽阵的破阵口诀也没什么,对方也不是阵法师,说不准只是一时兴起罢了,练无极把困兽阵的布阵法诀及破阵口诀全给了帝听风,甚至那个半成品困兽阵,都被对方以“伪次品”的理由塞给了帝听风。

    和对方约好了下次的见面时间及地点,帝听风满意的走出了借宝阁,四处转了转,见在无心仪的宝物,出了五宗集会正准备回幻仙宗时,被一位满面红光的老者挡住了去路。

    先前,帝听风离去后,拍卖会仍在继续,只不过,那个神秘感十足的老者不见了踪影,台下众修士也闭口不提,就好像那个老者从来都没出现过一样。风仟景也没有因为帝听风的离去而抱怨什么,一脸淡定的继续坐在前排,时不时的举一下手中的牌子。

    那个老者在整个五宗集会的百里范围内,寻找帝听风的影子,哪料,老者围着五宗集会转了数十圈都没看到帝听风的影子,害他都以为帝听风神通了得,肯定早就离开了五宗集会。谁能想到,就在老者打算放弃之时,帝听风一头撞了上来。

    帝听风无故被一个陌生人挡了下来,心里冒出一股炎火,冷冷一声道:“道友找我有事吗?”

    “有没有事,小道友不是最清楚的嘛!”老者嘿嘿一乐,终于被他找到了,眼里都是兴奋之色,冲帝听风笑道:“嘿嘿!你能瞒得过别人,却瞒不了老夫。”

    帝听风被对方的灵威,震得他都能听见自己的骨头碎裂的声音了,两眼瞪着眼前这个莫名冒出来的老者,问道:“前辈什么意思!”

    老者收起笑脸,带着些许贪婪之色道:“有蓝焱树必生长着蓝焱灵果,小道友还是将蓝焱灵果乖乖交出来,免得咱们之间伤了和气。”

    “哼!”帝听风冷哼道:“前辈如此做,已经伤了和气,何况,晚辈真的不知什么蓝焱灵果。”同时,帝听风脑子里飞快转动着关于蓝焱灵果的消息,他记得自己从来没有把蓝焱灵果的事情透露出去过,怎么这人会知道蓝焱灵果的事情。

    帝听风脑子飞快转着,脸上却面不改色,任凭老者如何猜测,他就是不承认,对方还能怎样,就算要杀人夺宝,也得问清楚宝物在哪里在动手吧!

    “哼!既然拿得出蓝焱灵木,想必道友身上还有一枚蓝焱灵果才对。”

    帝听风面露狠色,冷冷开口道:“如此说,前辈身上有蓝焱灵木了,说起来,我还真在什么地方听起过关于蓝焱灵果的消息呢!”帝听风伸手轻拍额头,一副努力回想蓝焱灵果的样子。

    老者见了,真以为帝听风在回忆蓝焱灵果的下落,收回半数灵威,单手背在背后,托起一只手亲锊了一把下巴,本就红光满面的脸,因为炙热的目光,变得更加泛红。

    此时,帝听风的声音传来,“前辈,可否让晚辈闻一闻蓝焱灵木的气息,好方便我寻蓝焱灵果的下落。”

    因为帝听风一副完全不记得自己的样子,老者认为帝听风完全是一个容易“健忘”的修士,否则,随便换了一个记忆正常的修士,见了老者不是赶紧逃遁,就是“不自量力”出手了。想要假装失忆可不是随随便便就能装得出来的,老者竟一点都没怀疑帝听风是不是在装作不认识自己。

    老者从储物袋取出一物,想都不想,直接抛给对面修为仅有纳灵期大圆满的帝听风,帝听风扬手一接,把之前换出去的蓝焱灵木接到手里,拿到鼻前一闻,还是和他送出去的气息一样,看来,那个老头并没有急着炼化蓝焱灵木。

    帝听风当着老者的面,直接把老者抛过来的蓝焱灵木收进了储物袋里的盒子中,气得对面不过他十米左右的老者大呵一声,抬手就朝着帝听风挥了来,帝听风不紧不慢,往身上打出一蓝一红两层护身罩,轻易就挡住了老者的攻击。

    老者见对方并不是一个真正的纳灵期修士,更加气得吐血,怒气冲天的狂嚎道:“小子,你这是何意?”

    “哼!”帝听风冷哼,讽刺道:“蓝焱灵木本来就是属于我的东西,落到你手里,岂不是太浪费了么!”

    老者见自己上了一个大当,也只能干瞪眼,祭出法宝,准备和对方来个鱼死网破,且料帝听风一副不耐烦的模样,冷冷一声道:“小炎,燃了他。”

    老者当然不知道小炎是谁,也没有在附近查探出除了帝听风外的第三种灵气,就在老者心里还在猜疑“小炎”是谁,身上传来一阵炙热,老者浑身燃起熊熊焰火,老者竟连惊呼都没出,就变成灰烬飞扬进空气里。

    只见一只巴掌大的蓝色单眼球形生物,朝帝听风飞了过来,懒懒的停靠在帝听风的右肩上,舌头一直舔它的翅羽,一副不愿意和帝听风交流的模样,帝听风轻轻一笑,柔声道:“辛苦你了!”

    “哼!”炎魔出人类的一声冷哼,埋怨道:“你就不能靠自己的能力解决嘛!这点能耐都没有,怎么做吾们的主人。”

    炎魔之前被火凰幼兽反击自护法术消散殆尽,就连灵体都幻不出来,待在续命灵体的那块古牌里面修炼了那么久,这才刚刚稳固灵体,帝听风居然又指挥它使用自护法力御敌,换了谁都会生气的吧!

    “谁说我没有自保能力啦!我可是在到处寻找厉害的功法秘籍,甚至寻材料帮助小炎和小冰恢复生前灵体的。”

    “哎!这么说来倒是吾误会主人了?”

    炎魔听说帝听风在为他们寻找重塑灵体的身外灵体,心里一个激动,不由自主的喊起了帝听风主人,等它反应过来,都嫌弃自己做作了。“好吧!吾就当这次在帮吾自己好了,下次别没事就使唤别人,你自己多修炼吧!”

    炎魔一个遁影,扎进帝听风体内不见了踪影,外人看起来是这样,实际上,炎魔是回到帝听风掌心的古牌里面了,除了待在续命的灵体中修炼外,冰魔炎魔在外面或者什么空间内的其他地方,就是不使用自护法力,法力也会跟着空间气流消散的,更别说在外面修炼了。

    帝听风随手把刚才灭掉的老者使用的储物袋摄了过来,刚才他提醒过炎魔不要毁去老者的储物袋,否则就是最防火材料炼制的储物袋,都会被玄天炎火给燃没了的。

    帝听风也不急着检查老者的储物袋里面都装了些什么,在不赶紧离开五宗集会,只怕会招惹出更多的麻烦,何况,自己出来那么久,师兄也该着急了才对。

    帝听风开启开挂模式,全朝幻仙宗赶回,途中遇到些纳灵期及筑基期弟子,帝听风也懒得理,就是有时被对方追着跑,帝听风也不曾停下半分,或许在遁上,帝听风不是第一,但是可以一口气遁飞过百千万里,除了帝听风外,整个九州大6找不到第二个人。

    世间,有哪个修士可以“变态”的一直灵力不减,不仅如此,遁越快时,帝听风身上的灵力会释放到更佳,还可以助他修炼。

    这不,从五宗集会遁回幻仙宗的途中,帝听风抽空把“大浒衍”的功法全装进了脑子里,并且还突破了那么一小丢丢成就,至于从风仟景那要来的“千杀诀”功法,帝听风并不急着修炼的,这种霸道的功法只能近身攻击,还只能一对一,对喜欢群攻的帝听风没多大吸引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