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一章 试探(1)
    “息零师伯,可是还有什么需要交代给弟子的。”

    帝听风见息零真人扯着他的手呆了半天,不用想也知道,对方肯定是被他的“逆”修给惊吓到了,莫不是息零真人出手太快,让帝听风躲避不及被他抓住了手臂,帝听风肯定是不会让别人亲手查探他体内情况的。

    虽说神念中的续命可以帮帝听风隐藏许多秘密,实质性的东西,就是仙界神龙也是无法的,毕竟帝听风这个炼丹弟子,身上同时修炼了数种奇怪的功法,还都不是幻仙宗的功法,莫说息零真人,就是换作其他修士,心里也是感到奇怪的。

    “呵呵!不急!”息零真人笑着打了个哈哈,没有急着问帝听风修炼的其他功法从哪里来的,带着帝听风进入主殿,差狐焰门弟子奉茶送水,又各种奇闻趣事聊了一大通,只字未提帝听风体内其他功法一事。

    “息零师伯,弟子该回炼丹室了的,师傅提醒过,说要和弟子商谈一些关于参加五宗大会的锁事。”帝听风开口告辞,他本来就不会与他人交流,这息零真人平日也不爱与他人聊天,怎么今天话变得那么多。

    “听风师侄!”息零真人叫住帝听风,知道自己今天话有点多,收起话夹子道:“你修炼的那本大浒衍功法,是从哪里得来的。”

    帝听风同时修炼的法术,不仅有主功法“纳灵心法”,还有息零真人给辅功法的“暴风术”,另外,帝听风还参悟到一些“聚灵真经”,此外,帝听风还同修了“大浒衍”,最让息零真人意外的还是,帝听风体内还有一种相当神秘的隐蔽功法,息零真人如今的修为却看不出来,怪不得向来冷静的息零真人会心惊。

    帝听风心惊,续命果然隐藏不了这些实质性的事情,脸上微微露出警惕之色,冷冷道:“弟子在五宗集会上,向一个青年大叔买来的。”

    这点帝听风没必要骗人,“大浒衍”功法,本来就是他花了两万灵石买来的,至于“大浒衍”的功法属于攻击性法术还是防御性法术,还是升级性法术,这点帝听风还没有时间去悟的,他不过刚刚“大浒衍”功法参悟出一层境界罢了,后面才是真正需要花时间去修炼的东西。

    “息零师伯,难道你见过谁修炼过大浒衍?”

    帝听风查探一番关于“大浒衍”的问题,他虽可以参悟出“大浒衍”的意境,后面的功法术诀,帝听风竟一个字都看不懂,看都看不懂,还然后参悟,帝听风又不是续命那个“万事通”,什么东西招手就来,什么大道理张口就来。

    帝听风就是个雏,只是九州大6中一个非常渺小的生物罢了,哪能看什么都会,学什么都通,做什么都成,念什么都像的,能做到如此的那是妄想症,不是悟道。

    息零真人被帝听风反呛一句,尴尬着笑两声道:“没有,师伯虽有如今的修为境界,却连蜀中都未出过。”

    在幻仙宗,可能息零真人是个人人尊敬的高阶修士,都是出了蜀中,甚至于九州大6的其他国境,灵寂期的修士岂止一个两个,说不定有些宗门大派,灵寂期的修为还是最低层的弟子。

    帝听风淡淡的看了息零真人一眼,用说教的语气道:“师伯,宗门仅仅只是修仙者的一处休息点,人若是在宗门待久了,心境会变低的,对自己向往未来的要求,也就不在那么高了。”

    帝听风竟用当初续命说他的原话开导息零真人,只不过被他修改了其中的几个词组,意思还是原来的意思。

    息零真人眼中突的冒出精光,仅仅数秒就暗淡下去,看向帝听风的眼神也越复杂,这个弟子,竟让他越来越看不透了,息零真人淡淡的一笑,轻拍一把帝听风的肩,说道:“不送!”

    除了不送两字,息零真人什么都没说,他都不知道该不该嘱咐帝听风小心点,还是该对帝听风说安全回来,帝听风淡淡一笑,冲息零真人一拱手,道一声保重,转身就出了狐焰门。

    狐焰门的弟子都不知道帝听风和息零真人说了什么,只知道师傅从内殿出来,整个人跟换了一个人似的,除了没有变化的外表,其他地方看起来都不向是息零真人,感到最奇怪的还是弥音,他脑子里都有种师傅被他人夺舍身体了的念头。

    帝听风回到后山自己的洞府内,翻查不久前杀灭那个红脸老者的储物袋,里面竟什么宝物都有。不过,除了数株灵性不错的药材,真正让帝听风看上眼的,就只有储物袋里的数块巴掌大散着灵光的玄晶铁了,至于其他的法宝法器,帝听风是一件都没看上,也不管是中阶法宝还是高阶法器,帝听风全都取了出来,装到一个他在借宝阁顺手买来的储物袋中。

    至于帝听风之前配带的那个储物袋,帝听风并没有扔掉,而是一起放进了新的储物袋里,说起这个旧储物袋,可把六年前的李子恒差点气冒烟了。

    “师兄,我腰间挂着的这个袋子用来干嘛的?”

    “那个叫做储物袋,可以装很多东西的。”

    “哎!装很多?不就是一个巴掌大的袋子嘛!怎么装?”

    “你看,使用灵力释法,袋子就变大了,这样就可以装进去很多东西了!”

    “怎么缩小?”

    “一样使用灵力的啊!”

    “这个袋子还可以装人么?”

    “它叫储物袋,不可以装人的,只能装法宝及一些常用物品。”

    “那我不用。”

    “不行,每个宗门弟子必须配带一个储物袋,你不照做的话,师兄就会被师傅责罚的。”

    想起自己刚刚进入幻仙宗的事情,帝听风笑笑,当初的那个小鬼已经长大了,师兄也长大了,就是不知道彼此间的感情有没有变了。

    帝听风把洞府内能带走的物品全带走了,想必,这是他最后一次回来这里的,留着只会让他心里生出挂念的心理,倒不如都带着,收拾好,帝听风挥舞着手,三两下毁了洞府,一个遁影,就离开了后山洞府,刚出后山,就碰上一个“熟”敌。

    “想到你明天就要走了,本宗还真是有点舍不得呢!”

    那人一开口,就有种想把对方气死的心理,帝听风不过只是出去参加一个测炼罢了,怎的叫人认为,帝听风就回不来了的感觉呢!不过,帝听风也打算借五宗大会这个幌子,从此脱离宗门,去往九州大6的其他国境闯荡一番的。

    “哼!”帝听风冷哼一声,冲出现的那人说道:“你还真是想多了。”

    “不要这么冷淡嘛!每次见你都是一副冰块脸。”

    帝听风冷冷道:“对一个数次想灭掉我的人,你觉得有必要那么热情么?白少帝!”

    “哈哈!”白少帝打了个哈哈,笑道:“确实没那个必要,你要是对本宗热情了,本宗还真不习惯呢。”白少帝说完,一个遁影就近身到帝听风眼前,他伸手“彭哒”打出数道虹影,势有出手就想灭掉对方的念头。

    帝听风早就往身上打出了一蓝一红两道护身罩,白少帝攻击过来的虹光“噗”的撞击到护身罩上,数道光虹闪过,两者就抵消了,帝听风冷脸打出第二道护身罩,想必,此人不是随便就能敷衍过去的。

    白少帝脸上的表情比帝听风还要冷,他刚才可是使用了六分力攻击的,居然被帝听风随意就躲过了,不仅如此,帝听风还“轻描淡写”的,往身上加持出第二道护身罩。

    白少帝怎么都想不到,三年前那个不敌他半招的帝听风,如今却可以正面回应他的攻击,不仅如此,让白少帝更心惊的还是,帝听风身上涌现出来的灵力,比上次看到帝听风接下道虹掌门的那次还要浓郁,这人身上到底带着什么样的宝物,竟可以散出那么浓郁的灵力来。

    灵力可是修仙者使用法力的必需品,一个人身上的灵力枯竭了,就算那个人有“逆天”神通,也绝对无法攻击任何一人的。

    灵力还是修炼者修炼功法的先决条件,为什么修仙宗门的灵气地界比修仙家族的灵气地界要好,原因就是修仙者修炼需要灵力浓厚的地方聚灵,修炼度才会越快,品阶也会比在灵力不够浓盛的地界要高。

    相反,帝听风身上拥有无限灵力,就是功法不及别人一半,别人若是想要一招击杀他,也是做不到的,反而,会被帝听风夺了主权,反过来灭掉别人。

    帝听风抛向白少帝一个带着杀意的白眼,冷冷说道:“既然你那么迫切的想要去死,我成全你好了。”

    帝听风想起数年前,自己被那白少帝用“隐身术”诱惑,接着用“隐身术”威胁,在利用宗门排行榜出卖他,最后还用“隐身术”算计他,想到白少帝所做所为,帝听风就一阵恶寒。

    帝听风本来打算借着五宗大会的危险,此生一去不返,这个白少帝竟还是不肯放过自己,在三逼他不留余地,帝听风杀心肆起,也顾不得白少帝是什么少宗主,他心里唯一想的,就是灭了对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