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章 赴会(2)
    可能是炼化骷髅战将一事比较重要,离心长老为了收买帝听风,竟把身上的一些用不上的法宝都给了帝听风,帝听风接了数件高阶法宝,心里怎么都高兴不起来,想起云涟天禁地后,还要面对这个看似好处很多,却带给人异常危机感的任务。

    帝听风也是郁闷,既然离心长老需要帝听风帮忙,为何不把他执主的职位给推了,还让帝听风去参加什么五宗大会,虽说有众多法宝相助,帝听风一个纳灵弟子,岂能活着从禁地回来,谁知道百年过后,云涟天禁地会出现什么“逆天”猛兽。

    好在离心长老没有好客的习惯,帝听风都快被离心长老时而散出来的灵威,将他的骨头都要震碎了,难怪修士间喜欢把元婴期的修士称作老怪物,原来“怪”在这个理上,元婴期的修为,且是灵寂期的修为能比的,不仅修为上的落差,就是境界就相差了数个等阶。

    打一个最简单易懂的比喻就是,元婴期的修为抬抬手掌,就可以把敌人灭了,灵寂期的修士却需要念什么法诀,祭法宝法器什么的,若是对方修炼了什么大神通,不定谁灭谁呢,这个就是元婴期和灵寂期的区别。

    一个普通灵根的弟子,顶多修炼到纳灵后期,修为就止步不前了,灵根稍微次些的也就修炼到筑基期,比普通人多混个百年,灵根较好的加上机缘巧合下,就突破灵寂期的瓶颈了,那些修炼到元婴期的修为,一般都是一些灵寂特异,加上各种天材地宝机缘共同修炼上来的。

    可以说,万个修士中,能修炼到元婴期的人,仅仅只会出现一个,或者说一个也没有。

    “站住!”

    帝听风刚刚走进狐焰门的大门,就被一道破天音给拦住了,对方连扫了帝听风好几眼,才冷冰冰问道:“你是谁?怎么从来都没见过你,你不是狐焰门新收的师弟吧?”

    帝听风看了那个长得跟一块肥肉似的狐焰门弟子一眼,冷冷应道:“不是!”

    “狐焰门只准狐焰门的弟子出人,既然你不是狐焰门的弟子,出去出去!”

    那个胖子一脸不耐烦的赶人了,他这好不容易抽空休息一下,没想到屁股刚刚坐下,门口就来了一个奇怪的蓝弟子,气得那个胖子一屁股撅起,直接把帝听风给拦了下来。

    出了碎神阁,帝听风又遵从命令来到狐焰门的门口,狐焰门的接待弟子见帝听风只是一个纳灵弟子,脸色并不怎么好看,又因为第一次见到帝听风,对帝听风是要求这要求那的,还故意刁难帝听风,暗示要赠送什么法宝法器才给通过的语气。

    “师兄,息零师伯叫我五宗大会前来找他,如果师兄不让我进去,后果你可要担全部责任的。”

    “哼!”那个刚刚筑基期的接待弟子使用鼻音冷冷一哼,讽刺道:“狐焰门虽不是幻仙宗弟子中拔尖的,但是也算得上顶尖宫门,宫主每天事务那么多,哪会召见什么低阶弟子,你还不如说自己是息零宫主的亲传弟子,可能还真的唬住我了。”

    帝听风听了对方一点都不客气的语气,心里大为光火,莫说是息零真人把他叫来的,就是平时闲的慌,帝听风也不会走到狐焰门来的,要不是收了息零真人一本功法还没有还礼,只怕帝听风被那个胖子拦下那刻,立马掉头就走的。

    帝听风瞪了那个胖子一眼,冷呵一声道:“我在问一次,你让不让我进去!”

    “不让!”胖子大声拒绝,伸手挥剑指着拦住的帝听风,奸笑道:“你又能怎样?”

    这时,听到门口的胖子在嚎嚎什么,狐焰门里面的一群七八个弟子走了出来,一双双眼睛盯在门口那个陌生蓝弟子身上,他们可没有参加过一个月前的宗门弟子大赛,也从来没有在哪个宫门见到过帝听风这个蓝弟子,有点弟子表现得比门口那个胖子还要冷漠,一副外人勿进的态度。

    “胖师兄,这人谁啊?来我们狐焰门干嘛的?”

    “我哪知道是哪个门哪个殿的,名号都打听不出来,除了说找师傅,其他什么都不肯说。”

    “不肯说?不会是外宗弟子误闯进来的吧?胖师兄,你可要查清楚些。”

    “哼!师弟放心,师兄又不是第一次轮班,至于什么外宗弟子,师弟还真是想多了,除非咱们幻仙宗的高阶弟子亲自放那人进来,否则,就是那人是元婴期的上阶修士,都不可能闯进来的。”

    “哎!说不定这人真的是哪个前辈的弟子,师兄莫不要无故得罪了宗内前辈才好。”

    “师弟莫怕,这人不说清楚,师兄不让这人进去,他也不能怎样,就是那位前辈追查下来,师兄也有理说的。”

    “哼!”帝听风冷冷一笑,身上灵威迸而出,开口道:“既然师兄认为我不能怎样?那我就怎样让师兄看看好了。”

    帝听风从不吝啬让别人看到他的神通,整个幻仙宗,除了那几个长老级别的老怪物,其他人帝听风都是不惧的,生在南宫家时,帝听风受了别人多少侮辱,恐怕只有帝听风心里清楚,既然有那个实力,为什么还要让别人欺负,为什么要惧怕别人。

    帝听风伸手轻轻一推,犹如“千军万马”般的灵光,朝着那个胖子攻击而去,那个胖子显然是没见过什么世面的弟子,竟妄想着使用手中剑挡住帝听风的“轻轻”一挥。

    哪知帝听风推出去的灵光,刚刚碰上那个胖子手中的剑,胖子师兄感到虎口传来震痛,没等他反应过来出了什么事,被帝听风挥出去的灵光一击,整个人飞出去数十米,帝听风冷眼扫了一眼晕死过去的胖子师兄,大步踏进狐焰门门口。

    那个狐焰门的弟子个个拔剑瞪着帝听风,却又不敢上前,只能围着帝听风一步步往狐焰门殿内退,这都被外人踢馆了,他们心里自然不服气的,个别弟子打出数道传音符,好像在求救。

    帝听风也懒得管这个做着小动作的狐焰门弟子,使用神识寻找息零真人的主殿,没等他找出息零真人的主殿,一道带着杀意的灵光传来,帝听风抬手一挥,那道灵光就散去了,数秒间,狐焰门门口出现了一个长相俊美的二十年许少年。

    那少年刚站稳脚,冲帝听风一拱手,笑道:“帝师弟,你终于来了,师傅等你许久了,想不到,数月不久,帝师弟的功法又有所长进,恭喜了。”俊美少年试探后,自顾自解说起来,还对帝听做了一个请的动作,让那些狐焰门弟子个个傻了眼,看帝听风的表情更加郁闷。

    那个俊美少年不是别人,正是五宗大会执主弟子其中一位的弥音,他还是狐焰门的大师兄,狐焰门其他弟子,见平时高高在上的俊美大师兄,竟然对一个纳灵弟子如此客气,心里也是各种猜疑,却又不敢开口问弥音本人。

    至于那个陌生的蓝少年,狐焰门的弟子更是不敢接近的,这人伸手随便一挥,就可以把一个筑基弟子弄得晕死过去,若是起什么杀意,当中之人,恐怕弥音大师兄都不是其对手的。狐焰门弟子自然不会“以卵击石”,做出什么借那个胖子师兄报仇的蠢事。

    帝听风看了眼狐焰门可以主事的一个弟子,冷冷道:“你怎的认识我?”

    弥音对帝听风的问题并不惊讶,早就从李子恒那里得知,帝听风这个师弟“健忘症严重”,但凡是没什么交集的人,就算时隔数天,帝听风一样可以把对方从记忆里给抹掉了。

    弥音半带着微笑解释道:“弟子是狐焰门大师兄,四宫弟子排名第一的弥音。”

    帝听风想了想,焕然道:“哦!原来是三年前输给我的那个人,怪不得我觉得你身上的灵力有些熟悉。”

    这人识别人的方法不是看脸,是靠感觉对方的灵力熟悉对方吗?

    弥音尴尬着笑一声道:“师弟,请!”心里却嚎嚎,多年前的事情就不要在提了好吗?狐焰门那么多师弟在场看着,帝听风却偏死不死的提起数年前他输给对方的事情,弥音都有一种帝听风是故意的感觉。

    “听风师侄,你守约来了!”

    息零真人知帝听风来了,亲自迎了出来,最关心的问题就是,“暴风术的法术,你参悟出什么没有,正好老夫这两天空着,可以给你讲解讲解。”

    帝听风给息零真人行了一个拜师礼,冷冷应道:“已经突破一阶大圆满了。”

    “什么?”息零真人有种听错了的感觉,什么叫一阶大圆满,一个月的时间就修炼到一阶大圆满,仅仅一个月时间而已,息零真人不顾弥音这个亲传弟子在场,直接抓起帝听风的右手查探起来,这么做,无非就是比神识更准确一些,免得对方使用什么法宝欺瞒自己。

    查探到帝听风体内的暴风术功法,确实有了一阶大圆满的火候,息零真人的表情都怔住了,完全不相信帝听风是一个无灵根的人,按帝听风这种“逆天”的修炼法,恐怕整个九州大6都找不出几个来,怪不得向来冷静的息零真人见了,也会吃惊得变了脸色。

    息零真人心里疑问,这人真的只是一个纳灵弟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