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三章 五宗齐聚(1)
    灵域国的蜀中地境内,有一处天地连接在一起的地界,绵连数万里,被世人称为云涟天。此地依山傍水,坏绕着丝丝浓厚的灵脉,无一处不向人透露着它浓烈的灵气。

    云涟天位于蜀中的南部,是众多修仙者和其修仙家族向往的圣地。云涟天朝南,有一处地界被奉为禁地,其中空间秘境无数,各阶的妖兽更是数不胜数,禁地里更是无数的天材地宝。

    相传,云涟天禁地曾经是上古修士居住的地方,禁地的禁制无数,能够进入禁地的修士也有限制,光是打开禁地的大门就需要耗尽数位修士的法力,何况,进入云涟天禁地的修士,百数人中能够出来的人数不足二十,凭这一点,就没有多少修士敢进入禁地里面的。

    除了蜀中的五个大宗,及一些具备条件的修仙家族外,其他修士只能对云涟天禁地的天材地宝望尘莫及的。

    五宗齐聚,各宗弟子之间互相伤害,互相诋毁,互相得意,互相奚落。一片用人言聚集起来的言论大会就这样开始了。

    所谓五宗,就是幻仙宗,天道宗,魂引宗,无极门,羽化门五个修仙宗门的简称。五宗大会,就是由五个修仙宗门共同举办的各宗各派弟子之间的一种测炼。

    幻仙宗算是一个比较杂的修仙宗门,宗门弟子五花八门,各学各样,也不同其他宗门重复。

    天道宗比较中正,门下弟子执着修炼,随随便便出来都是大批筑基弟子,兼副炼丹术。

    魂引宗的功法可以说算是阴功,也可以说是魔功,招术阴险毒辣不说,碰上魂引宗的人,下次无非就是一个字,死!

    无极门比较专注阵法,门下弟子在五宗中数量最少,实力也比较弱,却因为宗门的各种类型的阵法,硬是和其余四宗并列蜀中。

    羽化门,它的宗名就是来自于羽化门的师祖羽化,门下女弟子居多,男弟子也大多都是似阳非阴的感觉,羽化门较媚术比较闻名。

    “哈哈!无极师侄,无极门今年竟变成你带队了,无极门的师尊他老人家可是突破元婴中期的境界了?”

    被对方叫到的一个二十来许的俊朗少年,抬眼看到一个胖脸老者,心里诽谤道,魂引宗怎么变成这个老家伙带队了,还以为会是个女弟子呢。

    少年冲老者拱手道:“云清师伯,好久不见,想不到师伯的修为又长进了。”少年心里诽谤道,百年时间才修炼到一个境界大圆满,此人的资质也真是不怎么样,真想不通,魂引宗明明就那么多好苗子,这么就偏喜欢让这个老头做掌门呢!

    这个长相还算清秀的少年,不正是数日前,和帝听风做交易的那个阵法师练无极么?若是帝听风记性好,肯定会大吃一惊,这人居然是无极门的掌门,太打击人有没有,好怀疑无极门是在过家家,竟让这么弱的一个弟子当什么掌门。

    “哈哈!”云清笑声极大,同时释放灵威,震得无极门下的弟子身形一颤,竟差点从云间掉落下去,云清讽刺道:“想不到无极门过了百年光景,实力还是那么弱。”

    真怀疑如此弱小的无极门,是如何才能和其他四宗齐名的,练无极狠瞪了对方两眼,把自己家的弟子放稳到地上,伸手间就给魂引宗弟子,祭出一套慑人心魄的次品阵法。

    只见魂引宗的弟子,被练无极使用阵法困住后,一个个东倒西歪,甚至有些弟子站不住脚倒在地上,练无极冷哼一声,回呛道:“以阴功闻名蜀中的魂引宗,修炼了百年,还是斗不过最弱的无极门的阵法,唉!”

    练无极唉叹口气,明里称无极门最弱,却道一句魂引宗斗不过无极门,就是对方是二哈,都听得出来那话里的意思。

    云清张嘴刚刚想反击练无极,天边飘来一个光点,不过几个呼吸之间,那个光点突的从天边冒了出来,竟是一只偌大的飞天乌凤,盯得刚才还在争执的两宗个个看傻了眼。

    乌凤虽然和乌鸦相差一个字,两者颜色也是差不多,乌凤却是凤凰的一种变异兽,单是一只幼乌凤,都可以拼杀灵寂期的高阶修士,何况幻仙宗乘坐的那只是成年乌凤,怕是只有幻仙宗的元夜祖师,才有实力收服一只成年乌凤。

    幻仙宗的弟子冲其他两宗招呼一声,各自从乌凤身上跳下,其中,共二十五余人,当属蓝特异。

    除了比较惹眼的道虹掌门那张笑脸外,幻仙宗这边就只剩下一个位置比较招人眼球,那就是一个十六年许的那个,长着蓝头的紫衣少年。蓝少年一脸的冷漠,不管自己家师兄弟投过来的眼光,还是别人家师兄弟看过来的目光,少年都一概不理,连回应一笑就懒得应付。

    幻仙宗长着蓝头,一脸冷酷还能做到让别人测目,且从来不给反应的人,除了帝听风真的找不出第二个来了,连幻仙宗最神秘的白少帝都甘拜下风。

    不得不说,帝听风的蓝色长,不管待在什么地方,都是异常显眼的,幻仙宗刚刚到达云涟天禁地边境,其他先到来的两宗的弟子的眼睛,齐刷刷的看了过来,而且,眼神都有意无意的从帝听风身上扫一遍。

    帝听风一副不想与人多交集的态度,见其他两宗还没有赶来,寻了处“安静”角落,自行打坐起来,也不和幻仙宗的弟子站在一起,更是懒得理其他宗的弟子,完全一副“咱们不是同道中人”的态度。

    其他两宗的弟子,见幻仙宗的弟子都没有开口,去数落帝听风什么,他们自然也不会无趣去管别人家的事情。何况,连幻仙宗的掌门,道虹掌门都没有开口,叫帝听风一定要乖乖的站在人群中,又关他们什么事。

    三宗弟子之间开始吹嘘自己宗门的厉害,又在何处寻找到什么宝物,争执声是越来越激烈,“吼!”天边响起一声震天动地的嘶吼声,三宗弟子纷纷测目看向天边,只见天道宗的弟子骑乘一只巨型的变异兽,威风八面的从天边钻了出来。

    “吼!”变异兽刚停在三宗弟子眼前,又是一声巨吼,震得其余三宗弟子差点就被吼聋了,道虹掌门喃喃开口诽谤道:“那个太虞真人,就是爱卖弄。”话刚出口,惹得另外两宗弟子的眼睛“齐刷刷”投过来,说起别人不脸红心跳,怎的就忘了自己刚来时,也是威风八面的神采,另外两宗弟子都不好意思说他了。

    “哈哈!差点就变成最后一个到的宗门了。”

    太虞真人打着哈哈,放下自家弟子,收了变异兽,就冲其他三宗的掌门走来,各自招呼道:“云清师兄,今年魂引宗还是你带宗啊!无极师侄,无极门今年换成你了,前途不可限量啊!哈哈!道虹师弟,咱们可是数日前刚刚见过,师兄就不多废话了。”

    “哼!”道虹掌门冷冷一哼,回应道:“莫不是师兄近来闲得无事,咱们也应该是百年才见一次的。”语气中,竟有些责备的意思,其余二人当然听说了幻仙宗和天道宗之间,数日前生过的一场大战,心里正窃喜呢,哪会开口阻止二人没事找事。

    “咦?”太虞真人扫了一眼幻仙宗此次禁地进入测炼的弟子,没有看到那抹蓝色,不禁惊咦一声,一脸讶色看向道虹掌门问道:“那个小子你没带来吗?”

    “什么小子!”

    道虹掌门忍不住翻白眼,他们家小小的一个纳灵弟子,意外的还被人家掌门人给惦记上了,这个还不是主要的。最叫人意外的还是天道宗师祖的亲传弟子风仟景,刚刚同其宗门赶到云涟天禁地,一眼看到帝听风后,竟大喊起来,“帝师弟,想不到你也来了。”

    惹得各宗掌门都不禁抬眼扫了帝听风一样,帝听风差点没冲上去赏风仟景两巴掌,本来他在场就够惹人眼球了,在加上和天道宗大师兄的熟悉度,怕是进入云涟天禁地,其他宗的弟子第一时间就是把帝听风给灭掉的。

    最叫人无语的还是,风仟景那货见帝听风不搭理他,自己走到幻仙宗的队伍中来,冲道虹掌门打声招呼后,站去帝听风身边,弱弱一声问道:“帝师弟,你是不是又把我给忘了。”

    风仟景的声音虽然不大,但是幻仙宗的弟子的耳朵,不用通过神识都能听得到,一个个瞪大双眼看着帝听风,能让天道宗大师兄说出如此暧昧不明的话,帝听风到底对风仟景做了什么?

    帝听风也不看风仟景,冷冷一声道:“没有!”像风仟景这种话唠,能让人忘记得了才怪,就算是帝听风这样的健忘症严重患者也没办法忘了。

    “嘿嘿!我就知道。”风仟景热情的挽上帝听风的肩,亲昵道:“帝师弟不是薄情的人。”

    噗!几乎听懂了后想多了的人,心里都吐出一口血,风仟景那句话要不要在明显一些,帝听风推开风仟景靠过来的身子,冷冷一声道:“离我远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