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九章 赴会(1)
    续命对帝听风的顿悟满意的点点头,冲帝听风兴奋道:“小子,你居然连神念都扩大了不少,都可以在住进一个人了。”

    听到这么一句,帝听风就满脸不爽,冲续命吼道:“你当我的神念是什么地方,还住人,你给我出来!”

    “不要!”神念中的续命拒绝道:“在吾的精魄还没有被你救出来之前,吾就住这里了,反正也挺舒服的。”说完,继续翻看他手中的那本破书。

    帝听风白了一眼神念中的续命,问道:“天天见你捧着一本破书,你到底在看什么?”

    续命眼睛都不抬一下,视帝听风如无物,喃喃道:“你别管,先参悟懂那本覆灭真言在说。”

    “小气鬼!”帝听风气得牙痒痒,欺负他不识字还是怎样?只要续命开口指点一二,莫说一本覆灭真言,就是十万金,帝听风想要消化它,都是分分钟的事。

    帝听风埋怨一声道:“你也知道我看不懂你们仙家的符字,你好歹也给我提示一两句呗!整整六年,我空有一本逆天功法,却是个叽助功法,续命,我真的认为你是故意的。”

    续命翻看古书的手指停顿一下,轻笑了声,冲帝听风做了个禁声动作,道:“天机不可泄露!”

    帝听风碰了壁,懒得和续命在神念中纠缠,减轻遁影,停在离幻仙宗数百米的地方,隐藏了法力,强压住不断从体内涌出的灵力。帝听风徒步往幻仙宗走回,刚看到幻仙宗那威武庄严的大门,就看到一道人影正站在大门口往外张望着。

    那人一看到帝听风的影子,直接跑了过来,急呼道:“师弟,你怎的去了那么久?你可知师傅他都来找你好几次了,你若在不回来,恐的师傅都要亲自去五宗集会寻你去了。”

    帝听风冲如此担心他的李子恒微微一笑,道:“师兄,我知道了。”

    李子恒假装生气道:“你呀!每次都说我知道了,结果每次做什么事都能气得死你师兄。”

    “回去吧!”帝听风凉下李子恒往前走去,冲后面喊了一句,“比比谁先回到炼丹室,如何?”

    “哈哈!师弟,你连御剑飞行都不会,难道遁还能赢过我不成。”

    李子恒话音刚落,就听到帝听风喊话,“师兄,我先回炼丹室等你。”眨眼间,那个还近在眼前的师弟,几个闪影就消失在云梯尽头了,李子恒不是第一次见到帝听风的遁,但绝对是李子恒第一次被帝听风的遁给惊吓到。

    那个平时一副“凡人”弟子的师弟,遁竟半分不输李子恒见过的任何一人,连道虹掌门的遁都不及。怪不得李子恒会被吓到了,帝听风的遁,绝对不弱于御剑飞行的任何一个修士。

    临出五宗大会只剩下一天,帝听风遵从童颜鹤的那位长老传音,躲过宗门守卫的盘查,几个闪影就越过问心阁,直奔着碎神阁而去,待眼前的几个灵寂期弟子盘查完走过,帝听风给碎神阁主人打出一道传音符。

    不大一会儿,碎神阁中走出一个灵寂初期的弟子,那名弟子扫了一眼仅有纳灵后期修为的帝听风,心里全是不解,脸上表情一愣,却是什么也没问,领着帝听风走向碎神阁主殿。

    帝听风一个月前见到的那个鹤童颜老者“嗖”的一阵风冒出来,停在帝听风眼前定了型,哈哈笑着道:“哈哈!小道友,你遵时来了!”

    难得见一次宗门的元婴期老怪,帝听风激动得半跪到地上,一脸认真的叩拜道:“弟子拜见离心长老。”

    这离心长老一个月前传音给帝听风无非就两个问题,一个是帝听风无根有灵力,二来嘛!他喜欢“特别”的弟子,对方越是特别,离心长老就越感兴趣,莫不是因为帝听风,说不定此次五宗大会,离心长老还懒得出关呢。

    帝听风会如约来见离心长老,也是因为两个原因,一个原因是帝听风身为幻仙宗弟子,被长老级别的老怪召唤,不得不来。第二个原因则是,对方特地召唤他来碎神阁,肯定是有什么目的,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就不得不和帝听风做场交易。

    帝听风的修为虽差了对方十万八千里,逃跑的能力还是有的,何况,有续命和冰魔炎魔三灵体,帝听风也不会处于弱势的。

    倘若离心长老真下杀心,他也不会选在五宗大会之前对帝听风出手,而是之后,当然,如果帝听风在云涟天禁地出了什么意外,离心长老的计划也就无法继续下去,因此,离心长老为了自己的目的,也绝不会让帝听风在云涟天禁地陨落的。

    离心长老大手一挥,轻轻托起帝听风弯曲到地上的腿,乐呵道:“小道友不必拘礼,老夫就喜欢你平时的那副样子。”

    帝听风也不客气,站直身体,冷冷应道:“是!”

    帝听风冷漠的态度,让领他进来的那名灵寂期弟子脸上更加震惊,这人好大胆子,竟敢和长老以同辈的语气说话,不仅如此,帝听风还那么的冷,连弟子自称都舍弃了,最最主要的还是,离心长老竟没有丝毫生气的前兆。

    离心长老冲那名灵寂期弟子一挥手,示意让他出去,亲自请帝听风上座,开口道:“小道友,你可知老夫为何要召见你?”

    帝听风心里冒出数个问题,但都觉得不太相符,答道:“弟子不知!”

    “哈哈!有时候知道比不知道要清楚得多。”离心长老哈哈一笑,说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佛袖取出一物,直接进入正题,解释道:“这是老夫炼制的天行履,虽不是攻击性法宝,奔行起来有如天马行空,躲避灵寂中上的修士易如反掌。”

    帝听风看着离心长老取出来的天行履,它是一双呈微黄色的靴子,通身灵光闪烁耀眼,靴身更是镶嵌着密密麻麻的数排钻石,一排排轮流闪耀着灵光,帝听风第一次见如此闪耀的靴子,在看脚上的那双普通得不能在普通的靴子,帝听风有种想立马换上眼前那双天行履。

    最主要的一点不是天行履多么炫目,人家逃命度强,帝听风遁本来就快极,若是加上天行履的度,岂不是连元婴期老怪的追杀都可以躲过。

    “咳咳!”帝听风收回紧盯着天行履的眼睛,干咳两声道:“长老赐法宝给弟子,恐怕还有其他的问题要交代吧!”

    “哈哈!”离心长老打了个大哈哈,也不拐弯抹角了,笑称道:“老夫就喜欢跟小道友你这样的修士聊天,够爽快!”

    接着,离心长老把自己的一些目的及要求都和帝听风说了一遍,关于计划那部分,被离心长老巧妙的三言两语给敷衍过去了。

    原来,离心长老数百年来,一直在炼化一种被修仙者称为“骷髅战将”的攻击性控物,离心长老讲诉,那“骷髅战将”只是一架用极稀有的材质制作出来的白骨,可以说人语,有人类的行动极思想,具体什么情况,离心长老并没有给帝听风透露一个字。

    只说炼化那“骷髅战将”需要大量的灵力输入,就是离心长老这样的元婴期老怪,也做不到一次性给予骷髅战将输入那么多灵力,故此长达百年,都没能将骷髅战将“复活”化,依旧还是一架白骨躺在那里。

    离心长老只说骷髅战将需要输入灵力复活,并没有告诉帝听风,复活骷髅战将那天,所有见过它的生灵都会死,而离心长老早就想到这点,把自己的元婴放进骷髅战将体内,一同炼化复活,到时离心长老这个人死了,离心却还活着。

    帝听风冷冷一笑,道:“长老这样的上阶修士,都无法短时间内炼化那骷髅战将,弟子这个纳灵弟子的略薄灵力,又岂能炼化骷髅战将的。”

    “你的灵力当然可以!”离心长老肯定答道:“小道友,老夫傲视蜀中数百年,还是第一次见到,如你身上的这种不同于任何一个修仙者身上散出的灵力。”

    “仅仅只是灵力不同,不代表弟子就能够助长老炼化骷髅战将的,蜀中虽没有和弟子身上灵力一样的修士,不代表九州大6就不会有。”

    帝听风回答的肯定,且目光岂止是局限于蜀中,离心长老有种面对比自己境界还要高出数阶的修为那般,两眼痴痴的盯着帝听风,好一会儿才缓神回来,笑道:“小道友不必担心,老夫的眼光从来都不会错的,等五宗大会一结束,老夫自会去找炉青要人的。”

    帝听风无语,他都没答应呢,不过,眼前这个老怪物是不会给人拒绝的机会的,帝听风哑言,愣道:“弟子得从云涟天禁地回来,才能助长老炼化控物的!”

    “这个无需小道友担心,老夫已经和道虹交代清楚了的,你放心进入禁地就是,还有,除了这双天行履,老夫还有几个用不上的法宝,你统统拿去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